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连载五).......... 正光居士

  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连载五)

  四、证严“上人”将佛法世俗化的证据

  观察证严法师历年来所说佛法,不仅是严重违背 佛说(譬如有时否认第七识、第八识,仅承认有六识,将生灭的意识心认为常住不灭的心等),而且还将佛法世俗化及浅化。以下,正光透过法义辨正的方式,一一列举证严法师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事实昭告大众,让佛门四众得以了知;待了知后,得以远离证严法师的邪知邪见,以免断送了自己法身慧命出生的因缘,亦免除证严法师因为自己无明的缘故,种下地狱业而不知。

  首先举示证严法师将佛法世俗化的证据。证严法师在《清净的智慧》第一○六页~一○七页云:“何谓明心见性?在凡夫称为‘心’,在佛称为‘性’,我们现在都是用心而迷了性。我们出生在人间,培养出来的叫做习气,我们由第六识来分别外面的境界,一直将人性与众生分别,我执我见,而使人心脱离了佛性;其实,佛性即凡夫心,凡夫心即我们本来佛性,因此明心见性,套一句现代的语言,即是‘启发良知,发挥良能’,我们现在修行学佛,重点即在启发自己的良知,开发人们的爱心。”

  从证严法师所说这一段话中,就知道她有很多错误的所在,正光以她较大的错误而分五点来说明:第一点:凡夫的第八识与佛地的无垢识体性无二无别,所差异者,凡夫第八识体内含藏的种子有染污,而佛的无垢识所含藏的种子究竟清净,因此凡夫的第八识断除了烦恼障现行,断除了分段生死,把第八识除掉了阿赖耶识名称而改称为异熟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虽然第八识已断除了分段生死,可是仍然有变异生死未断除,因此精进的断除异熟识体内的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及所知障随眠,第八异熟识又改名为第八无垢识,仍是只改其名,不改其体。由上可知,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都是第八识之异名,只是在不同阶位有不同名称而已,因此众生的“心”──第八识,与佛地的“性”──无垢识,都是一样的,体性非常清净,无二无别;所差异者,其所含藏种子有差异尔。然而这样的说法,唯有成就大法的菩萨摩诃萨才能信受,一般凡夫如证严法师、印顺、昭慧等人都是无法信受的,此即《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一所说正理:“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CBETA, T12, no. 353, p. 222, c4-7)古时声闻罗汉都信佛语,所以相信无余涅槃中的实际就是如来藏自性清净心;可是现在的印顺、昭慧、证严等声闻人却是不信佛语的。反观证严法师这一段话:“在凡夫称为‘心’,在佛称为‘性’。”她认为“心”与“性”是同一种法,只是因地与佛地不同而已,这是完全不懂心与性的凡夫俗子,不懂心与心性非一亦非异的中道正理,也是完全违背佛的开示,完全不如法。

  第二点,第八识真心,从无始劫来未曾迷过,有所迷者是第八识所生的七转识。但是七转识都不可能变性为第八识如来藏真心,可是证严却想要把第六意识觉知心修行清净以后转性而变成第八识真心。第八识从无始劫以来,体如金刚,坚不可坏,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在六尘境上起分别、从来不思量、从来不做主,怎么会有迷与悟可说呢?因为从无始劫以来就一直都是离六尘见闻觉知的,怎会有迷或悟可说?譬如《维摩诘所说经》卷二:“法〔真实法第八识〕不可见闻觉知”、《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一:“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无观是名心性”等,故曰不迷;正因为这个不迷,所以第八识真心无始劫来也就没有悟可说了,所以《心经》才会说:“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智亦无得。”第八识既无见闻觉知,当然不会学法、参禅、求悟,所以第八识也无所谓的迷可说了!但是第六识觉知心是生来就迷于实相的,也是永远的第六意识妄心,永远不会变成真心第八识,所以证严法师想要把妄心意识修行清净而转变成真心的说法,正与法界现量的事实互相颠倒。

  第八识所生的七转识,即是一般众生所认知的心,从来都在一切六尘境界上生起分别与执著,没有不分别执著的。譬如眼识分别显色青黄赤白与明暗(此指狭义的色尘分别,广义而言,还有意识在色尘上分别长短方圆的形色、屈伸俯仰的表色),耳识分别声音、鼻识分别香臭、舌识分别酸甜苦辣、身识分别冷暖细滑触等、意识除了前五识的功能外,尚有其它细腻的分别,非前五识所能分别,意根则是处处思量所以时时做主。由此可知,第八识从来不在一切境上起分别,从来不曾迷;而七转识处处在分别,没有不分别的,而且还不知道自己是由第八识所生(证悟者或曾闻熏正法者除外),也不知道一切境界相,就是第八识借著所生的有根身接触外五尘境,而由第八识显现内六尘相分境,七转识就在内六尘相分境上起分别而有三性──善性、恶性、无记性,因此妄自造业,导致有情轮回生死不息,故说之为迷。若是从来离见闻觉知的心,就不可能会有迷可说,因为离见闻觉知的心一定不会分别,不分别的心就没有迷与悟可说了!因此证严法师所说“我们现在都是用心而迷了性”,不仅违背唯识学八个识的正理,而且还落入妄心七转识的自性里,把参禅的正理完全弄颠倒了,所以说她根本未曾证悟过。而这个妄心七转识就是证严法师及一般世俗人所认知的“心”,都不知道真心第八识在一切心行中,从来同时、同处无私无悔的与妄心一起配合运作,因此证严法师不知言知、不懂示懂、未悟说悟,这样短短的一句话就泄了她的底蕴!

  第三点:习气是经无始劫以来熏习得来的,非是证严法师单单指今世熏习得来的,因此证严法师说:“我们出生在人间,培养出来的叫做习气。”非是如实语,何以故?吾人之有种种习气,都是因为经过无始劫以来,不了知生命实相及不如理作意熏习的结果。这个道理,可从唯识学上“现行熏种子,种子熏现行”来解释。所谓“现行熏种子”是指七识心现行,熏习了诸法成就,种子落谢后而长养第八识中所含藏的种子,这也是说众生在世间因种种身、口、意行不断造作了善业、恶业、无记业等业,并于造作后被第八识自动保存著,因此第八识心中的识种内容经过熏习后而有所改变。“种子熏现行”是指第八识保存七识心熏习所得的种子,于外在种种因缘成熟时,使七识心得以现行而实现善性、恶性诸法,或者无关善恶性的技术诸法等;这就是说第八识保存的业种,因七识心不断攀缘外境的结果,而使往世七识心熏习所成的相应识种现行。再由于七识心不断的攀缘外境,而使七识心的种子现行,重新经过熏习诸法之后,复保存于第八识心中,而使第八识的识种不断的改变,像这样“识种现行→熏习诸法→识种落谢→长养识种→识种现行”的过程不断重复出现,此即是唯识学所说“现行熏种子,种子熏现行”的正理。正因为有“现行熏种子,种子熏现行”的道理,使有情不仅在世间可以熏习及成就种种世间法,而且还可以在世间继续熏习出世间法,成就二乘解脱道及大乘佛菩提道。

  正光可以举一个譬喻来说明“现行熏种子,种子熏现行”的实际内涵。譬如有二个水库结构及含水量相同,一个是高度较高的水库(称高水库),另一个是高度较低的水库(称低水库);白天时,另有一个核电厂补充水库发电的电力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将高水库的水流放到低水库,利用高低水库两者高度落差带动低水库发电机而产生电力;到了夜晚,用电量大幅度减少的时分,则将核电厂的多余电力,将低水库的水又送回高水库。核电厂的抽送低水库回到高水库,就譬如熏习。如是不断一放一抽的结果,水的总量及水位高度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产生许多电力可资民生及工业使用,符合唯识学所说“现行熏种子,种子熏现行”的正理,何以故?一者,于白天用电高峰时,利用高低水库两者高度落差结果产生电力,相当于唯识学所说“种子熏现行”的道理;二者,于夜晚离峰用电时分,利用核电厂多出来的电力,将低水库的水抽回高水库,这就是唯识学所说“现行熏种子”的道理;三者,水不断的一放一抽的结果,水库总量及水位高度维持不变,却增加许多额外的附加价值──电力,这就是唯识学所说识种熏习的内容,因为熏习的结果而有所改变的正理。

  从上面方便的举例而得知,吾人今世的习气,是无始劫以来、以及今世所熏习所得的结果,非是单单今世所能成办的,因此证严法师说:“我们出生在人间,培养出来的叫做习气”,是很局部的说法。如果证严法师所说能够成立的话,在医院婴儿室刚出生而未经父母教养熏习的婴儿,个性都应该一样;可是事实上显现出来,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个性都不同,有的小孩非常好哭、好动,有的则非常文静,有种种的不同,这显然不是单单今世的熏习所能成就。

  又正光曾经在某一频道看见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实纪录,可以说明习气是无始劫以来所熏习的结果,不是证严法师所说的单单今世熏习所能成就的。其内容如下:有一只刚破壳出生的猪鼻蛇,刚要离开出生地时,却发现洞口有一只老鼠闯进来,这只还很小的猪鼻蛇发现后,知道老鼠会吃牠,却不慌不忙翻身装死而逃过一劫。如果依照证严法师说法,习气是今世才熏习得来的,为什么小猪鼻蛇遇到危险,今世未经教导就会自动装死而逃过一劫?所以从这里可以证明,小猪鼻蛇遇到危险,未经过教导就会装死,乃是无始劫以来所熏习的结果,所以遇到危险的时候,因为习气使然,得以直觉的装死,以骗过老鼠。此外,还有许多例子,如袋鼠胎儿自母袋鼠子宫出生后,不需他人教导,就会自动爬到母袋鼠乳头上;小乌龟刚才出生爬出沙滩上,也没有人教导牠,自然而然就会往海水方向走等等,都可以说明习气是无始劫以来所熏习的结果,不是单单今世熏习就能成就的。从这里可以了知,证严法师所立的宗旨根本无法经过旁生的考验,当然更不可能通过人类的考验了,所以证严法师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是不正确的。

  第四点:吾人能够分别外境,是透过第八识及第八识所生的根、尘、识和合运作分别才完成的,非是证严法师所说“我们由第六识来分别外面的境界……”第八识投胎于受精卵约五、六个月左右,五色根渐渐具足(残障者除外),连同与第八识一起投胎的第七识意根,六根具足了;因有六根的关系,能够接触外五尘: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再由第八识变现内六尘(含法尘)相分;因有内六尘相分,意根欲了别的缘故,才生起了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因为有六识分别一切法的关系,才能了知外境。因此吾人能够了知外五尘境是因为有第八识及六根、六尘、六识和合运作,以此连接外境才能成就,非是证严法师所说:“由第六识来分别外面的境界”,单由第六意识是无法分别外境的。

  又在睡著无梦时,前六识已不现行,意根仍然借著第八识及第八识所生的五根接触外五尘境所变现内法尘相分而继续分别。但因意根的了别慧极低劣,无法像意识有自证分及证自证分能做很细腻的分别,因此有情无法察觉到祂的存在,一直到睡前自己所预设的境界(如闹钟响、光线渐渐明亮等)出现,或者法尘上有重大变动(如地震、大雨声等),意根虽已了知法尘有了大变动,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祂欲了知法尘重大变动是什么情形,因此唤醒意识来分别,这样就清醒过来而知道究竟出现了什么事情。既然睡著无梦时如是,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亦复如是,意根一直接触法尘而作极简单的分别,只是这个分别非常微细,唯有破牢关证得意根的菩萨们,或是随从证悟菩萨的言语或书籍的阅读中才能了知,非是初明心、初见性的人所能了知,何况连明心、见性智慧都未证得的证严法师,更无法了知。因此,在眠熟等五位中仍然有七、八识二识及第八识所生的五色根仍然继续接触外五尘境,由第八识变现内法尘相分,再由意根所了别,非是单单如证严法师所说:“我们由第六识来分别外面的境界”而已。

  第五点:所谓明心其实是找到第八识的本体,见性则是能在山河大地上亲眼看见第八识的另一种作用,并不是证严法师所说:“启发良知,发挥良能。”假使她是王阳明的信徒而不是佛教里的法师,当她这样说时,我们就不会责备她;但她是佛教中的法师,又是中国的大乘禅弘扬地区,她说这话就很不应该了,当然要说出她的错误所在,以免误导了慈济四百万信众。禅宗所谓的明心,是指破本参,乃是指参禅者在参禅的过程中,不断地在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之间,寻找出真心如来藏;于因缘成熟时,一念慧相应而触证到第八识,就当场了知意识心的虚妄性,随即断了三缚结(我见、疑见、戒禁取见),同时也转依了第八识本来无生的体性,因此引发般若智慧的出现。

  为什么明心的时候,可以断除三缚结呢?在明心破本参的时候,发现这个真心从来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净不垢,而这个妄心七转识,一直都是不断的生灭著,也永远有善业、恶业的增减,从来都是有时清净、有时染污的。又观察意识心的夜夜眠熟就断灭了,因为这个缘故,依第八识心体无生的体性来现观第八识所生的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都是虚妄不实的,并转依第八识无生的体性,因此能够灭度一切的苦厄,此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卷一所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CBETA, T08, no. 251, p. 848, c7-8),随后就现前观察到真心如来藏与意识心非一亦非异,意识心附属于如来藏时亦可说是不生灭的,所以就说是无二无别,否定了意识心而将意识心摄归于如来藏心体中,因此断了我见:不再以生灭性的意识心作为不灭心。

  当找到第八识时,不仅能看见自己真心的运作,发起下品妙观察智的初分,而且也看见别别有情真心的运作,与自己无二无别,因而发起下品平等性智的初分,此二智名为总相智,都是根本无分别智。因为发起这二种智慧而开始有一些能力简择法义的缘故,于经中所诠释真心的道理渐渐能够了然于胸,心得决定不再怀疑自己是否有悟没悟;并以悟后所得的总相智简择古今祖师们所说的三乘菩提法义,能够分辨这是证悟祖师、这是未悟祖师、这是已断我见的祖师、这是未断我见的祖师……等等,因此而对诸方大师之有悟未悟及是否已断我见,都可以心得决定而无疑惑,因此而说为已经断了疑见。

  又外道没有证得生命实相心之前,想要遮止七转识的有时清净、有时不清净,想要远离七识心不能恒住清净境界的缘故,因而施设种种不如理作意的戒律。譬如每天要吃草的牛戒,每天要泡水的鱼戒,食自落果、常立不坐……等等戒。参禅者明心找到第八识后,发现这个第八识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持戒,是七转识自己在持戒;七转识发现这个道理后,转依第八识无生的体性,了知解脱之道不是凭外道所说施设的禁戒可以修成的,知道那些禁戒的施设都与解脱无关,都与实相的修证无关,所以成就道共戒而不再非戒取戒了,不再以不如理作意而乱施设的戒相为依归,因此而断了戒禁取见。

  因为明心断了三缚结的缘故,成为大乘通教中的菩萨初果圣人,也是声闻解脱道中的初果圣人,但在大乘别教中只是位阶外圣内凡的七住贤位菩萨。又因为找到第八识,发起般若慧,而有五种宗通(宗门意旨的通达):

  一者,真实义通:于明心证真后,发起般若总相智,能够现观自己与别别有情真心如来藏的运作,与经典所说完全符合。

  二者,得通:明心所获得的总相智,是以往没有而今获得的智慧。

  三者,离两边通:获得总相智以后,能够现前观察第八识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思量、从来不作主,永远中道性,不堕二边──常见与断见,因此能够离二边。

  四者,不可思议通:获得般若总相智的人,所说的法义甚深极甚深,不是未明心的凡夫乃至阿罗汉愚人所能了知。

  五者,意通:明心的人所说的法义,唯有明心的人,以及久悟的上地菩萨能够了知。因为有般若总相智以及五种宗门意旨通达的关系,能够于初见道之后的相见道位上精进断惑修证,能够于十住如幻观、十行阳焰观、十回向如梦观,以及初地镜像观、二地光影观……地地增进,乃至成究竟佛;因此而在明心之后,得以在内门广修菩萨六度,乃是修道的开始,非是修道的究竟。但是这些道理与亲证,证严法师都不曾走过、不曾实证,也无法懂得这些道理,她怎能为人解说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明心与见性的内容呢?强行出头解说,当然会事实相违,就不免误导众生了。

  所谓见性,必须先于平常锻炼看话头的功夫,然后作一段长时间的看话头功夫,在看话头的功夫成熟以后,开始参禅;并于参究佛性的话头时,引发真疑出现,于因缘成熟时,肉眼忽然伴随慧眼(智慧之眼,即心眼)看见第八识的另一种面目,亦即第八识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而不断在运作,而在六尘、在山河大地上面分明显现;这时就可以眼见世界及身心世界如幻,当下成就如幻观而不必作种种观行。并于眼见佛性的当时,成就二种受用:一者,不仅看见到自己佛性,也可以看到别别有情的佛性;二者,不仅可以在有情身上看见自己与有情的佛性,也可以在山河大地上面看见自己的佛性,譬如在墙壁、山河大地、石头、树木等,看见自己的佛性,实际上自己的佛性却不在那些无情物上面。因为能够眼见佛性的关系,当时随即成就薄贪瞋痴的功德,成为大乘通教菩萨的二果人,也自然同时获得声闻二果的解脱分。

  综合上面可知,明心见性是在参究过程中,找到第八识本体,以及在锻炼看话头功夫以后,进而眼见第八识的另一种神用,这才是眼见佛性,简称见性。因此二缘故,能够进修见道之后应进修的相见道位别相智,进而进修地上菩萨的道种智,次第分证无生法忍乃至圆成究竟佛地的一切种智。反观证严法师所说的明心见性,“套一句现代的语言,即是‘启发良知,发挥良能’”,都是与王阳明一样在意识心上用心,与第八识无关,而与世俗凡夫的认知无异,何以故?意识心有时能够启发良知、发挥良能,有时不能启发良知、不能发挥良能,完全符合《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二所说“意识者,境界分段计著生”的正理。又因为良知良能有觉有观故,纯是意识与意根的作用,也违背《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一所说“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无观是名心性”的正理,所以证严法师所说的明心与见性:“启发良知,发挥良能”,实与佛所说的明心见性──找到第八识本体及其胜用──完全无关,她完全落在意识觉知心上,根本就违背了佛说,而与世间法无异。像这样的说法,将佛弟子多劫以来梦寐以求的标的加以世俗化、浅化:只要认同世俗人的“启发良知,发挥良能”,就可以算是明心见性了,这将使佛弟子不再追求明心见性的目标,永远无法见道,就断送佛弟子们法身慧命出生的因缘,其过大矣!

  此外,证严法师在其它著作中,处处可见到将明心见性世俗化的开示,譬如在《斋后语》第四十五页:“我们的本性本来是清净光明的佛性,因为有种种烦恼,所以遮盖了这份光明的本性,使良知佛性无法显现出来。”《斋后语》第一四九页:“学佛的目的是明心见性,‘明心’就是我们的心地能够光明磊落,本性光辉自然能显现出来。就像点燃心地里面这支蜡烛的烛光一样,不只可以照耀自己、了解自己,还能够照耀别人、了解别人。”《三十七道品讲义(下)》第二七五页:“我〔证严法师自称〕常说:‘人之初,性本善。’人最初的善心、赤裸裸的本性,就是佛性,也可以说最初的一念心就是人的本性。”《三十七道品讲义(下)》第五二○页:“所以,我们一定要摄心于道。收摄散乱心的心思,成为统一的心念,就称为‘道’;若能如此,则‘身心寂静’。”《证严法师心莲》第一五四页:“所谓保持‘佛心’,就是要时时刻刻保持冷静,时时对他人起慈悯心。”二○○二年八月十日在经济日报刊登《体会证悟》云:“很深的道理,用很简单的事相来譬喻,这就是菩萨法最微妙的方法教育,因此不论聪明才智的高低都能有所体会,最重要的是身体力行去感受,也就是佛家所谓的证果。”证严法师如是行为,正是将甚深微妙的佛法与一般世俗法相提并论,正是将明心见性法世俗化,正是将本来深妙绝伦的佛法证道圣境浅化为世间境界,将会使慈济四百万佛弟子不再以明心见性作为修行的首要目标,就可以一生追随她在一般世俗法上用心,得以成就印顺所倡导的人间佛教凡夫的菩萨行,也难怪证严法师教导慈济人在环境保护工作上面用心时就名为环保菩提,将听闻佛法教人行善的表相命名为清凉菩提,将建医院、看护众生病苦等事行命为医疗菩提,将救济贫苦众生等事行命名为慈悲菩提,……。如是以种种世间行善之行冠以菩提之名,将众生所应追求的三乘菩提完全世俗化、浅化,将菩提转变成为世间法了;如是之人,正是身穿如来衣、吃如来食、住如来家、说如来法,却是破如来法的表相出家人,本质已经不是出家人了,何以故?一旦成就破佛正法,犯了破法重戒之时,其声闻戒当场就已失去故。

  在古时,有人因错说一个字,得到长劫的长寿野狐身,更何况是妄说佛法的证严,将外道法取代佛教的三乘菩提妙法,将佛法世俗化、常见化、断见化,果报必将远甚于长劫野狐身的恶业,来世将受无量苦楚;证严法师白天有众人围绕奉承,可能不会想到这件事情,但是每日总有夜深人静独处之时,那时岂能不回身自观而戒慎恐惧、战战兢兢?因此建议证严法师于夜深人静时,好好思惟一番,究竟自己的作法,是否已将佛法极度的世俗化、浅化?若不思惟而作补救措施,等到腊月三十日到来时,想要避免死后业境现前,一定是来不及的。(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