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觉醒》(一)..........正枝居士

  学佛的觉醒(连载一)

  一、学佛的信心:

  佛子们常会在心里想:“我是什么人?开悟是何等神圣,我今世有可能开悟吗?”有了这种想法,就已经把自己学佛的信心与豪气消灭了一半。然后又听某些人说:“现在是末法时代,哪有开悟的可能?”好了!原本只剩下一丝丝的微弱火苗,就此全部息灭了!这就是目前佛子们的一般通病:学佛一年,佛在心田;学佛二年,佛在眼前;学佛三年,佛在西天。真可说是越学越遥远了!

  末法时代的佛子们总是认为:“开悟是深不可测的,那是大菩萨的事。开悟这档子事,哪轮得到我?”想都不敢想,可以说是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学佛学了一辈子,不但对于开悟还是茫无头绪、一片茫然!而且根本就对自己没有丝毫的信心。可是却没有想到过:自古以来,有那么多的菩萨们证悟之后发愿再来,难道我们现在这一代就没有一点机会遇到其中的一、二位吗?那些发愿再来的菩萨祖师们都到哪里去了?大家对这一点是否也该用心的想一想?

  想要真正的学佛,就要有绝对的信心。修学大乘佛法的第一步就是要寻找帮助自己开悟的方法,也要相信自己绝对能开悟;学佛的第一步不就是见道吗?见道不就是开悟明心吗?不然我们学佛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五祖说过:“不识本心,学法无益。”如果不能证得本来面目如来藏,想要真正的修学佛法,是进不了门的;但是只要跟对了真正的善知识,就可以相信自己在此世确实能有证悟的机会。《优婆塞戒经》云:“若人信因、信果、信谛、信有得道,如是之人则得三归。”相信学佛以后一定会有学佛的果报出现,那就有机会可以证悟。相信世间有得道的人住世,相信目前真的会有得道证悟者在弘法,也要相信自己能遇到证悟者,更要相信自己也有机会可以证悟。这是 世尊告诫我们金口圣言:要相信随时都会有证悟者出现在人间,假使我们有因缘来追随著他,能安住下来认真的修学,总会有开悟的一天。除非是跟错了,追随到未悟或错悟的师父。

  佛说过“信解行证”四个次第,所以我们学佛的首要之务,就是对 佛所说之一切法皆能信;信了以后还得要能解、能行、能证,这才是真正信佛、学佛的人。 佛也未说末法时代的我们在此世不能得证悟的功德,所以要深信必定有人能证悟明心。《优婆塞戒经》云:“不要自轻”。因此佛子们,要有绝对的信心,深信一件事情:只要是跟对了真善知识,今世必能开悟,除非是跟随到尚未开眼的师父。 佛亦常说,必有真善知识会依本愿倒驾慈航再来广度有情,我们有时也会发愿祈请 佛、菩萨再来人间,我们要祈请古德再来。如果有真善知识再来人间了,我们要能信受;如果能全然信受,且在其座下熏习,当生必能克期取证。

  有人说:“不要一直去想著‘求开悟’这件事,有求就是执著,有执著就不对了,就无法开悟了。”您听了以后没有细加思惟对或不对,觉得似乎说得有理,就受影响而一直不想去求开悟之事,那就永远都悟不了、都进不了大乘佛法大门之内了;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种话是未悟的人才会说的话。一定得要有证悟的企图心,要思索如何开悟的事情,才会真正迈向开悟的方法与方向去探究,才有可能会开悟。但是悟前一定有许多的功课要作,这就是开悟的基础;基础有了,房屋才盖得起来。您当然也可以说:“我等在那里,房子自己就会盖成了。”然而那是痴人说梦话,天下间没有这种事。

  佛说“因缘不可思议”,每一个人的开悟因缘绝对不同,不必永远都把自己当作无法开悟的人,千万不要小看自己。末学当初学佛时,也是找来找去,踢到多次铁板而不气馁,在这些过程中所遇到的师父都不是真正明心开悟的善知识(虽然他们总是声称自己已经悟了),他们所教的都是打坐除妄念,都是以离念灵知心当作真心;但是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了义法,哪有开悟的可能?最后只好乖乖的回到念佛法门中,只想念佛求生净土;而且听法师说:“能够下品下生而往生极乐,就已经是感恩不尽了。”哪里还敢想明心、甚至见性这种不可能之事,真是门都没有。及至后来到了“正觉同修会”,才知道明心是同修会中最起码的第一步,“哇!好美喔!”何止是明心?只要依著同修会之次第法门,能够长时间安住下来,何止是明心?连眼见佛性都有可能;甚至有的人可以要求自己在这一世尽可能的修入初地,这是多么殊胜的事情! 有一些佛子们,末学请他(她)们来上课,他们就说:“我没有福报啦!”但是依末学走过来的路,可以为您证明:只要您敢往前跨出这一步,您就有福报,开悟明心的智能境界就等著您来体验。这是末学亲自走过来的经验。因此,要有绝对的信心,才是真正想修学大乘法之菩萨所应有的雄心大志。

  我们还要相信:末法时代必然会有真正开悟之善知识常住世间。为何能够有此信心呢?因为真正的菩萨必定会发愿:“愿度有情众生。”不是吗?所以我们既然号称是学佛而不是学阿罗汉,就真的要相信有“开悟”见道的这件事情。也要相信:只要有真正的善知识来指导,有方法、有步骤、有次第,哪有参禅而不能开悟的事。人在世间,什么事总都要有一点信心吧!

  圣严师父云:“有一位六十多岁的人在参加禅七时,他对我说:‘师父!我年纪这么大了,盼望能赶快开悟,再不开悟就没希望了。’师父说:‘正是因为你年纪这么大了,更不该只想开悟,而该专心修行。’那人问道:‘师父!你怎能光教我修行,而不教我开悟?’我回答说:‘我不能只教你开悟,否则这辈子根本没希望开悟。如果只教你修行,而你也能精进修持,至少会接近开悟。修行是功不唐捐的’。”(摘自《信心铭讲录》第28、29页)

  这位佛子问得好:“师父!你怎能光教我修行,而不教我开悟?”光是修行就能开悟吗?那就得要问一问:“修行是要修什么行?是修二乘解脱道的行?还是修大乘佛菩提道的行?”如果只是修二乘解脱道,还是无法悟得第八识实相心的,那就不可能发起般若实相智能了。二乘解脱道的修行人,这么努力断烦恼,即使修到四果阿罗汉,应该可以算是最努力精进修行的人吧!但是成为阿罗汉以后,为什么 佛还是说他为愚人?说他虽是圣贤而非凡夫,但是在大乘法中却还是说阿罗汉是愚人?因为阿罗汉尚未证得佛菩提。因此,如果真是开悟的善知识,依他们度众生的本愿故,在教人修禅时,哪有不教学人开悟之方法?除非他本身真的不懂得禅悟的内容。

  如同高射炮部队,平时不教导官兵们识别飞机,一旦有状况时,看到有飞机就打,也不管飞机是敌、是友,那要如何作战?又如学开车,教练只告诉你:“你不必管车子怎么开,你只要好好练好踩油门就行了,车子不必实地练习;只要如此一直练,努力练习踩油门,你至少就已接近会开车的境界了。”这样讲,可以通吗?所以,教禅的善知识,一定要教导学人怎样可以开悟的道理、方向、方法。志求第一义谛的佛子们!一定要对此事好好想看看!我们修学佛法而特地学参禅,目的不是在求开悟见道吗?除非是真的不想开悟,那您学禅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像世间人一样只是学打坐练腿功来炫耀吗?所以一位真正的善知识,必会教导学人开悟前所应具足的知见与功夫,学人依此才能了知参禅的方向与思惟次第而参究,才有可能有朝一日,一念相应而破参开悟明心。这是说在末法时代,还是有真善知识来此世间度化有缘众生的,就看你有无福德遇到真善知识而肯信受安住在其座下修学;依其次第方法,来志求第一义谛,来日必有证悟实相的一天,末学是现身说法,算是一个实例。

  修学佛法的人应当要有目标,修学佛法的目标在哪里?是求明心见性?或只是念佛求生净土?如果是曾经发大愿心者,不忍众生为烦恼所苦、轮转生死,愿尽未来际利乐有情,愿有情众生同证菩提,那就应当求道、修道,志求明心开悟。有心要广度有情众生的菩萨们,本身不求开悟、发起智能的话,又如何能度有情众生?自己都不会游泳,怎么能够救人?因此首要目标一定是要先求开悟;如果不求开悟,学佛之后努力参禅作什么?学佛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没有开悟?应静下心来思考:问题出在哪里?不要随波逐流,到处逛道场凑热闹,那是在浪费您的时间与精力,不能发起法身慧命的。您应该就目前所学的法义,深入的分析探讨,对于所遇之大师所教的法,是以定为禅?或是以一念不生的意识境界为禅?或是以五尘中见闻觉知之灵知心为禅?这些教法是真正的禅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还不能亲切的与禅宗祖师证悟的公案相契合?这都要问问自己,不是去问大师们,因为法身慧命不是别人的。

  次者,应亲近真正善知识所著作之书,详细的阅读及思惟。佛子们若想要自度度他,应先求见道明心;想要明心就必须在悟前多充实知见,以了解一些基础佛法,同时多亲近真善知识,听闻真善知识说法,以增进参禅悟道之资粮。对志求大乘佛法、想要亲证实相之菩萨,所亲近的善知识必须是能宣说大乘了义法者,方是对自己的道业有所助益。说不求明心开悟而能证悟,或者说自己没有悟而能帮人证悟,那是在自欺欺人。如果自己都不会开车,而能教人开车上路,那不是在骗人吗?他自己都不会游泳,还能期望他教人如何下水救人?天下那有这种事!故对善知识应善加拣择。所以对于真善知识所著作之书,也应多多参阅,以增进佛法根本的知见。

  有些人只要看到正觉同修会所出版的书就推开不看了,只因为有人告诉他说:“正觉的书会‘批评’别人。”但是却不知法义的辨正不是批评个人的言行,二者是大不相同的。正觉所出版的书,不曾对个人之身口意行为作批评,只是针对大师们所说的般若法义在作辨正,把悟错的实情告诉众生,让佛子们不要跟著错悟的大师们误入歧路,而能学到真正的了义佛法,同时勿让真正的佛法被错解而成断灭法。但是有些佛子们相信别人有偏见的说法:“某某人的书不可以读。”他就言听计从,不去了知书中内容是在讲什么?也不知书中的内容有无错误,完全不了解的状况下就信任别人的说法,不知说这话的人也是道听涂说而转述的。

  有智能的人一定会先加以了解,然后再自己作决定。如果书中真的是在说般若第一义谛的内容,您不去看,那您不是在断送自己这一生的法身慧命吗?您不要一下就先排斥、推辞掉不读,您可以先设定这是对我有益处的书,也可设定存疑的心态,先读了以后,与般若诸经比对,再来下定论不迟。如果一下子就回绝掉了,送上门来的开悟因缘可能就因此而丧失了;别人不要法身慧命是他家的事,您自己的法身慧命才是重要的;要依法不依人,如果连宣说般若第一义谛引导佛子们确实能够证悟明心的书都不敢读、都不敢加以了解,就是愚痴迷信、随人言语,那真是没有智能。真善知识的书,读了绝对有益处,甚至于有人读了善知识的书而发生开悟的事情,因此多读总是有益的。

  二、佛法内容:

  自古以来,有多少佛子为参禅悟道,不辞千山万水,辛苦跋涉,所谓“芒鞋踏破岭头云”,为了就是追求证悟;为求悟道,即使是牺牲性命亦在所不惜。如今有许多佛子亦是为追求实相,到处在找道场,为的是找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大家跌跌撞撞,找得好辛苦,到底本来面目在哪里?

  佛法殿堂浩若烟海,佛子们要修学佛法,应该要学什么?打坐、念佛、诵经、参禅、朝山、法会……,真不知该从何处著手,也怪不得佛子们为了求法,到处奔波,自己背著道场还不知道,却到处去找道场,您我大部分都是如此;能不用到处找道场,而能一下即遇到真善知识,找到自己身中的大道场,那是百千万劫所修来的福报。大多数佛子们,都是在一山道场修学打坐一段时间后,又换一山道场来念佛;换了一山又一山,对于开悟见道的事,还是一头雾水。只知道要用功修行,却少有人能宣说要如何修行证悟第八识如来藏的次第方法,都只是教人要放下妄想、分别、执著、烦恼,或是追求一念不生境界;学到后来,妄想还是一大堆,真心犹如天边的一颗星,太遥远了!无从捉摸!根本不知真心是什么?

  学禅十几年了,还会一无所知,归根结柢,皆是因为不了解佛法内容与修学次第。不了解开悟的内容是什么?以为开悟了就会飞檐走壁;心是什么也不清楚,如何能入门?学禅之后至少要了知自己所要寻找的宝物是什么,才能寻找到所要的宝物;若不清楚宝物的内容,要去哪里寻找?那不是在大海里捞针吗?找到的结果往往就会把黄铜当成黄金,当您告诉他说这不是黄金,是黄铜,他还自信满满的把黄铜当作宝物。大乘了义法更是需要有知见与方法,修学佛法,如果遇到了真正的善知识,在求悟之前,一定会有正确的知见与方法来教导您:什么是真心、真心有什么体性、祂的功能是什么、有无作用……等等。这些知见都会教导您,只要循序渐进,因缘成熟时,必定能找到归乡路,亲自证得第八识真心。如果说知见与方法都错了,想要以离念灵知心来当作是真心,以这种错误的知见而求开悟,那是缘木求鱼,要等待何时才能证悟?

  圣严师父说:“打七要有正确的心态,你们不是来开悟的,而是来用功学习的,所以不要管自己这次用功的好还是不好,不要管自己能不能开悟,不要管自己是否具有修行的根基,只管拿著这个方法修行,不怀疑这个方法,也不怀疑禅七的形式,只要相信修行对自己有用,方法对自己有用就够了。……因为方法就是方法,没有别的意义,是用来帮助我练心、修行的,根本不该去想它有没有功德。”要求弟子们,好好修行就好了,说得很好。努力修行,本是佛子们修学佛法的基本态度,当然要精进;但是修行的次第在哪里?真心体性是如何?妄心的体性又如何?我见是什么?我见要如何来断除?……等等。这些知见,有没有告诉佛子们,好让佛子修学早日上手?反倒是要求弟子不可以求开悟。弟子们来打禅七,不求开悟,那他们来打七作什么?难道只是来练腿功夫及一念不生的功夫吗?

  怪不得佛子们会到处跑道场,对佛法的义理和证悟方法不了知,要如何能悟?只知道来参加禅七就是每天打坐,坐到无念、无心时就是开悟了。不知道坐到无念、无心时还是意识妄心,坐断了腿也悟不了。因为没有适当的方法来指导佛子们证得无门之门,佛子在悟前应有的正确知见严重缺乏的条件下,要开悟很难。因此,对于大乘佛法的证悟有哪些内容,对于初学佛法的人而言,对于已为人师而尚未证悟的名师、法师、居士而言,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门课题。确实了知证悟内容了,有了方针与目标,为人师者才不会尽说些言不及义之戏论,才不会对弟子说“不要想开悟才能开悟”,或要求弟子以一念不生为开悟。对佛子们来说,弄清楚自己所要证悟的目标,证悟的内容了解了,就不会把别人的箭靶当成自己的箭靶,射错了还以为射得很好:错把意识离念灵知心当成真心如来藏。如此,才不会被名师任意误导而走入死胡同,永远都走不出来。如果是错把一念不生之意识离念觉知心当成第八识真心,把玻璃当成钻石,悟错了还欢喜不已,那要修到何时才能开悟明心?

  吾师 萧导师自出道弘法以来,对于佛法三藏十二部经,皆能了知通达,且对于大乘佛法的内容与修学次第都能和盘托出,发大悲心带领佛子们证悟实相──明心、见性,当前不作第二人想。 吾师多种著作之中,其中的《邪见与佛法》及《宗通与说通》二本书,对于佛法修学次第,如何证悟第一义谛,皆有详尽的解说,简洁精辟、直指正路。尤有甚者,于今佛门外道与邪见烈焰正炽,众人都以大乘见道之岐路──以常见外道之离念灵知心当作是开悟境界──错认为其就是一切法根本之如来藏真心,而来曲解般若实相,混淆迷惑误导众生之时, 吾师不忍了义正法为世俗之说法所取代,为欲救度学人,乃广造诸书,辨正宗门正义,破邪显正,摧破诸方各种邪知谬见,苦口婆心清楚说明;愿一切有缘佛子,皆得此诸书,早日建立佛法正知正见,方能拣择远离邪见,导入宗门正法,速入大乘,悟入宗门第一义谛。

  今谨从该二本著作的阅读心得,提示一些重点与佛子们共享,愿佛子们能认识佛法之内容,建立起佛法正知正见,充实悟前之资粮,速速远离邪见邪说,早日同证菩提。如要详细内容,学人可自行向“台北市佛教正觉同修会”请阅。(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