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信箱

  问一、明暗为显色所摄吗?在漆黑的暗夜之中,半夜由睡中醒来,睁大眼睛努力看,然而唯见一片黑暗,此时有无眼识?要说有,则不见色相青黄赤白;要说无,又能见暗。《楞严》说有眼人与盲人能见暗故,非见性无,“见性”指什么?指眼识?还是眼识的能见的功能?若指眼识,则彼时无光明故,眼识缘缺不生;若说指功能,识且不在,何有功能?

  答:黑暗是显色所摄,如同世间人所编的色谱,有青黄赤白各种颜色,黑色也是其中一个颜色;完全不感光、不反射光线,就是黑。因此,能够见到黑暗,仍然是眼识的功能。如果没有眼识,则连黑暗也不能分别。例如人熟睡时,前六识中断,包括眼识也中断了,此时没有眼识,所以我们无法分别黑暗和光明,不知道黑暗,没看见黑暗,那才是真正的一无所见。

  《楞严》曾说:光明被遮住时并非无见,而是看见黑暗;当时眼识的能见之性仍然存在未灭,所以光明复生时立即又看见一切物。 佛以此缘故,说黑暗是时见暗而不是没有能见之性,可见黑暗中的眼识是仍然存在的。所以,当我们在全面黑暗时,只要突然有光明,就马上看得到东西。可见在黑暗中,眼识仍然刹那刹那的在了别色尘,因此才能够瞬间察觉色尘的变化,也才能知道当时是处在黑暗中。即使我们闭上眼睛,躺在全黑的房间床上,只要还没有睡著,若突然间把灯打开,我们还是立刻可以察觉。可是一个熟睡的人,就不知道当时是处在黑暗境界中,可见熟睡时的眼识已经不存在了!眼识不存在了,只能靠意根来了别,而意根的了别性很差,当然没有办法这么敏锐了,所以光明再来时仍然不知道。如果明暗的变化很大,熟睡者是由意根察觉到这种变化,再促使意识、眼识现行而发生作用,几秒钟之后,他才会明确的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明暗的变化不大,意根不会唤起意识与眼识,熟睡的人便完全不知有人开灯。然而未睡著的人,虽然闭著眼睛,却可以立即了知。而此即可知悉,能够见暗的,仍然是眼识与意识。所以《楞严》说“有眼人与盲人能见暗故,非‘见性’无”,那个‘见性’是说能见之性,即是眼识的功能。这个眼识的能见之性,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所以 佛说见性不是自然生,也不是因缘生。

  至于眼识因九缘而生起的说法,其中的眼识,乃是指一般意义的“看得见东西”,因此说光明是眼识生起的助缘之一。又《楞严经》说盲者所见黑色与有眼人处于暗中所见黑色无二无别,表示盲者眼识仍在,只不过盲者眼扶尘根与胜义根中或一、或二有缺陷,导致不能见外物,因此只能见黑色;待盲者眼扶尘根与胜义根经过治疗恢复正常时,即能见外色,与正常人见色无有差别。从这里可以证明,盲者在清醒位时,因为眼根有障碍而无法见外物,因此只能看见黑色,表示眼识仍然存在,仍然有其功能,能够分别黑色;若是熟睡时,眼识灭了就不会看见黑暗,就与正常人熟睡时一样。盲者在清醒位时若想要和正常人一样的看见外色,不是只能看见黑暗,则须待眼根恢复正常后即能见外物,与正常人无异。

  又深海动物或者长时处在地洞深处的动物,由于久居暗无天日的深海或地洞中,所见只是黑暗,对生活并无帮助,所以眼识就不必去了别黑暗,久而久之,眼识就不再生起及运作了,由此缘故使得牠们的眼睛都已退化了,眼的扶尘根既已退化而失效了,使牠们对于光线毫无反应,只对声音、震动、气味才有反应。这就证明了外境的色尘如果不存在时,眼识不久便会被意根弃舍而不再现前,眼识就不再生起了,眼根也将慢慢退化而消失。同理,如果一个没有色声香味触的境界,让众生长期处于其中,则其眼耳鼻舌身五识、五根也将退化消灭,意根将会只容许剩下意识来活动。这也是说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是为了维持色身在这个物质世界生活,相对于外境之六尘而生存、长养。若外境的六尘不存在了,六识将会渐渐消失,五根也将渐渐退化。

  所以眼识必须有九缘才能生起及存在与运作,而眼识的功能就是能见之性。如佛在《楞严》所说,盲人清醒时仍能见暗而不是不见,只有在熟睡时才是不见暗的,那时才没有眼识存在;暗正是光明的变相,暗不能外于光明而存在;暗也是一直都在光明中存在的,这正是《楞严》所说的意旨,所以我们才能藉光明中的暗而了知远近、长短、方圆……等法,所以暗也是光明所摄的;所以光明被遮一部分时,我们就会看不清楚;光明完全被遮时,我们就只能看到黑暗;但是眼识仍在,才能看见暗,既然能看见暗,当然眼识是仍然存在的,否则就应当看不见暗了!眼识仍在,所以能见之性仍然存在,所以当电灯突然被打开而光明再现起时,我们就能立即了知从暗变明的过程,也能再看到种种显色与形色了!佛已经在《楞严经》中为我们细说这个道理了!所以黑暗中不可以说眼识“缘缺不生”,黑暗中的眼识仍然是存在著的,只有在熟睡时的眼识才是不生起的,才是不见暗的。只要眼识仍在,就一定会有能见之性存在,而眼识只在清醒位存在,所以清醒位的盲人或正常人,都可以见到黑暗;不是没有见,而是见暗。所以不能因为晚上电灯突然灭了,只能看见黑暗,就说眼识也跟著不存在了!若眼识也跟著电灯灭了,那就不可能看见黑暗了!能见色尘之性是眼识的功能,能闻声尘之性是耳识的功能,能嗅香尘之性是鼻识的功能,能尝味道之性是舌识的功能,能觉痛痒之性是身识的功能,能知诸尘、能知一念不生、能保持一念不生等性是意识的功能,这些能见乃至能觉之性的六个功能合起来,就是凡夫众生所随顺的佛性,但不是未入地菩萨所随顺的佛性。未入地菩萨随顺的佛性是包括意根与第八识如来藏的功德性的,而且必须眼见为凭的,明心证真的人都仍不可能看得见的。如果说能见之性不是眼识的自性,那么眼识究竟是以什么为祂的功能呢?假使见闻知觉性不是六识的功能,那么六识是以什么为功能呢?这倒也是初机学佛人或参禅者都可以探讨及观行的。假使有人不信见闻知觉性就是六识的功能,那么六识就将成为名言施设而全无功能了!这样一来,八识心王就应该改为三识心王或二识心王了!这将会使八识心王变得很复杂而产生许多的问题了!

  问二、地球上的众生,均生活在地球上。而这些众生的如来藏又都住在众生的色身中,而不在虚空中。那么地球上的这些如来藏,如何共同变现距离地球很远的太阳呢?因为这些如来藏处于此地,而太阳则处于遥远的彼地。

  答:我们以前就答复过了,如来藏无形无色,无法说祂在什么地方。经典说如来藏在色身之中,乃是从祂主要的作用处而说,事实上祂的作用处不只在色身之中。如果从祂能够变现器世间这一点来说,祂可真是弥天盖地的!所以有人发愿往生极乐世界时,极乐世界的七宝池中就会变现出他专有的莲花,他的如来藏也同时缘于极乐的莲花,不只是缘于他在这个世界中的色身而已;并且还有配合其它共业众生的如来藏而共同运作的世界成住坏空等功德,这是遍缘一切法的,所以不能说如来藏只住在这个世界的众生身中;但是为了帮助众生易于亲证如来藏,所以告诉他要从身中寻找。如同一条很长的绳子,盘根错结的隐蔽著,但是有一处线头很清楚的露在外面,有智者就教导寻绳者从那个线头去寻找绳子;但我们不可以因此就说绳子就是那个线头,或说绳子就在露出线头的地方;智者只能方便指著线头说:绳子就在那里。找绳子的人就容易找出来绳子来了,然后就可以从这里循绳而渐渐找出整条绳子来,那就称为成佛了:如来藏的所有种子(功能差别)全都证知了!

  又器世间乃是共业有情业力所感而变现的世间,是由于共业有情业力成熟的缘故,而在他方变现的世间,得以让有情在因缘成熟的时候,能够诞生于新世界而有种种的运为,因此当你透过科学家所拍摄的外层空间新形成的影片,或透过哈伯望远镜所拍摄在外层空间新形成的星球的影片,都足以显示共业有情共同成就,于因缘成熟时,由有缘的众生诞生此地生活。

  问三、正觉电子报第1期中,有这样一句话:“有种智者,则金黄色光芒夹杂种种微妙之杂色光芒,如某鬼神所描述萧老师之光芒。”末学对此深信不疑,但想请问,亲教师们又是如何知道某鬼神之所见?愿闻其详。

  答: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身光,其高或广不一,而且颜色也不一样,这可以从鬼神所见、或者有天眼的人观看此人身光所描述的情形,再用经典来检择。其检择的标准为:诸佛、菩萨皆现金色光,由佛菩提之智慧而生故;佐以白色光而增盛其金光,乃因由禅定故生白色光,故增益金光尔。譬如 萧导师般若智慧证量高,又有禅定功夫,过去曾有天眼的人看见 萧导师身光有金光及白光,光亮高广无比。

  又诸佛、菩萨身光绝无金光、白光以外之光,何况有纯红光、纯黄光、纯蓝光、纯绿光、乃至纯黑光?如果现见有白光、金光以外之纯色光,表示此人为鬼神示现或将来会堕落鬼神道中,乃至未来会堕入地狱中。

  又诸佛有时方便,示现杂色之光,是伴同金光、白光而示现的,不是纯一色或纯杂色的光;表示诸佛欲宣说般若智慧,以导引众生种种差别心行故,非是诸佛自身有杂色之光也。譬如本会有两位亲教师,早期曾经为另一位亲教师新班第一天开课时分别为学员开示。下课之后,会中有一位女众对这两位亲教师亲口说:看见三位亲教师在上课开示时,口中皆出现金色之光,并指出金光的颜色为何。由此可知,此乃三位亲证生命实相的亲教师为学员开示所显现的般若智慧之光,也可以证明佛语真实也。但是探讨光明一事,是枝末之事,因为那只是出生了般若智慧以后的副产品,不是我们要追寻的,那只是三界世间中的事相法;我们应该从实相心的亲证而发起般若乃至一切种智上面来追寻才对。所以这方面的问题,以后将不再答复,以免大家专在事相上著眼,希望可以让大家专心在正法的亲证上面用功,祝您早日证悟明心,以后就可以自我释疑了。

  问四、如果有学佛人不是发大心者,只想未来往生后到西方极乐世界,不想再受五浊恶世之诸苦,因此也不在意中品或下品往生在莲苞内要待多久的时间。这样的学佛人如果在多劫之后离开莲苞,也乐于在极乐世界修学佛法而不乐求成佛,也不想到其它诸佛国度化众生的话,是否在其尽未来际的生命中,都会一直待在极乐世界,而不会像欲界色界或无色界天一般,终有下堕之时?在经典中有无这一问题的说明?再者,这样的学佛人,只乐求尽未来际都待在极乐世界者,有无过失?

  答:如果有学佛人乐于极乐世界修学佛法而不乐于求佛,基本上是声闻种性人,不是菩萨种性人;虽然极乐世界也摄受声闻种性人,则为 阿弥陀佛所不乐见,也将会加以开示引导,而使这种人渐渐转变心性而发起菩萨性。诸佛所乐见的是所有众生都能够成就佛菩提道,广度有缘众生而成究竟佛,这也是本师 释迦牟尼佛诞生人间的主要目的──开佛的知见、示佛的知见、悟佛的知见、入佛的知见。因此诸佛都一样,鼓励众生积极投入世间,勤求明心见性、广度有缘、修学道种智,成就一切种智大菩提果──成佛。既然只想在极乐世界修学佛法而不乐勤求佛菩提道,有违 世尊诞生人间大慈大悲的本意,而且世间也少了一位菩萨来广度众生。基于此,不应该在解脱道用心,应该改易其心,抛弃声闻的心态,专心于佛菩提道上用心,如此才符合世尊诞生人间的用意。但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有过失,因为众生的心性本来就是各不相同的;而菩萨性也不是人人本来都有的,所以才会有劝发菩提心而使众生发起菩萨性的度众说法等事。

  净土三经有说:极乐世界会永远存在,在无量无数劫后 弥陀世尊入灭,由 观世音菩萨继续住持极乐世界无量无数劫,然后由大势至菩萨继续住持无量无数劫。依照经中的说法,一切人往生后都可以永远住在极乐世界的,永远不会有堕落的过失;如果不嫌等得太久,也可以在未来很久远劫以后在极乐世界成佛而接掌极乐世界的弘法工作。所以我们只对求大乘者说二乘人的灰身泯智有过失,若是只求解脱的声闻种性人,我们也为他们说解脱法,允许他们断我见以后继续留在同修会中,不曾加以驱离。同理,极乐世界更不会排斥声闻人,但是会为他们宣讲佛地的大功德,会劝使他们发起菩萨性,渐渐走向成佛之道而不是入无余涅槃;因为他们听受 弥陀世尊宣讲大乘法而被加持证得如来藏以后,发起般若智慧了,就不会再惧怕般若及种智的难修难证了。所以我们对有大心、有因缘的菩萨性佛弟子,鼓励他们证悟后再往生极乐,可得上品上生;但若悟缘未熟而求生极乐世界,不计较出离莲苞时间久暂的人,也是很好的;所以我们才设进阶班,容受想要依止正法而不一定要证悟的人继续进修;也正在筹谋设立念佛班,让不想依止谤法道场又不想求悟的佛弟子们,有一个安身闻法上进及念佛共修的依止。因此,随顺众生而使大家都可以安止,是我们的立场,所以不应说目前尚未发起大心的佛弟子有过失。

  问五、请开示:婴儿一出生即会吃奶,这种先天即会的行为,主要是意根的功能吗?

  答:婴儿一出生即会吃奶的先天行为乃是众生无始劫以来,意根透过过去世无量无数的意识不断的分别熏习成就,得以在出生后,依其习性、惯性的缘故,不需要他人教导,自然而然就会吃奶。

  这样的道理,可以从现象界来解释。譬如草食动物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大约半小时左右,不需要父母的教导就会自己学习站起来,如果不赶快站起来,很容易被肉食动物吃掉。又如被人类孵化的鸟类,从小就被人买去养大,这一对鸟儿从来没见过别的鸟类生殖与孵蛋,但是牠们长大后自然会交配、孵蛋、生殖后代。从这里可以证明:今生的意识是全新的意识,是依今生五根成熟后,得以接触外五尘而由如来藏变现内六尘,而使今生的意识现行。新生的草食动物意识既然是新出生的,表示需要经过熏习才能成就诸法;然而新生的草食动物在没有被教导之下,自己知道要站起来,也自己知道寻找乳头吮乳,维持生存;若不是往昔意根熏习的结果,何能有这样习性、惯性的反应?因此新生的草食动物刚出生不久能够站起来,也懂得寻找乳头而喝母乳,是因为意根无始劫以来,被过去世无量世意识熏习的缘故,种子已经存在而得以不需经过教导,自然而然反应出来。同样的道理,婴儿一出生就会吃奶,也是意根无始劫熏习的结果,因此在因缘成熟之下,不需教导,完全依照意根往昔的习气、惯性道理,自然而然的运作,没有丝毫的造作。诸多未离胎昧的再来菩萨也是一样,出生后自然就会喜欢佛法与修行、布施,虽然没有人教导正确的佛法知见,他们也能自修自悟而广利众生,这都是往世熏习的结果,主要是意根与如来藏中的往世熏习种子所现行的。

  问六、请问:在大小乘经典中,何处说第八识为法界实相心?何处说小乘菩提不如大乘菩提?又,世尊会于何时给予学人加持灌顶呢?

  答:在大小乘经典中,说第八识为法界实相心者,不胜枚举。例如《大乘密严经》卷2说:“诸仁者!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譬如明月现众国土,世间之人见有亏盈,而月体性未尝增减。藏识亦尔,普现一切众生界中,性常圆洁,不增不减,无智之人,妄生计著。若有于此,能正了知,即得无漏转依差别。”说得最是明白,不需多做解释。阿含部的经典中也说灭尽十八界后的无余涅槃境界中,仍然有识存在而说为实际、本际、真如、如、我、……等,又说意识是以意根及法尘为缘而出生的,而意根在入涅槃时就必须灭除,只剩下本际识的第八识单独存在,当然意识……等法是必须从第八识中出生的,否则就成为无因而生的外道法了!法界中不可能无因而生意识心及意根心的,所以第八识既然能出生意根、意识、六尘……等法,当然是法界实相心。而且平实导师在《生命实相之辨正、真假开悟、护法集》三书中,引用、说明得更多,请您自行参考。 佛对菩萨的灌顶加持,请详见《楞伽经详解》中对经文的详解即知。关于小乘菩提不如大乘菩提,请详见今起开始出版的《优婆塞戒经讲记》,以及已经开讲的《胜鬘经》说法,继《优婆塞戒经讲记》后将会出版的《维摩经讲记》也会有许多经文说明;目前也有《辩唯识性相、假如来藏、灯影》三书加以细说,大德都可以参考之。

  问七、《圆觉经》云:“善男子!云何寿命相?谓诸众生心照清净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命根。善男子!若心照见一切觉者,皆为尘垢,觉所觉者,不离尘故,如汤销冰,无别有冰,知冰销者,存我觉我,亦复如是。”请结合上文,开示什么是寿者相?

  答:寿命的存在,都是因为六根与六尘;若无六根与六尘,就不可能有寿命的存在;六根与六尘的存在都是因为如来藏而有,若无如来藏就不可能有六根与六尘的存在,这就是命根,所以命根不是由众生的觉知心来控制的。由有六根与六尘从本际识出生之后,才可能有六识心,有六识心时才能有众生心的清净觉(不会落入贪瞋……等善恶心所法中的觉知心,也就是五遍行与五别境心所法),由这个六识清净觉才能了知自己的寿命相。但是从证悟菩萨来说,寿命仍然要有意根与如来藏的运作,才可能存在;然后由意识的清净觉所起返观的证自证分,才能了知寿命相;而菩萨或众生心的清净觉照功能,都是从第八识的种子出生的;但是命根却由第八识自主的,第八识则是依业种而自行运转的,第八识不会在这上面加以作主增减的。第八识由这种业智来执行因果,但第八识不会对自己的这种功德性生起返观,也不观察众生六、七识的清净觉,只是在配合六七识的部分功能上依意而行而已,所以说“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不在命根上另作观察而只是执行而已。

  真正的清净觉,则是如来藏对第七识心行的了知,这不是六尘中的知觉,是离六尘的,不在能觉与所觉中,《起信论》中马鸣菩萨说为本觉性,不是六识心在六尘中的知觉性。圣马鸣菩萨曾经明说:“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服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所以本觉是第八识在六尘外的本有清净觉,不是被出生以后才有的后得清净觉(不牵涉善十一及烦恼心所法的五遍行、五别境心所法),所以不是被出生的六识心的见性、闻性……乃至知觉性,因为前者是离六尘而非被生的,所以称为本觉性,而后者是在六尘中才能存在,而且是被如来藏所生的后有知觉性,所以不是本觉性。

  “若心照见一切觉者,皆为尘垢,觉所觉者,不离尘故,如汤销冰,无别有冰,知冰销者,存我觉我,亦复如是。”解释如下:如果有人能从自心照见自己在六尘中能对一切法都有觉知的话,那都是六尘中的污垢;因为能觉(六识觉知心)与所觉(六尘万法)等二个法,都不能离开六尘相而存在的缘故(所以能见之性乃至能觉能知之性都不可能离开六尘相,故名妄觉);假使有人能确实观行而了知这个道理,就知道能觉与所觉都是三界六尘中的虚妄法,就不会再对六识的自性产生执著了!譬如热汤浇融了冰块,就不再有冰块存在了;冰块既不存在了,又何必再执著冰块自己呢?热汤譬如断我见的智能,冰块譬如六识自我以及六识功能的见闻知觉性。若冰块融化以后还有冰块知道自己已经销融了,那就是还有冰块存在,不是已经销融了!如果有智慧热汤销融了意识我见以后,已经了知能觉与所觉都虚妄了,却还执著意识的能知之性为常住法,就会在六尘中继续执著能知之心的真实感,也会保有“我是真实存在”的邪见,我见就会继续存在;这就如同冰被热汤销融以后,继续有冰能了知冰仍然存在的现象一样了,那就是冰其实仍未销融,就是我见仍然存在而尚未断除,所以仍然对能觉的觉知心与所觉的六尘保有真实感,所以心中仍然会对能觉与所觉认定为真实存在的我见未断现象继续存在。所以佛的意思是说:热汤销融了冰块以后,就不该再有冰块知道自己已经被热汤销融了;我见断了以后,就不该再认定能觉能知的自我真实存在;入了无余涅槃以后,如同冰块已经销融掉了,就不该仍然保有知觉性来了知自己已经被灭除了。

  问八、比如说,大陆有一人已开悟明心,此人于网上撰文破斥元音老人、宣化上人的邪见。那么已堕入鬼神道的元音老人、宣化上人知道人间的这个人正在破斥他们生前的观点,他们是否能利用鬼神道的神通来对这位证悟的人进行报复?

  答:一般而言,大部分的鬼神道众生是护持正法的,很少有鬼神会反对正法。如果堕入鬼神道的众生,见他人在阳世破斥自己生前的邪说而进行报复,有下列情况发生:一者、由于破斥者弘扬正法的大福德,及其护法神护持的结果,报复者的报复不仅没有作用,反而会受到斥责,因为错悟福德较差故,也因为妄说正法、误导众生而堕入鬼神道,已经了知自己堕落鬼神道的原因故,纵使极瞋而思报复,也根本无法接近破斥者之护法神身边,更何况能够接近破斥邪见者?二者、堕入鬼神道以后,不论生前有无神通,依鬼神道的异熟果报都是自然拥有神通的,他们自然会看见破斥邪法者的光明特胜于自己的光明,自然就不会再想报复了!因为已经了知自己堕落鬼神道的因缘都是破法或妄说佛法的缘故。三者,错悟者想要对破斥邪法者施殃而驱遣鬼神报复(譬如修藏密的诛法来对破斥者进行报复),乃是犯下破坏正法的因果,未来长劫将会受无量苦报,待其无量劫后脱离地狱等三恶道而得人身,也很容易与鬼神道相应,不与正法相应。而且被驱遣的鬼神看见护法神的威德力,也看见破邪显正者的光明时,一定都会自惭形秽而自动离去,否则就会被护法神所指责或处罚,回去就会对驱遣祂的人加以报复。那个驱遣鬼神来加害破斥邪说者的人,舍报后当然要堕落恶道中,因为报复弘扬正法者的果报是很严厉的;所以说,对弘扬正法者进行的报复,果报极为严重,不得不谨慎。

  至于师兄所提这位明心开悟者,其开悟的内容应依 佛的开示来检择,应择期依同修会规矩在禅三中整理及印证以后才可以确定,以免犯下大妄语之罪业,未来世受无量苦。

  问九、大陆有一位叫冯学成的先生,好像是净慧法师门下的居士,写了一本叫《赵州禅师语录壁观》的书(见:http://www.ebud.net/book/showbook.asp?no=5241),对大陆禅宗爱好者有一定的影响。烦请大德们鉴别一下,冯学成先生是否证悟,其著作观点是否正确。

  答:很抱歉!我们的人力有限,只能针对误导众生情形很严重的说法者加以辨正。冯学成既是净慧法师的门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形,我们只要证明净慧法师的错悟也就够了。原则上不用再去评论他的门人。因为一个真悟的人,不会接受一个未悟者的印证,即使他以前曾经是这位未悟者的弟子,他也不会承认那位未悟者是他的根本上师。如果冯学成先生仍然尊奉错悟的净慧法师为根本上师,他当然不可能是真悟者。

  问十、若大陆某在家居士因受平实居士著作的启发而开悟明心,但因为工作等各种原因,暂不能受各种戒(基本五戒是遵守的)。请问,这个人能否看戒学方面的书?

  答:一般而言,在家居士可以请阅《菩萨璎珞本业经、梵网经、优婆塞戒经……》等有关戒律的经典,因为这些经典适合在家人,不违佛诫。至于出家戒律如四分律、五分律等经典,未明心见性之前,依佛告诫,最好不要看,以免对出家的声闻僧产生了能观察他们戒律有无清净的能力,而对他们加以观察,可能不自觉的评论起来,就会障碍自己修学佛菩提道。待自己真正明心了,也确实经过善知识印证或确实由经典简择确实无误,就是心出家而身在家的菩萨了!这时就算仍是在家人,也可以看出家人的戒律。

  六、七年来,常有许多法师、居士自称看了 萧老师的书籍而明心见性,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落在解悟而不是真正的明心或见性。如果自以为悟,实际上是解悟,因此缘故而看了出家人戒律,就有违 佛的告诫。至于自己是否真正的证悟?还是解悟?建议这位在家居士到正觉同修会共修二年半,经禅三的报名录取、破参,也经过 萧导师印证后,再来看出家戒律也不迟,以免违背 佛的告诫。

  问十一、我念诵金刚经十多年了,到后来也有些体会,但说不出口。五六年前改念大悲咒,也念佛号,后来觉得一直不间断的念佛很费心力,就保持念佛的心的状态,但却不出口,也不念在心中,只是一直保持念佛的心的状态。到后来,一句阿弥陀佛,我必须花好几分钟才念完一句,因为阿与弥之间我停顿好久,没有在念,只是一直保持念佛时的心的状态而已。有一天在念大悲咒时,突然不知怎么一回事,好像进入另一种状态(我不会形容),我又发现有一个人在念咒,而我只是看著这个人在念咒,真正的我没有在念!但后来我却发觉,这个状态很好用,尤其是用来应付外在的一切人事物。例如:碰到地震时,我可以马上进入那种状态,就不会有害怕心和恐惧感等等,不过须要进入那种状态才可以。之后,我一直在这种状态之下生活,好像外面的一切事物与我无关,但我还是可以照常处理事情,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开始睡不著了,精神很好,不想睡,但心非常平静,也没有念头浮上来;有念头出现,我会看得很清楚,然后不须要去消灭念头,念头就自己消失了。有一天我碰到野狗对我吠,我看到另一个害怕的我从内心跑出来,狗不见之后,恐惧的我也消失了,于是我知道那不是真我,因为真我是不生不灭的,所以我断定那是假我。我的问题是:真正的我究竟在哪里?我进入的状态是什么状态?每当我害怕时,我总会把那种状态拿出来用,但一跳出那种状态,我马上又会害怕起来;所以,不得已只好时常保持在那种状态,但是保持在那种状态又会失眠!我该如何是好?我有时利用算命帮助许多身心陷入痛苦的人们,并用佛法让他们跳出痛苦。我发现当有人问我问题时,我竟然可以不经大脑思考的立刻就能回答。请问我是不是著魔了?

  答:观察师兄所说境界是定境法,也就是说由定力所引生的境界,因此能够进入此定境安住而不为外境所转。既然是定境,当然有入、有出,所以是生灭法,不是不生不灭法。师兄能够知道这不是真我,表示师兄有智慧,能够检择的缘故。至于真我的密意,此乃 世尊甚深密意,是故不可明说;同修会秉持 佛的告诫,也不敢明说 佛的密意。不过你可以阅读 萧老师著作,以培养真我的正知正见,未来还有悟入的因缘。

  关于进入另一个境界中就没有恐惧的境界,比较正确的说,那是心中已经认定色身是假我,可以经由这个认定而暂时离开色身的执著,所以恐惧就消失了!假使更深入一些,则以意识觉知心的证自证分,来看待色身与觉知心,由证自证分把旁观的觉知心与亲历恐怖境界的觉知心分开为二者,转依证自证分中的觉知心为真实我,所以就离开恐惧了!

  至于师兄为人解决问题,不经大脑思考能够立刻回答,这与经验累积及直觉有关,也与往世的熏习有关,与魔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