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连载四).......... 正光居士

  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连载四)

  第二、证严法师主张:“有第八识、第九识之分。”从证严法师的种种著作中,只看见有第八识、第九识之分,并说第九识是到达佛的境界,意即第九识是佛地的无垢识,但是从未看见证严法师解释第八识与第九识的关系,因此就有二种情况存在:一者,第八识就是佛的无垢识,二者,别于第八识而有另一心体与第八识同时存在,名为第九识。如果真的是这样,证严法师不仅违背佛说,而且还落入八、九识并存的无量过失中了。

  为了让大众了解证严法师严重说法过失,先由正光解释第八识与第九识之间的关系,再来解释证严法师“别于第八识,有另一心体名为第九识同时存在”的过失。

  首先解释第八识与第九识之间的关系。 世尊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四开示:“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CBETA, T16, no. 670, p. 510, c13),经中已明白开示,一切人都是八识具足;又《大乘百法明门论》卷一亦云:“第一心法,略有八种:一眼识、二耳识、三鼻识、四舌识、五身识、六意识、七末那识、八阿赖耶识〔第八识〕。”(CBETA, T31, no. 1614, p. 855, b20-22),已开示一切有情八识心王具足的正理。这个意思是说,一切人都是八个识具足(唯除某些残障人士),这个第八识就是有情的生命实相心,因此不能少于八个识。假使说有第九识存在,或者有第十识之称呼,其实都是指同一个识──第八识心体,只是在不同修证的阶位上而有不同的称呼而已;譬如《成唯识论》卷三云:“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而随义别立种种名,谓或名心,由种种法熏习种子所积集故。或名阿陀那〔识〕,执持种子及诸色根令不坏故。或名所知依,能与染净所知诸法为依止故。或名种子识,能遍任持世出世间诸种子故,此等诸名通一切位。或名阿赖耶〔识〕,摄藏一切杂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见爱等执藏以为自内我故;此名唯在异生有学,非无学位不退菩萨有杂染法执藏义故。或名异熟识,能引生死善不善业异熟果故,此名唯在异生二乘诸菩萨位,非如来地犹有异熟无记法故。或名无垢识,最极清净诸无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来地有;菩萨二乘及异生位持有漏种可受熏习,未得善净第八识故。”(CBETA, T31, no. 1585, p. 13, c7-22)。这段论文中显示第八识心体就是第九识、就是第十识心体,本是同一个心,在不同的修证阶位中别立第九异熟识名,别立第十无垢识名,并不是有第八、第九、第十识同时存在。

  譬如第八识断除一念无明四种烦恼的现行──见一处地烦恼、欲界爱住地烦恼、色界爱住地烦恼、无色界爱住地烦恼──改名为异熟识,或名第九识、庵摩罗识,仍是原来的第八识心体,仅是第八识所含藏的种子转易有差别,使得我见与我执的种子消灭了,所以改名为第九异熟识,但是心体并无改变,也不是新增了一个第九识心体。于后又精进修行而断除一念无明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无始无明随眠而成为究竟佛,这时的第八识心体就改名为无垢识,又名白净识,或名第十识,仍是本来的第八识心体,仅是第八识所含藏的种子究竟清净,不再变易而改名罢了,但是心体仍是原来的心体而无改变,不是新增了第十个识,仍然是只有八个识。由此可知,第八识心体就是第九异熟识、第十无垢识在因地时的心体,第九异熟识名、第十无垢识名,都只是第八识心体在不同果位中方便改名而说的心体,两者非一亦非异,因此不论第九识或者第十识,都是同一个第八识心体,只是三者所含藏的种子有差异尔。这三个名称只是世尊、菩萨及祖师们为了让佛弟子知道第八识在不同的修证阶位的内容有所不同而施设的不同名称而已,其实都是指第八识心体,并非别于第八识而有第九识或第十识同时存在。但是证严法师对于这个道理,看来是不懂的,所以她说得很含糊笼统,又把佛地的第八识心体说成是第九识,那就同于阿罗汉了,她的意思是不是在暗中主张“阿罗汉的证境同于诸佛,都是第九识的境界”?但是却又说有第十识的境界,又明显的违背自己所说的意思,所以只能说她是真的不懂佛法而又装懂,所以说法时错乱无章、毫无法序。

  接下来说八、九识(或第十识)并存的过失。如果真的如证严法师所说,外于第八识还有另一心体第九识同时存在,这就表示有情身中都应有两个生命实相心,就完全违背世尊、菩萨及证悟祖师们开示有情只有一个实相心识的正理。又第八识能够出生吾人色身,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当然更能够出生色身,因此人一出生的时候,应该同时有两个色身出生或者是像连体婴一样出生才是,并且出生了以后的心行与喜厌、心性都应该完全相同,也应该同时出现同一心行,可是现见人类出生的时候并非如是,连体婴出生以后也不是如此,而且正常人都是只有一个色身出现。

  又第八识能出生五根身,譬如眼根;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当然也能生眼根,因此当人一出生的时候,应该同时有二对眼根出生,可是现见却不如是,都是只有一对眼根出生,非是二对。眼根既如是,耳根、鼻根、舌根、身根亦复如是,于出生的时候,仅有一个出现。又眼根能见外色尘,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第九识所生的的眼根当然也可以看见外色尘,因此吾人眼见外色尘的时候,应该同时看见二个外色尘境出现,而且还重迭在一起,可是现见却不如是,仅看见一个外色尘境,非是二个。眼根见外色尘既如是,耳根闻声尘、鼻根嗅香尘、舌根尝味尘、身根触触尘亦复如是,仅有一个声尘、香尘、味尘、触尘出现,不是二个。

  又第八识能生七转识,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当然也能生妄心七转识;因此同一刹那中应有二组妄心(共十四个识)生起分别与思量作主,非是一个;可是现见却不如是,一切人都仅有一组妄心七识生起,非是二组。

  又第八识触外境后,能生起意识相应的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于触外境的时候,同一时间应该有二组受出现,譬如第八识出生了苦受相分,第九识出生了乐受相分。如果真的是这样,完全违背唯识学及阿含解脱道所说“苦受生起,乐受不见;乐受生起,苦受不见”的正理。

  又譬如第八识、第九识同时存在的话,就应该会有乐受出现时同时有二组乐受生起,可是现见却不如是,仅有一个乐受现起,非是二组。

  又,证严法师所说的第八识、第九识都是同于意识心而有觉知,也都是实相心的,如此,当第八识能够了知三种受的内容,因而起种种心行;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当然也可以了知三种受的内容,因而起种种心行,譬如第八识作意想往东,第九识作意想往西,将使一个最简单的心行都无法成办,又如何成就世间种种的作为呢?

  又第八识能生起一切法,如果第九识也是实相心的话,也应该同时能生起一切法,因此吾人见某一个法生起时,应该同时看见两组法相生起才是,可是现见法生起的时候,明明是一组法相生起,非是两组。从上可知,八、九识并存有许的过失存在,所以实相法界中不能外于第八识而有另一个识第九识存在,更不可能会有第十识同时存在。因此第八识就是第九识、第十识,第九识、第十识就是第八识,证严法师对此应该有所了解以后,才可以为人说法,否则就不免如她所说的出现种种过失。

  除了上述所说的八、九识并存的过失外,还有许多过失罄竹难书,限于篇幅无法一一详细解说,大众如果有空的话,请详读导师平实居士所著《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附载于《学佛之心态》书后),或到正觉同修会〈成佛之道〉网站正德居士所著《学佛之心态》附录四(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1019/Book1019.htm)浏览或下载,在此不再多言。

  第三、证严法师主张:“第九识就如‘热能’,它完全清净的。”为了避免曲解证严法师所说“热能”的意思,正光引用证严法师同一本书二十九页来说明。证严法师说:“火──火大是指身体的暖气,就是热能。”所以她的意思很清楚:火大就是热能,热能就是第九识。然而火大是四大元素之一,属于有形有相的物质所摄。证严法师既然说第九识就如同火大、热能一样,亦即是说第九识就是有形有相的火大物质一样,那就表示她所说诸佛的第九识无垢识亦属于有形有相的物质,也就有生有灭了,这不仅违背世尊开示第十无垢识不生不灭的正理,而且还符合断见外道的说法,何以故?因为第八识就是果地无垢识之因地心,无垢识即是因地第八识之果地心也!但是依她的说法,成佛之后的无垢识等同物质一样,都是生灭法,所以成佛之后也就一切法断灭而不可能存在了;因为第八识心体成为第九识或第十识以后变成物质了,也就不可能再出生佛地的七识心王了,那就成为断灭境界了,所以说证严法师的本质又同时具有断见外道的本质。因此,外于第八识心而说一切法缘起性空,当然是断见外道无疑了。由此可知,证严法师“第九识就如‘热能’,它完全清净的”的说法,完全不如法,成为断见外道的本质,也类似四大极微派的外道见;她把这种邪见写在书中到处流通,已成就误导众生及以外道法取代佛法之罪业。

  第四、证严法师主张:“达到佛的境界,就能无形、无识、无烦恼,可以来去自如,不受业力的牵动,这就是第九识”。此中证严法师提到:“达到佛的境界,就能无形、无识……”,这样的说法有如下过失:

  一者,如果无识是指没有这个佛地真心。假使没有了无垢识心体的话,证严法师所说的“佛法”就完全符合断见外道说法,何以故?佛在无住处涅槃时,仍然有究竟清净的无垢识心体,仍然有无垢识所生究竟清净的七识心王与祂配合运作,也仍然有无垢识所生的种种无漏有为的功德法现行,这些种子也都存在而圆满无缺的,并非如证严法师所说无识──没有无垢识。所以说证严法师不懂佛法。

  二者,如果无识是指无垢识没有了别性的话,那也仍然是完全违背唯识学“识谓了别”之义,何以故?唯识学都说每一个识都能了别,只是所了别的对象有所不同罢了!譬如眼识能了别青黄赤白,耳识能了别声尘、鼻识能了别香臭,舌识能了别酸甜苦辣,身识能了别一切冷、暖、寒、热、细滑触等,意识能了别法尘及五尘中的细相,所以不仅具有前五识粗糙的功能,而且还能了别前五识所不能作的细腻了别;意根则能知法尘的变动、并且恒执一切法为自我所有,第八识能了知七转识心行、也知道如何摄取四大造有情色身、及了知如何让众生所造业因种子而受善恶种种果报、了知……,皆无差池;又能记存众生的业种,也有祂自己才会相应的不可知执受,能作种种七转识所不能作的了别等等;因地的第八识已是如此,更何况佛地无垢识能与二十一心所有法──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相应,使得佛地的一一识、一一心所有法都能各自独立运作,非等觉菩萨及以下菩萨所知,更不是一般凡夫所能思议。因此若如证严法师所说:佛地无识──没有识的了别作用,那就违背唯识学中佛地每一识都能了别之义。所以说她不懂佛法。

  三者,如果无识是指没有七转识的话,成佛之后就只剩下无垢识本体,没有究竟清净的七识心王来配合运作,则诸佛根本无法尽未来际常在人间利乐有情,完全违背佛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四开示“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的圣教;一切诸佛都是同有八识心王的,证严所说却是与佛圣教相违的,懂得佛法的人决定不会如此妄说、妄为的。又当最后身菩萨明心见性成就究竟佛果时,依证严法师的说法,就应该都是灭掉了七识心王而进入无余涅槃,只留下无垢识本体住于寂静的境界,并且从三界中消失了,那就无法变化种种身相来度化众生,就违背佛地仍有清净七识心王同时运作之正理。

  四者,如果无识的意思是指没有七识心能作分别的话,当诸佛证到佛地真如时,佛是不是也应该跟白痴一样的没有分别?何以故?佛说第八识离见闻觉知,因此证得佛地真如而成为无垢识的时候,是否应该一样没有见闻觉知、没有分别?可是佛弟子们都可以在经典上,看见佛在教导佛弟子时,都根据佛弟子不同根器而施以不同的法门,教导佛弟子修学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显然是有分别的;也看到当佛弟子不如法的时候,佛会加以诃责,引导佛弟子趣向正道。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佛地的七识心王仍有分别的功能,非无分别功能。由此可知,若如证严法师所说佛地是无识(没有七识心王了别)的话,当诸佛证得无垢识境界时,就会跟白痴一样了,是耶?非耶?证严法师对此问题,应该有所澄清,以免误导广大徒众,成就妄说佛法的恶业。综合上面所说,都可以证明证严法师所说的法义根本不如法,而且还符合断见外道思想无疑,有时则又符合常见外道的思想。

  至于证严法师为何是断见外道的缘由,则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这可从慈济基金会网站法师简史(http://www2.tzuchi.org.tw/tc-master/html/foreword.htm)的网站贴文内容就可以了知。网站贴文如下:“一九六三年二月,他〔指证严法师〕只身到台北市临济寺准备受戒,却因没有剃度师父而无法报名。戒场报名截止前一个小时,由于到慧日讲堂请购《太虚大师全集》的因缘,巧遇印顺导师(继太虚大师后主张人间佛教,台湾比丘界第一位以论文获得日本大正大学文学博士学位的学问僧),至为惊喜,并以一颗谦卑恭敬,姑且一试的心,请求拜印老为师,想不到竟获导师应允,证严法师喜出望外。由于时间紧迫,印顺导师在简单的皈依仪式中对证严法师开示说:‘你我因缘殊胜,我看时间来不及了,但是既然出家了,你要时时刻刻为佛教、为众生啊!’并且马上为他取了法名──‘证严’,字‘慧璋’。行了简单的皈依礼,即尽速赶到临济寺报名,顺利地受了三坛大戒。”从以上贴文可知,证严法师因为在事急的情况下,印顺慈悲而接受她皈依的缘故,心存感激而继承了印顺应成中观派无因论断见外道的思想。

  为什么说印顺是断见外道呢?因为印顺早年认同藏密应成派中观的邪见,一直持续到死时为止,不曾改变,所以他不仅否定第七识,而且还将贯穿三世因果的第八识否认掉,而意识心却是意法为缘生的断灭法,不能贯通三世的,死时就会成为断灭境界。印顺为了掩饰其断灭见本质,就另外创造一个常住不灭的意识细心,以子虚乌有而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细心,来代替佛所说可证可知的第八识如来藏,作为贯穿三世因果的联系者,将佛教中原本可知、可证的第八识义学,取代为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细心玄学。

  又印顺始终认为成佛之道就是观察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皆悉缘起性空的解脱道内容,他认为阿含的解脱道就是成佛之道,不必有大乘诸经所说般若与唯识种智妙义的亲证,单修阿含解脱道就可以成佛了。他认为:由蕴处界的观察、思惟,断除我见与我执,即是证得解脱,即是成佛之道,因此印顺仅承认佛初转法轮的四阿含诸经中的一部分(对四阿含诸经仍然没有全部认同),更不承认第二转法轮般若诸经所说的胜妙义理,他认为二转法轮是佛在四阿含中所侧重二乘无余涅槃之修证,只是在说一切法空、一切缘起性空,所以都与他所认知的阿含解脱道一样是虚相法,就将大乘般若定位为性空唯名之虚相法;印顺也不承认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认为方广经中的唯识诸经皆是在破斥六识虚妄,皆是在说七、八二识非真实有,所以就把真实唯识增上慧学名之为虚妄唯识论,认为同于佛在四阿含中所说的蕴处界等一切法缘起性空。然而印顺以他对四阿含的错误认知而自称为 佛的正理,用来排除佛初转法轮阿含所说的涅槃本际、推翻二转法轮无住心的般若常住妙义、否定三转法轮唯识诸经真实唯识的正理,正是断见外道的本质无疑,其过大矣!因此导师平实居士说他为破佛正法之最甚者,正仆居士说他为玄奘以来破法第一人(详见《正觉电子报》第22期的连载文),正是如实语,一点也没有冤枉他。

  复次,印顺又说阿弥陀佛之极乐信仰是太阳崇拜之净化,东方琉璃净土是娑婆世界天界之净化,根本不承认经中说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及东方琉璃世界、药师佛,一心要将佛法局限在有限时空的地球人间之内;如此一来,使得净土行者依止经典修行之往生标的顿成虚妄、顿失所依,也使佛教局限在小小的地球人间一隅,违背三乘经典所说无边广大诸佛世界的圣教,其过极大!因此说印顺是从佛法的根本来破坏正法,而且他所破坏的又是三乘菩提所依止的根本法如来藏,使二乘涅槃也顿成断灭法,所以说印顺破坏佛教正法最为严重,破法之重莫过于此。大众欲知印顺如何破佛正法,详情请见印顺《妙云集》下篇之四《净土与禅》或者印顺文教基金会网站网页(http://www.yinshun.org.tw),为避免印顺的门徒掩饰其过而将该该文网页删除,正觉同修会已将此文贴于成佛之道网站(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0-9/book3004.htm),供大家浏览及举证之用。

  证严法师因为印顺在紧急时刻接受她的皈依,心存感激,因此继承印顺的密宗应成派中观的无因论断见外道思想,所以她多数时间仅承认有六识,不承认有第七识、第八识,难怪她在诸著作中谈到第七识、第八识时都是前后矛盾、互相颠倒,理由已如上说。除此以外,证严法师继承印顺“不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有阿弥陀佛,不承认有东方琉璃世界、有药师佛存在”的思想,因此在公元二○○一年八月二十五日,于慈济月刊四一七期“净土不远”一文(网站为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417/417c8-8.htm)如是写著:“东方与西方:依佛经所言,无论是西方极乐世界或东方琉璃净土,都与我们身处的娑婆世界相距达数万亿佛国;距离如此遥远,何能企及呢?上人〔指证严法师〕以为,往东或往西都遥不可及,这是佛陀出以方便的譬喻。”证严法师明白的指说:西方极乐世界及东方琉璃世界“这是佛陀出以方便的譬喻”,意谓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这有极大过失,说明如下:

  一者,她与印顺所说如出一辙,认为西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东方琉璃世界、 药师佛都是“佛陀出以方便的譬喻”,根本不存在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也不承认有东方琉璃世界、 药师佛。可是佛弟子都知道有西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也知道有东方琉璃世界、药师佛,何以故?佛在《佛说阿弥陀经》卷一曾开示:“尔时,佛告长老舍利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CBETA, T12, no. 366, p. 346, c10-12);也曾在《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卷一开示:“佛告曼殊室利:‘东方去此过十殑伽沙 〔今译为恒河沙〕等佛土,有世界名净琉璃,佛号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薄伽梵。’”(CBETA, T14, no. 450, p. 405, a1-4),依照证严与印顺的看法,认为这二部经都不是佛金口亲说,都是后人编造的,所以不可用来证明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有东方琉璃世界、药师佛。但是十方虚空无穷无尽,为什么只许此一地球有人、有佛法,却不许十方虚空中的无量星球也有人类、也有佛法?可见印顺的思想,已被外国一神教学者所认为的“宇宙以这个平面的世界(地球)为中心,只有这个地球才有人类有情及佛教”的思想所同化了,才会坚持只有这个地球人间会有人类或佛教的存在;证严法师误信他的想法,所以不依经典如实而说,继承了印顺的断见外道思想,睁眼说瞎话而言:“往东或往西都遥不可及,这是佛陀出以方便的譬喻。”所以她不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及东方琉璃世界、药师佛,暗中否定之。近年来因为正觉同修会提出印顺公然否定西方极乐世界等佛土的证据以后,她就开始公然的否定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了,所以慈济人现在见面时都不唱言“阿弥陀佛”了,都改说“感恩”二字了。

  但是慈济人为人助念时,心中还是不相信有 阿弥陀佛可以接引死者往生极乐世界的;助念时念阿弥陀佛圣号,只是作为接引亡者眷属加入慈济的手段而已;这样的助念,是不可能超度亡者到极乐世界面见阿弥陀佛而得到解脱的。可是一般人不知道慈济人去为他们助念的目的,也不知道慈济人根本就不相信有阿弥陀佛,就欣然接受慈济人的助念;但是这样的助念,对亡者是很不公平的,因为他们助念时,心中既不相信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根本就无法感应阿弥陀佛来接引亡者往生极乐世界。可是,这个事实,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呢?真令人为慈济人所助念的亡者难过。有智慧的或知道真相的人一定会加以拒绝,转而请求一般修学净土法门的寺院帮助念佛;没有智慧的人才会继续迷恋慈济的大名声,请求慈济人为亡故的亲属作没有意义的助念。

  又地球所处的娑婆世界,距离西方极乐世界虽有十万亿佛土,距离东方琉璃世界有十个恒河沙佛土之远,然而诸佛去至别别佛土时,都是随念就到,不因距离远近而有时间差别;因为心不是物质,不同于物质性的光,所以没有时空的限制。更何况净土行者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者,除了自己的信、愿,以及自己精进念佛的自力行之外,大约而言都是仰仗阿弥陀佛威神之力摄受,才能在死后身坐金刚台或莲花,依佛的神力而如弹指顷、屈伸臂顷就到西方极乐世界;这是《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所说,证严法师岂可因为两个佛土距离娑婆世界遥不可及,岂可因为自己无力往生佛土,就说西方极乐世界与东方琉璃世界“往东或往西都遥不可及,这是佛陀出以方便的譬喻”,就否认两个佛土、两位佛陀的存在呢?证严法师如是行为,不仅使净土行者顿失所依,其过甚大;而且与印顺一样成就破佛正法最重业,成为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何以故?证严法师不依经典故、依人不依法故、无有慧力简择印顺破法之事实本质故,与印顺同流合污故。也因为如此,早期慈济人相互见面时都会合掌互说“阿弥陀佛”,今天证严法师为了配合印顺的断见外道思想,又不信有西方极乐世界及阿弥陀佛,所以近年开始要求慈济人见面时不再以“阿弥陀佛”互相问讯,而全部改为口唱“感恩”了。像这般破佛正法的事实,又岂容证严法师狡辩及一手遮天?

  二者,证严法师说法时,常常会继承了印顺的习惯,同样常常会有自相矛盾之处;譬如她上面的说法,与自己另一本书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的说法完全颠倒。证严法师在二○○一年一月出版的《静思语》第二集三三八页~三三九页说到:“问:‘如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师〔证严法师〕言:‘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必须发菩提心,培植善根福德,并且要身体力行。发心不要只发在心头上,要发在脚底,道是用脚走出来的。西方净土与娑婆世界相距十万亿佛国之遥,若不勤植善根,怎能到达目的地?’”证严法师这样的说法,是说有西方极乐世界,如果佛门四众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须发菩提心、并努力勤植善根,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可是事隔不到七个月,却在慈济月刊四一七期中如此说西方极乐世界:“这是佛陀出以方便的譬喻。”根本不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如是说法,只有二个情况:一是前面说有极乐世界的说法,只是表面上的说法,不想正式承认有极乐世界,但为了避免他人对此有所不悦,所以随顺信徒而表示有极乐;但这样的作法,是不直心的行为;所以正光宁愿说她是说法前后不一,而不是心口不一。但是前面已经有承认极乐世界实有的事,现在却说没有极乐世界,如同前面所举证她的说法,有时说意识是不灭的,成为意识是实相心而没有第八识的说法;后来却又说有第八识,并且更说有第九识;都一样是说法前后颠倒,成为自打嘴巴,而且还严重违背佛的开示,实在让正光不得不摇头叹息:台湾竟有如此荒谬说法及破法者!这样的谤法行为,已成为地狱种性人,未来世将受长劫尤重纯苦果报,真是佛说的可怜愍者。对此,正光对证严法师及慈济四众们由衷心中提出的建议如下:

  第一,建议证严法师赶快舍弃如是常见及断见大邪见,赶快把前后不一的说法加以厘清,收回以前所说错误法义的书籍;何以故?常见、断见是六十二外道法之一故,是佛踵随六师外道足后所破斥的外道法故。以外道法引入佛门中,佛说不免地狱果报故,其所受的苦是长劫尤重纯苦果报故,受报之时间又是长劫而非短劫故,如是果报承受之时极度痛苦故。因此建议证严法师应该好好依照经典所说,并思惟印顺的说法是否符合经典?也应思惟:“印顺的说法被人公开写在书中大力破斥已经六年了,为何一向很乐于破斥别人邪见、一向很乐于提出法义辨正的印顺,却一直都不能响应、不能提出辨正?”然后再审查:“自己是否跟错人了?要不要赶快改变继承自印顺的佛法思想?检查自己是否正在妄说佛法?自己否定了如来藏以后是否已成为一阐提的断善根人?”如果属实则应迅速改之,千万别因自己法义被人破斥、面子难堪,造成自己的名闻利养及眷属渐渐流失,而恼羞成怒,因此不思在法义做辨正,专在事相上无根毁谤及抵制,妄谓平实居士为邪魔外道,妄谓平实居士所弘之法有毒,妄谤曰:“随萧平实学法者,将来舍报时必下地狱。”如是行为,是以尚未见道的凡夫僧身分来评论已见道的大乘胜义僧,将自己未来的无量世做赌注,未免太不值得了。(正光案:当证严法师妄谓“萧平实是邪魔外道、法义有毒,随萧平实学法者,将来舍报时必下地狱”之时,其声闻戒体已经失去了,所以从那时起,她其实仅只剩下出家僧之表相而已,已无出家僧宝之实质了。)

  第二,建议证严法师及跟随证严法师弘扬常见、断见者,包括现跟随、当跟随者,都应于佛前忏悔;不仅必须日日忏,而且还要见好相,才能得免破法的重戒大罪。除此之外,还要像古时的世亲菩萨一样努力弘扬佛陀的正法,才能得免无间地狱业。 世亲菩萨早年专志于小乘法之弘扬,提出“大乘非佛说”的主张,造论毁谤大乘法。后来受胞兄无著菩萨的感化而证悟之后,幡然悔悟过去的邪知邪见,因此转修大乘法,欲割舌谢罪;但因谤法之罪极重,非割舌所能赎,所以无著菩萨劝他改以谤法之舌,尽其一生弘扬大乘法。因为努力弘扬大乘法的缘故,使世亲菩萨不仅将破佛正法之最重罪消弥于无形,而且所修佛法证量也接近初地菩萨。此一事实证明:努力护持或弘扬大乘正法者,可以消弭破法的无间地狱罪。因此奉劝证严法师及跟随她在弘扬常见、断见者,应效法世亲菩萨努力弘扬大乘法一样,以谤法之舌,努力弘扬佛的正法,才能得免未来地狱果报出现。

  第三,除上面一、二项以外,尚未跟随证严法师破佛正法的慈济四众们,应该简择证严法师的说法;如果证严法师所说的法是表相正法而不破法者,正光及佛门四众皆当随喜赞叹,何以故?表相正法亦是正法故,于正法上培植福德,都是在累积自己的福德资粮,为自己将来的明心、见性以及成就佛道作准备,因此所有的佛弟子,包括正光在内,都应当随喜赞叹。然而培植福德当中,也应思维:“佛法单单只是在人间行善吗?单单只是在修集福德吗?”若真如是,佛教与其它宗教并无任何差异处,大可在其它宗教努力行善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改在佛教里行善?若不如是,则意谓佛教有异于其它宗教之处,理当思惟其中的差异在哪里?思惟已,则知道 佛是福慧两足尊,福德与智慧究竟圆满具足,因此而了知佛法不单只是在人间努力行善、努力培植福德资粮而已,还要探求佛地的智慧,增长自己在佛道上的智慧,并且努力去圆满具足成佛之道应有的智慧。如是思惟已,则应参访善知识寻求智能的增长。寻求善知识已,当思善知识说法是否符合佛说。如果善知识所说的法符合佛说,则依止善知识所说法义,勤求智慧的增长,以便为未来的明心见道做准备。如果善知识所说不符合佛法,则远离之。能够这样简择的人,才是有智慧之人。

  又慈济四众简择证严法师所说法之后,已证实是破佛正法时,则应远离才是;如果经过简择知道证严法师所言为非法、所言为破佛正法,但仍不愿远离,继续护持她,就会与证严法师共同成就破佛正法的共业,也很容易成就魔业或地狱业。今当说其所以然:天魔波旬所住的境界就是他化自在天──欲界天之顶──福报不可谓不大;天魔波旬正因为往世修大福德,但却不懂佛法,所以有此大果报;因此缘故,天魔在他化自在天有广大天福可以享受;可是他享福之余,所作所为却是在破坏 佛陀的正法。同样的道理,一生在表相佛法的慈济团体努力布施及行善,福德不可谓不大,但是却应当先思惟慈济领导人证严法师所作所为是不是在破佛正法?虽然自己没有亲自参与破佛正法,可是在慈济团体当中捐输钱财让她运用,却是用在诽谤三乘菩提根本所依的如来藏正法,这就免不了有破法的共业存在。以修学佛法、努力于人间行善、搜集福德资粮为先,所得的果报却是在破佛正法,应下地狱;地狱罪受完之后才可以生天享受欲界天的福报;假使福德修得越大,就越有可能往生欲界顶的他化自在天,这正是天魔波旬所住的地方,成为天魔波旬的手下,可就不免使人为您抱屈啊!因此建议慈济人应该好好思惟证严法师所说是否符合佛说?所作是否破坏 佛的正法?避免种下魔业,乃至种下地狱业而不知。能够这样为自己简择,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