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鸟与灵龟(连载九).......... 平实居士

  钝鸟与灵龟(连载九)

  平实居士

  第七章 天童正觉禅师所悟者其实不由默照而得

  天童宏智禅师之悟处,其实不由默照之法而得。非唯如是,他为人开示时,也不全教人静坐默照,往往教人于一切境缘中默照,以觅如来藏君王心:【赵州洗钵、吃茶,不著安排,从来现成。若如是具眼,一一觑得彻,方是个衲僧做处。】(《宏智禅师广录》卷六)此岂是静坐默照之所得者?正是直指赵州老人为人处,并非只教人静坐默照也!所以天童默照禅之法,非唯应当静坐默照,更当于一切时中、行来去止之中默照;默照何物?默照如来藏之所在也!所以默照禅之法,非唯静坐默照而已,更有四威仪中之默照也!如是默照禅,则同于平实所倡离语言文字之思惟观也,则与天童所言一般无二:于赵州洗钵、吃茶之中具眼觑得,不由静坐离念而得。

  天童有时教人必须静坐默照者,特因当时禅法流行之后,时人聪明特甚,总不肯下功夫死掉觉知心,总不肯下功夫修得基础定力,纵使有朝一日真的悟了,也只是个狂禅宗徒,只能效颦古德诃佛骂祖之表相,却又不知古德诃佛骂祖之本意也!由是缘故,天童宏智有时不得不提倡静坐默照之法,藉以拘束身心,欲令学人狂心安歇,而后继之以正知见之开示,令得入处;如是,则悟后不堕狂禅中,此是天童禅师倡导默照禅之一番苦心所在!然而如是默照之法、之名,极易使人滋生误会,终非悟入之良方,是以大慧责之,良有以也!

  匪特如此,由天童证悟之过程,亦可知天童默照之法,绝非教人坐入一念不生境界中而以为悟:【〔宏智禅师〕腰包径至汝州,香山成枯木一见,深所器重。一日闻僧诵莲经,至“父母所生眼,悉见三千界”,瞥然有省。急诣丈室,陈所悟,山指台上香合曰:“里面是甚么物?”师曰:“是甚么心行?”山曰:“汝悟处又作么生?”师以手画一圆相呈之,复抛向后。山曰:“弄泥团汉,有甚么限?”师云:“错!”山曰:“别见人始得。”师应喏喏。丹霞淳禅师,道价方盛,师乃造焉。霞问:“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师曰:“井底虾蟆吞却月,三更不借夜明帘。”霞曰:“未在,更道。”师拟议,霞打一拂子云:“又道不借。”师忽悟作礼。霞云:“何不道取一句子?”师云:“某甲今日失钱遭罪。”霞云:“未暇打得尔,且去。”时二十三岁矣。】(前后文,请详书末附录:《天童宏智禅师行状》)

  由其证悟之公案观之,天童宏智正是于谈话开示中一念相应而得证悟,非从静坐中渐次远离妄念而住于离念灵知境界也。此二法者,一是顿法,一是渐法。顿法所得为第八识如来藏从来离念、本来离念,不因悟后方始转令如来藏离念,悟前与悟后悉皆如是,永无变易,然而却不妨意识离念灵知或时起念、或时无念,而所悟之如来藏识仍然无始无终的永远无念。渐法所得则为第六识觉知心有时随妄念,有时随净念,有时住于定中而不起念;乃是“悟”时离念,离“悟境”时有念;“悟”时起净念而于六尘境界中了了分明,离“悟境”时则起虚妄想之种种念而与语言文字相应;“悟”前有妄念,“悟”后离妄念。如是“悟”前与“悟”后时时变易、日日变易、夜夜断灭之法,焉得是真悟?

  是故,真悟之法定是顿法,无有渐法;渐法者必定落入见闻觉知了了分明之意识心境界相中,必定永与天童宏智所悟相违。当知真悟之法,所悟之实相心,必定“于六尘外之万法了了”分明,而且“常”知离念灵知心之所思所欲,正是第八识实相心也!有智者,其谁不愿于此措心?

  由是缘故,天童所悟者绝非今时错悟者之离念灵知意识心,确是第八识如来藏也!别有其颂可证:【默默有得,灵灵无依;妙穷出没,照彻离微。万像齐收一印,三昧遍在群机;而今恁么相随去,终日如愚不我违。】(《宏智禅师广录》卷九)实相心体在三界万法中灵灵运运,然而却又可以独自存在而无所依,譬如处于无余涅槃位中。实相心体如来藏,神出鬼没,老赵州称之为偷偷摸摸的“贩私盐汉子”,非独凡夫众生不能了知,乃至二乘圣人亦不能猜测之,故天童云“妙穷出没”,非如离念灵知心出没之时凡愚都知也!实相心体照彻离微,对于离念灵知心所不能知之六尘以外极微细诸法,都能照彻;对于离念灵知心不堕语言文字中之想法与意欲,也都能了知,所以说“照彻离微”。

  天童有时又说祂“如愚如鲁”,在这一段开示中则说:“终日如愚不我违。”实相心体从来都不会有我想、他想,从来都不会特地想要众人知道祂在劳碌,从来都不会邀功或自赏,然而却对众生有求必应,从不拒绝,也不会失去联络,所以天童说祂“终日如愚不我违”,这都是离念灵知心所作不到的,而且是永远都作不到的。由此可见天童之所悟,绝非离念灵知意识心也!今时倡弘默照禅而堕于离念灵知心中者,何不细究默照禅鼻祖天童禅师之开示?

  古今禅师与学人,其误会默照禅之原因,咎在误会禅师开示之法语也!譬如宋时妙喜宗杲禅师举其师叔佛眼禅师之语曰:【佛眼曰:“学者不可泥于文字语言,盖文字语言,依他作解、障自悟门,不能出言象之表。”昔达观颖,初见石门聪和尚,室中驰骋口舌之辩;聪曰:“子之所说,乃纸上语;若其心之精微,则未睹其奥。当求妙悟,悟则超卓杰立,不乘言、不滞句;如师子王吼哮,百兽震骇;回观文字之学,何啻以什较百、以千较万也。”】(《禅林宝训》卷二)可见拘执于文字之人,古今同有,然而却是于今为烈,专作学术研究者,不能自外于此,今时禅和不可不可察。

  然而今时禅和亦如古时一般,大多错会祖师如是语,每多如此误认:觉知心不可以理会语言文字之意义,只要能不住在语言文字的意思中,常常了然分明而不了知语言文字意义,即是开悟境界。如是误会,古今同有,于今为多。譬如有僧问:“如何是佛?”赵州禅师答:“六六三十六。”有时答:“水上踢球子。”又如有僧问:“如何是佛?”云门答:“花药栏。”有时则答:“干屎橛。”有时则答:“胡饼。”如是之言,皆是意在言外,若从语言文字上著眼,则皆错会,是故佛眼清远禅师教人不可泥于文字语言。然而学人不知其中真义,便以为觉知心不落在语言文字之意思中,又能清楚了了而不昏沉,便是开悟。可是这样子的开悟,究竟生起了智能没有?究竟能否确实了知般若诸经真义?能否以第三转法轮方广诸经八识心王之理检查之后一一合辙?这才是自我检验之重要依准。

  如今,诸方大师与诸禅和们,已然都不能了知云门胡饼之真实义了;但这却不只今天才如此,自古以来,能确实了知云门胡饼之真实义者,本来即已稀少,非独今时方才如此。诚如雪窦重显禅师颂曰:“胡饼掷来已千年,天下至今有淆讹。”可见云门掷来的胡饼,在雪窦重显禅师时已经一千年了,当时仍然少有了知云门胡饼真义者,何况是去圣更遥的现在当今?如今诸方大师与诸学人则又别生误会,每以为:禅师所说莫著语言文字者,即是教人保持觉知心于离念境界中,不可依文解义,所以都用答非所问的手段答复学人,目的是塞断学人语言文字思想;只要能离语言文字而一念不生,那就是开悟的境界了。岂仅今时如此,大慧宗杲灭后六十年时的南宋以来虎丘一脉后人,早已如此也!大慧一脉则多转生入西藏地区,冀能从根本改变西藏佛法,令得回归正法。所以中原地区已都是虎丘一脉后人之离念灵知心天下了,如此一直传至民国以来,一直都是如此。在此时空背景下,中国禅宗便开始有人大力倡导默照禅,误以为觉知心默照一切境界、默照自己一念不生,这就是默照禅的主旨所在,完全违背默照禅鼻祖之天童宏智正觉禅师本意,真可谓去道远矣!

  大慧宗杲劝人不可落在离念灵知境界中,所以就有种种破斥与开示,如同前来所举,今不重举。

  天童宏智禅师既非由默照而悟,现前亦可证见修习默照之法者多入岐途;古时明朝、清朝固如是,其实宋时更已如是,今时亦复如是,欲得悟入,岂止甚难而已?由是缘故,宏智禅师座下多有后来改习大慧之看话头禅而悟入者,便成为虎丘当时之传人,绍继虎丘禅师法脉。且举其一为证:【……,不容以心意识领会;纵引证得、抟量得、领会得,尽是髑髅前情识边事,生死岸头定不得力。而今普天之下,唤作禅师长老者,会得分晓底,不出左右〔左右二字,乃是指称王教授〕书中写来底消息耳;其余种种邪解,不在言也。密首座,宗杲与渠同在平普融会中相聚,尽得普融要领;渠自以为安乐,然所造者,亦不出左右书中消息;今始知非,别得个安乐处,方知某无秋毫相欺。今特令去相见,无事时,试令渠吐露,看还契得左右意否?八十老翁入场屋,真诚不是小儿戏;若生死到来不得力,纵说得分晓,和会得有下落、引证得无差别,尽是鬼家活计,都不干我一星事。禅门种种差别异解,唯识法者惧;大法不明者,往往多以病为药,不可不知。】(《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二十九〈答王教授〉书函)

  语译如下:【……若真要谈论禅宗开悟这件事,可就不许用过去心、未来意、现在识而领会为真实心;假使落在心、意、识中(同一意识觉知心,古时依过去、现在、未来而说为心、意、识),纵使引证得、抟量得、领会得,尽都是白骨边、死犹未透的死人情识边事,生死到来时一定不得力。而今普天之下,唤作禅师、长老的那些人,他们自称体会得很真确的东西,其实也都逃不出你的书中所写出来的东西;至于他们其余的种种邪解,也就不必多说了。密首座这个人,我宗杲与他同在普融禅师座下一起学禅时,我们二人都已尽得普融禅师的要领了;(我宗杲不肯普融禅师的说法,所以就另外学法去了),可是密首座却自以为是证得安乐境界了,但是他所说所教出来的法要,仍然不出你写的书中所说的内涵;到如今,密首座方始知非,终于(在虎丘禅师那里)另外得到个安乐处,方才知道我宗杲对他没有秋毫相欺。如今特令你就近去见他,闲著没事时,不妨试著令他为你吐露一些,看能不能契合你求悟的心思?你岁数不小了,八十岁的老翁入闱考试,真的不是小儿游戏,千万得慎重小心;假使生死到来时使不上力,纵使说得清楚明白,与祖师公案相和时也能说得好象确实有下落了,把公案取来引证到一点儿差别都没有,那也都是死人家里作的活儿,都与我一点儿也不相干。在禅门里面,与祖师真意有所不同的种种解释与说法,只有真正懂得佛法的人才会惧怕,所以都不敢胡乱说法;但是那些不明宗门大法的人们,则往往大多是把病当作是药,这种事情,你不可不知。】由此可知,落入意识心中,以病为药,误人子弟者,古今皆然,所在多有。

  大慧宗杲曾开示道:【若向这里识得渠面目,方识得修山主道:“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圣人法,圣人不会。圣人若会,即是凡夫;凡夫若知,即是圣人。”还有识得者么?若识得去,凡夫圣人孤峰顶上,十字街头只在这里。”】(《五灯全书》卷四十三)

  语译如下:【如果能向这里认得祂的真面目来,这时才会懂得绍修山主这么说:“具足了凡夫法,可是凡夫却不知道自己具足了凡夫法;具足了圣人法,可是圣人却不会圣人法。圣人假使会了圣人法,这位圣人可就成了凡夫;凡夫假使知道了凡夫法,那可就是圣人了。”还有人知道绍修山主这些话的意思吗?如果真正懂得了去,其实凡夫与圣人真心同住的孤峰顶上,以及“十字街头解开布袋”的境界,都只在这里面。】且道:这里又是哪里?

  禅门之中多有淆讹,一不小心,就会自以为悟;一不小心,就会被假名大师笼罩、欺瞒。若是自以为真的悟了,将来遇见真悟之师时,难免被真悟之师劈脸一掌,当禅师转身走开之时,不免会丢下一句话:“似即似,是则不是。”

  尔等诸方大师及诸禅和子们!若欲证取这里、识得这里,万望速听平实苦劝,莫再镇日以觉知心为真,莫再镇日赤裸裸地坐在离念寂静境界中;何妨走向十字街头,与众生同光和尘去,方有悟缘。亦呼吁弘扬默照禅的大师及学习默照禅的学人们:默照禅鼻祖天童宏智禅师的悟入,不是在静坐中悟入的,而是在丹霞禅师的开示中悟入的;天童正觉禅师所悟的心,也正是第八识如来藏真心,不是离念灵知;千万不要错会天童老人默照禅之真义,赶快超越离念灵知的境界,以离念灵知心作为工具,求觅第八识如来藏吧!平实且再举大慧宗杲的恳切开示偈语,供养当代大师及诸禅和:

  正月十四十五,双径椎锣打鼓;

  要识祖意西来,看取村歌社舞。

  第八章 破邪显正乃中国佛教宗门传统家风

  【真净和尚退洞山,游浙至滁州琅玡起和尚处;因众请小参,真净贬剥诸方异见邪解,无所忌惮。下座,见起和尚,云:“堂头在此,赖是别无甚言语。”起云:“尔也得也!”二人相顾大笑而去。】(《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

  语译如下:【真净克文禅师退掉洞山住持之位,游行来到滁州琅玡山起和尚处;有一天,因大众请求与他小参,真净克文禅师在小参时,分析诸方大师对佛法之异见邪解,并且大力贬斥之,一点儿忌讳也没有。小参后下座时,方才看见起和尚也随同大众一起在听,真净克文禅师就向起和尚说:“原来堂头和尚也在这里听讲,好在你没有站出来说什么话(否则也会被我破斥)。”起和尚说道:“你倒是说得好啊!”两个人就相顾大笑的走了。】(平实案:宝峰云庵 真净克文禅师,名气不大,却是先师 克勤圆悟极为敬佩之大师,他曾颂华严事事圆融法界:“事事无碍如意自在,手把猪头口说净戒;赶出淫坊来还酒债,十字街头解开布袋。”)

  由 真净克文大师的作略以观,当知借著摧破邪说来显示正法,即是中国佛教宗门之传统家风也! 真净克文禅师虽是客人,一旦进得小参室主持小参,则绝对不卖人情,乃至对住持和尚(堂头和尚)也一视同仁的看待;假使堂头和尚出来说话时,说法有误, 真净克文禅师一样会加以当面破斥、不留情面。这就是中国传统佛教的禅门家风:只观法义对与不对,不论人情面子。中国佛教禅宗之所以能够代代相传不绝,一直都有正法久住,正因为有此良善门风,所以使得错悟之大师们不能永远误导学人,禅门才能永远保持清净纯真之家风,维系禅宗千余年不坠。

  这就像台湾各级政府单位都设有政风处一样,如果政风处的人员不肯确实行使他的职权与责任,或与贪污者同流合污,那个单位就会滋生腐败;禅门也一样,如果真悟之师不肯依照禅门宗风来践履破邪显正以救学人的义务,禅宗正法就会被错悟之师鱼目混珠,渐渐转变为常见外道法了。因为错悟之人在任何时代中,一定都是多数人;因为开悟很难的缘故,所以真悟之师永远都是少数人;所以历朝各代一定都是真悟之师少,而错悟之师多;真悟之师又因实证无我性、涅槃性的证量,所以都不求名闻与利养,不想大肆宣传求名、聚徒,势力一定都很小;这时就只有一个方法可以维持宗门正法纯净了,那就是破斥邪说,提出来与正法真理作比较,学人才能够分辨了义正法与表相正法的差异所在,所以 玄奘大师说:“若不摧邪,无以显正。”道理就在这里。

  表相正法往往误导学人落入离念灵知心中,不能断除常见外道所堕的我见;表相正法弘传者,若不是自以为悟,若不是为学人大胆的作错误的印证,而表示尚不能称之为悟,则表相正法的住世是有益的。若是以意识心作为真心如来藏而为人印证,坚持离念灵知心即是真心,则已成为破坏正法的邪法,学人对此不可不知。

  佛门之内只有二种人:第一种人是一直都被误导的人,第二种人则是一直在误导别人的大师。这二种人都会不断的破斥真悟者所弘正法。若能跳脱于这二种人以外,则见道之期不远,或三、五年,或三、五生,必定见道,就不在这二种人之中了。然而第一种人,大多不承认自己是被误导的人;他们迷信有名气的大师,对正法之师所说正理书籍,永远都拒绝阅读,甚至于要求他们详细阅读以便找出真悟之师之毛病来,他们也是不肯的;这一类人永远对大师的误导言语绝对信受奉行,一生都不改易,可谓救度无门者。未悟之人,或已被大师误作印证之错悟者,都已成就大妄语业;然而这些人大多不肯正视这个事实,极力回避所应作的补救行为,只愿继续陶醉在已被印证后的“开悟圣者”虚假身分中,可怜极了!

  平实语重心长的提示这个道理,愿大众都能醒觉:自身悟错而又将冬瓜印错予他人印证之大师们,在平实诸书出版流通之后,其实心中早已知道自己悟错了,只是嘴上不方便承认;但是午夜梦回时,何尝不是悲恨交加?然而为欲保持名闻与利养故,为免信众大量流失故,不得不继续公开宣称自己所悟真实,藉以笼罩座下弟子及诸学人。这是依于他们眼前的身分与立场上,不能不作这样的行为。毕竟:古时遇上卢行者的印宗法师,在人间确实是很难得的;而且卢行者当时虽是居士身,但是他有五祖弘忍的印证,也有达摩大师代代相传下来的法衣为凭,更有他来到南方已十五年的传说流传著,印宗法师就比较容易信受他。至于平实个人,既无大师印证,也无法衣为凭,又现居士身,大法师们又很看重面子,当然更难获得大法师们的信任,此是可以想见的事,所以信者必须有久学菩萨之智能,方能相应。

  然而为诸学人、为诸已被大师错予印证的佛弟子大众设想,则不能不说:大师们为了自己的身分、道场的生存,所以不得不继续笼罩四众弟子。然而学禅者、求悟者、求证佛法般若者,为了大师们在名闻利养考虑下而说的话,深信不疑而继续被误导、继续追随大师们抵制正法,对自己此世的道业、对自身未来世的前途,究竟有何利益?又对广大的学佛人有何利益?是否会因为自己继续大力护持错悟的大师们,而使得广大学佛人的佛法利益受到更大的伤害?这个因果是不是都会由未来世的自己来承担?大师们舍寿后能为您承担吗?这是当代学禅者很现实的大问题,是一切禅宗学人必须面对的首要课题,也是一切护持大师们把佛法常见外道化的人们都应该早日思惟的课题。不知佛门四众能否听进心中去?为自己此世道业设想,为佛教的未来设想,也为广大学佛人的今世与来世设想,更为自己的今世与来世设想,是否应该加以检讨与思惟?难道您愿意此世及来世继续被大师们的常见外道见耽误法身慧命吗?难道您愿意继续被大师们错误印证而犯下大妄语业吗?难道您对此都不想加以补救吗?

  误人法身慧命之假名大师,古今比比皆是,非独现今末法时世也!且举千年前大慧宗杲所说为证:【此辈名为可怜愍者,教中谓之谤大般若、断佛慧命人,千佛出世不通忏悔;虽是善因,返招恶果。宁以此身碎如微尘,终不以佛法当人情。决要敌生死,须是打破这漆桶始得;切忌被邪师顺摩捋,将冬瓜印子印定,便谓我千了百当。如此之辈,如稻麻竹签。】(《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三十)所以说,古时被错悟大师乱印证的事情,也是如同稻麻竹签一般多,非唯现今也!由此可知此事之严重性。

  多闻多解之人,只得上座说法而作经师,只名说食数宝者,终不能真入经中宗旨住地,是故宗门之中毫厘昧却不得,昧得即须招棒也:【大愚芝和尚会中有僧,日诵金刚经一百遍。芝闻得,令侍者请至,问曰:“闻汝日诵金刚经一百遍,是否?”僧云:“是。”芝云:“汝曾究经意否?”僧云:“不曾。”芝云:“汝但日诵一遍,参究佛意。若一句下悟去,如饮海水一滴,便知百川之味。”僧如教,一日诵至“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处,蓦然有省,遂以白芝。芝遽指床前狗子云:“狗子呢?”僧无语,芝便打出。】(《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

  所以读经而悟者,仍须别见真悟之师始得;切不可就自以为悟,否则恐将招来大妄语之罪,亦恐难免妄说佛法、误导众生之大罪也。此谓宗门之法深细难会,所以古今经师虽然难计其数,真能悟入者却是了了无几;是故针对经教而作研究者,乃是学术研究,是作学问者误会佛法后的一己观点,绝非学法正途,读经者当以大愚欲度之僧人为鉴,当以今时印顺法师为鉴,亦当以追随印顺的昭慧、星云、证严法师等人为鉴。虽说读经而悟者,应当亲见善知识以求印证,以免错会之后却自以为悟,成就大妄语罪,所以不鼓励悟前广读经论;然而破参之后,却又无妨读经学论,此谓经论中所说者,尽是汝所悟之家里事,无一能离所悟之心也。

  中国佛教宗门传统破邪显正救护众生之事,非唯现今当代惹人厌恶,古时已然,欲求不招错悟诸师之非议与抵制者,极难可得,是故今时平实为救学人而破斥邪说以显正法者,必招众多错悟大师居士之非议者,殆亦势所必然者。如斯破邪显正以救学人而被诽谤之事类,古已有之,非唯现今,有文为证,今且举与诸方共知。譬如嘉兴府兴圣禅寺虚堂和尚妄谤杨岐宗五祖 法演禅师云:【五祖演和尚:师之道兮不可得而称,师之德兮不可得而述,师之行兮不可得而闻,师之业兮不可得而见。道、德、行、业,闻见称述,世人昭昭然;若其荷佛祖慧命于将仆之际,转凡夫于贤圣之域,是谓之东山老人,吾不得而知焉!】(嘉兴府兴圣禅寺《虚堂和尚语录》)

  他对于佛门中公推东山老人五祖 法演禅师为荷佛祖慧命于将仆者,心中不以为然,更言东山老人无道可称、无德可述、无行可闻、无慧可见;认为五祖 法演之“道、德、行、业”都无可称述者;所以众人认为“东山老人荷佛慧命于将仆之际”的说法,他不肯认同,所以说“吾不得而知焉”;意谓不知五祖 法演有何续佛慧命之贡献,其意极明:不认同别人对五祖 法演续佛慧命之评价也!

  然而考据宋时、宋后之宗门正法,曹洞门下宗门正法只传至天童宏智正觉,宏智之师丹霞淳禅师之其余弟子,后来也都失传正法,只余法脉表相流传。据《百丈清规证义记》卷七云:【第五卷至第七卷,辩洞宗世次备考:洞山至芙蓉楷,楷传鹿门觉,觉传青州辩,辩传磁州宝。宝下一派相传至今,又楷传丹霞淳。】丹霞淳座下出了一个天童宏智广传曹洞宗正法,然而宏智虽然名震一时,曹洞宗门正法却因为他主张默照之法来参禅,因此而未延续下来;自从天童宏智入灭后,曹洞一宗正法亦随之而灭,中原渐渐只有临济一脉尚有宗门密意续传,此后都是五祖 法演禅所传下来的 克勤、大慧等后人赓续传之;如是以观,若无五祖 法演大师之传 克勤大师,又岂有延续至今之宗门正法可言?东山 法演之时已是如丝如缕,几欲中断,直至东山 法演时,度了 佛果等三人之时,方始渐有中兴气象,而至大慧之时大振宗风。此为禅宗历史事实,则古人之言“东山老人荷佛慧命于将仆之际”的说法,确属正真之言也!然而虚堂和尚心中不服,更为文否定之。由是故说:自以为悟之师,必对真悟之师加以抵制,非唯今时如是,古时已然。

  虚堂法师又谤 克勤圆悟大师云:【尸碧岩,谤乳窦;击高庵,据瓯阜;此皆人所议论不到,说甚么减灶法、无文印。尽情约下,置而勿论。或曰毁誉不在乎两端之间,藞苴翁别有长处。咄!】(嘉兴府兴圣禅寺《虚堂和尚语录》)乳窦者,乳峰雪窦重显禅师也。虚堂法师此说仍是诬谤,盖 克勤大师曾专举雪窦颂古一百则,细加开示、大力赞叹,以示学人,正可谓对雪窦禅师赞誉有加,绝非谤雪窦之人,今仍有《碧岩录》行世为证;复次,既于碧岩大弘宗门,留有《碧岩录》妙语可稽,焉可称之为尸位素餐而谤为“尸碧岩”?可知虚堂“禅师”妄谤圣位菩萨,其过非轻也!至于“击高庵、据瓯阜”等说,亦是虚妄之言,篇幅所限,且置勿言。

  克勤先师绍承 法演禅师,上溯杨岐方会一脉,法之正真与深广奥妙,平实所曾亲闻而未记录之者,绝非世人所能臆想也!又岂虚堂凡夫所知者哉!而妄谤之。又: 勤大师在世时,亦曾私对数人力赞雪窦,并留有诸颂,颂中曾谓自身再参四十年,亦到不得雪窦之境界。焉可诬之为诽谤乳山雪窦者?故知虚堂所言皆虚,唯因自宗所悟非真,代代续传之后仍堕意识境界,常被真悟之大慧后人破斥,其心不能安忍,乃作虚谤之言也!虚堂余评,由此可知,即不需一一枚举也!

  虚堂又谤大慧宗杲禅师云:【前无释迦,后无达磨;骂雨骂风,祗要做大;黑漆竹篦,胡打乱打;是佛是魔,劈面便唾。因兹天〔“天”指宋高宗〕降其咎,衡阳梅阳十七年,吞饥忍饿;将谓万里生还知非,元来一星子不曾改过。者般瞎秃得人憎,天上人间无两个。咄!】(嘉兴府兴圣禅寺《虚堂和尚语录》)更是痛骂大慧宗杲为“瞎秃”,说是他所痛恨、憎恶之人,最后还向大慧吐口水:咄!

  虚堂之谤 克勤、大慧者,时在南宋理宗绍定二年之后,距大慧入灭,不过大约七十年而已。由是古时所载史实观之,今时平实显示正理而尚未评论星云、证严等人,却已先被星云、证严……等人诬谤为邪魔、为外道、为法义有毒,以致不得不写入书中加以响应者,亦是势所必然者也!复被大陆徐恒志、刘东亮、上平居士(黄明尧)……诸多同堕离念灵知意识境界者,在网站上贴文诬谤为十大外道之一,而又不能如实举证,只能以误会平实真义之说法,以诬平实;凡此等事,殆属五浊恶世所必然者,诚不足奇也!然而破斥邪说以显正法之异于邪说者,乃是中国禅宗自古以来之门风,不论宗门中误会正法者如何诽谤,各代正法之师皆必继续传承此一良善门风,继续破邪显正以救学人、以续宗门正法之流传。至于因此必定在生前死后遭谤之事,皆非真悟之师所挂心者。

  非独五祖 法演、 克勤圆悟、大慧宗杲极力破邪显正,天童宏智正觉禅师亦复如是,同一破之:【师乃云:“马祖与百丈行次,闻野鸭子声,祖云:‘是什么?’丈云:‘野鸭子。’祖云:‘什么处去也?’丈云:‘飞过去也。’祖扭百丈鼻头,丈作痛声,祖云:‘何曾飞去?’丈脱然有省。次日,祖升堂,丈卷席。你看他相见底时节在什么处?如今有般汉,杜杜撰撰便道‘你才升堂,我便卷席’,有甚么用处?直是千里、万里。百丈后来再参马祖,被祖一喝,三日耳聋。只如马祖一喝,还分外著得事么?还分外有做道理处么?若也个时承当不下,草草地,又是业识流注。若是坐得断、干得开,一丝一糁立不得,唤甚么作‘再参马祖’?其间毫发不容,若分外著得些子,不唤作三日耳聋。不见雪窦道:‘大冶精金,应无变色。’而今有般汉,体不到、见不彻,使钩、使锥作道作理,埋没自己,带累先宗。若是洗不净洁,脱不了当,又向这里添一重去也,唤作泥里洗土块。后来黄檗问道:‘从上宗乘,如何指示?’百丈良久,蘖云:‘不可教后人断绝去也。’ 丈云:‘将谓汝是个人。’古人也有恁么时节,虽离语言而语言具足,虽出音响而音响分明,为甚么百丈却道‘我将谓汝是个人’?有底道:‘默处是。’岂不见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外道赞叹:‘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阿难问云:‘外道有何所证?便道令我得入?’世尊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宏智禅师广录》卷五)所以天童宏智禅师也是常常破斥邪说、以显正法者,证知破邪显正以救学人之宗风,乃是中国禅宗传统佛教宗门之古风也,非独今时平实方始为之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