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信箱

  问一、《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二辑第105页讲到“如来是世间八法所不能污”,书中说此八法为“喜怒哀乐、称讥毁誉”。从经文与萧老师的解说看,八法指的似是“八风”(利、衰、苦、乐、称、讥、毁、誉),若如此则喜应含摄于利、“怒”或许含摄于毁与讥之中,而“哀”含摄于衰与苦中,这个理解正确吗?同书109~110页谈佛的身力时,其中讲到忉利天之“依罗钵那香象”,此象是属畜生道(类似天龙八部中的“龙”?)或天道?或天界众生仍有一部分是畜生道?印象中曾在周二讲经课,听过老师说天界无畜生道,所以没细菌可引起疾病,如此何以有依罗钵那象?有无可能是化现的,如同极乐世界的各种鸟?经典中有相关说明吗?

  答:在《瑜伽师地论》卷二, 弥勒菩萨有开示世间八法:“复有八世法,谓得、不得、若誉、若毁、称、讥、苦、乐”,世间人通常因得而喜,因不得而怒,因苦而哀,因乐而乐,故用“喜、怒、哀、乐、称、讥、毁、誉”也可以通,且用“喜、怒、哀、乐、称、讥、毁、誉”较接近现代人所使用的白话语言习惯,易让众生了解故。

  依据《大方广佛华严经》中所说的伊罗钵那象王乃发愿成为帝释之座乘,其于天上有神通变化的异熟果报,如《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三:“佛子!彼伊罗钵那象王,于金胁山七宝窟中无所变化;至于三十三天之上,为欲供养释提桓因,化作种种诸可乐物,受天快乐,与天无异。”详细内涵请您请阅《华严经》中的开示。

  天龙及伊罗钵那象王,属于地居天,能在须弥山顶及山腰而住,也能示现于人间,不能生到夜摩天中,多数是果报而得龙身。龙之心性大多良善,在四王天中为四大天王的眷属;常为护持正法、增长四王天及忉利天众的缘故,与阿修罗斗争。凡是人类修行善事或佛法,命终以后多生忉利天,天众增广则势力增长,使阿修罗感觉受到威胁,所以常常破坏正法的弘传;但因龙众欲增长天众,努力护持正法,因此而常常与阿修罗争斗。由经中这一类的记载,可知龙众多属行善而得生天的果报,常受欲界天的第一、第二天的快乐异熟果报。

  若是会感得恶劣而无快乐异熟果的下劣畜生之果报,不外是无增上的十恶业行,若中间杂有大布施,亦有可能感生天界,受天畜生之果报。详细内涵请您请阅《业报差别经》中的开示。又天人之异熟果中无病苦,故知其五阴身没有病菌之危害。此外病菌之福德,少到连要获得一般畜生之五阴身都不够,又怎能在天界受生呢?是故 平实导师说天界无病菌是合理的。

  问二、请问:烦恼障的异生性与所知障的异生性差别何在?两者所引发之异生果报上有何不同?

  答:关于异生性的法义 平实导师在《灯影》当中有非常大篇幅的开示说明,也是《灯影》这本殊胜论著当中所开示的重要法义之一,其中p.355有开示:【异生性者,谓尚在十住位中,其阿赖耶识中仍含藏邪见种子——即是所知障中分别所生异生性种子——尚未全部修除,致令有时因于邪见而破坏正法,造作堕落三恶道之业行,却自以为是在弘扬正法、护持正法。亦如十住位中菩萨,尚有种种法性应修应学,故是习种性人;亦因仍有俱生之瞋慢种子现行,因于瞋慢而造作诽谤善知识及正法之行为。如是身口意行,皆导致其舍寿后堕落三恶道中,成为异生;由于第八识中尚有如是异生性之种子,故名异生性】,也就是说虽是亲证实相三贤位的菩萨,但是对于佛菩提道上法的内涵与道次第的法义无法具足了知,而自己若不谨守戒律以及修除性障,亦会因瞋慢之习气使得异生种现行而造作恶业,p.409更开示二种异生性种子的差别,以及二乘见道所断与大乘见道所断的差别,而烦恼障相应的异生性现行,于真见道时即已断除,因为大乘真见道时同时断我见,但也只有断除烦恼障中见道所断之分别所生异生性种子,而不能断除俱生之烦恼障中异生性种子,真见道虽打破无始无明,断一分所知障中见道所断之分别生异生性种子,然尚无法断尽,要在悟后相见道位开始次第断尽所知障中见道所断分别生异生性种子,如此才有机会进入初地入地心。 平实导师更于书中开示欲除异生性的入手处与“分别生与俱生”异生性等法义要点,透过深入浅出与广泛的开示,说明悟后修证的法义内涵与道次第的关系,然异生性的法义范围很广,限于篇幅,所以请各位直接请阅《灯影》的开示。

  烦恼障的异生性果报,无非是有漏的十善业道与十恶业道所感得的五趣差别、种类不同,或是对于解脱道的能否实证有所怀疑而不能安忍,妄对解脱道正法或对初果至四果圣人加以诽谤。所知障的异生性果报,大多为谤大乘法、谤大乘贤圣等业行所感得的恶趣差别,是因对于大乘法的误解或不能深入理解,而造作了毁谤的恶业。两者之无明与所造毁谤的种类不同。

  问三、1.《心经密意》第一次阅读好象全然了悟,第二次再看一遍却又半懂半不懂? 2.《真假开悟》看起来毫无滞碍,虽为了辨正正法,而悖责杨、蔡、莲等,好似有些执著,但非常谢您对每一部经论有关阿赖耶识的论述都能使我们清楚的了知。 3.何谓异熟识的异熟?

  答:1.很多人读过 平实导师的书籍都自认为“全然了悟”了,然而大多都是错悟,所以您说“第二次再看一遍却又半懂半不懂”,这是正常的现象,是因为尚未正确理解书中内容所致;若是真悟者,每看一次都会确认所悟真实,并且会从书中了知上次没有注意到的深细法义,才知道仍然有一些法义是第一次阅读时误会了;若能再三、再四重读精读,一定会智能增上,也会觉得法义更为深妙,渐渐就会离开半懂半不懂的情况。再者,语言文字有其局限性,因为众生大多都会以自己意识情解的思惟来推断经论中的义理,非是以亲证实相的现量境为准则。 平实导师在课堂上面常常有开示说:“修学佛法要胆大心细”,也就是说修学佛法“发愿、心量”要大,但是对于法义内涵与道次第的判断得要非常谨慎、细心、小心,当以 世尊的圣教与实相现量为依凭。

  2.《真假开悟》的出版乃是 平实导师的悲心显现,目的在于救护大乘学人对于“真如、如来藏、阿赖耶识”异同的误解,乃是修正千年以来一分愚痴尚慢佛弟子的争执主张。 平实导师藉二○○三年的退分菩萨为缘起,从教证为出发点,配合唯识种智亲证的理证说明,而将此千年冷饭楷定于一:“唯有八识,不增亦不减”,以利益现在及后世的学人断除此疑,此一菩萨利众的悲愿行为,不可说为执著,因功德无量故,利益众生故。至于法义辨正的问题,从古到今本来就会在凡夫众生中引起争议的,因为众生异生性障未除,对于菩萨救护众生的善净行无法真实了解,容易在表相上面用心,而无法著眼于实义上面,这也是凡夫异生众生的特性,众生本来如是故,唯有大心护持正法的菩萨才有此心量与胆识,因破邪显正救护众生乃是初回向位开始的主修,乃是入地的基本条件之一,故应奉行。

  3.异熟识的异熟有三义:“异时而熟、异类而熟、变异而熟”,异时而熟是说业果成熟时,不与造因同时;异类而熟是说,众生造业,而业果的成熟非依造因时之身而成熟其果报;变异而熟是说造业时心异于受果时心。 平实导师在《楞伽经详解》第二辑当中作了非常详细的开示,此处篇幅有限,故不多加说明,请对此法义有兴趣的菩萨径行至各大书局请购阅读。

  问四、见道报告中经常可见以《维摩诘所说经》的经文【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来勘验是否破参明心,然而此段在玄奘菩萨所译的《说无垢称经》中译为:【徧知是菩提,一切有情所有心行皆徧知故。无门是菩提,内六处等所不杂故。】窥基大师所撰《说无垢称经疏》中如是说明:【下三句明智菩提用,遍知心行,能照之用。正智即是能了之门,除此更无能了用故。与内六处,体不相离,依六处起,能了诸法,即名为门,更无门也。旧名不会,文错难知。果智能会,非因六处可能会故。】窥基大师认为“不会”是“文错难知”,请问该如何看待。

  答:对于 窥基菩萨在《说无垢称经疏》中所说:“旧名不会,文错难知”的说法,乃是说:“旧的版本(编案:也就是 鸠摩罗什翻译的版本)翻译成为‘诸入不会’,这样翻译的文字容易使未悟的人,对于真妄和合的体性彼此之间错综复杂的情形更为杂乱难懂,更不能分得清楚真心与妄心的差别,所以因为这样的文字描述,使得众生更难如实的了知真心与妄心的差异,更难了知真妄和合的正理,更难亲证实相,反而会堕入世尊在经中所预记的‘真非真恐迷’或者‘恐彼分别执为我’的过失。”所以 窥基菩萨才提出 玄奘菩萨的翻译较能显示出真心是含摄无漏无为与无漏有为功德性,如此才能显示出具体的圆成实性,这个圆成实性含摄无漏无为、无漏有为的法义, 平实导师在《真假开悟》中有非常详细的开示,请提问的菩萨可以请阅《真假开悟》,仔细领纳其中胜妙的法义。

  但二译之间亦无互违之处, 玄奘菩萨所译的意思,对于未悟者来说,如同 鸠摩罗什大师的译本一样难会,同样是文错难知。语译如下:【遍知的心是真正的菩提心,一切有情所有的心行都能遍知的缘故。不在六入门中的心才是真正的菩提心,内六处等六入所不和杂的缘故。】这意思与 鸠大师的译文意思是同样的,对于悟得真正菩提心如来藏的菩萨们来说,意思并无差别;对于悟错的人来说,仍然是文错难知的。

  又菩提智用因位与果位有所不同, 鸠师译文“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是因位菩萨破参明心所能发起的现观功德,未悟难会,此与果位最后身菩萨证悟所能发起的功德内涵有极大差异。故本会常引 鸠师之译文勘验破参明心之因位菩萨,亦属名实相符,然 奘师之译文则通于因位与果位。

  问五、1.经中说:“假使百千劫,所造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第八识将众生所造之业完好保存,所以因果定律才能成立。那为什么经中又说念一声佛号,能消八十劫的业呢?未受报之前,业种既然完好地被第八识保存,那它就不应被佛号消除才对。2.另外,杀人犯念佛号,能将其第八识中贮存此世杀人的业种消除吗?哪些业种可以通过念佛号来消除?哪些业种不能被佛号消除?

  答:1.佛在经中有开示:“一念具足十二因缘”或者“于一念顷能摄广大无量善根”,同样的道理,念一声佛号就有无量种子现行流注,因为念佛的时候,我们的身口意三业(身三业,口四业、意三业)清净,不犯身口意三业,也就是成就一声佛号中的十善业道,因为种子的现行也是受报的一种,于恶业种子现行时,能由念佛的净行回熏到第八识当中成净业种子,如此也是消除恶业种子的功德;又因为佛的功德不可思议故,功德无量广大,念佛时有佛力加持,故念佛一声能消无量恶业,特别是在临命终时。

  2.杀人犯至心念佛就是常怀善法的心、常怀忏悔之心,若他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因缘条件具足下也是可以下品往生的,因为 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连“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者,祂都愿意摄受。往生极乐世界后在莲苞中,因极乐世界乃纯一清净世界,所以受恶报的缘不具足,在极乐世界闻熏正法多劫之后,心转清净以后,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以后有能力酬偿此世恶业种子,然此时恶业种子已经消减许多,故能重罪轻报。

  又佛法甚深,因缘业报甚深,故佛以无量善巧方便,施设因缘摄受众生不可思议。念佛灭多劫罪业,当知是佛以未来甜美的果实善诱众生入佛法海,当知是根熟缘熟下方能成就。一声佛号在有情八识田中种下,佛在缘熟必可感应道交。当有情善根渐增,信力、精进力、念力、定力、慧力慢慢俱足,则善能发起无上菩提心,愿意广修六波罗蜜救度一切众生,将蒙佛护念,则过往无量世的冤亲债主也将会与此发心菩萨解冤释结,则这些罪业的灭除不就是缘于当初的一声佛号吗?又业种有定异熟业种与不定异熟业种,前者不知忏悔自己罪恶,不勤修对治,则罪业如影随身,必受果报;后者能真实忏悔,精勤断恶修善,则重业轻报或转移不报亦属可能。原则上,因地念佛时蒙佛力加持,往昔所造种种戒罪,都可以灭除,除非是佛所不救的无间业。但是性罪一般是不会因此而消灭的,在未来际缘熟时仍然要受报的。

  问六、《起信论讲记》第六辑第335页中说:【后来佛也召见、给与印证,并且说明了当时我所尚未看见的这一世与上一世的一些重要事情。】佛召见平实导师之时,佛与平实导师用何种语言进行交流?是古印度语还是现代汉语?

  答:天神尚且能随世人所知语言来作意见的沟通,诸佛当然更无这种问题存在。而且诸佛及三地满心以上菩萨,都有他心通,所以沟通也无问题。诸佛、诸大菩萨也能以无量语言来说法,但也常常以无语言文字、无肢体语言的神通,使人突然一念之间了知祂们的意旨。所以您这些问题,对于亲值诸佛、诸大菩萨的佛弟子来说,都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