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昭慧法师(二之二)

  关于昭慧法师(二之二)

  缘起

  从一封有关昭慧的e-mail引发的事件内容,我们可以透过“昭慧法师”的言行与信函所表现的心行实质,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这位所谓的印顺法师得意门生,披著尊贵崇高僧衣外表的昭慧法师,是否心口如一的人呢?本期我们将证据一一陈列出来,让事实真相自己澄清,以免善良佛弟子被其谎言所误导,更能使被其误导的追随者及时更正错误的认知与说法,回归正道,以免因为学佛的善因缘,却被假名善知识、表相僧宝的假名僧宝所误导,随同造就谤法、谤胜义僧的恶业,那就太冤枉了!我们也透过此机缘,解析昭慧之心行,作为我们学佛过程的警惕。(编案:我们已将所有来往信件的内文重新打字,以便您容易阅读;原始信件则影印附列在后,供大家参考,证明并未改易任何一字。又:〈关于昭慧法师〉的(二之一)发表之后,昭慧仍未作响应,所以这一期的(二之二)就如期注销了。)

  *************************

  以伊容(注1)2006/1/14给昭慧的电子邮件为起点,往前开始回溯。以下是伊容给昭慧法师的电子邮件:

  师父

  不好意思打扰您

  我有一个朋友问说

  他想知道有关“佛化婚礼”

  是否有经典典故呢?

  这个朋友..其实是大小橘的干爹....

  他是一个律师

  他和他的妻子

  住在木栅

  以前大小橘就一起在那边流浪

  他太太每天下班都会去喂养大小橘

  后来因为大橘受伤了

  才连络中途

  带大小橘去医院

  因为他们俩实在很亲人

  他太太后来也舍不得再放他们回原地流浪

  正好当时有中途可以接手

  所以大小橘就开始送养了...

  其实我跟他太太比较熟

  她经常抱怨她老公整天都看经书

  都没有时间陪她

  所以我一直以为

  大橘的干爹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不过有一次我带大小橘去他家玩

  才知道他对师父的印象并不好...汗

  我原先只以为他是因为师父偶尔会接受媒体采访

  乃至上座谈节目

  因为谈的都是一些有争议性的话题

  或许是因为这样不符合他对出家人的〝期望〞

  所以对师父有误解吧

  不过刚刚我和他MSN

  才知道原来他是萧平实的信徒...

  其实我并不知道谁是萧平实

  刚刚用Google搜寻了一下

  才知道他有写过一些批评导师的文章

  大橘的干爹认为

  依昭慧法师的〝个性〞

  如果不觉得理亏

  那怎么可能会不闻不问...

  不过我刚刚搜寻

  也有找到师父提到不愿意评论他的电子报

  但是我并没有转给大橘的干爹看

  因为我觉得他对他口中的萧老师

  实在是非常的深信不疑

  我搜寻到的文章里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0-9/book999-1.htm

  萧先生:额〔编案:应系颔字之误〕下得珠,发明智能!...于家中闭关,摒绝一切外缘,苦参19天后,破参!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0-9/book999-12.htm

  自称为:胜义菩萨僧......

  可能我太没耐心

  看到这些简介

  实在不想再看他的文章了....><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0-9/book3004.htm

  好象离题太远了...

  不好意思

  打扰师父了

  最后附上一张柑骂小朋友的照片^^

  希望22号那天,我可以尽量提早带他们到学院去了

  伊容

  *************************

  以下是昭慧于2006/1/17响应伊容的电子邮件:

  伊容:

  婚丧喜庆的所有仪式

  都没有经典的典故

  所以都只是依佛法的精神

  贯串于仪典之中

  给苦难人生以一份真挚的祝福

  萧平实曾于十多年前写信给我〔注2〕

  我回信简单告知

  他的说法错误太多

  我无暇一一于函中纠正

  因此请他来找我

  我会当面一一告知他错在哪些地方

  从此他不敢再来信〔注3〕

  我还以为从此眼根清净了

  不料我发现此人无聊至极

  他的书不断寄过来

  我又明明知道他的程度欠佳〔注4〕

  叫我如何能拿宝贵时间翻阅它并指正其错?

  当一个人程度太差时

  不断纠缠你要你响应

  你只会觉得甩都来不及甩开了

  还会有兴趣响应他吗〔注5〕

  我不认为叫得大声就表示道理在他身上〔注6〕

  我不认为他已构成了对导师思想多了不得的威胁

  而且萧某人说错了

  我从不会一遇到挑衅就立刻响应

  而是审慎评估

  看对方值不值得让我将他当作一个对手〔注7〕

  这就是虽然他千方百计挑衅 骚扰

  但我连看都不看他的书

  就将他寄来的书丢到垃圾桶的原因

  我没时间点入萧平实的网站来阅读

  原因就在七个字:不值得浪费生命

  你不妨将我的以上想法

  转告你的朋友〔注8〕

  至于对我印象好坏

  那是小事

  我若在意人对我的观感

  早就不敢横冲直撞了〔注9〕

  谢谢你的告知!

  22日欢迎带大小橘

  昭 覆

  *************************

  注1:伊容乃是法界卫星的一名女记者。

  注2:昭慧记错了,是八、九年前而非十多年前;并且是昭慧先寄信给 平实导师,不是 平实导师先寄信给昭慧。我们将昭慧与 平实导师、詹居士、伊容等之间的信件往来,按照时间列表如下。正觉同修会将 平实导师的论著,在新书出版以后寄赠给佛教界各大法师(含昭慧与圣严法师)结缘,而昭慧在1997年11月3日寄来第一封信,于2006年1月17日写的这一封信距今乃是八年多,若依 平实导师回信给她的日期来算的话,仍是八年多,显然昭慧对于这个部分乃是记错。这虽是小事,但可以看得出来昭慧自认为严谨的学者,显然举证论著的时候非常不严谨。不仅时间没有说对,连谁先写信给对方的次序也错误,如此作法显现出两种可能:若不是所说所作不严谨而马虎做事,就是故意说谎误导别人。表列双方来往信件明细如下:

  寄信人

  收信人

  日期

  备注

  昭慧

  平实导师

  1997/11/3

  昭慧来函

  平实导师

  昭慧

  1997/11/9

  平实导师回复

  昭慧

  平实导师

  1997/12/17

  昭慧来函

  平实导师

  昭慧

  1997/12/23

  平实导师回复

  昭慧

  平实导师

  1997/12/26

  昭慧来函

  平实导师

  昭慧

  1998/2/11

  寄给昭慧《真实如来藏》书中扉页题赠之文,作为对昭慧去年来函的响应。

  昭慧

  平实导师

  1998/2/28

  卡片

  詹达霖居士

  昭慧

  2000/7/19

  詹达霖居士之询问

  昭慧

  詹达霖居士

  2000/7/23

  昭慧回复詹达霖居士

  伊容

  昭慧

  2006/1/14

  伊容之询问

  昭慧

  伊容

  2006/1/17

  昭慧回复伊容

  陈志杰师兄

  何老师

  2006/2/16

  寄给何老师的电子邮件:释昭慧的覆文令人遗憾

  何老师

  陈志杰师兄

  2006/3/1

  寄给陈志杰师兄的电子邮件:请转知昭慧道歉

  陈志杰师兄

  伊容

  2006/3/4

  寄给伊容的电子邮件:请转知昭慧道歉

  陈志杰师兄

  伊容

  2006/5/2

  关于向昭慧的转达

  由以上的文件顺序与大约说明,已经可以大概了解真相了。

  注3:昭慧说 平实导师“从此不敢再来信”,事实是否如昭慧所说呢?我们看前面所列表,及附件所示的信件原文影本,可以很明显的证明:其实是昭慧妄说,是她先寄信给 平实导师,并且是她自己主动邀约,前后共有四次,都是由她主动邀约而被 平实导师婉拒, 平实导师认为她的慢心还在,得度的因缘尚未成熟。在她第三次邀约相见时, 平实导师更回信说“然缘未熟,容缓图之”,不允相见;后来昭慧又寄来卡片第四次提出“诚挚希望能与大德切磋法义”,然 平实导师仍然拒绝相见,因为 平实导师认为她不是为求法而约见,只说是切磋,认为她的悟缘未熟,所以不见,仍需继续等待缘熟相见的时机。如今昭慧却大言不惭的说是 平实导师主动写信给她,又说 平实导师后来不敢去信,她说的每一件事情都与事实全部相反,想以这种说法来颠倒事实而误导别人。如此言行不一的作为,乃是犯妄语的轻戒,实不可取,妄语后若半月内不曾忏悔,如今早已是大罪了!今天藉此因缘说明事实真相。也需要请问昭慧:您所提互相勉励之言,是世俗客套话呢?还是真心诚意的说法呢?若是虚情假意的客套话,乃是世俗人所言,非佛法中人所应为。若是真心诚意的邀约,却在晤缘未熟而被暂时婉拒时,作出种种前后颠倒、违背事实的说法,您是恼羞成怒?还是虚情假意呢?读者阅读过双方来往信函后,前后比对,自可了知。

  注4:昭慧说 平实导师的程度欠佳。但是究竟是谁程度欠佳?若是说世俗巧言佞色的技巧,或者虚情假意的作法作得欠佳的话,那 平实导师真的是欠佳,确实不如昭慧。因为 平实导师心口如一,直来直往,从来不以虚言假语对人,都不做表面功夫。若说佛法的证知与见地,昭慧更无可想象了,昭慧连我见都断不了,仍住在声闻见道所断的见取见中,以斗争为业,常在世俗法及佛教表相上与别人斗争,而不是在法上辨正法义以救学人、以护佛教,正是未断我见的人;我见、见取见尚且未断,更别说是佛菩提见道的亲证如来藏了!何况是道种智的亲证呢?您自己程度差,还说胜己者差,经论中说这种“实无其德,谓己有德”,反而令心高举,这是标准的“邪慢”,也是慢过慢;如此行为,心怀染污,随恃荣誉,形相疏诞故,名之为憍。“憍、慢”皆俱,不应该是清净的佛教法师之行为,这其实已经彰显您自己的程度欠佳,不该反说别人程度欠佳。若论佛法义理的程度,可以从昭慧所写的论文看得出她佛法知见的程度差到哪种程度,请看注6与后面的解析,就可以看得出昭慧颠倒事实、憍慢、见取见等邪行。

  注5:昭慧说她没有兴趣响应 平实导师,事实真的如昭慧所说吗?事实上是昭慧妄说不实之言:她先寄信给 平实导师,并且前后总共四次主动邀约 平实导师面见言法, 平实导师都因为她不是为了求法,而是为了夤缘,所以观察因缘而四次推迟面见的时机。所以,她说没有兴趣响应 平实导师,都是与事实相反的谎言;由双方来往的所有信件中(如后所附信件打字本及原本的影本),可以证实她的谎言。她自己程度欠佳,却说 平实导师程度欠佳,以此说法来掩饰自己的程度卑劣、内涵匮乏;若真的如她所说的“甩都来不及甩开了”,为何却先寄信给 平实导师?为何在 平实导师回信以后就立即回信给 平实导师?为何又在信中要求面见讨论法义?为何当 平实导师说“然缘未熟,容缓图之”后,她又以关怀生命协会的卡片,第四次表达求见的意思;卡片中总共只有四句亲笔字,她如此说:【承 赐赠“真实如来藏”乙书,必当仔细拜读,更诚挚希望能与 大德切磋法义,于菩提道上互相勉励!】然后是亲笔签名:“昭慧合十 87.2.28”,她仍然希望 平实导师接见她。但她第四次的邀约,仍然得不到 平实导师的允诺,乃至不回信给昭慧,因为她不是为了求法,而是说“切磋、互相勉励”, 平实导师认为她证悟得度的因缘尚未成熟,故加以默置,继续等待缘熟的时机,但她却因此而恼羞成怒了!详见后附她最后的来信(卡片)。若她这些话只是虚应故事的客套话,那也未免有失“诚挚”,乃是心口不一之言,所以昭慧说她没有兴趣响应 平实导师,其实是心口不一之行为。若以“言行不一、心口不一”的程度来说, 平实导师从来心口如一,在言行不一上面确实一直都做不到,所以远不如昭慧,无法相提并论。由昭慧常常请求面见 平实导师,而都被 平实导师以缘未成熟的缘故婉拒的情况来看,她真的是“没有兴趣响应” 平实导师吗?但她后来却一再的对别人打诳语,说她不想响应 平实导师。事实上反而是 平实导师一再的婉转拒绝响应她。

  从另一方面,若以佛法的程度来说,昭慧的程度在哪里?所说、所著、所言皆言不及义,连见取见都断不了,我见都仍在,又连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事情都不敢做,眼见 平实导师不断的出书破斥她的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见,却从来不敢具文破斥 平实导师的“邪说”,不愿救护正觉同修会数千位众生,多年来都只能够以“不屑响应”……等推托之词而回避自己所应做的破斥邪说的重要事情,不肯担负起佛教法师破斥邪说的义务,一再的回避责任,显然是力有未逮、智能欠缺而导致的。像她如此粗浅的、还没有断我见的程度,是佛法中尚未入门的凡夫,正是佛法中的下下驷,却反说已亲证般若、解脱智的 平实导师是下驷,还敢大言不惭的私下指说别人“程度欠佳”,不是很可笑的事吗?

  此外,昭慧在回给詹姓佛弟子的信中说:“请萧平实放马过来。”后来这封信辗转来到 平实导师手里(如附件所示), 平实导师因此而交待执事者,把昭慧从本会例行寄赠给佛教界重要人士的赠书名单中删除,不再寄赠新书给她,并且开始在书上对她指名道姓的放马过去,但她仍然不敢响应。这与她以前每一封信必定响应的情形大不相同,也与她要求 平实导师放马过去,意谓一定会加以回击的表相,完全不符,显然是色厉内荏的表现。以前每逢他人评论就立即响应,不论当事人在佛教界有无名声,也不论对方在佛教界的地位多么低下;譬如默默无闻的钟庆吉先生,在自立早报的星期日“自立讲台”专栏上评论印顺,并不是评论她,她就立即著文响应,并且抓住对方语言不雅的小辫子猛攻,却回避文中的内容,都不响应辨正。像这样的事例:对于佛教界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的文章,她都可以立即响应,却对佛教界极为闻名的 平实导师,说是不值得响应,岂不是其心痴迷、其行颠倒的行为?

  注6:昭慧说:“我不认为叫得大声就表示道理在他身上。”昭慧这句话倒是说对了,但是,到底是谁叫得最大声呢?道理是要以文字留下记录来说明而详细清楚证明的,不必在事相上大声叫喊的,譬如解脱道的断我见及三缚结,又如亲证无余涅槃中的实际……等;又譬如对于亲证真心实相如来藏的法义与行门,以及证悟般若以后的进修十地成佛之道等等, 平实导师对于亲证之法义而写出来的文字著作,已出版的书籍已经超过五、六百万字了;您昭慧若认为错误太多,如今经过那么多年了,印顺及您的法义已经被破斥得体无完肤了,但是您昭慧的辨正或说明在哪里呢?总不能八、九年了,您还是每年一样叫得很大声:“我太忙了,他们程度太差,下驷对上驷不公平,浪费太多时间……”等等。为何还是一成不变的用这些托词、闪躲之辞大声喊叫呢?八、九年了,昭慧有的永远都只是推托之辞,没有一丝一毫的法义辨正,是否自己“看不懂,程度太差”?还是于理有亏而无法作答呢?至于解脱道的断我见、断三缚结及亲证三果与四果的实修内涵, 平实导师也即将从今年的八月底开始出版《阿含正义》,总共七辑,计一百一十万字,将会每隔二个月出版一辑,把佛菩提道的亲证者一定能兼证的解脱道智能显示出来。返观昭慧的著作,册册言不及义,连我见与见取见都断不了,也无法证得如来藏──四阿含原始佛法所说的本识──无余涅槃的本际。并且处处否定原始佛法中 世尊所说涅槃本际的本识,使她所认知的涅槃成为外道的断见,却一直在事相上大声叫喊说:不想理会 平实导师!这岂不是使她的讲法处处显示色厉内荏的真相了吗?所以她的讲法不免被人怀疑。若以佛法的程度来说,昭慧的程度在哪里?所说、所著、所言能否符合四阿含原始佛法?能否符合般若诸经中的真义?而她十几年来所说、所写的书籍,都是言不及义,连见取见都断不了,如此程度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别人“程度欠佳,所以不想响应”,世间有这种道理吗?但她几年来却敢私底下而不是写在书中“大声”胡说,心态确实值得佛门四众怀疑。当一个未断我见、三缚结的昭慧,当一个未证佛菩提的见道所应证的如来藏的昭慧,可以自称为上驷,那么已经亲断三缚结……等等,并且已经亲证佛菩提的道种智的 平实导师,应该是她所说的下驷吗?恐怕佛门四众都会说她是颠倒见吧!我们看释昭慧于:“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中提出的一篇论文〈“三乘究竟”与“一乘究竟”──兼论印顺导师由缘起性空论以证成“一乘究竟”的可能性〉中的一段话,就可以知道她自己对此法义的无知程度:

  【民国八十九年间,印顺导师因病安养于花莲静思精舍,笔者常至静思精舍向导师礼座请安。有一回(日期已忘)笔者于静思精舍请教导师:

  “在大乘佛教的发展中,有两个不同的见地,一是认为三乘究竟,一是认为一乘究竟。中观学者与唯识学者都认为三乘究竟。例如,唯识学不否认有定性声闻与定性缘觉;中观学,最起码《般若经》,对于阿罗汉的求取解脱,并没有完全否决掉它。至于以“化城”来形容二乘涅槃,告诉他们那只是过渡的休憩站的,那已是《法华经》了。就著法理而言,应该确实是有些人,就此入正性离生,以后就逐步进证诸果,迈向解脱;解脱之后,因为心依于身,所以还是有余依涅槃;若已灰身灭智,便是入无余依涅槃,尔时‘不受后有’。既没有后有之身为心所依,又当如何发菩提心?心要依于何处而发菩提心?”他老人家听了,笑一笑说:“还是一乘究竟。”52〔编案:原论文脚注〕

  显然这是印顺导师不变的信念──他确信:所有众生都应该能圆满成佛。但由于老人没有针对上项疑问,来解释何以“还是一乘究竟”,因此笔者依然把疑问摆在心里,希望得空全面了解佛教思想史上有关“三乘究竟”与“一乘究竟”的争议,并依导师所宗本(当然也是笔者所遵依)的缘起性空论,来探索“一乘究竟”的可能性。

  52释昭慧、释性广,〈出世与入世的无诤之辩──评如石法师之“台湾佛教界学术研究、阿含学风与人间佛教走向之综合省思”〉,《世纪新声──当代台湾佛教的入世与出世之争》,台北市,法界出版社,二○○二年四月初版,三十六页。】

  所以可以看得出来,昭慧对于无余涅槃的本际──第八识的义理,还是属于无知摸索的阶段,在她请问印顺的时候,印顺的回答也很有趣:“还是一乘究竟”。这可以说印顺明显的知道“还是一乘的道理究竟”,但是基于面子问题,不能承认这个事实,所以不改变以前书中谤佛谤法的说法,您昭慧当时自己不懂,听了以后还是迷糊得很,全然不能了知无余涅槃的本际内涵与印顺的话语之意,到了2004年发表这篇论文的时候,依然如故,竟也可爱的写在论文中昭告天下,您的迷惑,看似倒也坦白,但是私底下却将自己程度太差的事实,反说成为 平实导师程度太差,如此“表里不一”的作法实在不可取。

  再举一例说明昭慧的佛法程度多么差,昭慧曾经于2005/4/16参加台大哲学系举办的‘佛学方法论学术研讨会’有发表过一篇论文,在论文集的页99-100发表过下列的文字:

  【故笔者曾综合经义,而为“中道”一词,作了如下的定义:

  “在可见闻觉知的因缘条件之中,无私地作相对最好的抉择”。

  言“可见闻觉知”者,预留了感官、认知有其局限的伏笔。行为主体必须意会到:这些“可见闻觉知”的因缘,并不穷尽所有因缘,所以在作抉择之时,不敢自诩所有的抉择都是“绝对真理”,而只能谦逊地承认:这是目前为止“相对最好”的选择。这种谦逊的态度,纵使不能保证其选择之绝对正确,却可减少固执己见而重复犯错的机会。】

  从这里昭慧对于“中道”的定义,就可以知道她对于佛法的知见如何的贫乏,姑且不论佛法,单从世间的逻辑来论,就已是漏洞百出,既然她说:【作“相对”“最好”的“抉择”】就已经处处落入两边,属意识相应的法,却还敢大言不惭的说 平实导师的程度太差,自己乃是“上驷”,不屑与 平实导师“下驷”论法,就可以证明她自己的颠倒行为。却敢叫得很大声说:“这种谦逊的态度,纵使不能保证其选择之绝对正确,却可减少固执己见而重复犯错的机会。”显然证明了她自己非常“不谦逊的态度”,想要“减少固执己见而重复犯错的机会”只是痴人说梦话,仍然“重复犯错”(编案:先前颠倒事实而误导詹居士,后又再次颠倒事实误导伊容,如后所附信件可知),今藉此因缘将昭慧的言行披露出来,希望能够警醒昭慧,望其能够尽早改过之前错误的说法与妄说,以免继续误导众生。

  注7:昭慧说:“我从不会一遇到挑衅就立刻响应,而是审慎评估,看对方值不值得让我将他当作一个对手。”若对方不值得当对手的话,就不为对方解说法理、加以救护,那她的慈悲在哪里?显然是没有慈悲心的。她是以法义的探讨,当成诤胜的对象来看,才会有“对手”二字可言,显然她心中没有慈悲心、没有想要救护走错路的人们,纯粹是从自身利害来考量这件事的;反过来说,如果是理亏而没有胜算,那正可以是一个改过的好机会。身为修行人,不该从世俗人的观点来打烂仗、和稀泥,修行人的作法应当理智探讨法义:对就是对,详细说明清楚;若有错,马上承认,马上修正错误的讲法,如此才符合 佛所开示“护持正法”或者“忏悔”的善法真义,哪还需要审慎评估该不该响应?这显然是昭慧的托词,规避自己该负的导正世人对 世尊法义误解的职责,有失其身穿僧伽梨的职责,也愧对于身穿 世尊所传僧伽梨的恩德。如果她自知理亏而肯承认的话,就是 平实导师接见她的时候了,因为那时她已经具备得度的因缘了。所谓的得度,是说断我见、三缚结,或是进一步亲证涅槃实际的第八识如来藏。但她一直都在强词夺理,所以 平实导师认为她还没有得度的因缘,就推迟相见的时间,以观因缘。这却是她从来都不知道的事实,还一直因为自己有大名声却得不到 平实导师接见而气愤不平。

  注8:昭慧说:“你不妨将我的以上想法,转告你的朋友。”因应昭慧这个说法,所以我们作出响应说明,以免她不断的继续“叫得很大声”而误导他人,断了他人的法身慧命。

  注9:昭慧说:“我若在意人对我的观感,早就不敢横冲直撞了。”讲这句话,真可以说是勇气可嘉,但是还需要智能作为勇气的依循,否则与世俗人的莽夫有何差别呢?真正的大勇并非“横冲直撞”,真正的大勇乃是勇敢的面对自己的错误勇于认错,面对邪说能够勇于护持正法摧邪显正;如此不畏强权,才是大勇。但是昭慧横冲直撞的对象都是经过选择的,譬如对默默无闻的钟庆吉居士,当钟居士写文章评论印顺时,昭慧很迅速的写了长文登在自立早报周日的“自立讲台”专栏;但是却恐怕 平实导师响应她的文章,多年来对于 平实导师评论印顺法义处处错谬的事情,全都避不面对,从来不能在法义上来往辨正。不但如此,她对钟居士文中所说的法义部分,全都避而不答,专在钟居士文章中不雅的文句上,抓住这个小辫子穷追猛打,所以她确实是不依道理而横冲直撞的,全然不像 平实导师专在法义上辨正而从来不做横冲直撞的事。所以她的横冲直撞,是专捡不如她的人来做的,也是专在事相上来横冲直撞的;所以现在她只能拿横冲直撞的当年勇,炫耀自己,藉以笼罩伊容。昭慧绝对没有能力响应 平实导师的弟子们所提出的法义辨正,更别说是对 平实导师作法义辨正了,当然这回她是不再敢横冲直撞的了!所以她对伊容师姊说这句话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即使编者在这里如此公开以文字这样激怒她,她也是不敢以文字登在月刊上对 平实导师提出法义辨正的;可以料到的是:她将继续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来度过这一段时间,期待事件渐渐的平息而被大众渐渐淡忘。

  *************************

  以下是陈志杰师兄于2006/2/16寄给何老师的电子邮件:释昭慧的覆文令人遗憾。

  何老师大鉴:

  虚线底下,是学生跟一名法界卫星记者的往来信件(其中包含释昭慧的覆文)〔编案:即上述的电子信件〕!由学生信件内容可以看出对萧老师的法还处于摸索、思维、检证阶段,无法直指他们痛处,惭愧~

  到同修会学法已近半年,深深体悟到学习般若大法真的是障碍重重,学习菩提道真的是会业障现前,现在工作份量加重,外缘变多,功夫不进反退,汗颜…希望可以早日见性开悟,消除性障,作师子吼,以报佛恩。

  最后,我们只有第一堂课称“南无平实菩萨摩诃萨”,现在都没有了,很令人遗憾;既然都在同修会上课了,就应认定萧老师为大善知识(至少已经破牢关、参透末后句,不然怎么教我们),称之菩萨摩诃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是啊!

  惭愧学子

  陈志杰 拜上

  %%%%%%%%%%%%%%%%%%%%〔编案:所有人的网址都加隐覆而不公开,保护每一个人的隐私权。〕

  何老师大鉴:

  很遗憾~朋友转寄的信,没有原始的“回信日期”,但可以确定的是,大约在95年1月14日至17日之间。

  检附2封email原始档给 您,敬请卓参。

  学生 志杰

  拜上

  2006/02/16

  *************************

  以下是何老师2006/3/1寄给陈志杰师兄的电子邮件:请转知昭慧道歉。

  志杰师兄:阿弥陀佛!

  关于昭慧电子信件所说的事情,与事实完全颠倒,她并企图以蔑视他人,掩饰法义的不能自圆其说,若不告知或公布其行径,会继续误导他人,今如是响应:

  一、请您透过伊容转知昭慧:必须在二个月内来正觉讲堂向萧老师当面道歉,因为她的说法与事实百分之百颠倒。

  二、当面道歉时间,由伊容透过您与我约定。

  三、私下道歉的事,不作文字上或言语上的公开,以免损及她的名声。〔注10〕

  四、从讯息传到时起算,以二个月为期,她若没有亲自前来道歉,后果将在四个月内实现,由昭慧自己负责。

  承化 合十

  2006/3/1

  注10:我们不希望昭慧三番两次的妄说、扭曲事实而误导别人,因此给昭慧一个道歉的机会,希望她能够停止如此的误导行为,及时更正自己错误的见解与行为,所以在此之前一直为这件要求她道歉的事情保密。现在她已间接放话说不会来道歉,而保密的时间也已经超过了,所以现在开始公布真相。

  *************************

  以下是陈志杰师兄2006/3/4寄给伊容的电子邮件:请转知昭慧道歉。

  橘姊:

  今天下午已和你谈过此事,请转知昭慧法师私下道歉。

  如造成你的困扰,再次致歉。

  陈志杰律师 Jack Chen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

  大势至法王子,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于形影,不相乖异。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

  *************************

  以下是陈志杰师兄2006/5/2寄给伊容的电子邮件:关于向昭慧法师转达。

  橘姊:

  离上次寄信,已经快过二个月了,不知昭慧法师有没有响应。如果有,请告诉我一声,好作安排;如果没有,那我就向老师们禀报。

  平心而论,我觉得很可惜;昭慧法师身为佛门龙象,理应有能力正确判断孰正孰非;而佛经上不也说,菩萨对于外道典籍悉能通达;也就是说,应该要对外道典籍有能力,且会花一点时间涉猎;如果昭慧法师认为萧老师的法有错误,而属外道,也应该花一点时间看看,而不是把祂〔它〕弃置于垃圾桶。

  萧平实老师的法义的中心思想在于---如来藏,跟楞严经的教义相符,也跟玄焋〔奘〕大师所传成唯识论契合。印顺法师否定如来藏思想,昭慧法师既然师承印顺一脉,我相信一定也会有很多印顺传下来的理论基础,但如果萧老师的说法有误,昭慧法师理当有能力,且应发悲愿来拯救,不是吗?四弘誓愿不也讲:众生无边誓愿度。如果昭慧法师真的不想浪费生命在看萧老师的书、在法义辩正上,那岂不是让我们这些萧家班(就台湾地区,应该已经破万人了吧,以后只会更多,不会更少)沉沦生死?难道眼睁睁看著别人沦落地狱?这样是发过四弘誓愿的出家众所应为的吗?

  万一昭慧法师认为萧老师的法义正确,现在也不用公开道歉,私下来请法不就得了,别人也不会知道,我保证正觉同修会的长辈们也不会公开宣称。

  其实亲教师给的期限迫近,但我想在还没有回复前,事情仍有转寰〔圜〕余地;以上是我真诚的想法,请务必转知昭慧法师。

  这周六下午我要去同修会上课,如果可以,希望在周六上午前,给我一个回复。麻烦了~〔注11〕

  Jack Chen

  五阴十八界,涅槃〔盘〕如来藏,般若道种智,函盖一切法。

  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现。

  具足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求正觉佛子,一切应受持。

  注11:陈师兄真诚慈悲的再一次提醒,希望昭慧把握最后机会,然而昭慧不愿私下忏悔道歉,因此我们在本期公布所有的信件,让大家一起检验这个人的言行,希望能使真相大白,以后不会再有人误信她的妄语,以免再有人跟著她继续造作无根诽谤之业。

  *************************

  以下信件乃是詹达霖居士2000/7/19寄给昭慧信件之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上昭下慧法师法鉴:

  首先在此向法师问安。再者要打扰法师清修,请问法师一件非常严重之佛教思想大事,想知道法师见解如何?

  末学不久前在金石堂书局购买一本由萧平实老师所著作之楞伽经详解第三集,详细阅读一番,发现作者在书中对许多大法师修行见地之批评,尤其占大部份是批评上印下顺导师。书中又说“法雨集、妙云集”中知见错误极多,对印公导师所主张佛教思想“缘起性空”是兔无角法,是无因论,是断灭论……等等。作者主张要回归如来藏思想……。现在末学与有些人对这争议极大:震撼佛教界,两种皆〔截〕然不同的思想与见地,分不出何者是与非。

  末学在媒体上与“人间佛教试炼场”书中,知道法师您是上印下顺导师得意门生,护持导师弘扬佛法不遗余力,现今有萧平实老师要以“如来藏”思想摧灭印公导师之“缘起性空”思想。在其书中有详细的述说,法师可阅读过否?不知法师您对此看法如何?

  印公导师年老色衰,不宜辩解,您是导师之门生,应该站出来写文章来反驳萧老师的言论,以维护印公导师之思想主流地位、名声地位。不然将来对导师之思想体系,将出现极大之影响,也会造成佛教界深远的争议,敬请法师护法护教,摧邪显正,挺身述文公开给予辩正,未知法师高见如何?为正法之请求,请予指教开示。

  敬祝

  法安

  末学詹达霖

  合十敬上

  89.7.19.

  *************************

  以下信件乃是昭慧2000/7/23回复詹达霖居士信件之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詹居士惠鉴:

  大函已于昨日由法界出版社转来,谢谢您对印公思想与正法的热心!

  您担心萧平实先生以“如来藏”思想攻击印公“缘起性空”思想之言论会让人“分不出何者是是非”,希望我站出来写文章反驳之,以维护印公思想的“主流地位与名声地位”。我以为:您太抬举萧先生了。

  早在数年前,萧先生即热心寄赠所著书籍给我,我随意一翻,没时间细看,但仍发现其佛学思想很不成熟。原来大乘三系各有其完整之思想脉络,但他因欠缺佛法之正规训练,自学自研又自信满满,以致于把这些截然不同的思想“放在一锅炒得像面糊”。〔注12〕

  我基于礼貌,为其赠书而去函致谢,不料他竟然洋洋洒洒覆一长函,称赞我一番,并意图说服我改变思想。我连回函细数其过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因为这些错误太严重,非三言两语所能道尽,而我又其忙无比,哪来那么多时间与他“你来我往”一番?所以只好简覆告知:他的思想有太多问题,无暇于纸上细说,如其有意了解,欢迎面谈(这些函件,至今犹存)。〔注13〕

  我的做法很清楚地摆明了:要他“尽管放马过来”。〔注14〕从此我的眼根清净,不再收到来函之干扰。他们单位也很可爱,常常寄其著作过来。然而对他深感抱歉的是:我不再回函致谢,而是翻都不翻,就把它交给字纸篓,拿来资源回收。所以你说他的“楞严经详解”,我很像也收到过一本,但只看了封面一眼,转身就放入字纸篓中了。

  三十几岁时,常常看到人胡说八道以伤害佛教、正法或师长,立刻披挂上阵,“杀它个片甲不留”。一转眼,我已四十好几岁了。生命忙碌而短暂,愈来愈觉得:要作有意义的发挥。我不是从狮子变成了绵羊,我依然骁勇善战,而且十余年来,战斗力有增无已。但我不再“有声斯响,有来必应”,而是挑一些真的构成对佛教、正法或师长威胁的场子应战,其它,有的只是小小挑衅,有的实在程度太差,我就来个相应不理。

  你想想看:天下的无聊人士、无聊言论如此之多,我难不成还要一一奉陪?以上驷对下驷,然后忍受对方没完没了、纠缠不休的响应,让旁人觉得两造正在“捉对厮杀”,那不是让对方觉得“正中下怀”吗?四十岁如果还玩三十岁的把戏,那我的人生也未免太不长进了。〔注15〕

  萧伯纳说过一句名言:“对人最残忍的态度是不理他,对他冷淡,对他藐视,这是最大的藐视!”

  我不是存心残忍对待或藐视萧先生这个人,但是,早在数年前那次覆函之后,我就拿定主意:不理他,对他冷淡。〔注16〕

  至于你所担心的,印公“主流地位、名声地位”的问题,我一点也不觉得那是问题。这不只是我不把萧先生的“思想”当作对手,而是:印公从不在意他的“名声地位”或“主流地位”。他一生研究佛法,单纯只是要“为佛教而学,为众生而学”。不接受他的思想的人可多著了,我们犯得著为此而大动干戈吗?萧先生大谈“如来藏”有啥希奇?青海无上师还大谈“上帝”呢!还不是跟著数以十万计无怨无悔的崇拜者?〔注17〕

  “人将自伤也,其何伤于日月乎?”对这些在自戕其法身慧命的人,多一点悲悯,少一些气恼,这大概比较符合四十好几的敝人心境吧!

  谨祝

  净安

  昭慧 合十89.07.23.

  〔邮戳89/7/24〕

  *************************

  注12:昭慧所谓的“佛法的正规训练”是如何呢?她自己乃是其所说“正规训练”的翘楚,但是昭慧所说所著的内涵,都言不及义,内容却是乏善可陈,所说错误百出,如前注6举证即知,如果是这样的程度叫做正规训练的高材生,那真的是不训练还好;因为充斥邪见故,愈训练离佛所说的愈远,这种所谓的“正规训练”,不要也罢,错误邪见充斥,只有离佛法的亲证愈来愈远。这也是昭慧因为没有正断我见,又没有亲证实相的原因,所以不懂唯一佛乘的道理;且佛法法义内涵与道次第都清清楚楚毫无紊乱,但她因为没有实证才会有此想法,在她凡夫的脑子里面才会认为“炒得像面糊”一样,由此句得以证明她是无明所障的凡夫,也不知道 平实导师之前回信的开示(编案:如附件 平实导师1997/12/23回信):【“缘起正理”,若无第八识为依据的话,那与断灭见的外道无异。】印顺、昭慧等人将一切都是说成“一切法空”,这样的断灭见才是将佛法“放在一锅炒得像面糊”。

  注13:昭慧自己有意想要面见 平实导师,却在此故作轻松姿态的说“如其有意了解,欢迎面谈”,然 平实导师观其因缘未熟,故已说“然缘未熟,容缓图之”,意思是:面见之事以后再说。如前注3、注5已经解析清楚了,因篇幅有限,此处不重复赘述,我们从来往函件的事实证据中,知道实际情形乃是昭慧想面见却被婉拒,故颠倒而说。

  注14:昭慧回复詹居士的信中说:“要他尽管放马过来。” 平实导师因应昭慧的要求,并且开始在书上对她指名道姓的放马过去,但她仍然不敢响应。这与她在此信中要求平实导师放马过去,意谓一定会加以回击的表相,完全不符,显然是色厉内荏的表现。以前每逢他人评论就立即响应,不论当事人在佛教界有无名声,也不论对方在佛教界有无地位;如前所举例的钟庆吉先生、刘绍桢先生、如石法师、吕凯文先生等人,她皆是以很短的时间立即回复;现在她主动要求别人放马过来,可是马放过来了,她却自己倒缩回去了。我们看到的是只有她“叫得很大声”,却没有看见有任何的法义探讨,她也没有履行自己要求别人放马过来后应有的响应,从此点可以证明昭慧只是个心口不一之徒。

  再者,詹居士所说的乃是《楞伽经详解》,而昭慧却以为《楞严经详解》回复,虽一字之差,但天壤之别, 平实导师的《楞严经讲记》尚未出版,预计2009年会陆续出版,今将昭慧之疏忽更正说明之。

  注15:昭慧自认为自己乃是上驷,与别人对话,就说乃是上驷对下驷,好象她是吃亏了。我们倒要看看她在佛法上的知见与证量是上驷还是下驷,还是世间凡夫的“巧言佞色”的功夫属上驷?亦或造诽谤的业行属上驷呢?昭慧一己的人生长进与否且置,但是身为表相佛法的佛教法师,她的佛道修证真的是不长进,身为法师既然敢穿僧伽梨贵为僧宝,不图亲证实相,出家多年了为何仍不知?照这样下去,不仅四十多岁不长进,三大阿僧祇劫以后还是不长进,实在可悲又可怜。她既然在上一段话中说,要 平实导师放马过去;这一段话中却又说,不屑响应平实导师,前言不对后语,自相矛盾,看来她心中其实是恐惧多于自矜,所说的言语是矫饰多于回避。

  注16:身为三宝之一,岂能有此心态,对众生岂能有“残忍”两字可说?三宝最吉祥,实在不应该与“残忍”相应,就连贵为三界人天至尊的 佛世尊,也不会对任何一个卑劣的众生生起残忍与藐视的心态,因此,身受佛陀僧伽梨加持的昭慧,居然把凡夫俗子萧伯纳的“世俗言论”奉为圭臬,引以为傲,实在不知道昭慧对于佛法的证量与正见在哪里?怎能对得起佛陀法衣──“僧伽梨”的加持之恩呢?

  再者,昭慧说:“我不是存心残忍或藐视萧先生这个人”,但是其说法与行为全不符合,前面才说:“有的实在程度太差,我就来个相应不理”,这不是他所谓的藐视吗?后面又说:“我就拿定主意:不理他,对他冷淡”,这不是她所谓的“残忍与藐视”吗?这种“外善内恶、色厉内荏、言行不一”的行为,也不该是最吉祥的僧宝所相应的;除非是假名僧宝,乃是与 佛在《大般涅槃经》卷七所预记魔波旬的眷属吻合,是破坏正法的魔众。且昭慧有一篇论文题目标榜“推崇,就要负起辩护的责任”(释昭慧《人菩萨行的历史足履》pp.289-292,台北市,法界,民95),既然她推崇“萧伯纳所说之言”,是否该对引用萧伯纳的世俗言说负起辩护的责任呢?昭慧不信佛语开示的真心如来藏法义,却服膺凡夫想象佛法的思想,还洋洋得意书之于文字、张贴于网页,如此显现出她的过慢之身口意行,已经失去佛教法师的戒体,却继续以佛教法师的外表来诳惑众生,这真是末法的写照。

  注17:只有未亲证实相的愚痴凡夫,才会将“如来藏”与外道“上帝”作模拟;事实上,上帝从来都是在意识心上作文章,而如来藏是能出生上帝的本识;一是第六意识,一是出生第六意识的第八识,差异极大,而昭慧竟然都无所知,真的没智能;这都肇因于她自己没有亲证,不知道 佛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与外道神我第六意识的差异,才会有此种说法与作法,真可怜矣!从此譬喻也可以看得出她的内心修证虚幻而不踏实,对于“上帝”也似乎很向往的,这都要怪她自己迷信印顺的邪见,以及放任自己冲动莽撞、横冲直撞的习性。今藉此因缘披露,希望能够让昭慧更认清自己的习障,痛改前非,发露忏悔永不复作,如此才是有惭有愧的真修行者。

  *************************

  以下信件乃是昭慧1997/11/3首次写给 平实导师的信件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依双方信件来往的先后顺序排印,以便读者容易了解。)

  萧居士慧鉴:

  大作《正法眼藏─护法集》、《念佛三昧修学次第》、《无相念佛》、《佛子之省思》与许大至居士之《念佛三昧摸象记解行法要》均已敬悉并作拜读,无任感激!

  虽然在法义的见地上与 大德稍有不同,但深感 大德为一根性极利之修道人,在念佛法门上,自有一番证境。念佛法门中出大修行人,值得庆喜!

  不慧近年虽修四念处禅观,但早年引入佛门者,厥为净土。初闻梵唱,身毛皆竖,泪涌不已,故 大德初闻佛号所经历之心境,不慧读来格外亲切!盼能于菩提道上互相勉励,互相切磋!〔注18〕

  端此奉覆,并请

  法安

  昭慧 合十 86.11.3.

  〔邮戳86/11/6〕

  注18:昭慧这里第一次提出希望互相勉励,互相切磋。意思是想要见面讨论法义。

  *************************

  以下信件乃是 平实导师(1997/11/9)回复昭慧的信件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大德 昭慧法师道右:

  蒙 大德华翰慰勉,铭感五内。愚非晚生,然是后学,尚仰 大德赐教。 大德初闻梵唱之反应,与后学无殊,皆往世念佛善根所致。时至今日,后学偶或出声念佛时,每念皆必潸然,与初闻梵唱时无异;此习迄今犹存,皆感念佛恩所致。以此况彼,便知 大德亦是菩萨性情,亟思引为知音,无量劫中永为道侣。

  尝于新闻节目中,见 大德之慧力犀利,实乃香象,绝非兔马之流,敢请 大德暂停四念处禅观,进修菩萨一切种智。修习一切种智,当从亲证如来藏著手。证如来藏已,四念处观亦得同时成功。

  如来藏确可亲证,证后可依《成唯识论》加以体验,非仅是学说思想而已。以 大德之资,若能苦心用功,三年之内必可开花结果,比丘尼众当因大德而度,敢请 大德效法世亲菩萨,不舍小乘而弘大乘。此乃后学不情之请,得勿交浅言深之责乎?若然,愿于此诚心预受 大德诃责。

  另奉拙著《禅净圆融、禅门牟尼宝聚》二书,敬请指教。《真实如来藏》尚未出版,容后再呈。

  端此 敬颂

  道祺

  后学 萧平实 合什 1997.11.9.

  *************************

  以下信件乃是昭慧1997/12/17再度写给 平实导师的信件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萧居士:

  最近为弘法、讲课、动物保护而忙碌,所有信函都堆积未覆,对您实在很抱歉!

  我能体会 您劝我改修法门的慈悲,只是一来自己在四念处修持中颇得受用,二来对于如来藏学说虽亦尊重,却未到服膺程度,总觉它与“缘起”正理稍远,所以虽然对于 您的弘传深感敬佩,随喜赞叹,但自己对此若无十分信念,勉强起修,也不易得力的!

  大作还会继续拜读,未来有缘,也衷心希望彼此在菩提道上互相勉励!〔注19〕

  端此奉覆 并请

  讲安

  昭慧 合十

  86.12.17

  〔邮戳86/12/18〕

  注19:昭慧这里第二次提出希望互相勉励,似有面见切磋之意。

  *************************

  以下信件乃是 平实导师1997/12/23回复昭慧的信件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大德昭慧法师:

  再次打扰,为惜才故:大乘之才,应兼通三乘,云何唯习一乘?

  于“真实如来藏”出版奉寄前,先提数问于左,烦 大德务必拨冗先行思惟;若能深思,便知“缘起性空”诸理皆由如来藏而显:若离如来藏,即无缘起性空之现象及真谛。

  1.阿含云:“阿罗汉见一切皆空,而证涅槃,不受后有。”试问:阿罗汉入无余依涅槃后是否一切空?无余依涅槃中若无如来藏──异熟识,与断见外道何别?

  2.阿含云:“阿罗汉信佛语故,知入涅槃中无知与知者,然有本际,非同断见外道。”试问:若无“非见闻觉知之如来藏”──本际,则本际是什么?而云别于断见?

  3.佛子入灭尽定中安住,灵觉心已灭,若无如来藏住身,云何数日后身不烂坏,又复出定?灭尽定且置,错悟佛子以四禅中之无想定为涅槃,便入无想定中,以为入涅槃;彼位中无息无脉,犹如人死。然数日后,身不烂坏,又复出定,若无如来藏──阿含所说阿赖耶住身,云何身不烂坏?

  4.十二因缘谓缘起性空。色受想行,缘起性空;能见能觉能知能作主之心──识蕴,缘起性空。然十二因缘中,佛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名谓:“受想行蕴及能作主之心──识蕴末那识”,受精卵中无前六识(能见能知之心)故,若不许有如来藏阿赖耶识,则处胎时之“识缘名色”之识即成妄说,然佛是实语人,故知有“缘名色之识”──如来藏阿赖耶识。

  5.中观见、不落断常,名为中道。若一切皆“缘起性空”,何异断见?由五蕴缘生一切法,皆属缘起,故终归坏灭,故缘起性空乃依五蕴建立。唯〔惟〕觉、圣严二师以“无妄想之灵知心”为菩提心,此即常见外道之常,非佛说真常;真常即是中道。若不许有“缘名色之识──如来藏”,佛依何道理而云缘起性空?缘何因而说五蕴缘起性空?若一切皆空,与断见何别?云何言:“因缘所生法”即是中道?

  6.若一切“缘起性空”,于五蕴外,无如来藏──十二因缘法所说缘名色之识,则人死应皆同于阿罗汉入涅槃,则不必修行,死即出三界。然阿罗汉断尽见思二惑出三界,凡夫不见道,不断思惑,死后轮回,有所不同,故知必有能持烦恼种之如来藏──第八识,非能知之心,非作主之心,即禅宗破初参时所明真心也。若无此心,阿罗汉入涅槃,五蕴灭已,岂同断见论之断灭?若无此心,凡夫死亡亦同阿罗汉入涅槃,则二乘法即成戏论,然二乘法终非戏论,故知必有缘名色之识──如来藏。

  7.大乘般若空(以金刚经为代表)所说空性即是如来藏空性──犹如虚空,不可坏灭,故名空性。非谓虚空之空,虚空无自性故,虚空非情故,虚空非心故,非生命之真实相。若以缘起性空而解般若空,名未见道人。何以故?阿罗汉若解般若经,亦必不以缘起性空解之。所以者何?缘起性空之理,不得离佛说十二因缘“识缘名色”之识,二乘法尚且如此,何况大乘般若空理,焉得离于“识缘名色”之识?若般若空是一切法空,试问:大乘般若空与断见何异?

  若证如来藏,三乘诸法皆通,便通唯识一切种智;若不证如来藏,岂唯大乘法不通?亦必不通二乘法。故迦叶、阿难、舍利弗、须菩提、拘絺罗等尊者,最后皆入大乘。维摩诘经、如来藏经及阿含央掘魔罗经所述,真实可证,非仅思想而已。欲实证真知声闻无余依涅槃者,应证如来藏;欲实证十二因缘缘起正理者,应证如来藏,若不证缘名色之识──如来藏,名未证缘起正理;欲破参明心,证大乘法者,应证如来藏,否则必落常见外道法中。纸短意远,难以尽述,愿 大德深入思惟之。以俟元月拙著出版时深入辨正之。长函污听,尚请二读深思。 敬颂

  道祺

  后学 平实 匆草 86.12.23

  平实导师虽未允诺相见论法,但已先以此函与昭慧进行切磋了,如此响应昭慧信中的“互相勉励、切磋”。

  *************************

  以下信件乃是昭慧1997/12/26第三度写给 平实导师的信件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大德萧居士:

  很意外地收到您的长信,因为我对您同有“惺惺相惜”之感,却无意掀起思想的战端,所以对您的如来藏思想或修行见地虽有不同看法,却不认为须要在您好意劝修法门的情况下,冒昧提出,如今您指我“应兼通三乘,云何唯习一乘”,令我不免错愕!我何时告知您,我是“唯习一乘”的?

  至于您所有的引文与质疑,皆因自性见而成困境,若于一法微细自性见不除,则终难逃断常二边。若欲不堕恶取空,但思中论偈“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能于“八不中道”善契善入,足矣!何须另立“如来藏”?本有如来藏,此又何异于“常见”?

  您的饱读经论,深思殚虑,都是值得赞叹的,但是不妨多涉猎印、中佛教思想史及经典结集史,或许能对中观、唯识、真常三系思想的关键及其流变,有更圆熟的判辨。然后您的诸多“不可无如来藏”之疑问,自然就得消解。敝人由于正在赶一篇学术刊物的论文,无法(无暇)长篇大论逐一释疑,假使您仍有疑于此诸问题,不嫌弃的话,敝人愿意与您恳切面谈,一一解答。〔注20〕相信我们只要没有诤竞心、没有骄慢心,自可在法的研讨之中得大饶益。至于大乘三系方面敝人的观点,大都在讲座录音带“大乘法义”(90卷)、“唯识学概论”(50卷)、“解深密经”、“摄大乘论”(50卷)中,目前由于教学忙碌,得暇只能先写伦理学、戒律学方面的著作,待到这些著作写到一个段落,才会依讲义而著书,所以请不要误以为敝人吝法而不多言或“唯习一乘”。

  最后仍要诚恳告诉您:敝人对每一位善说法要、善教行持的法师、居士,不论他是年长、年轻、出家、在家、男、女,都非常欢喜赞叹,对他们的所有弘法功德,都有无限的随喜之情,所以虽然被您要求“二读深思”,仍然没有任何“折伏论敌”的寻衅之心,希望您以及您座下的居士们,都能在正法的光照之下,圆证无上菩提!

  匆此敬覆,并请

  年安

  昭慧 合十86.12.26

  〔邮戳86/12/27〕

  注20:这是昭慧第三次邀约,希望互相切磋:“不嫌弃的话,敝人愿意与您恳切面谈,一一解答”,很明确的表示想要当面恳谈的意思;这与她对别人所说不屑一谈、不屑响应的话,完全相反。

  *************************

  平实导师至此已认为她的得度因缘尚未成熟,所以不再回信。至于以下的非信件,乃是 平实导师迟至1998/2/11在寄赠昭慧《真实如来藏》书中的扉页题赠之内容。(是当时留下存盘的书面文字。当时留存的非信件的影本如附件。)

  于真实如来藏书中扉页题赠之(编案:此一行字并未写在寄赠的书中扉页,只是平实导师加注备忘之用)

  大德昭慧法师道右:

  华翰敬览,无暇作覆,谨表歉意。证如来藏空性,方是第一义佛法,是阿含所说涅槃之本际,非大德所谓自性见;若不证此,于般若空必生误解,成大戏论,此书已有略述,阅之可知。见面恳谈亦愚所愿,然缘未熟,容缓图之。〔注21〕大德事冗,不以长函而渎清听,谨以此书

  供养

  萧平实敬陈 1998.2.11.

  注21:平实导师因昭慧三次提出希望互相切磋的要求,且第三次更提议面谈,但观其慢习高涨,对于探讨法义的因缘尚不成熟,故于此处响应说:‘然缘未熟,容缓图之’,意欲待其缘熟后再来讨论,如此才有成效,不然徒浪费彼此的时间。

  *************************

  以下信件乃是昭慧于收到《真实如来藏》以后大约二周的1998/2/28寄给 平实导师的卡片内容(原信件影本如附件):

  萧居士净鉴:

  承 赐赠“真实如来藏”乙书,必当仔细拜读,更诚挚希望能与 大德切磋法义,于菩提道上互相勉励!〔注22〕

  昭慧 合十 87.2.28.

  〔邮戳87/3/1〕

  注22:平实导师已经回复昭慧说“然缘未熟,容缓图之”,昭慧这里仍然提出面见切磋法义的要求,已是第四次提出:“更诚挚希望能与 大德切磋法义,于菩提道上互相勉励!”但 平实导师至今仍未首肯,仍在观察因缘之中。这与昭慧说她懒得响应的说法,很显然是完全相反的。由以上的信件显示出来,她是一再说谎的人,已证明她是说谎的惯犯了;但是 平实导师仍然在观察因缘,将来缘熟时自然会给她面见论法的机会;除非她自己觉得经过这一次事件以后很没面子、恼羞成怒而不再提出见面的要求;或是在尚未消除慢心的状况下,一再提出面见的要求。

  *************************

  后记

  由于昭慧数年来再三、再四的说谎,而此次落实在文字中,所以在这一次 平实导师提出道歉的要求;假使她灭除了慢心,面见论法的事情就会成功,得度的因缘也就成熟了,剩下的只是她参学及亲证涅槃本际的过程了。可惜的是,她为了面子而放弃可贵的道业成就的机缘。只能再等待,看以后是否另有别的机缘。

  能够在末法时期修学佛法,乃是善根因缘的成熟,然此五浊恶世的众生与在家、出家法师,凭借 佛陀无量世所集三十二大人相的福德加持,得以学佛、出家、修道,这是何等的大福德。然末法众生不知惜福,却以 佛的福德加持,用来营谋自己世间的名闻利养,造作破坏佛法的事业,真是可悲可叹,编者于此引用 平实导师在《楞伽经详解》第一辑第五页的开示,与佛门四众互为勉励:“所以法师(不论出家或在家之法师)责任重大,必须勤求证悟如来藏,方有慧眼;证悟后速学一切种智而发起道种智,方有法眼,方能护持及弘扬佛之正法,以免佛法被外道及附佛外道所破坏。”也藉此次公布昭慧信件之因缘,希望能够让昭慧知道自己的过失,停止说谎的身口意行,或许能够进而公开忏悔改过,让 佛所开示“忏、悔”两个白法能够成就具足,以此两种庄严璎珞配戴其身,方有因缘得以亲证如来藏而悟入般若;也藉此因缘而让众生得以知道僧宝吉祥之功德,也以此因缘利益迷途之佛弟子,使末法有缘佛弟子皆能回归正道,早证菩提。

  附件

  ●昭慧首次来函(1997/11/3)

  ●平实导师回复(1997/11/9)

  ●昭慧二度来函(1997/12/17)

  ●平实导师回复(1997/12/23)

  ●昭慧三度来函(1997/12/26)

  ●寄给昭慧《真实如来藏》书中扉页题赠之文,作为对昭慧去年来函表示愿意“恳切面谈”的回复。(1998/2/11)

  ●昭慧读过《真实如来藏》后寄来的卡片(1998/2/28)

  ●詹达霖居士写给昭慧的信(2000/7/19)

  ●昭慧回复詹达霖居士(200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