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空性见之略评及殊胜如来藏之概述(三之二).......... 正国

  藏密空性见之略评及殊胜如来藏之概述(三之二)

  10.《仰兑》页59:“本来本体清净自性任运之光,具足身与智慧之明点明体,住于肉团宝内。”

  《静忿生起略轨》:“无生法界佛净土,无灭清净明点中。”

  辨正:藏密认为:中脉的肉团宝(支打),内有都帝;都帝上方有右脉缠绕中脉三圈,都帝下方有左脉缠绕中脉三圈,因此,如来藏本具的光明、智慧、无漏功德无法显现;都帝由三部分构成,中有种子字,上有月轮,下有日轮,如盒包围,微开一缝;如开缝太大,人会疯狂;如缝太密合,人则愚昧;其中的种子字就是本来清净之如来藏,具足智慧五光、明点明体。因此,藉修脉气明点方便,解开缠绕中脉的脉结,使气入中脉,能开显如来藏本具的光明、智慧、无漏功德,得到法身佛的证悟与解脱。再以得自母血的红菩提(红阿字),化为拙火,沿著中脉,猛烈烧脐、心、喉、顶四轮,分别得空、大空、胜空、最胜空等四空,烧至得自父精的顶轮白菩提(白杭字),融化白菩提,使降至顶喉心脐四轮,分别得初、胜、极、俱生欢喜等四喜,得到大乐报身佛的空乐无二;这是不经贪道,不修双身法的脉气明点修法,是藏密祖师从印度教学得脉气明点法及完整的双身法,取代释迦牟尼佛的三乘正法,使正法在印度迅速灭绝,藏密四大派都误执此法能即身成佛。

  释迦牟尼佛成佛前,证得非想非非想定,经六年苦行,仍无法明心见性,最后放弃无意义的苦行,沐浴及食用乳糜以后,不苦不乐而坐在菩提树下,初夜以手按地时明心开悟,夜后分又目睹明星而见性成佛。世尊即身成佛前,直至明心见性时所修,都与藏密传授的脉气、明点、双身法门无关;乃至灵山会上大梵天王以金色波罗花献佛,舍身为床座,请 佛为众生说法。世尊登座,拈花示众;人天百万,悉皆罔措;独有金色头陀迦叶悟入,所以心领神会而破颜微笑。 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于是以心传心的禅宗开始在人间弘传,藏密祖师号称是最上乘法,他们修习从印度教学得的无上脉气明点法及完整的双身法,证得光明大手印、第四喜的乐空光明“报身佛”境界以后,却仍参不透“世尊拈花,迦叶微笑”公案,仍旧不知付嘱迦叶“涅槃妙心、实相无相”的真实义,因此诺那上师称禅宗为“大密宗”。所以“最胜妙”而且“远超过”显教的密宗,其实连他们视为基本修证的显教见道位的智能都还没有生起,都无法臆测显宗见道的贤位菩萨般若智慧;他们如此的无智,都肇因藏密一向在意识的有为、有所得法上用心,希冀意识心转成光明、四空、四喜、虹光、金刚练,想转变意识成为真实常住的不坏心,因此无法与真心如来藏相应,也无法与离境界的般若本无所得法相应。世尊在《金刚经》明白开示:“若以色见我〔我是指真我实相心如来藏〕 ,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真心如来藏、法身如来〕。”末学敬劝密宗一切人,赶快离开密宗的意识境界法,回归显教中求证真正的如来藏,因为身中的明点……等法,都不是如来藏;在显教中证得真正的如来藏以后,才能生起真正的般若智慧。

  11.《仰兑》页57:【依六光修妥噶:肉团心〔知打内有五种光明,放出则为肉团心光〕光宝内,则显现本来清净之光明心要,具足五种清净之明,即是本来依怙之不动光也。本来清寂自性任运,且住于遍满大悲譬如瓶内之灯,其明体自光外显,如窗孔道之白柔脉光,噶底〔梵穴至心脏〕水晶管相贯,而传至远通水光,从眼根出外界虚空,其虚空空寂如镜,故有显现之分位,而内界清净光之本面,初出眉间显出,现遍之青色光,由是次第增长,如虹霓之五色光轮,具细明点,其中显现明点空光,视如池中投石,波纹荡漾。此后显现红圆明点,其中能观之心,即明体金刚练,如马尾结,或如珍珠鬘,或如花鬘……。】

  辨正:纵使能够修成眉间显出的明体金刚炼,仍是意识心的所取境,亦是能观之“意识心我”所观所缘的“我所”,明体金刚炼是眼根缘虚空色、意根缘定境法尘后,由第八识出生、为意识心所了别的内相分影像,因此明体金刚炼是所观之境,不是能观之心;是因缘所生法,不是实相法,有生有灭故,是意识境界相故。复次,所观的明体金刚炼,非即虚空显、非离虚空显,非即眼根显,非离眼根显,是自眼识、意识、意根久熏习力,而由第八识所现的内相分,在眠熟等五位中,即不现前;是常常断灭之法,不是常住法,故是虚妄法。定中所现的所生色、出现的光明及见一切色像境界,不能有真实受用;譬如定中观想所见的美女,不能娶为妻;定中观想所现的珍宝,不能聚为财富;唯是内相分所成之法处所摄色尔,非有实质色身或光相之能为他人所见也。

  《大乘显识经》云:【识界〔第八识〕亦尔,无色、无形、无光明显现,以因缘故显示种种功用殊异。……身之机关,以识之力作诸事业。 ……识在于身,如暗之体,视不可见、不可执持,如母怀子,不能自知是男是女……,识之自性,遍入诸处,不为诸处之所污染,六根、六境、五烦恼阴,识遍止之,不为其染。】佛于此经开示第八识本心体性:无色、无形、无光明显现,六根六境五烦恼阴、十八界,识遍止之,不为其染。藏密开示其所谓的真实本心都是意识心境界:五色、具乐相、五光显现之明体、可见、可觉受、住于肉团心“知打”内。佛的开示,与密宗有“第二佛”之称的莲华生“大士”,所开示之空性心迥然不同,莲花生一向都落在意识心中,都在意识境界上用心,学佛人应该静心思惟:是要依止具足了知八识的释迦牟尼佛经典开示呢?还是依止只知六识的莲华生的开示呢?又《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五祖弘忍告诉惠能大师云:“不识本心〔第八识〕,学法无益”,有智者,请深思、抉择。

  12.《仰兑》页61:【即此光明无垢,能显身之所依,故为大圆镜智;即彼无分别,故为平等性智;即彼不寻任运成就,故为成所作智;即彼无分别,故为平等性智;彼等本来性空,故为法界体性智。于彼明明朗朗,为所修,谓之道。此究竟时所显一切,悉为光所显,故为果。】

  辨正:大乘别教菩萨,随善知识修习了义法及参禅知见,经过一番寒彻骨的参禅,一念慧相应,得“真见道”明心,般若正观现在前时,找到万法根源的“第八识如来藏”,证得法界体性智(根本无分别智、总相智),能以中道般若慧现观第八识的空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来不去”,并现起下品少分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能以慧眼随时观察:自己及一切众生,都本有分明显现的第八识;六根、六尘、六识,都以第八识为根源而出生,是虚妄所生法,由此断三缚结,入不退转位的第七住位,得菩萨初果,得此无生忍见地以后,亦不需如密宗的意识相应的境界相那样的时时保任。从此入内门熏修,随善知识修一切种智,并勤看话头,一念慧相应,清楚眼见“非见闻觉知、亦不离见闻觉知”的佛性,入十住位,得菩萨二果,于烦恼现行已转趋淡薄,现起下品多分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能现观自己及一切众生,其分明显现的佛性──第八识如来藏的有性。继续修学经十行、十回向位,熏修别相智,达于“见道通达位”而登初地入地心,从此入修道位,并现起下品满分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能永伏性障如阿罗汉,得初分道种智。于八地现起中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断烦恼障现行;最后身等觉菩萨坐金刚座,明心见道,顿现大圆镜智,见性成佛时圆具上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得成所作智,永无止境利乐众生。故《八识规矩颂》云:“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圆”。

  从上述修道次第可知,四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成所作智)都以触证第八识如来藏所得的“法界体性智”为根本,才能由下品、中品发起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成佛时才能四智圆明。这五智并不是一时就发起具足,也不可能未明心见道,就能够从空乐明意识心发起五智。藏密祖师善于移花接木,将本质生灭虚妄的灵知心,冠上庄严的佛学名相,装饰得富丽堂皇,误导速求成佛的虔诚佛弟子,使可修可证的三乘妙法,被高推为无上的藏密和平地取代,慢慢地消灭三乘菩提,有智之佛子怎能不痛心疾首,而立刻回头呢?

  13.《仰兑》页87(贡噶上师命译之噶马第五代让蒋多吉口诀):【希求三世诸佛之密意,须知法身大手印,名称甚多,无非说自己之心。若不知自心体性,而能不起妄念,自云我的心,我的心者,极其难也。当知尽其所显,即是明体。生死涅槃一切法,无有能超过于此明体者;此为经律论三部精华,于彼若能受持,毫无可修,但当凝然,定于本明上而已矣。如此是大手印耶?非大手印耶?决无用疑。是好耶?是不好耶?亦不用管。彼妄念分别如云堆聚,不可随之,就此凝然之本明上而定,宽坦以住。从此无用修持,如是数数修习,于后时分中,认识妄念分别,任运通达,而离根依一切贪著,本然解脱于一刹那,拔除无余习气,即此名佛。以一刹那现差别智,此为大手印,最精要语;诸妙上师,已成就后之微妙口诀。此外更无有他,可断言也。】

  辨正:阿罗汉灭尽五蕴、七转识、十八界,入无余依涅槃,住于涅槃本际──第八识,而不落入断灭,这个涅槃本际,也是 佛所开示实相无相的涅槃妙心,实相离一切相,没有光明相可得。第八识是一切法的依处,祂甚深微细,体性非断非常(识体无始以来一类相续恒转,故非断;所藏种子生灭无常,故非常)、非有生灭非无生灭(识体从本不生不灭,所生七转识种子不停流注生灭)、非有作用非无作用(识体恒显示“无漏无为性”如无我性、清净性,像美丽从花而显,无有作用;但有“无漏无为及有漏有为性”于三界五蕴中运为,故非无作用),因此 佛于解深密经云:“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

  六祖惠能大师云:“惠能无技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恁么长。”断百思想,使一念不生,是在修定,不是修慧。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唯智能度:触证第八识,发起证空性的根本无分别智,现观蕴、界、入及无量烦恼、功德都依第八识才能生、才能显。第八识如来藏是法界因、为法界根源,离开第八识就无世间、出世间诸法可言。如密宗尽其所显的明体、明点,其实就是:“一切最胜故的八识心王,和与此相应故的心所法,共同运作所显现的内相分影像──法处所摄色”,只是如来藏所显示出来的内相分,都一样没有真实体性,藏密执此等生灭无实的法,作为三世诸佛之密意,岂不三世佛怨?

  14.敦珠“法王”“开示”仪轨修持次第导引,从凡夫至成本尊之观想次第:【(1)“加行”归依(为外凡夫位)发菩提心(为内凡夫位)。(2)“正行”修本尊:观空咒(阿罗汉位)、成本尊、召请融入、诵本尊咒上供下施(菩萨位之妙有)、收摄并定于如虚空性中平等住(菩萨位之真空)。出定转成如幻本尊身,显空如幻,行住坐卧,不离此想为要(知本来是佛)。(3)“后行”回向偈、吉祥颂。】

  辨正:小乘人修道次第,是从断我见一直到断我执,最后断除四住地烦恼,断尽思惑,证阿罗汉果,得尽智,得无生智,即所谓“我身已尽,梵行已立,不受后有,解脱,解脱知见知如真。”仪轨修持至诵观空咒,欲凭不可思议的咒力加持,顿证阿罗汉果,而没有正确断我见、我执的观行,是无法达成的。如葛印卡老师传授内观禅: 【“精勤觉知、彻知无常、保持平等心”,即观察对身体所产生的苦(乐)受,不生起瞋厌(贪爱)的习气反应,而保持平等心,则苦(乐)受会因生灭无常的体性,而渐渐分解、消失,如此不断地精勤觉知,可拔除累积深藏的瞋(贪)种子,使烦恼渐趋淡薄。】观察“内观禅”其观行,在“我所”的苦(乐)受上用心,虽能令人于历缘对境时,暂伏瞋厌(贪爱)的习气反应,但由于执能精勤觉知的“意识我”为实,终究无法断我见。然较之藏密,仍更胜一筹,因藏密双执“觉知心我”及“我所”的空乐明为实,不是只执觉知心我。

  “自己观成本尊(守三昧耶戒成就的誓句尊,由第六意识观成)、从种子字(三摩地尊,即第八识)放光至色究竟天,召请智慧尊(即第七识末那)融入自尊。”此理不成,藏密将第六七八识融入仪轨分别配合誓句尊、智慧尊、三摩地尊,然而以唯识种智观之,六七八识是真妄心和合似一的运作,第七识末那不能离五蕴身而独存,第七识性恒审思量,是处处作主,时时作主的思量心,恒执第八识见分为我,如何能另执于色究竟天的智慧尊为我呢?被召请融入的智慧尊,及种子字三摩地尊亦只是意识观想所成,若色究竟天的智慧尊真能融入自身,真能“二真如融合成一真如”,使自心不再对所观本尊起“非真实本尊”之分别,就违背《心经》:“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开示,因违教悖理故。

  ‘收摄并定于如虚空性中平等住’,如敦珠金刚上师传授简轨“收摄”之通则:【随观一切所显,器收入情,情收入尊,身收入种子字,种子字次第融入那打(细如毛),那打无缘,定如虚空性中,平等住上。】修仪轨由妙有收摄入真空,这如虚空性中平等住的真空,不是二空(人我空、法我空)所显的真如,这是自心现量所显的定境幽闲法尘境界。由于“染污末那意”以无始虚妄熏习力故,恒执第八识见分为我,时时作主,处处作主,不肯令自我消失,不断起作意、思心所令第八识不断流注内六根、外五尘相分种子;末那不断地藉五根触外五尘,令第八识生五尘内相分、法尘种子及前六识起诸分别,染污末那意执前六识的分别为“我所有”,于中生起我见、我爱、我慢、我痴。事实上,七转识从未接触外五尘,七转识一向只缘第八识所变现的六尘内相分,第八识所生的见分,执取第八识所生的相分,只是自心现量,那里有真实的外境可取、可执呢?可知能入真空之心是妄,所入虚空性中平等住之定境幽闲法尘境界亦是妄,怎能与无定相、无智亦无得的般若空性心相应呢?

  第三节 我见就是执“色我、心我”为实

  我见即是见惑(五利使)的根本,解脱果的修证,必须修断见惑及思惑,乃证阿罗汉果;解脱道初果,必须于三界中修断三缚结,乃证须陀洹果。二乘法中说三缚结就是见惑,包含我见、疑见、戒禁取见;我见就是执“色我、心我”为真实不灭,不知“五根身之色我”缘生缘灭,不知“意识心我”亦缘生缘灭,非有恒常不变的体性,(意识)不能往来三世,众生执此见轮转生死。欲断我见,须于三界五蕴中现观“色我、心我”缘生缘灭,本性是空,以此能断我见,此为二乘初果人之断我见。大乘初果菩萨则于三界五蕴中,依大乘禅参禅,觅得第八识,亲证如来藏,以第八识如来藏体性,现观六根、六尘、六识都由第八识所出生,第八识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万法”的根源,胜解“六识、意根末那”七界为“我”为“能取”、“五身根、六尘”十一界为“我所”为“所取”,确知“色我、心我”缘生缘灭,确知“我、我所”都是十八界中虚妄世间法,因此而断我见。我见断矣,疑见、戒禁取见随断,是名三缚结断。我见断矣,边见、邪见、疑见、戒禁取见随断,是名五利使恶见断,此乃断见惑。欲断思惑,二乘人须断五下分结及五上分结,大乘人须断我执,须历缘对境中断除根本烦恼(五钝使)──贪、瞋、痴、慢、疑。若我见未断,终不能证须陀洹果,终不能于历缘对境中断我执,终不能于佛菩提道开悟明心。

  如《大般涅槃经》卷36:“断三结名须陀洹,一者我见,二者非因见因,三者疑网。”因此解脱道的原理,一定是以断我见为基础,最后断我执,才能证得阿罗汉果。所谓的我见,是指将觉知心误认为常住不坏的我;断我见,就是不再认为觉知心是常住不坏的真我。所以,想要证初果须陀洹的人,必须观察七转识的虚妄不实,直到确认无疑为止。如果企图保持觉知心,想要借著修除觉知心的执著性,认定觉知心所执著的种种我所虚妄,却不肯认定觉知心虚妄,也不能现观觉知心的虚妄,误以觉知心是常而不坏心,想要以这个觉知心进入无余涅槃中永远存在,有这种想法的人就是未断我见的凡夫。

  第四节 执空乐明觉知心为空性心就是我见

  空、乐、明的觉知心函盖密宗的离念灵知心、灵明觉知心、自性空、一切法空、前念已灭后念未生中间之一念不生、无分别平等住、明体、明点、心气无二、母子光明会、明空无二心、显空无二心、乐空无二心、空悲无二心、本尊观坚固明显、拙火升起、气入中脉所现无云晴空、上师化光融入自身心意成无二、颇哇、金刚炼中现诸佛……等。密宗祖师认为能证得无执的空乐明觉知心或是契入上述的其中一个境界,就是证空性、得诸佛密意,也是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的了义体性。这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误把冯京当马凉,因为全都与第一义谛毫不相干,只能说这些都是第八识所生法──粗细意识心及其变相,须依第七识、五根、法尘为俱有依才能出生,佛于《杂阿含经》卷九,第二三八经开示:“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乃至非想非非想处最极细之定心亦是有为的生灭法,藏密则将意识妄心执为不生不灭的真实法,妄想意识觉知心能往来三世,落入“我──空乐明觉知心”与“我所──明体、明点”之二取分别中,这正是密宗众生枉受生死、六道轮回的根源──我见。我见若不断除,绝对无法证得解脱果的初分(须陀洹),更遑论能证得佛菩提道的开悟明心,有智者请如理思惟。

  第五节 修行之首要在断我见

  意识觉知心与离见闻觉知之第八识,须同时同处于三界万法中并行运作,故《杂阿含经》:【输屡那!当知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于一切色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是名如实知。输屡那!受、想、行、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于一切识不是我〔我即是不生不灭的第八识〕,不异我,不相在,是名如实知。圣弟子于此五受阴正观非我、非我所,如是正观,于诸世间无所摄受、无摄受者则无所著,无所著者自得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佛于经文中明白开示:意识是五蕴中识蕴六识之一,由第八识所生,是真心的功德体性之一(故不异我),纵使未来修成非非想定最极细心一念不生,仍旧是妄心,因为一切粗细意识永远都是意法为缘而出生的虚妄法,不可能转为真常不坏心(故不是我),意识不在真心之中,真心亦不在意识之中(故不相在)。前五识、意根、其余四蕴亦复如是,五蕴十八界法都与第八识真我不即不离,如是正观,于四加行(暖、顶、忍、世第一法)的观行中双印能取(意识、意根)所取(六尘境)空,永远不认意识意根为常住不坏的真实我,因而断除我见,进而断尽对五阴自我的全部执著,也断除六尘境的爱著以断我所执。

  修解脱道及菩提道的过程中,永不弃舍意识觉知心,须以意识觉知心为工具,了达染污意根恒外执“意识对六尘之分别性”及内执“第八识体性”为我所,是名我执。但是最重要的事情是:证实意识觉知心及意根等二个心的虚妄性,才会了知自我是虚假的,了知意识是必灭的,了知意根是可灭的。必须现观意识意根于境界相有生灭、得失、苦乐、爱恶、取舍之虚妄性,永远是妄心,不会因历缘对境时一念不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妄念不起,就转变为真常不坏心;因为语言文字名言不生时,意识种子流注仍生灭相续(非藏识之自心流注)即是意识生;意识种子流注断即是意识灭,意识灭了,显境名言随之而灭,不再能了知一切境界,所以意识有生有灭,就是无常法。密宗──包括应成派中观师印顺、昭慧等人──都完全不知这个真理,把缘起法的意识粗心、意识细心误认作常住心;如是无常计常,即是佛斥之常见外道。意识意根了知自我不实,就是断我见的人;从此不再有三缚结存在,依此起修,进断我所执与我执,不落入意识意根自我执著之妄执境界,染污的意识意根就能渐转为清净的意识意根,这就是二乘人所修的解脱道。大乘别教菩萨断了我见、三缚结以后,进而寻觅离见闻觉知之第八识,以意识觉知心于种种境界中作观行时,双观“意识意根具二取分别性”而舍离之,又进而证取第八识如来藏,观察“第八识心性恒住中道、无我、无分别、寂灭、无执取、常住法界不灭等无量功德性”,而转依此真心体性安住;不断以真如熏习妄心,如此观行而断我见及我执,并渐渐转依真如,以了知第八识含藏所有种子,以断尘沙无明惑,具足一切种智。

  第六节 颇哇及中阴文武百尊法是悖理违教之虚妄法

  藏密行者想要透过金刚诵、宝瓶气观修,解开都帝上下脉结,使气入中脉,开显无云晴空、心气无二,如福德法幢上师开示深密口诀:【修拙火的方法,历代上师都不明示,以免被认为那么简单,一定要慢慢修,渐渐体会。就好像门不开、窗不开,风就没办法进来,一定要将脉结打开,拙火才能升起,心气才能无二,此法要慢慢地修,自然水到渠成,修完宝瓶气、金刚诵,应观拙火上升!】就算真能拙火升起,心气无二,发起神通,也不是宗门的明心开悟,也找不到第八识,依旧是落在意识心上,想要在阎王爷的利钩索命时,自行颇哇〔编案:迁识〕往生无量光佛刹土,终究不抵死神,因《八识规矩颂》明白开示:“〔第八识〕去后来先作主公”,意为:“若于死位,前六识先断灭,第七、八识最后舍身而去;若于生位,第八识最先来执持羯罗蓝(受精卵)”,第七识随第八识住胎。而修迁识法必须借重意识,故未到正死位,无法以意识心迁移第八识,因为被迁的第八识是最后离身的识,而能迁第八识的第六识已在正死位中断灭了!怎能迁移第八识心?意识一定在所迁的第八识离身前就已先断灭故,那么第六意识先断灭而不在了,又怎能迁最后离身的第八识呢?密宗“法王、活佛”、格西们,若肯细心思惟,就会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只能说迁识法是密宗祖师无明无知而产生的妄想罢了!等到进入正死位时,五胜义根已坏,意根不能缘色身中的一切法尘,意识心就不能现起;意根既无法在法尘中运作,也不能促使第八识现起意识觉知心了,终亦无法迁移第八识,那么密宗传授的迁识法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绝对不可能实行,所以是虚妄想,只能用来骗骗智慧不够的人。

  最后,已过正死位时,第八识已自动离身而出生中阴身了,这时意识已在中阴身里被动的出生了!所以意识觉知心,连迁移第八识离开色身的能力都没有,何况能从色身中直接迁移第八识到别的佛国世界?在中阴身里的情况也和死亡过程中在色身中的状况一样,也是入胎时意识先灭了,然后才能使第八识住胎的;住胎以后,此世的意识永灭,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必须等到胎中的受精卵成长到粗具五色根时,才会有非常昧略、功用极差的意识觉知心偶然出生一下,随即又眠熟不现,那时新一世的意识的分别性、了知性是极差的,也是非常无知的,只能偶然出现一下,不懂得那个子宫世界的狭小,所以都不觉得闷,随即又眠熟了!这样的意识又能迁什么识呢?而且这个新意识,是依来世的五色根作缘而生起的,已不是依此世的五色根作缘而生起的此世意识了,祂已是来世全新的意识觉知心,已不是此世的意识了!所以出生后都记不得往世的事情了!

  往生佛国时的状况也一样,当佛弟子被其它净土佛世界的佛陀接引过去时,一定是在中阴身境界中被接引的,所以都必须经过被动性的转入中阴身,由意根促使第八识在中阴身出生,当然死前无法迁识成功。当他们临到正死位前,意识再怎么观想第八识,所观的第八识终究不是真正的第八识;他们再怎么观想第八识被迁移,也是无法使第八识离开色身的;因为密宗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第八识在何处,又如何能观想第八识心?而他们说的第八识如来藏,并不是第八识如来藏,而是以观想成功的明点(或称明体)作为第八识;纵使观想成功,也只是把这个虚拟的第八识迁移到意识心想象中的佛国去,实际上不是真正的佛国,观想所迁的第八识也不是真正的第八识,那他们作迁识法的观想又有什么意义?都只是他们痴心妄想出来的虚妄想而已。

  当他们死时不得不渐次转入中阴身境界,感应到某佛来接引时,其实是靠佛的接引而往生的,不是靠自己观想而往生佛国的(假使他们能舍弃密宗的邪见而往生。若不弃舍邪见,往生都将是夜叉化现的“佛菩萨”来接引到夜叉的世界去)。那时,一到佛国,初入莲花中时,也是意识随灭而不在了!只剩下意根与第八识如来藏,那时是由如来藏执持莲花而存在,稍后再出生时的意识觉知心,已经是依莲花色为缘而新出生的意识觉知心了。在这种过程中,都是由于意识的趣向及执取的心性,感应诸佛的接引而往生,不是意识心自己观想成功的;而意识心在舍离色身转入中阴身,以及在入胎或往生佛国的全部过程中,丝毫都没有迁移第八识的能力,都只是被动性的随著演变而已。所有的密宗法王、活佛们都如此,格西们就更不用谈了!所以密宗的迁识法,其实是千年以来的法界大妄想,是千年来的一大骗局:密宗祖师都被最早期的祖师骗了!然后又转过来无意的欺骗了后代所有的密宗祖师们!

  最惨的是:密宗祖师们向往乌金净土,往生乌金净土后的世界其实正是夜叉、罗刹的世界,因为乌金净土其实就是夜叉、罗刹所住的世界。欢喜的被夜叉化现的佛接引而往生过去,从此以后与他们为伍,共成眷属而每天合修双身法,因为他们非常贪淫,而往生的密宗行者也很向往双身法的淫乐境界,所以乐得每天合修双身法,双方的关系更加的紧密;以后纵使发觉不对而想要离开时,已经无法离开了!必须等到寿尽时,才能离开的;但是那些夜叉、罗刹等眷属们,愿意让他离开吗?在那里寿尽时,夜叉们还是会设法极力的绊住密宗行者,以后就只好许多劫中都当他们的淫乐眷属了!想要再修学佛法就没什么希望了!所以,密宗的迁识法,不论是在教证或理证上都不可能成立的,只是痴心妄想。

  何况依照敦珠“法王”传授〈深密空行心要抛斡教训无修佛甚深善道〉抛斡仪轨:【……心中了悟精华明点显……向无量光佛心中射上……〔射上并融入无量光佛心中〕心中自性明点融一味……】,所迁是“精华明点”,乃是意识修练中脉明点法门,从下体中提升精气再配合观想自识内相分所观成的明点,并不是去后来先作主公最后离身的“第八识”,那么密宗观想迁出这个意识心中想象出来的明点,又有何作用?根本就没有迁到持身识如来藏!复次,《瑜伽师地论》卷一云:【又将终时,作恶业者,识于所依从上分舍,即从上分冷触随起,如此渐舍乃至心处。造善业者,识于所依从下分舍,即从下分冷触随起,如此渐舍乃至心处。当知后识唯心处舍,从此冷触遍满所依。】当知圣教开示:“除了造大恶业者,不经过中阴身境界而直接堕入地狱中,或者证得四空定的人直接进入四空天中,不经过中阴身;其余的人都必须经过中阴身阶段,而第八识唯从心处舍身”,藏密修颇哇法,却想迁第八识从顶门射出,而且他们想象射出的也不是第八识,只是想象出来的明体、明点而已,只是意识心想象而成的内相分境界,不是第八识,所以他们的迁识法乃悖理违教之虚妄法。

  若认为平时修‘静忿生起略轨’,中阴身见寂静尊、忿怒尊共一百一十一尊,应有把握于中阴身成就;但若加以检查,所见诸尊乃内相分所成,不离妄心所变现,若执著“自心真如能变成一百一十一个尊寂静尊、忿怒尊,而观想所成的诸尊都是真如”,那就如同误执抛斡能令“二真如合为一真如”,俱皆违背佛对真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开示。密宗所有大师们又以我见未断故,未得解脱初果,于中阴身没,只能随业投生六趣,入母胎时意识永断,前世努力所修的种种“佛法”又都只是密宗的妄想法,那时都只能付诸东流、唐捐其功而不能利益来世的自己,不能使自己生于善法中;甚至因为常常劝人修学密宗,如是以外道法取代正法的恶业缘故,成就破法恶业,下堕三涂,丝毫都不能利益自己。而且,来世是全新的意识,由于前世熏习密宗邪知见的缘故,来世种子现行时,也将不乐修习了义正法。所以修学密宗的邪法一定会在未来世障碍自己的佛道修行,不断的重新投入密宗的邪法中,所修的法对解脱、对佛菩提道,都是徒劳无功。

  第七节 藏密三昧耶戒是戒禁取见

  要知道第八识从不分别六尘境,从不与善恶相应,故无戒可守,不需持戒;其所生七转识妄心才须要守戒律、防恶修善。菩萨明心后转依第八识,现观七转识虚妄而断我见,从此摄心为戒,以道共戒自持,故断舍与防恶修善无关的非戒──断戒禁取见。戒禁取见,于论典中诸多开示,如《瑜伽师地论》卷五八云:【谓所受持随顺见取、见取眷属、见取随法,若戒若禁,于所受持诸戒禁中妄计为上、为胜、为妙,威势执取,随起言说:‘唯此谛实,余皆虚妄,由此戒禁能得清净解脱出离。’是名戒禁取。】《俱舍论》云:【于非因道,谓因道见,一切总说名戒禁取。】《大智度论》说:【外道戒者,牛戒、鹿戒、狗戒、罗刹鬼戒、哑戒、聋戒,如是等戒,智所不赞,唐苦无善报。】总之,外道取牛戒(见牛吃草,死后升天,故妄计吃草为升天因)、狗戒、水戒(见鱼死后升天,故妄计每日浸水若干时间可解脱人间生死)、裸戒……等非理之苦行而思为清净之因,为生天之因,为解脱之道,这都是非因计因,迷取非理之戒禁邪见也。佛制:佛门大乘法中四众弟子均应依自己身分受戒,譬如出家僧众应受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出家尼众应受式叉摩那戒、沙弥尼戒、比丘尼戒、菩萨戒;在家二众应受五戒、十善、八关斋戒(从比丘(尼)受,一日一夜持)、菩萨戒。应受之戒律俱载于经典中。

  《楞严经》卷六云:【是故阿难!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成热沙;何以故?此非饭本,石沙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佛教声闻、菩萨弟子应离欲断淫,才能断欲界最粗重束缚──男女爱,得四禅八定,因色界定必须断淫才能发起。若耽著淫触之乐,执为“我”──能觉知淫乐之意识我、“我所”──所觉受之淫乐,终究不能断我见,更不能断我执,佛说将永堕三恶道而无出期。因此,出家众须断淫,在家众须断邪淫。

  三世诸佛都是受持菩萨戒,以证悟第八识如来藏,证一切种智而成佛。藏密所制三昧耶戒,包括“十四根本堕、八支粗罪、五方佛三昧耶戒、阿阇黎戒、根本与支分三昧耶戒”,除散见于密宗古时祖师所造的密续以外,显教经论中俱不可见;密宗祖师施设密宗独有的三昧耶戒(金刚戒……等),目的是为修双身法的合理化找借口;双身法是藏密师法于印度教之邪法,将欲界缠缚最深重之淫爱烦恼,经由保持不泄精的交合长久所生之俱生欢喜大乐融入自以为是的大空,成为空乐无二之大乐“智慧”身,证得密宗自设的十三地,视此果位证量超过显教诸佛,而妄想建立为即身成佛之无上妙法。但空乐无二只不过是意识心相应的受心所、想心所境界,只是藉意识的五别境心所法的作用所领纳与了别的自识内相分,与第八识的证悟毫无交涉,所以与佛菩提道的修行完全无关。甚至共修双身法“集聚轮时”时,上师与众多弟子于双身佛像前集体杂交,再以“八支粗罪”严戒,禁止“起斗诤”争风吃醋。这种作法,违背《菩萨优婆塞戒经》开示:【若自若他,在于道边、塔边、祠边、大会之处,作非梵行,得邪淫罪。】及违背《地藏菩萨本愿经》开示:【若有众生侵损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蓝内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所以密宗实在是“一盲引众盲,相将入火坑”。

  藏密祖师无力证悟第八识如来藏,竟将淫触所生四喜──俱生欢喜,保持空乐无二觉受长久不失,视为证得报身佛。空乐无二的觉受,不外乎身识“触”以及意识“受”相应的色法及心所有法,不离“我所”执著,如此知见连我见都无力断除,还奢言能成就“大乐”“智慧”身的报身佛果,实为大妄语。因绝不可能有两尊佛会合抱在一起交合行淫;而报身佛也都没有男身或女身,都是中性身,又怎能合抱而两根交合、引生淫乐?也不可能把得自父精母血的红白二种“菩提心”,藉由观想而转变成合抱的两尊佛;密宗这意思是否说每一个人身中都有二个菩提心、有两个真如心?那可真是荒唐! 违教又悖理。若说只有一个菩提心、真实心,又怎能说人人身中都有红菩提心与白菩提心?那就不可能有红白两个菩提心了!假使说人人都只有一个菩提心,但若自身一真如可以变成双身二真如,又违背真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经中开示了。

  复次,菩萨戒是菩萨从初发心直至成佛,都应受持之学处;清净持守,自然道业增长。若按藏密诸三昧耶戒,实修极重邪淫的修双身法,必堕无间地狱;可见受持藏密诸三昧耶戒,无益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的修持,因此双身法悖理又违教,违理又犯特重戒,千万不要以喇嘛身、女上师之身,藉双身法来玷污了比丘尼与比丘僧;所以,依此悖理违教的邪知邪见邪法而施设的藏密三昧耶戒,本质正是密宗祖师在未断我见、未断戒禁取见的情形下,被贪淫的夜叉化现假佛身而假藉佛的名义教授的虚妄法,正是妄想施设的戒法,不离戒禁取见,都与解脱及佛法的修证无关,有智者绝不可信受。

  第八节 结语

  外表金碧辉煌的藏密知见与行门,经过检验,证实都是落入意识心中,都在生灭的有为法上用心,从来不知不证出世间法的第八识如来藏,实在是心外求法的外道邪法,本质无异外表镀金的污朽物,却笼罩了千年来无知的众生,高推为即身成佛的无上大法。可怜众生被藏密妄想施设而其实并不存在的金刚地狱罪、三昧耶戒罪吓唬,不敢也无力简择:所学密法知见是否符合 世尊“四依”的开示?盲目颠倒的遵从,一味的依人不依法(上师开示照单全收,世尊开示诸经仅供参考)、依语不依义(依所闻师语而修,不依佛诠释之真义)、依识不依智(落入意识心分别,不依般若智观察)、依不了义法不依了义法(依明觉心、空乐心等戏论法,不依如来藏真实义)。要知第八识如来藏是不共外道、二乘的菩萨根本大法,当来下生弥勒尊佛开示的菩萨根本大论──《瑜伽师地论》,畅演如来藏一切种智要义,并于所制《瑜伽菩萨戒本》,订有上缠犯戒的他胜罪:【谓若猛利烦恼生,即能毁坏一切戒,当知其罪有四种,佛密意说等他胜。……背舍大乘菩萨藏,爱乐宣示相似法。】并于违犯罪:“憎背毁谤菩萨藏”,都严戒“背舍或毁谤第八识如来藏之菩萨藏根本大法、及宣说执空乐明觉知心为空性心等相似法”,违背如来藏、憎恶如来藏、舍弃如来藏、毁谤菩萨藏、乐著而弘扬空乐明觉知心,都是违犯菩萨戒的波罗夷罪,也是谤佛、谤法的地狱重罪,如《楞伽经》云:“谤菩萨藏者,作是语已,善根悉断”,成为一阐提人。有智者应速舍离执空乐明觉知心为空性心之藏密邪法,回归三世诸佛所护念的第八识如来藏正法。(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