孝养父母 .......... 佛典故事选辑

  孝 养 父 母

  ──弃老国缘

  《杂宝藏经》卷第一:

  【佛在舍卫国,尔时 世尊,而作是言:“恭敬宿老,有大利益:未曾闻事,而得闻解;名称远达,智者所敬!”诸比丘言:“如来世尊,而常赞叹恭敬父母耆长宿老!”佛言:“不但今日,我于过去无量劫中,恒恭敬父母、耆长宿老。”诸比丘白 佛言:“过去恭敬,其事云何?”

  佛言:“过去久远,有国名‘弃老’。彼国土中,有老人者,皆远驱弃。有一大臣,其父年老,依如国法,应在駈遣。大臣孝顺,心所不忍,乃深掘地,作一密屋,置父著中,随时孝养。”

  “尔时天神,捉持二蛇,著王殿上,而作是言:‘若别雄雌,汝国得安;若不别者,汝身及国,七日之后悉当覆灭!’王闻是已,心怀懊恼!即与群臣,参议斯事;各自陈谢,称不能别。即募国界:‘谁能别者,厚加爵赏!’”

  “大臣归家,往问其父,父答子言:‘此事易别!以细软物,停蛇著上。其躁扰者,当知是雄;住不动者,当知是雌。’即如其言,果别雄雌。天神复问言:‘谁于睡者,名之为觉?谁于觉者,名之为睡?’王与群臣,复不能辩,复募国界,无能解者。大臣问父:‘此是何言?’父言:‘此名学人。于诸凡夫,名为觉者;于诸罗汉,名之为睡。’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又复问言:‘此大白象,有几斤两?’群臣共议,无能知者,亦募国内,复不能知。大臣问父,父言:‘置象船上,著大池中,画水齐船,深浅几许。即以此船,量石著中,水没齐画,则知斤两!’即以此智以答。”

  “天神又复问言:‘以一掬水,多于大海,谁能知之?’群臣共议,又不能解,又遍募问,都无知者。大臣问父:‘此是何语?’父言:‘此语易解!若有人能信心清净,以一掬水,施于佛、僧、及以父母、困厄、病人,以此功德,数千万劫,受福无穷!海水极多,不过一劫。推此言之:一掬之水,百千万倍,多于大海!’即以此言,用答天神。天神复化作饿人,连骸拄骨,而来问言:‘世颇有人饥穷瘦苦剧于我不?’群臣思量,复不能答。臣复以状,往问于父,父即答言:‘世间有人:悭贪嫉妒、不信三宝、不能供养父母师长,将来之世,堕饿鬼中!百千万岁,不闻水谷之名;身如太山,腹如大谷,咽如细针,发如锥刀,缠身至脚,举动之时,支节火然。如此之人,剧汝饥苦,百千万倍!’即以斯言,用答天神。天神又复化作一人,手脚杻械,项复著锁,身中火出,举体燋烂,而又问言:‘世颇有人苦剧我不?’君臣率尔,无知答者。大臣复问其父,父即答言:‘世间有人,不孝父母、逆害师长、叛于夫主、诽谤三尊。将来之世,堕于地狱:刀山剑树、火车炉炭、陷河沸屎、刀道火道,如是众苦,无量无边,不可计数。以此方之,剧汝困苦,百千万倍!’即如其言,以答天神。”

  “天神又化作一女人,端政瓌玮,踰于世人,而又问言:‘世间颇有端政之人如我者不?’君臣默然,无能答者。臣复问父,父时答言:‘世间有人:信敬三宝、孝顺父母、好施、忍辱、精进、持戒,得生天上,端政殊特,过于汝身,百千万倍。以此方之,如瞎猕猴!’又以此言,以答天神。天神又以一真檀木,方直正等,又复问言:‘何者是头?’君臣智力,无能答者。臣又问父,父答言:‘易知!掷著水中,根者必沈,尾者必举!’即以其言,用答天神。天神又以二白騲马,形色无异,而复问言:‘谁母谁子?’君臣亦复无能答者。复问其父,父答言:‘与草令食,若是母者,必推草与子!’”

  “如是所问,悉皆答之。天神欢喜!大遗国王珍琦财宝,而语王言:‘汝今国土,我当拥护,令诸外敌不能侵害!’王闻是已,极大踊悦,而问臣言:‘为是自知?有人教汝?赖汝才智,国土获安;既得珍宝,又许拥护,是汝之力!’臣答王言:‘非臣之智!愿施无畏,乃敢具陈!’王言:‘设汝今有万死之罪,犹尚不问,况小罪过!’臣白王言:‘国有制令:不听养老。臣有老父,不忍遣弃,冒犯王法,藏著地中!臣来应答,尽是父智,非臣之力!唯愿大王,一切国土,还听养老。’王即叹美,心生喜悦,奉养臣父,尊以为师:‘济我国家一切人命,如此利益,非我所知!’即便宣令,普告天下:‘不听弃老,仰令孝养。其有不孝父母、不敬师长,当加大罪!’”

  “尔时父者,我身是也;尔时臣者,舍利弗是;尔时王者,阿阇世是;尔时天神,阿难是也。”】

  白话解释如下:

  佛陀在舍卫国时,曾这样开示说:“恭敬年长的老人家,会有大利益:从老人家那里可听闻到未曾听过的事迹与道理,得以增广见闻、通情达理、增长智能;恭敬长者的好名声会声名远播,让有识之士尊敬赞叹!”比丘们说:“时常听闻 世尊赞叹恭敬父母、耆长宿老的美德!” 佛陀继续说:“不单单是今天,我从过去无量劫以来,一直都是恭敬父母、耆长宿老!”比丘们继续请示 佛陀:“过去恭敬的事迹是怎么一回事呢?”

  佛陀回答:“过去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名叫‘弃老’。这一个国家,只要是有人年老了,家人就会把他们遗弃,并且赶得远远的。国里有一位大臣,他的父亲也年老了,依照国法,应该遣送驱离丢弃。这位大臣很孝顺,内心不忍,于是深深的挖了地,作一间密室,把父亲安置在里面,以便随时能孝养老人家。”

  “这时有一位天神,捉了二条蛇,置于国王的宫殿上,开口就说:‘若能分别出蛇的雌雄,你的国家就能得安乐;若是不能辨别,你的身命及国家,七天后,都会死亡覆灭!’国王一听,内心非常忧恼!立即与群臣参议这件事,每个人都面面相觑,各自陈述谢罪,表示不能辨别,国王无奈,只好向全国募求探询:‘有谁能判别的,当以优厚的爵位赏赐!’”

  “大臣回家后,向父亲请问,父亲答复儿子说:‘此事很容易判别!只要用细软的物品,把蛇放在上面。观看这二条蛇,若是躁动扰攘静不下来,当知是雄性的;若安住不动的,当知是雌性的。’正如这父亲所说的,果然分出雌雄来。天神又出题问:‘有谁能说:此沈睡的人,是觉醒者?又有谁敢这么说:此觉醒的人,他是睡著了?’国王与群臣,还是不能辩解,再次募询国内,也无人能够解答。大臣回去询问父亲:‘这话含意深不可测,到底是什么意味?’父亲说:‘这名叫学人,相较于众凡夫,可称为觉醒者;然而相较于诸位阿罗汉,则只能称之为沈睡的人。’即如父亲的话去作回答。天神又再问:‘这只大白象,有几斤重?’群臣们共同商议,还是无法能知,只好再向国内募询,然而还是不能知晓,大臣回去又问父亲,父亲说:‘把大象安置在船上,然后拖到大水池中,看看水平线到达船壳的什么位置,画线作记号。再以这艘船,装上石头,等船慢慢下沉,当水平线到达记号处,即可分批磅秤石头,累加后便知斤两!’即以这样的巧智前去作答。”

  “天神又再考问:‘捧一掬水,多过于大海之水,有谁能知这个道理?’群臣再次商议,还是不能解,又遍国募询,都没有人能知。大臣回去又问父亲:‘这是什么语意?’父亲说:‘这语意容易解答!若有人能信心清净,以一掬水,供养于 佛、僧及父母、困厄的人、以及病人等,以这样的功德,于数千万劫的年代中,能享受无穷的福报!海水再多,也只不过能留存一劫而已,因为世界散坏,海水也随著散失。因此可说:一掬之水,百千万倍,多于大海!’就以这样的话来答复天神的问题。天神再化作饥饿的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犹如骷髅一般,而来问说:‘世间可有人穷困饥饿瘦弱、苦痛逼身远超过于我的吗?’群臣再三思量,还是不能回答。大臣又以所看到的形状,形容给父亲听,请教父亲的见解,父亲即回答说:‘世间有人:吝啬贪心嫉妒、不信佛法僧三宝、不能供养父母师长,将于未来世,堕饿鬼道中!寿命百千万岁,从没听闻有饮水及谷物这些东西;身体大如太山,肚子鼓如山谷,咽喉有如细针,头发钢硬有如片片锥刀,缠裹著身体从头到脚,割伤自己;举止行动的时候,全身的肢节也都会冒出火来燃烧自己。这般饥苦的人,剧痛远超过你百千万倍!’大臣即以父亲这些话,来回答天神。天神又再化作一人,手脚被手铐脚镣扣住,颈项也披上了枷锁,又从身上发出火来,全身被烧得焦烂,体无完肤,开口又问说:‘世间可有人苦痛超过我的吗?’君臣都愣在那儿,没有一个知道答案。大臣又回去问父亲,父亲回答说:‘世间有人:不孝父母、逆害师长、背叛丈夫、主人、诽谤三宝。将于未来世,堕于地狱:刀山剑树、火车炉炭、陷河沸屎、刀道火道,这般受苦,无量无边,不可计算称量。以这样的情境和你相比,这种苦痛远远超过你百千万倍!’即用这些话答复天神。”

  “天神又化作一女人,端庄、气质典雅、威仪庠序,绝色稀有,超脱世间人,又来问说:‘世间可有端正如我者否?’君臣们看呆了,好像喉咙里哽住什么,答不出话来。大臣又回去请问父亲,父亲这时回答说:‘世间有人,信敬三宝、孝顺父母,好施、忍辱、精进、持戒,得生天上,举止端正、容貌殊胜,远超过于你百千万倍。你要来与这样的天女们比较,就会像瞎猕猴一般的丑陋!’又以这样的话语来回答天神。天神又以一真檀木,方直正等,又再考问说:‘哪一端是头?’以君臣们的智力,没有能回答的。大臣又回去问父亲,父亲答说:‘这容易!把真檀木掷入水中,靠近根部的部位因为比较密实,所以会往下沈,而尾部自然就会跷起来,就可分辨出哪端是头了!’即以父亲说的话,用以回答天神。天神又以二匹白騲马,外形毛色无有差异,又来考问:‘哪一匹是母亲,那一匹是孩子?’君臣们也是无一能够回答的;大臣又回去请问父亲,父亲回答说:‘拿牧草来喂食,母马一定会先把牧草推给孩子吃!’”

  “如是以上所问,都予以回答。天神欢喜!大大馈赠国王珍奇财宝,并对国王说:‘你统辖的国土,我当拥护,令诸外敌不能侵害!’国王听天神这样说,欢喜极了!而来询问大臣说:‘以上所回答的,都是你自己知道的?还是有人教你的?仰赖你的才智,国土才能获得平安;不但得到天神所送的珍宝,又承诺拥护我国,这都是靠你的力量啊!’大臣回答国王说:‘这不是为臣的智慧力啊!愿大王施无畏布施,臣下才敢具实陈述!’国王说:‘即使你现在有万死之罪,也不会向你问罪,何况是小小的罪过呢!’大臣禀白国王说:‘我国有制定一则严令:不许听养老人。为臣有年迈老父亲,不忍遗弃,干愿冒犯王法,而把老人家藏在地窖中!臣来应答天神的问题,都是父亲的智慧,并不是为臣的智慧力!唯愿大王,在我国国境之内,还请允许听养老人!’国王心有戚戚的慨叹,赞美他的孝行,并且心生喜悦,奉养大臣的父亲,尊为国师。说道:‘救济我国家一切人命,如此的大利益,非我所能计量得出来!’即便宣令,普告天下:‘不允许再听任遗弃老人,仰望大家都能孝养。有不孝父母的、不敬师长的,当加重其罪责!’”

  佛陀继续说:“‘那时作父亲的,就是这一世的我啊!作大臣的,就是现在的舍利弗尊者;那时的国王,就是现在的阿阇世王;而那时的天神,就是现在的阿难尊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