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二十一).......... 周子全见道报告

  《我的菩提路》(连载二十一)

  一心顶礼本师 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 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大势至菩萨摩诃萨

  一心顶礼护法 韦陀菩萨摩诃萨

  一心顶礼恩师 萧平实菩萨摩诃萨、亲教师 张正圜菩萨摩诃萨

  我大约在十年前开始想要修行,那时在一些外道的道场里学,例如:清海“无上师”、太极门……等。在这些外道的道场中,他们都宣称他们能教人明心见性,然而在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在这些道场之中,都只有“明心见性”这四个字,而没有明心见性的内涵,更没有明心见性的方法。学了几年之后,我觉得似乎不太对,于是我离开了。离开之后,我决定要自己读佛经,于是我自己请佛经来读。我读了《阿弥陀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心经》、《金刚经》、《地藏经》、《药师经》等,及《楞严经》和《法华经》的一部分。但是我读了却不能领受其中的意旨,觉得经中所说的圣妙境界只能用想象而无法亲身体验。当时也没有好的老师可以指导我,虽然我也请了许多佛书回家读,包含了许多显密大师的著作。另外录音带、录像带及有线电视的佛教台,我也涉猎了一些,但是却没有一个相应的老师。虽然如此,在这段期间,我在中和市大华严寺海云法师的座下皈依佛法僧三宝,正式成为佛弟子。

  但由于入不了门,我有点儿想放弃修行。这时我开始接触了南传佛法,也就是解脱道的修行〔编案:不是大乘的佛菩提道〕。于是我买了许多南洋法师著作的中译本回家读,也请了整部四阿含。那时,我觉得相对于大乘佛法而言,小乘解脱道的修行切实可行,因为我对“五蕴、十八界的苦、空、无常、无我”多少能理解一些。我觉得若是我努力地修行,今生就算是修不到阿罗汉,至少也可以修到初果吧!只要再七次人、天往返即可成办解脱果,如果是那样,就太好了。不过由于南洋法师毕竟离我太遥远了,若我有疑问,也不可能跑到越南、缅甸、泰国、寮国等地去问。就算我去了,语言也不通,而且《阿含经》翻译成当地的文字,和中国字毕竟还是有很多的不同,恐怕也是问个鸡同鸭讲。当时我最想问的问题,是在《阿含经》中出现非常多次的“蕴处界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苦、空、无常、非我”我比较能体会,但“不异我、不相在”我就不懂了,不过始终没有机会问。虽然一度想学习缅甸话再去拜缅甸籍印度大师──葛印卡老师为师(其师为乌巴庆大师),但是毕竟可行性不高,最后还是放弃了。不过我仍买了他的内观十日禅修的十卷录音带,反复听了大约五、六次,虽然没有亲身参加他的内观十日禅修,可是在那时非常钦佩葛印卡老师的教法。

  后来,我在有线电视台的节目中,看见台湾有一位在台南慈莲寺的大愿法师是专弘解脱道。那时非常地高兴,因为大愿法师在台湾,所以如果我有修行上的问题,就可以就近到台南去请教他了。大愿法师所教的法,大致上与南洋法师所教的相同,是以数息法、四念处为最主要的修法,配合八正道、七觉支、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共三十七道品为全部的修行内容。大愿法师认为所有的修行人,都应以四双八辈〔编案:声闻果之初果向、初果、二果向、二果……四果向、四果〕为努力修行的目标,在行住坐卧时包括打坐时,都心心念念放在四个念处上。那时,我对大愿法师很信受,心中发愿:有一天要去台南找他,并且在他的座下学习内观禅修。

  直到有一天,在有线电视台的佛教节目中,我听到大愿法师回答一位求法者的问题之后,我对大愿法师失望了。那位求法者问了一个非常有智能的问题,他问道:“请问法师,阿罗汉入了无余依涅槃时的境界是怎么样?”我认为这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解脱道修行的极果就是阿罗汉,而阿罗汉色身死后,即进入了无余依涅槃而不受后有,所以无余依涅槃就是整个解脱道修行的最后目标,也是整个解脱道修行的最后归依处,或者说是整个解脱道修行的终点站。若学人不知自己修行的目标、不知最后归依处、不知终点在哪里,等于是:只知道在方法上用功,而没有明确目标地盲目追求。

  但是,大愿法师的回答却让我大失所望,他说:“阿罗汉入了无余依涅槃时的境界是一件无记的事,因为问这个问题,对解脱道的修行并没有帮助,所以你们不应该问这个问题,我也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这就好象是在问:‘一根点燃的蜡蠋烧完了之后,你问蜡蠋上的火在哪里?点火的蜡蠋到哪里去了’一样,是没有意义的问题。火灭了就灭了,蜡蠋烧完了就烧完了,你还想找什么呢?”他又说:“佛也是像我这样回答这个问题的。”(注:由于是多年前从电视上听到的,所以我只按照记忆中大愿法师的意思,用自己的话描述,不过与大愿法师所讲的大致上应该是相同的。)虽然大愿法师这么说,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接受只有方法而没有目标、没有结果的修行。那时,我开始对佛法的修行产生了怀疑,因为大乘佛法太玄、太妙,我入不了门;小乘佛法目标又不明确,我不知为何而学佛?

  后来,我的父亲生病,住院开刀,在医院大约住了两个月。这段期间中,我在医院照顾我的父亲,经常利用空闲及夜晚的时间念大悲咒为父亲祈福,请求 观世音菩萨加持我的父亲,让父亲的病早日康复。承蒙 观世音菩萨加持,父亲开刀顺利,不久便出院了。在住院期间,有一天,我在父亲的病房外,护理站旁的结缘书架推车上,发现了 萧老师的书,印象中好象是《邪见与佛法》、《我与无我》和《护法集》。我一拿到这些书,读了几页,就感觉如获至宝。细读之后,发现 萧老师在书中讲述佛法有条有理,绝不含糊笼统。尤其是从头到尾以如来藏正理一以贯之,前后呼应,亦无冲突矛盾之处,比对大、小乘佛法皆能相符。以往我对大、小乘佛法的怀疑与不解,在 萧老师的书中似乎(后来证实确实是)都能找到合情合理的解答。不仅如此, 萧老师亦在书中将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内涵与修行的次第说明得很清楚,让我不再感到无所适从、或是漫无目标。当天,我读 萧老师的书,读到睡著为止;隔天中午我就按照书中地址找到正觉讲堂,可是讲堂没人在,一楼的警卫告诉我:“晚上才会有人。”我跟他说:“没关系,我就等到晚上。”那天下午,我向父亲告假,在讲堂附近的公园看 萧老师的书,直到晚上六点,当场报名参加禅净双修班。

  非常幸运地,我进入 张正圜老师的周五班,在禅净双修班二年半的课程中, 张老师从基础佛法开始教,包括了解脱道、佛菩提道、定力的修持、参禅的知见、条件与方法等, 张老师帮我建立起正确而稳固的佛法、禅法基础。 张老师用调柔的身段与语言,不断地鼓励我们发起救护众生、荷担如来家业的菩提心;不厌其烦地解答我们在生活上、修行上的困惑与困难。我总是很期待星期五晚上的课,上课时我总是感觉精神奕奕,但每次都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两个钟头的课程就很快地过去,每次我都感到意犹未尽,直到禅三前结业那天都是如此。

  我常感谢诸佛菩萨及 萧老师、 张老师的帮助与厚爱,让我能参加这次的禅三精进共修。在禅三期间 萧老师非常慈悲,不断地在言谈举止当中,示现禅宗妙意给所有参加禅三的师兄姊。一开始, 萧老师就帮我们去除三缚结,让所有的师兄姊少走一些冤枉路。后来就开始参究及小参。在第一轮的小参中, 萧老师看了我的禅三报名表后,问我:“在讲堂做这么多的义工,有没有什么心得?”我一下楞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同样的问题, 萧老师又问了我一次,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又不能不回答,因为没有入处,我只能回答说:“我做这些义工,并不后悔。” 萧老师马上说:“不对!不对!我不是问你后不后悔。我是问你:‘在讲堂做了这么多义工,有没有什么心得?’”但我仍然无言以对。 萧老师看我实在没有方向,就慈悲地指导我该怎么参究。 萧老师教我回禅堂礼 佛之后,胡跪合掌向佛菩萨忏悔、发愿、祈求;要发大愿,而且是切实可行的愿;完毕之后,别急著参究;先将□□□□□□□,用语言文字思惟一下,也是“□□□□□□□□,□□□□□□□□□。”之后再开始用思惟观的方式找真心如来藏。

  我离开小参室后,完全不怀疑地按照 萧老师所教的方式做,胡跪合掌,诚意地向佛菩萨忏悔、发愿、祈求约十多分钟;真的发下了今生可行的护法大愿,而且发愿生生世世永不退转。在这之后,我将□□□□□□□,用文字在脑中想了几次,就开始拜佛参究;拜了大约十拜,心中突然起了一个疑问:“我为什么□□□?□□□□根本办不到。妄心思惟做主□□□□时,□□□□□□□的□□□□的?”心中一震:不就是这个□□□□□□□□的这一颗心吗?但是!等等!那不就是□□吗?不!□□是□□□□运作的□□,而不是□□□。真心是□□,□□是□□,所以□□□□□。另一方面,祂只精确而不加拣择地□□□□□□□,本身却不作意思惟,所以从来都是离见闻觉知的。我马上举手跟监香老师陆老师小参,但我当时还没有把握,所以跟陆老师说:“我觉得好象是这个,不知道是不是?请老师帮我看看。”陆老师看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就苦笑著跟我说:“禅不是靠逻辑思考而得,若无触证之体验,就没有功德受用,再去参!”

  回到禅堂,我的心里有两种想法在交战,第一个是:其实我悟的是对的,只是我太没信心,所以陆老师不肯定我;第二个是:我弄错了,其实根本不是这一个心。于是我就将原本所触证的先放在一边,再继续用思惟观的方式参究;可是只要我一不想那个原来所触证的答案,马上就变得昏昏沉沉的;所以拜佛时,当头一碰到拜垫时就马上睡著了。而且一直跑厕所,这时纠察老师何老师看到我这个样子,就非常慈悲地对我说:“不要紧张,放轻松,只要在方法上用功就好了。”而我就这样一下子昏昏沉沉地拜佛,一下子跑厕所;直到晚上时,我开始觉得不对,我想应该就是那个,只是我太没信心了,所以陆老师才要我自己整理思惟,自己肯定自己所悟的内容。

  于是我又举手小参,这时监香老师是孙老师,孙老师问我体悟到了什么?这次我肯定地对孙老师说明我所触证到的内容。孙老师马上反问我:“那不是□□吗?”我的心里偷笑,因为我已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了,我马上回答:“□□是□□□□运作的□□,有了真心才会有□□,一个是□□的,一个是□□的□□,是不一样的。”孙老师又问:“那个是不会六入的吗?”我说:“是的。”孙老师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会六入的心是妄心,妄心决定了,真心□□□□□,所以真心是不管六入的。”孙老师微笑,并要我再把真心和妄心的差别整理得更清楚一些。今日第一天因为昏昏沉沉的,所以晚上一早就跑去睡了,养足精神,明天再参。

  第二天早上,我依照孙老师的指示,再把真心和妄心的差别仔细地思惟,发现真心与妄心真的完全不同,但是恰到好处地和谐运作;而且找到真心之前,真心就是如此;找到之后,祂还是一样没变,祂是那样的平凡、实在,可是一般人怎么会想到是祂?祂真的符合 萧老师所说的:“非修行而得,非不修行而得。”也符合《心经》所说的“无智亦无得”,因为祂不分别六尘境,哪有什么分别、智能可说?悟前、悟后祂都是一个样,果然是无所得。于是我又找孙老师小参,这次我一走到孙老师面前,就肯定地对孙老师说:“我百分之百肯定就是祂。”心之坚定,只差没拍桌子而已。孙老师对我说:“那你把这条龙请出来给我看看。”我又楞住了,倒不是我请不出来,而是我老早就请出来了,孙老师是要我到哪里去请另外一条龙呢?孙老师笑著对我说:“这是脑筋急转弯哟!”我想:“好吧!您要我请,我就请。”于是□□□□然后□□,心想:“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哟!孙老师您可要看仔细了。”孙老师开心地笑了,又对我说:“你回禅堂把根、尘、识出生的顺序弄清楚,这很重要哟!另外,不必再找纠察老师排小参了,我会替你安排小参。”这时我心想:“天啊!这是不是说我所触到的心是对的?古今中外多少禅客每天朝朝暮暮,穷尽一生而找不到的真心如来藏,难道真的被我找到了吗?”

  回到禅堂座位,继续整理思惟,心中更加笃定。中午过堂时, 萧老师老婆至极地引导及开示,例如要大家□□□□□□□,又在黑板上写:Δ※&#○□◎,说是无生咒;另外一行又写:一二三四五六七,我都能体会。 萧老师又说:“参禅要乖,才参得出来。”有位师姊答道:“我很乖呀!” 萧老师说:“等你破参了,你就知道你现在不乖。如果乖,你早就破参了。”那位师姊无言以对。我现在知道了:“真心最乖了,妄心若不乖,真的很难跟真心相应。想想过去还真是不乖呢?”在用斋时,我思惟所触证的内容和佛经、 萧老师的书上写的,及 萧老师、 张老师上课讲的内容,比对都符合,也开始懂得一些公案,所以是这个没错。但是心中又想:“如果等一下跟 萧老师小参时,萧老师不肯我,怎么办?”这时 萧老师刚好走到我们这一桌旁边,在开示的短暂空档时间,突然面对我笑了一下,我心中暗喜,因为我知道这是 萧老告诉我:“就是这个,不要再怀疑了。”

  回到禅堂,过了不久,纠察老师何老师通知我到小参室和 萧老师小参。进小参室,礼拜 萧老师之后, 萧老师问我:“悟到什么?”我马上回答:“□□□□就是。” 萧老师又问:“祂是不会六入的吗?”“祂是离见闻觉知的吗?”“祂能了众生心行吗?”由于这些问题,我已在触证之后问过自己了,所以能回答无误。 萧老师再问我更微细的问题,会的,我就依所触证的内容回答;不会的, 萧老师也慈悲地引导我从理证及教证上去厘清。

  萧老师印证所悟的内容无误之后,问我:“经上说:‘□□□□,□□□□。’这个□□是指什么?”我回答:“是如来藏。” 萧老师又问:“如果改成‘□□□□,□□□□□’,你觉得好不好?”我那时还不知 萧老师的用意,直接回答:“也很好啊!”但想一想又说:“那样的话,就讲得太白了。” 萧老师点点头。后来我又说:“可是,有好多的经典都讲得很白呀!” 萧老师说:“对呀!可是众生却因为无明遮障而看不懂。”这时我才明白 萧老师是要告诉我:“悟了之后,要像佛菩萨一样,为了守护众生的法身慧命,须要谨慎善护密意。”

  后来我就按照 萧老师的指示,在喝茶中体验真心与妄心的差别及配合运作的情形。我才又发现,从真心与妄心的有无见闻觉知之体性上来说,两者天差地别、截然不同;但是从配合运作□□□□□□来说,又是真妄和合。□□□□□都是非真非妄(不能只靠著真心或妄心可以完成),而且又是真妄合一(真心与妄心相互完美地搭配□□)。若无真心就无妄心现行(亦包括□□□□-□□-的现行)。若无妄心,真心亦无法表现出祂本来自性清净无分别的体性。

  最后一天, 萧老师要我们已破参的人比较张眼与闭眼走路时,真心与妄心及真妄和合的不同。我发现真心在……〔此段省略〕,而妄心之分别、了别智能,就是了知。所以若闭眼走路,其结果必定是跌进路旁水沟之中,这是因为无知的缘故;所以若有人说他能“知而不分别”,那绝对是自相矛盾、自欺欺人的。真正不分别而有作用的,只有真心如来藏,而真心如来藏却从来都无知,也就是从来都不曾对六尘见闻觉知;悟之前是如此,悟之后也是如此,真的是如如不动、始终如一呀!

  在禅三期间, 萧老师非常地慈悲,运用所有可能的机会示现禅的真义给所有参加的师兄姊;例如:有一次在讲公案之前,投影片已经准备好之后, 萧老师迟迟不讲公案,……〔此段省略〕。这跟《金刚经》中□□□□□□□□:【……〔此段省略〕】一样,已经将佛法大意讲清楚明白了。又如在经行时, 萧老师说:“楞伽经中说:□□□□□□、□□□□,是名□□□□□□□□。”其实已经将禅的答案送给每个人了。我那时就深深地感叹:若无悟的因缘,任凭 萧老师再怎么暗示、明示,还是不得悟入。禅虽然平凡、实在,但是要悟、还是非常的困难。说我之所以得入如来的无门之门,绝非我个人的能力所及,全靠诸佛菩萨、 萧老师、 张老师的加持与教导。也要感谢陆老师、感谢孙老师、感谢所有的护三菩萨师兄、师姊,感谢我的父亲、感谢我的母亲,没有你们,我绝对不可能会悟。

  另外,我也要再感谢佛菩萨加持,让我在第一天触证之后,又在心外求法的那一天里遮止我,让我一直打瞌睡,一直跑厕所,让我没有误入岐途。还有,我要感谢 萧老师和 张老师帮我去除我见、去除得那么干净;让我在禅三前、禅三后的参究中,都没有认取意识或意识的变相为真心如来藏。 萧老师和 张老师都说:“参究的过程,同时也是不断地去除我见的过程,而参究时可能会误以为意识或意识的变相为真心,这时若思惟祂不符合 佛所说的真心体性,就要丢掉再继续参。”而我却没有这样的过程,我想是因为由于 萧老师和 张老师帮我去除我见,除得十分的干净,所以那样的误解,在我心中根本不可能会出现。感谢 萧老师、感谢 张老师。

  回家后,我开始重新阅读 萧老师的书。尤其是公案拈提,悟之前没有一篇看得懂,悟了之后约有七、八成看得懂(剩下不懂的公案,我想还得增进我自己的差别智才看得懂,希望以后上增上班的时候,能够逐渐增长自己的差别智)。每次看公案总是边看边笑,笑我以前怎么那样笨,都看不懂;笑我怎么这么好福气,别人参了三十年,参了一辈子都不见得有入处,我只不过是学了二年半就明心了。同时亦感叹众生于生死轮回中无有出期,亦再度发起了要生生世世追随 萧老师弘扬正法、摧邪显正的大愿。

  参加禅三之前,我看 萧老师的书──《入不二门》中的公案,印象最深刻的是“南泉斩猫”。当时虽然知道此公案说明了人人随时随地都在展现如来藏的体性,可是却不知道是如何展现的。而现在每当我走在马路上,我就会想起这个公案,然后看著路上每一个人为我讲解佛法大意,我常常在马路上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有一次在家厨房洗完碗之后,回想起 张老师要我们每位男众师兄回家跟自己家里的同修说:“从今起,家里洗碗的工作就由我包下来了。”我当时即遵照 张老师的指示,跟我的老婆同修这么说,之后也都这么做。只可惜,我没有在上禅三之前、在洗碗中悟得实相,真是辜负了 张老师的用心。想著、想著,我又法喜充满的笑了起来。这时我的老婆同修走进厨房对我说:“你怎么像个神经病一样,一个人在这边笑个不停?”我对她说:“如果有一天你悟了,你也会跟我一样,像神经病一样地笑,到时你就会知道我在笑什么。”

  佛恩!师恩!护法菩萨恩!礼谢不完!我发愿:生生世世护持佛教正觉宗门正法,决不退转,护持来正觉同修会修学之菩萨们,尽全力报答师恩--令我再生之悲愿大菩萨:

  萧平实菩萨摩诃萨

  佛弟子周子全 佛前顶礼

  公元二○○四年四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