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连载一).......... 正光居士

  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连载一)

  一、缘起

  在东台湾花莲的证严法师,从一九六六年起,到公元二○○五年止,经过三十九年岁月的洗礼,在她的引领下,从三十位信众所组成的“佛教克难慈济功德会”,随著台湾经济起飞的庇荫,如今奇迹似的发展成为大约四百多万会员的庞大慈善团体──佛教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这个慈善基金会包括了慈善、医疗、教育、文化等四项,证严法师统称为四大志业;另外还有骨髓捐赠、环境保护、社区志工、国际赈灾等四项,合此八项同时推动,证严法师统称为“一步八脚印”。

  观察证严法师所推行的四大、八脚印,短短三十九年间,在佛教徒及信众们的极力护持下,获得极辉煌的成就,成为台湾及国际上多人所知的慈善团体,不得不让人叹为奇迹;对于她及她所领导的佛教徒及信众们,在慈善事业上的付出,值得台湾及国际人士随喜赞叹。然而奇迹及随喜赞叹的背后,却隐藏著极为严重且不为人知的事实,那就是证严法师不仅将佛陀无上甚深微妙法加以世俗化及浅化,而且紧跟著印顺的脚步,暗地里将常见外道法、断见外道法引入佛门中;她将佛陀正法加以常见化及断见化的作为,严重破坏世尊正法于无形中。像这样严重破坏佛正法的事实,若非一一举证及详细解说,莫说初机佛弟子们不信,乃至久学的佛弟子们亦无法接受此一说法,亦认不清此一事实。

  因此缘故,正光将依证严法师种种著作中,违背 世尊开示的错误知见,一一举例并引经据典加以辨正,来证明证严法师将佛的正法世俗化、浅化、常见化、断见化的事实。文中引用证严法师著作者,必定注明该书的出处及页数;若仅注明出处而未注明页数者,则是从慈济基金会网站(http://www.tzuchi.org.tw/)搜寻得来的,文后必定注明网址出处,读者可自行上网求证。为避免证严法师因正光一一辨正之后,知其所说违背世尊开示以及严重误导众生之事实,随即将其错误的网页删除,狡辩其未说、未刊登,因此正光已事先将其相关网页复制起来,保留证据;若未来证严法师狡辩未作是说时,将提出来作为左证之用。

  证严法师将佛的正法世俗化、浅化、常见化、断见化,正是经中预记“穿如来衣、吃如来食、住如来家、说如来法,破如来法”的人。如是之人,将使跟随她的佛门三众,在不知情及未读正光辨正之情况下,作了错误的抉择而与证严法师共同成就破佛正法的共业,于舍寿后的未来将受无量世长劫尤重纯苦重报;待脱离苦楚后,已是一百大劫以后的事了;受完长劫大苦之后,才能开始享受这一世布施的福德而成为人间无智的富人、俗人。正光不忍证严法师未来世受无量苦,不忍慈济四百多万会员的法身慧命受其误导的缘故,遂发起悲心而作此狮子吼,冀望透过世尊圣言量的开示及法义的翔实辨正下,让证严法师及慈济四百多万会员们,于阅读后发起抉择慧,了知证严法师将佛法世俗化、浅化、常见化、断见化及耽误众生法身慧命的事实,进而使证严法师及其信众远离邪知邪见造成的破佛正法共业;才有可能在发起闻慧之后,寻觅真善知识、依止真善知识,并在真善知识正确佛法知见教导、熏习下,外门广修菩萨六度万行后,于定、慧、福德具足及性障消除下,得以一念慧相应,终能明心证真,找到佛所说的真心──第八识──得不退转住而入菩萨七住位;从此得入内门广修菩萨六度万行,乃至得以眼见佛性而入菩萨十住位,成为菩萨摩诃萨;若肯再随大善知识修学者,乃至得以超劫精进,一生取证初地果位,圆满第一大阿僧祇劫所应具备的证量、智慧与福德,是为此文之缘起。

  二、证严法师的常见外道证据

  在证明证严法师是常见外道之前,先举示 佛对常见外道的定义,再来举例说明证严法师常见外道的证据而辨正之。首先举示佛所说的常见外道的定义,世尊在《大宝积经》卷一一九曾说:“于心相续刹那灭坏,愚暗不了意识境界,起于常见。”(CBETA, T11, no. 310, p. 677, b18-19)语译如下:“对于觉知心每天相续现起,不能如实了知其不断的刹那生灭的坏灭性,因为心性愚痴暗钝而不能了知这个觉知心意识境界的虚妄,所以生起了常见。”由上经文正义可知,常见外道是指称:一般人对每日都会间断而且正当现起运作时也是不停地刹那生灭的意识觉知心,不能真实了知其刹那生灭,误以为是不生灭的真实心,执以为实,所以产生了错误知见,即误认为每夜断灭的意识心、现行时也是不停地生灭的意识觉知心是常住不坏心,与世俗人同样误认意识觉知心是不生灭的。因此,常见外道就是外于常住真心第八识,坚执刹那刹那生灭的意识为常住心的人。

  既然已知常见外道是追求意识境界的人,接下来应该了知意识有哪些微细的变相境界,知道以后就不会再落入意识心的种种变相境界中。譬如一念不生寂照之灵知心(即是古今佛门四众所谓的不起语言文字,一念不生而了了常知的离念灵知心;也包括前念已过、后念未起时的短时间离念灵知心)、无语言文字思惟之灵知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之心、无语言文字妄想而被错认为无分别之明觉心、专心课诵做事的心、遍满虚空而无见闻觉知的心、遍满虚空而能觉知的心、打坐入定能知能见之心、打坐入定时不闻外声不见外境之灵知心、打坐入定时无见闻觉知之心、神通之心、证得神通而能离开色身飞来飞去的心。正是因为意识心有以上种种微细境界,以及此类境界衍生出来的种种变相境界,使得佛门中许多法师、居士堕入其中而不自知。

  譬如错认一念不生而寂照六尘之灵知心的法鼓山圣严法师、佛光山星云法师(有时化名为佛光禅师)、空生精舍慧广法师及其弟子观净法师,亦如藏密红、白、花、黄教历代祖师喇嘛(古时觉朗派的笃补巴、多罗那他……等人除外)及今世的达赖喇嘛、大陆河北柏林禅寺净慧法师、杜大威居士、刘东亮居士(网名翁阿轰)、元音老人、徐恒志居士、南怀瑾老师、王骧陆居士、袁焕仙居士等人,都不脱常见外道知见;堕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之意识心者,则有中台山惟觉法师;堕入十方唯一虚空的想象中,误认为虚空实有殊胜体性及能量,妄说虚空能生吾人知觉心者,即是美国莲生活佛卢胜彦。至于他们堕入种种意识境界之原因,详情请阅导师平实居士种种著作,及拙著《眼见佛性──驳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文中谬说》、《破斥刘东亮及杜大威不死矫乱言论》、正庆居士《评卢胜彦的看见佛性》文,即可了知,在此不多赘言。

  近年深居简出的证严法师,早期“说法”时只是劝善,与佛教界专修实证者倒也相安无事,何以故?依文解义所说佛法非常浅显故,尚不至于严重偏离正法故。后来全面信奉皈依师印顺所弘扬的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说(正光案:印顺已于二○○五年六月四日逝世),加上眼看各大山头法师落在意识心上而又个个示现为证悟圣者,她心中不甘寂寞,便踵随各大山头法师之后,开始公然主张刹那刹那生灭的意识心就是佛所说的不生不灭真心,自认智慧同于禅宗证悟第八识祖师的境界;不但如此,并且写于著作中公开发行,进而以地上菩萨之身分示人,以大乘圣位菩萨自诩。由于证严法师不知意识心就是佛所指斥的常见外道心,不知自身已堕常见外道知见中,还将此常见外道的知见引入佛门中广泛的误导慈济四百万众。正光为了让世人了解证严法师的常见外道见内涵,救护她及慈济四百万信众回归正法,以免随她广修福德之后却误犯了大妄语业──修善而成就恶业──今于其著作中,一一列举其所犯常见外道见之处,并引经据典、条分缕析加以辨正如下:

  证严法师说:“其实生是死的开头,死是生的起点,对佛家来说,躯体虽然终归败坏,意识(灵魂)却是不灭的,我们实在不必害怕死亡。”(《生死皆自在》第一一一页)

  正光辨正:此中分为两点说明,一者,从理证上来说,意识心是刹那刹那生灭的心,非是世尊所说不生不灭的真心第八识;二者,从教证上来说,证严法师及一般人所认知的灵魂其实是中阴身,不是意识心,更不是佛所说的第八识实相心。

  首先辨正的是理证:一者,意识心是刹那刹那生灭的心,非是 世尊所说本来不生不灭的真心第八识,以下分为十八点说明:

  第一点:意识心有生有灭故。 佛在《佛说大乘流转诸有经》曾云:“至命终时,意识将灭;所作之业,皆悉现前。”(CBETA, T14, no. 577, p. 950, a20-21),经中已明言:当生命到达终点,即将无法在世间运作时,这个刹那刹那生灭的意识觉知心,将会渐渐的消失乃至断灭,此即唯识学所称的初死位,真相识如来藏尚未离开色身。今生所造一切的善业、恶业、净业、不净业,将随第八识业种的移转而显现业境(不含无记业)让自己看见,就好像播放电影片一样,由上而下一格一格的出现,将一生所造善恶业行全部现行,出现总时间不到半秒钟。此时,意识心非常猛利,于每一格业境,都能清楚了知。于了知后,就渐渐进入正死位中,在正死位中是没有意识心存在的,意识心是断灭不存的。正死位过后,中阴身生起时,意识才会在中阴身中生起,业风就开始吹袭:造恶业、谤法、毁法、大妄语者,即有恶风显现恶境;造善业、弘法、护法、说真实语者,即有可爱之来生境界相现起,由此而受来世可厌或可爱异熟果报,都是随其往昔及今生所造种种善恶业,而在六道中妄生妄死。由上可知,意识心在死亡时会渐渐消失,断灭不存之时才能进入正死位中,但是在正死位中的心却只是意根与真相识如来藏,不是意识觉知心,正死位中意识已经灭失而不存在了。所以证严法师说意识却是常住不灭的,是虚妄说,与常见外道相同。

  第二点:为什么死亡时意识心会渐渐的消失乃至断灭?则有必要探讨,这是因为今世五根身成就后,配合五扶尘根接触外五尘境,今生的意识心才首度在五胜义根(头脑)生起而显现,亦即:今生的意识心是因为今生的五根身出生及正常运作下才能生起及显现,往世的意识心则是依往世的五色根完好不坏而生起及存在;因此当色身的五胜义根开始慢慢毁坏了,譬如年老死亡时,随著如来藏对五胜义根的舍弃,意识心就渐渐的消失乃至断灭。既然意识心是依今生五色根(五扶尘根及五胜义根)成就后而有的,于今生的五色根毁坏时就必定会消灭,不能去到未来世中,所以意识当然是有生有灭的法,当然不是不生灭的法,更不是佛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说常住不坏灭的真心第八识,因此证严法师说:“意识却是不灭的”,与世尊的圣言量完全违背。身为在家佛弟子,说法与佛相违背,已经是大不应该了;证严身为佛门法师,以 世尊遗法代表的身分,说法却与世尊的圣教完全相悖而与常见外道相同,并且印在书中广为流通,是否应该?值得佛门四众特别注意及讨论!

  又意识觉知心不只是在正死位会断灭,在睡著无梦的眠熟位、闷绝位、无想定、灭尽定、无想天中亦复如是会断灭;既是会断灭的生灭法,当然是生灭法,所以证严法师在书中公然倡言意识心不灭,这是昧著僧宝良心而公然反对佛说。

  第三点:譬如在眠熟的睡著无梦之时,这个意识心也就断灭了,已无意识心现行了知六尘(已无见分),所以不知自己正在睡觉(无自证分),也无法了知自己是否继续存在、无法确定自己正在睡觉 (无证自证分),由此缘故才能成就一般人及医学家所说“睡眠”的事实。若如证严法师所说“意识却是不灭的”,那就表示这个意识心在睡著无梦时,仍然是不睡觉,仍然觉醒著。既然觉醒著,就表示没有睡眠,也就无法成就睡眠的事实,与世间所说“睡著无梦时意识就断了”的常识完全颠倒,令人怀疑证严法师有没有世间法的常识。

  而证严法师这般的说法,与六龟乡的空生精舍慧广法师如出一辙,何以故?慧广法师在其著作《生命的真相》第一四二页如是云:“它〔正光案:慧广法师此处的“它”字是指离念灵知意识心〕似乎是无所不知,不仅在我们醒著时,知道一切声音的生灭,就是在我们睡觉时,它似乎也没有消失;否则,梦中的事,醒来后我们如何会记得?我们睡觉时,它不但不消失,似乎也不睡觉的;不然,我们在睡觉时,如何经人一叫喊,我们就知道而醒了过来。可见,它不是无常的。”至于慧广法师说法的落处,详见拙著《眼见佛性──驳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文中谬说》举证,就可了知他的虚谬妄想。在此可以稍作说明,大众可以因此多了解一些意识与意根的自性,由此证明慧广同于证严法师,都属于佛门中的常见外道。

  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意识)不生灭的说法,其实是不懂阿含解脱道正理的谬见;阿含部经典中说,意识心会与六尘相应,离念灵知心正好是这个体性,完全无异。眠熟位中,意识是断灭了的,不是慧广讲的不曾断灭;他把意根当作是意识,再把意根刚唤醒意识时的状态,当作是整个眠熟位中的状态,而不知道意识觉知心是完全断灭的,所以他不但不懂佛法,甚至于世俗法中的意识心的观行,都还没有作好,是连意识与意根都分不清楚的愚人。为何说慧广是愚人呢?因为“愚人难分识与根”,慧广对意识与意根都分不清楚,当然是愚人。连识与根都分不清楚了,他又怎能证得更微细的如来藏呢?所以就误以为没有如来藏,也没有意根的存在,所以才会公然的主张意识离念灵知心常住不灭。离念灵知心,不论如何归类,祂都永远只能归类在意识心中;只要对八识心王的体性有了基本的理解,就知道离念灵知心永远都无法归类为真相识如来藏,也永远无法被归类为意根。

  第四点:因为意根没有欲、胜解、念、定等心所法,但是离念灵知心却正好具足这四个心所法;真相识如来藏完全没有慧心所,更别说这四个心所法,但是离念灵知心却具足这五个心所法,所以离念灵知心记得以前所经历的人、事、地、物,记得睡梦中的梦境,意根与真相识如来藏却都不具备这种能力,所以由五别境心所法的观察与确定,离念灵知心只能归类在意识心中了。但是意识离念灵知心在眠熟位中是断灭而不存在的,只有意根继续存在运作;因为意根仍有法尘上的极昧劣了知性(对于极粗糙的法尘都无能力了知),可是对于法尘有无大变动,祂却是还有能力了知的;当别人连续不断的大声呼唤时,意根觉察到法尘上的大变动,就唤醒意识离念灵知心,就有了刚醒来时的不很清楚的了知,一到数秒之后才会有清楚的了知,这二种了知才是意识心的心行。这里面,意根与意识的差别,慧广法师是完全不懂也不曾体验过的,所以他不知道在眠熟位中意识离念灵知心是完全断灭而不存在的,才会主张离念灵知心在眠熟位中还是存在不断。由这个事实,说慧广法师真是愚人,因为玄奘菩萨早已说过:愚者不分识与根。

  第五点:譬如一般世俗人及医师都知道的道理:“睡著无梦时,意识已不现行。在睡觉时间,意识仍然存在而处在清醒状态的现象,就叫做失眠。”然而身为出家法师专修佛法观行的的慧广,亦如拥有慈济医院而应具有基本医学知识的证严法师,竟然也会不知道,竟然在书中公然主张意识是不灭的,等于是主张意识在睡觉及闷绝时也不会断灭,这未免太荒唐了吧!不知慈济医院的医师们对此有何看法?是不是和她一样的主张意识在睡眠位中仍然没有断灭?假使不是这样子,应该请慈济医院的医师大德们,向她劝导一番,请她不要再公然主张意识是不生灭的,否则要慈济医院的众医师们要如何定义眠熟、闷绝、死亡呢?假使意识是不生灭的,那么人类就应该都不会有死亡、闷绝的事了,不知慈济医院的众医师们,能否接受正光的呼吁,向她说明一下意识会断灭的事实?

  第六点:在闷绝(俗称昏过去)的阶段,意识心也会断灭。譬如因为痛得受不了而昏厥,或者脑袋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使得五色根中的胜义根功能受到暂时的影响而不能运作,所以昏过去……等等。闷绝当时已无意识觉知心、离念灵知心的存在,更不能了知自己正在闷绝位中,也不能返观闷绝位中的境界,所以在闷绝位中不醒人事、不知六尘。若如证严法师所说“意识却是不灭的”,则在闷绝时意识应该清楚的知道自己昏过去了,也应该都知道闷绝位中的所有事情,那又怎么能称为“闷绝、昏过去了”呢?

  而且,意识若如她所说的不生灭,则从昏过去到苏醒的过程中,也应该知道自己正住在闷绝的境界中,也知道自己在闷绝境界当中正在逐渐清醒过来而了知自己正在清醒的每一个过程才是。可是在事实上及医学上却不然,都可以证明:于闷绝当中,不仅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过去了,而且从昏过去开始到苏醒前都不醒人事,都不知道自己正住在闷绝的境界中,须待意识恢复现行而醒来以后,才知道方才自己不醒人事而昏过去了。又意识既然于闷绝前才是有现行的,在闷绝位中都不现行,直到闷绝后重新现行而苏醒过来,才有意识觉知心的存在,这就表示意识有生、有灭;这也表示意识心对于闷绝的境界是有出也有入的;有入有出的意识心当然是生灭法,这是老修行人中众所认知的事,世俗人及医师们也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身为佛教法师,应该是比世人及医师都更能了知此事实,慧广及证严二人却完全不知道,有失法师身分对佛法应有的基本认知。由上面粗浅的举例,可知意识觉知心当然是生灭性的不常住法,因此证严法师说“意识却是不灭的”,不仅严重违背世尊圣言量及唯识增上慧学的说法,也无法符合世间法常识上的验证。

  第七点:在无想定中,唯识学都说已无意识五遍行的想心所(但仍有意根的想心所),想即是了知、了别之义;因为意识觉知心不能存在无想定中,无想定中没有意识心存在,所以意识心的五遍行、五别境心所法都不现行,因此无想定中没有意识觉知心可以了知自己正住在无想定中,所以外道及佛门中的外道见者才会误以为是无余涅槃境界。当他们想要进入“涅槃”时,就把意识离念灵知心的自己灭掉而无所觉知时,不知还有一个意根心存在而仍须灭除,误以为那是无余涅槃的境界;当他出定以后,就误以为自己刚才是住在无余涅槃境界中,就以为死后只要把意识觉知心灭了,就可进入无余涅槃而保留无想天身以免坠入断灭境界中。这意思就是说:等到进入无想定中时,意识已断灭而不现行,已无意识能觉知及反观,故暗无觉知。由此可以证明,意识心是会断灭的。不但正光如是说,诸大菩萨也都是这么说的;这在大藏经中的许多论藏里,都还可以找到证明,如果证严法师不信正光的说法,需要正光提示教证来证明的话。(注:无想天是第四禅的四种境界之一,不是欲界觉知心中没有语言妄想的境界。)

  无想天人处于暗无觉知的无想天正定中,寿命最多是五百大劫,其中多有不足五百大劫而中夭者。待无想天寿命将尽时,因为一念无明的缘故,突然出生意识心,即便下堕人间或三途。无想天舍报时之意识觉知心初现起时可分为前后三刹那:率尔初心、寻求次心、已决定心。由此前后三刹那心之具足而出离无想定,即便下堕。于出生第一刹那觉知心时,此觉知心仍无法了知当时所住的境界相,名为率尔初心,这是意识心初起的境界相。觉知心为求了知出定后的境界相,遂又生起第二刹那的寻求心来作比较,因此第二刹那觉知心名为寻求心,次于初心位。待出生第三刹那的觉知心时,已有前后二刹那境界相而作比对,已能了知出离无想定的境界相了,此时心得决定而住于无想定外,因此第三刹那觉知心名为决定心,已是第三刹那的觉知心了。初出无想定的这三刹那觉知心,类似眠熟初醒时,证严法师可以在清晨醒来时自己详细的观察;如果定力够的话,这三心都是自己可以验证的,就会了知意识心的生灭性了;只恐证严法师定力不够,每晨都落到清醒后的一、二分钟时,才知道忘了观察率尔初心、寻求次心、决定三心。无力观察的缘故,就会认定意识觉知心是不生灭心。

  无想天人若出无想定时,已无天福持身而只有下堕一途了,所以无想天不是可以常住的涅槃境界;而无想天中的五百大劫,也只是相似于眠熟无梦时的无觉无知境界一样,由意根来安住其中,意识心是不在的,所以无觉无知,不能行善、闻法及修道,一切无所能为,空过五百大劫;犹如作客一般,善行及道业都无可作,故名客天,对道业是没有丝毫帮助的,有智慧的佛子们不应勤求第四禅境界而误会涅槃,生此天中享受清福。由无想定位的出入境界,显示意识有入有出、有生有灭,当然意识觉知心是生灭法,不是本来不生不灭的真相识如来藏,证严法师不可故意违佛圣教而说是不生灭的。

  第八点:阿罗汉在灭尽定中,唯识学中都说前六识已不现行,阿罗汉所造的论中也都如此说;灭尽定中的阿罗汉不但是灭掉了意识心,而且他们的第七末那识(意根)亦已灭除五遍行之受及想二个心所有法,并于次日中午时分唤起意识心才能出离灭尽定;若不唤起意识心,就不可能出离灭尽定;显见灭尽定位并无意识心存在,由此可见意识心并不是常住不灭的,证严法师显然不懂这个粗浅的佛法道理。又阿罗汉于入灭尽定前,会预先设定明天出定时分的状态然后才入灭尽定,除非有重大情况符合自己预设的出定状况,否则阿罗汉通常不会在预设情境以外的情况下出离灭尽定。须待意根接触第八识所显现的法尘相已经符合预设出定的条件时,意根才会引生意识现行而了知及确认应否出离灭尽定境界;待意识确认了以后,才会完全出离灭尽定。由上可知,阿罗汉入灭尽定时,意识已不现行,尚待第八识显现出意识断灭前预设之相分时,意根接触、领受及引生意识觉知心现行,才能出离灭尽定,才有离念灵知心出现,才有见闻觉知性出现。因此意识在灭尽定位确已断灭而不现行,当然就证明意识是有生有灭的无常法了,所以意识绝不是证严法师所说的常住不灭心,所以她说“意识却是不灭的”,这说法不符合佛陀圣教,也与世俗眠熟境界、圣者所证境界都互相违背。

  所以,意识心绝对不是常住心、不灭心,证严法师是否脑筋有些胡涂了,才会这样子乱说一场?唯有佛所说的第八识心如来藏,才是从本以来不生不灭:以往从无出生之时,现在此世也不曾断灭过,未来仍将如此永不生灭。意识一向与垢净相应,如来藏则是从本以来不垢不净:心体的自性恒时清净,却含藏七识心王相应的染污种子。意识的染垢体性常有增减,但是如来藏的清净自性从本以来不增不减,自体一向清净而无增减。意识的功能永远只能作诸了别,不能出于六尘的了别性以外,但如来藏心体则有许多神用,名为无漏有为法,如是种子后在佛地不增,今在凡夫乃至地狱众生亦不减少。如来藏心体无形无相、性如金刚,合十方诸佛威神之力,也无法破坏任一低贱有情的如来藏识,这才可以说是不灭的。反观意识心,只要从后脑勺忽然打一棒,保证证严法师一定会闷绝而使意识断灭,完全无知无觉,她怎能违背常识经验而说意识心不生灭?难道不怕慈济医院的医师们暗中说她无知吗?

  如来藏从来不在六入(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上面生起分别,从来离六尘中的见闻觉知,也从来不思量,所以永不作主,一向都是随缘而任运不断的运行,却又能了知众生七转识的心行。祂能配合自己所生的七转识、心所有法等,出生世间、出世间一切法,为吾人所受用;祂也能在出生七转识等万法的运作过程中,显示祂自己的六种无为(虚空无为、择灭无为、非择灭无为、不动无为、想受灭无为、真如无为)而由吾人所亲证;由此等无为法的亲证缘故,得以进修二乘解脱道及大乘佛菩提道,所以如来藏才是世出世间一切法的根本;也因为祂无法被灭除,所以才能说是金刚心、常住心。意识觉知心却是夜夜断灭的,不是从往世转生来的,也是不能去到未来世的,证严法师怎可说是常住不灭的金刚心?

  第九点:意识觉知心,其性非如金刚,不可能是不灭的常住心。何以故?过去世的意识觉知心,在死亡转入中阴身而入胎以后,就永远断灭了,无法来到今世;待今世出生新的五扶尘根、五胜义根后,以此世全新的五根为缘,才能有今世的意识觉知心出生;所以今世的意识觉知心是依今世的五色根及一直存在的意根为缘而有的,不是从前世来的,所以意识觉知心不记得前一世的种种事情,何况能知更多世以前的事情?由此证明意识不能从前世来到此世,当然不是证严法师所妄说不生不灭心。今世死亡后入母胎中,今世的意识觉知心就永远断灭了,无法去至来世;因为今世的意识心是依今世的五色根为缘而出生的,五色根既然不能去到未来世,当然意识觉知心就不可能去到未来世中,就永灭不现了。所以意识心无法了知往世事,必须进修宿命通才能了知,或者必须有因缘时在定中才能了知。来世的意识心也不是从此世去的,须待未来世新的五色根出生了,才会有未来世全新的意识觉知心出现;所以来世的意识觉知心不是从此世前去的,而是另一个全新的意识觉知心,当然不会记得此世的种种事情了,这样子才可能安住于母胎中而不觉得烦闷难过;所以出生以后的意识心是全新的意识,诸事不懂,必须从头开始学习,所以不是从前世往生过来的,连最简单的食衣住行等事情,意识也都不是生来就能知道及运作的。由此可知,意识有生有灭,无法贯穿三世,非如第八识不必依他法为缘就能自己存在故,非如第八识本来不生不灭故,所以证严法师说“意识却是不灭的”,完全不符圣教与法界中的事实。

  第十点:意识心有时因为精进断除烦恼而得清净,有时因为生起烦恼造作贪瞋痴行而有染污,这样有时清净、有时染污,完全不符合世尊所开示“常住不灭的真心从来不垢不净”的圣言量,所以只有第八识如来藏才是常住心,意识不可能是常住不生灭的真实心。又此意识心只要现行生起了,就会对六入境界相生起分别,而且一向清清楚楚了了分明;在六尘中了了分明的了知诸法境界,就会有贪厌之心,不能像第八识从本以来就不分别、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作主而一直都是清净的自性,所以意识是有分别性的染污心,所以意识心会与贪厌苦乐……等心行相应,因而造作善恶业以求离苦得乐,这当然不是佛所说的无分别心。因为意识能够清清楚楚的分别熏习世间法,祂在世间法中熏习以后,就会使祂产生了善恶性的增减,非是世尊所说体性从来不增不减的真心;意识心既然是性有增减的变易心,当然不可能是不灭性的常住心。但是证严法师对此似乎是完全不懂的,所以才会主张意识心是不灭的常住心。

  第十一点:意识以意根及法尘为俱有依,不能外于意根及法尘而存在;是因意根、法尘、触心所等三法和合为缘,才能从如来藏中出生,故意识是被生之法,而且是夜夜断灭之法,又如何能够自己出生一切法?既然自己不能够出生一切法,又如何能够于一切法上显现六种无为而被吾人所亲证呢?因此意识尚待第八识、意根、法尘而生,非有其自己独存的体性;有生则必有灭,又不能独自存在,当然不是证严法师所说的“不灭”法。假使证严坚持不必有意根、法尘就可以让意识心单独存在,则依此原则或前提,慈济医院的医师们都应该可以为她实验证明:用麻醉药把色身麻醉以后,意识心应该仍然可以存在而了了常知;人死尽了以后,未入中阴阶段时,意识心也应该了了常知。 依此原则,证严法师在此世初入胎及住胎位中也应该了了常知,而且出生以后不会忘却前世诸事;慈济医院的重病患者死亡之后,也应该仍有意识觉知心存在而了了常知。但是现见慈济医院所有医师们都无法成功的为她这样证明,证严法师也是绝对不能在初住胎位中了了常知的,由此事实显然可见意识心不是常住法,而是有生有灭之法,所以在初入胎位及正死位中都无意识现起,意识都是断而不现的,所以她讲“意识却是不灭的”,确实是乱说法。

  综合上面十一点所说,在此作个小结论,意识心在唯识增上慧学中,常被菩萨们一致公认为五位必灭的生灭法,在眠熟、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中都不现行。离此五位境界,意识觉知心才可能重新生起,所以意识体性有生有灭,是断灭法,非是证严所说不灭常住的不间断法。凡是修学二、三年佛法的佛弟子都知道:“意识是意法为缘而生的,意识心是生灭的”;修学二乘菩提的南传佛法学人,也都知道四阿含诸经中的圣教:“意、法为缘生意识”、“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所以意识觉知心绝对不是常住而不生灭的,这是佛门中的常识,不是开悟以后才能有的特见,不需要见道以后才知道。反观出家近四十年的证严法师,跟著名闻四海的印顺法师习法,竟然会不知道这个解脱道的基本佛理,并且睁眼说瞎话云:“意识却是不灭的”。像证严法师如此妄说佛法,公然推翻了原始佛法四阿含诸经中的佛语圣教,不得不让正光摇头叹息!何以故?谓佛在四阿含诸经处处都说“意、法为缘生意识”,所以意识是依他法为缘而生的有生有灭的法性。佛也曾在阿含部经典中开示:妄说佛法就是谤佛。谤佛者,未来无量世将在地狱受无量苦,真令人为她耽心啊!

  第十二点:依教证来说,意识是被生的法,非有其自在性。 佛在原始佛法的四阿含诸经中处处开示:“意、法为缘生意识”,又开示:“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在唯识增上慧学中说:“根、尘、触三,生眼识乃至意识”,原始佛法的四阿含诸经中也如此说。由此可知:意识觉知心,是因意根、法尘相接触(唯识学称为触心所)而生、而有,所以意识觉知心是被生的法,本身非有其自在性,不能独自存在,当然是生灭性的妄心。何以故?当精子与卵子结合时,第八识投胎于受精卵中,由第八识执持受精卵,并靠著第八识的大种性自性来接触母血中的四大,摄取四大来长养受精卵,使受精卵能够在细胞分裂的过程中不断加入四大而成就五、六个月大的色身。因为有色身的缘故,五根就具足雏形了(残障者除外),连同携第八识来投胎的意根在内,此时六根就具足了。因为六根具足的关系,第八识就能接触外五尘而变现内六尘(含法尘)相分。有内六尘相分出现,才会有见分六识的出现,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出现,此即唯识学及原始佛法的四阿含中所说的正理:“眼、色为缘生眼识……乃至意、法为缘生意识”的正理。既然有六识出现,就有六识自性的见性、闻性、嗅性、尝性、觉性、知性的出现。有见闻觉知性出现的关系,就能够分别种种法,包括世间、出世间法。

  由此圣教量及现实法界现观的证明,可知意识尚待意根、法尘相接触等因缘具足才能生起,若因缘不具足或五色根毁坏了,就不能在身中生起意识觉知心;而此意识觉知心的种子,又是收藏在第八识如来藏中的,所以一切种智中说如来藏的种子即是意识出生的因缘而非只是俱有依缘,所以意识觉知心是从第八识中辗转出生的法,也是凭借意根及触心所、法尘作为助缘,才能出生与存在的法,所以意识觉知心没有自己可以单独存在的自在性,不像如来藏可以单独存在而有自在性,所以意识觉知心是有生也有灭的法。既然是生灭法,怎么会如证严法师书中所说:“意识却是不灭的”?

  又意识在唯识增上慧学中称为审而非恒的心,审字是说祂有别境心所法,能分别、了知六尘境界;非恒二字是说祂于眠熟、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等五位中都不现行而断灭了;既然眠熟即断灭,要等半夜作梦时以及天明时才会重新再生起,就已经证明祂不是常住的法,而且是夜夜都会断灭的,当然与证严法师所说“意识却是不灭的”完全相悖。由此可知,证严法师错将佛所斥责的审而非恒的、缘起所生的意识心当作常住不灭的真实心,这正是常见外道的见解,与常见外道相同。她将生灭的意识心认为不灭的真心,将这种常见外道的错误知见带进佛门中,印在书中流通,用来误导慈济功德会的四百万信众,其罪大矣!因为这是普遍而全面以常见外道法来取代佛陀的正法。

  第十三点、意识具足能所,有觉有观故,何以故?凡是意识现行,必定有一所观境及能观境界之觉知心也;非但具足能所,而且有觉有观,与本来离觉观的第八识如来藏大不相同,佛说有觉观者都是意识外道境界,又说觉观是世间境界,不是出世间法,将这种人斥为“分段计著生”的“愚暗不了实相”的凡夫。譬如离念灵知心现行时,有一离念灵知而了了分明的六尘境或定境中的法尘境,以及知道此离念灵知境界相的觉知心,因此能够知道自己处于一念不生而了了灵知的境界中,具足能所与觉观,不离能所二边及世间觉观境界。又譬如意识觉知心在专心读书时,既有所读的书本意涵之境界,也有意识觉知心专注在书本上,并且对书上每一个字义都能清楚了知,所以意识觉知心具足能所与觉观。由此证明:意识具有能所与觉观的体性,才可能在六尘中了了灵知。反观佛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则无六尘中的能所与觉观,何以故?佛在《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一所说:“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无观是名心性”(CBETA, T13, no. 397, p. 71, a18-20),这表示第八识无觉无观、无能所,这才是真心,才是不灭的真实心。又《维摩诘经》卷三也说:“法〔真实法第八识〕不可见闻觉知”(CBETA, T14, no. 475, p. 546, a23),又说“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在在表示万法实相的第八识真心是离见闻觉知的,祂不在六尘中生起任何觉观;既然不起任何觉观,就无能所可言;在这些经典中,在在都已说明第八识无能所、无觉无观的体性,这才是真心,才是不生灭心。

  又第八识真心从本以来离见闻觉知,无始劫以来不曾于六尘中生起一念觉知,从来离能所,从来离诸觉观。凡是会于六尘中生起见闻觉知等自性的心,会于六尘起能所、起觉观者,正是意识觉知心;若是意识觉知心,则于闷绝等五位中必定断灭而不会现行,是生灭法,不是证严法师讲的不灭法,祂也正是有情无始劫以来轮回生死的根本,正是自性见外道所执著不生灭的见闻知觉性,同于自性见外道之所“悟”。唯有本来离能所、本来离觉观的第八识如来藏,唯有能出生意识觉知心的如来藏,才是佛所说不灭的真心。而这个第八识真心从来不曾有生,所以也就不可能有灭;祂与每一世出生的有能所、有觉观的意识觉知心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真妄和合似如一心。证严法师信受印顺的邪见,如印顺法师一般不知道祂的存在,所以就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当然会落在意识觉知心上而不觉其虚幻不实;因此而执著虚妄生灭的意识觉知心为真实不灭心,我见就断不了,仍然被三缚结所系缚,具足凡夫性,当然得要和所有凡夫一样的继续轮回生死。

  证严法师主张的意识心是具有能所与觉观的心,凡是具有能所与觉观的心都是虚妄心,此意识觉知心必须依意根及法尘为助缘才能生起,生起以后也必须有法尘及意根作为俱有依,才能继续存在,正是依他起性的妄心,当然是生灭心;这与佛所说从来都无能所、离觉观的常住不灭如来藏心完全不同,与佛所说的常住真心是第八识如来藏的圣教相违背。既然她所说的意识常住,与佛开示相违背,所说当然不是佛法,自然就是外道法了。而她这个说法与常见外道说的“意识心常住不灭”说法完全相同,所以她的见解当然是佛门中的常见外道见。(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