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正觉选佛场 .......... 正国&正玲

  大溪正觉选佛场

  ──动土典礼法会点滴

  丙戌年春末夏初之际,天气变化多端、气候阴晴不定。从四月初以来同修会会务就特别忙碌,春季两梯次的禅三刚圆满,紧接著就是禅三道场的动土典礼、布萨、浴佛节、大悲忏。短短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每周都各有不同的重要法事,同修会各组义工菩萨众们也忙得不亦乐乎!而最特别的就是禅三道场的动土典礼,很多事项都是以前没处理过的状况,典礼前一周由孙老师召集众同修出坡整理场地,植草护坡、除草整地、立架护树等等工作,连 平实导师、师母及诸亲教师们也都一起参与大众的工作,充分示现菩萨摩诃萨化导众生,必与众生同事利行的楷模。

  事前规划思缜密,空芜场间法幢立

  禅三道场动土典礼前,各组义工们各自规划分派执事,此次法事预估将有六百位同修参与,以目前同修会的规模而言,这样的人数对各组义工执事都是很难得遇到的大活动。众同修为报答佛恩、师恩,发心护持 平实导师弘扬 佛陀正法的大愿,十多年来这次可算是一次大型法会。其它诸如场地布置……等事务暂且不提,光是香积组预计要在空无一物的工地上,制作出六百多份的便当,在人力有限的情况下,若仔细盘算所有相关应准备的种种事项来说,还真会让人手软!

  为了要在空旷的工地上办好一场隆重庄严的法会,数天前便开始筹备集中各项所需物资。法会前一天,义工菩萨们趁早准备,在早上八点左右就已经就绪,大约有五、六十位师兄姊,六辆货车及十数辆的小轿车,满载著锅碗瓢盆、瓦斯火种、粗重细软、大大小小,其数甚众;另有义工菩萨载著佛菩萨庄严的圣像、钟鼓幢幡、鲜花布幔,法会所需一应俱全,一行浩浩荡荡出发到大溪吉地。另外,同时也雇请挖土机帮忙将地铲平压实,以便隔天可以做充作临时停车场地使用。

  到达工地,法会主场地的布置已经事先请人搭好简单的棚子。义工菩萨展现以往布置禅三会场的本事,将原来空空荡荡的棚子,架设起隆重庄严的坛场,装饰会场成为肃穆清雅的清净地。原来空旷杂芜的工地,就在义工菩萨们的慧心、巧手,及团队的分工合作下,短时间焕然一新,俨然成为有佛菩萨驻钖而生气盎然的法会会场。

  另一边,义工菩萨们利用会场边的空地,布置起中央空厨般的各种厨房器具,安排好清洗、整理、切剁片整、煎煮炒炸、下锅起锅的流程动线。还有将厨房用具事先清洗妥当,就等明天吉时一到,准时备妥蒙山施食所需的丰盛菜肴,以及将施食后的菜肴变化成众同修的伴手餐盒。当然,这也需要有师兄姐事先采买午供及蒙山的所有食材。

  当天色逐渐暗下,会场布置的工作也渐渐完成,显现出整齐有序的会场。为了保持这一天来的努力成果,迎接明天的殊胜法会,以免附近的猫兄、狗兄过于热情地想要提前参观会场,在无意之间留下令人惊奇的场面。因此有四位师兄当晚就睡在会场中,以维持夜间会场中的“秩序”。四位师兄每人都自备帐篷,各自睡在自己的帐篷里。有师兄超夸张的,一个人睡四人份的帐篷,更夸张的是有一位师兄睡六人份的帐篷,这不是袖里乾坤,而是菩萨的帐篷乾坤了。根据其中一位温师兄表示:晚上这里很静、很好睡。于是,繁忙的事前准备工作所完成的成果,就在四位义工菩萨驻地守护下,暂时划下休止符。坛场就在整个空芜的场地中矗立著,幢幡在微风中,轻轻的、静静的飘动著,似乎表彰著正法在颓圮中重新建立起来,正预备著迎向光辉的明日!

  随缘应变龙天护,人天兼算现祥仪

  法会当天一早,义工菩萨们忘掉昨日的疲惫,一心只想早点奔赴法会现场,开始验收之前所有准备工作的成果,也随时提高警觉,面对所有可能的突发状况。此次法会,特别细心的准备了医疗站与知客站,以便在偏僻的法会场地中,能够紧急的照顾与会大众的身体健康。由于会场中,艳阳高照,于是使用“五百万”的超大号雨伞来遮太阳。场地正中央是动土的基桩,基椿四边堆满平整的黑色细沙,细沙上总计摆放十二把的金色铲子,在阳光中闪耀著光芒。从坛场到动土的基椿,慎重的铺上大红地毯,一尘不染的令人眼睛一亮。坛场两旁的观礼席,座位排列得笔直整齐,原来是义工菩萨在排座位时,细心的用绳子拉出对齐线,然后一张张坐椅仔细的对齐排妥,然后在每一个座位上整齐的放置《动土仪轨》与《佛事仪轨》,作为法会仪轨之遵循。

  厨房的义工菩萨们热闹异常,大量的蔬菜、水果、米粮、酱料,全部铺陈开来,大伙儿挑菜的挑菜、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另有几位义工菩萨穿上围巾,头戴高帽,全副武装,切豆干、切香菇、切素火腿等等。就在这一番辛苦忙乱的准备中,有几位义工菩萨匆忙间不小心受伤而挂彩了,还好都是皮肉小伤并无大碍,简单处置后,又义无反顾地继续投入繁琐的工作中,忙得不可开交。再有师兄、师姊们擦供桌、洗水果、摆花盆、设香案等等,行动迅速,无有稍懈;更有梵呗组的义工菩萨准备法器、香花、香炉等等,将坛场的摆设妆点得益发庄严肃穆而又生气蓬勃。

  到了中午用餐时间,算是义工菩萨们在忙碌一个早上后,唯一的短暂休息。义工菩萨工作辛苦,所以午餐虽然简单却是真材实料,非常丰盛:炒冬粉、炒米粉、炒面、蕃茄与豆皮烩饭,份量多少自己决定,吃饱喝足而止,这样才有气力面对接下来的挑战。另外,还有美味可口的汤,材料有玉米、萝卜、卤豆腐,超好喝的。尤其是新鲜的玉米,粒粒晶莹剔透,咬下去浓郁的汤汁还会喷出来,令人满口留香。短暂的用餐后,义工菩萨们顾不得休息,又开始继续忙碌,再度提起精神,因为法会即将正式展开。

  事前规划中,交通疏导本来就是考验计画周详与否的重要问题。原来预估当天将有约100多辆车来到会场,此外还会有大型的游览车要来到僻静的乡间小道,让交通疏导更显得是个重要的挑战!因为进入会场的信道只有一条犹如羊肠、狭小的产业道路,仅能勉强让游览车通过,就算是小轿车要会个车都得大费周章。再加上附近住户及小型工厂偶有大型车辆出入,要维持交通顺畅著实需要事先缜密的动线规划,及不少人力的配合指挥。加上典礼前一直都是阴雨不断的天气,若法会当天再下起大雨,情况就更加令人难以想象了!这一组人马中最辛苦的应该算是李正兴师兄了,几天前就开始规划安排动线及整理停车场地。法会当天早上又得指挥交通组义工们,先用石灰粉将数千坪广的车辆动线及停车区域画好。因为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原本计划用两包石灰粉来画动线,但采买的同修不知何故却买来了六包。大伙还在烦恼多出那么多包的石灰粉要如何处理?没想到完工时,六包石灰粉刚好用罄,一分不多、一点不少!想来应该是护法龙天冥冥之中一起来帮忙,才会如此精准刚好吧!

  再者,指挥交通的工具,因道路入口极小又无明显醒目的路标,故于路口设置“正觉海会”的大看板,斗大的字老远就清晰可见,方便与会大众辨识认路。沿途安置指引的各种路标,指挥用的白手套及口哨等等,样样具足。直到法会当天才发现,万事俱备,却独独漏了交通指挥棒。对于没指挥过交通的义工菩萨们,少了这样工具,如何指挥车辆驾驶清楚的明白行进方向,完成疏导交通的任务?此时一念闪过:“DIY自己动手做”,如何做呢?紧接著又起一念:“山上竹子恁多,正好就地取材”,义工们大伙就选了几枝胖瘦适中的竹枝,锯成适当长度再用红、黄两色胶带交错缠绕,虽是克难式指挥棒,倒也别具风格而且实用!

  参与法会的同修们在中午时分陆续到达,义工菩萨们各就各位准备开始迎接陆续到达的车辆,维持交通的顺畅。好在老天作美,不但没有下雨,而且还是个大晴天,一切都十分顺利。惟独考量到游览车车身庞大、重量又重,首先担心游览车难以会车,将会使交通打结;二者担心临时停车场是泥土地湿软,恐怕无法负荷游览车的重量,恐怕会陷落,因此规划游览车到达会场,乘客下车后,游览车必须离开会场回到省道大马路上找停车位。当游览车离开会场时,避免在狭路上不能会车而交通打结,必须于路口管制车辆不得进入,以免双向无法会车而卡住!

  当第一辆游览车到达会场,卸下乘客将要离开时,就依照计画通知路口管制人员,停止车辆进入,但因为对讲机功率不足彼此无法联系,又因为会场地处偏僻的乡间,行动电话讯号极为微弱,联系上断断续续不够清晰。路口管制经过约20分钟仍不见有游览车出来,路口车辆却已经是大排长龙了。管制人员只得先让小型车陆续放行,当时远路的台南共修处诸位同修搭乘的游览车,因恐无法会车而不敢冒然准许其驶入,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商请台南共修处的众同修们在半途下车步行入会场,也商请开小型车正要进入会场的同修们,若有空位者帮忙接驳。但仍有许多同修顶著大太阳步行进入会场,藉此机会向台南共修处同修们及其它同修告罪忏悔,由于应变处理不当,让大家受苦了!后来由正兴师兄骑著机车沿路查看,才发现原来应出来的游览车自行在路边找到一块小空地,就安然地停著,让义工菩萨们在外头苦苦等候不见它的踪迹,打乱了整个交通疏导的计划!好在后来就由正兴师兄骑机车穿梭联系,交通疏导就非常顺畅,车辆也就能顺利进入会场了。

  原来临时停车场规划能停100多辆车,结果涌入了200多辆车,再加上6辆大型游览车,刚好将整个临时停车场塞得满满的,连规划的信道也全都停满,所有参与法会的车辆完全停妥后,全都动弹不得,如果再多一辆也停不下。这种车辆数刚好填满整个临时停车场,显然不是人力所能事先规划,隐隐约约之中,护法龙天又帮忙安排规划,弥补义工菩萨即使费尽脑筋也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都能顺利圆满的完成。

  时间愈接近,坛场的与会同修们也愈聚愈多。原来预估与会的人数大概在六百人左右,所以两侧的观礼席租借了六百张座席。这时观礼席已经坐满了,开始有许多同修找不到座位,只好站著等待法会开始。又一会儿,观礼席的棚子也站满了,有人开始要站在棚外,顶著艳阳。这时,香积组兼推广组组长廖师姐眼见人数超出预估非常多,法会即将开始,却还有同修们陆陆续续的进入会场。食材一向都有备份,义工菩萨也都会多准备很多食材,所以食材绝对够,但是餐盒没有太多的备份,还有一些配料也不够,显然法会后的餐盒一定不够发。总不能让同修们没有座位坐,回家又空手而回,那就太对不起众同修的热诚了。于是紧急央请,数月以来常在此地出坡的邹明志师兄联络采购餐盒,并且开车到附近采买一些数量不足的调味配料。

  邹兄带著香积组丘美芳师姐急忙开著车到大溪市镇上采购,也顾不得法会即将开始,自己不能参与,开车急奔。车子一离开法会所在的山谷,到了省道上,沿路上总觉得怪怪的,这才注意到:怎么天气突然变坏了,刚刚不是艳阳高照,热得大家满身大汗?最近天气就是这样说变就变。也顾不得天气了,赶紧采买要紧。就这样在一路阴霾的天气下,以及偶而飘下绵绵细雨,好象就要下起雨来的情形下,到了市镇急急忙忙的采买了些厨房配料,又急忙赶回会场。车子接近会场时,才发现原来不是天气变坏了,而是会场上方的天空四周没有半点云,使得会场艳阳高照,更远一点则天空云层积厚,没有半点阳光。所以,从远处望来,就像是有一束亮丽的大光束,从天空中直接照下,让整个会场笼罩在万丈光芒中。似乎是昭告著天地万物:光束照射之处,未来将是全世界目光聚焦之处。更像是照破众生冥冥暗夜的明灯。因为此处是要建立同修会未来永久的禅三道场,此后将不必再到处流浪、商借场地举办禅三了!明年开始就要在此处举办精进禅三,令已经发起菩萨性的大乘行者们,能够在自有的道场中,舒适的参禅而亲见本来面目,照破无始劫来遮覆众生的无明而亲证 世尊的大法光明,可以随著 世尊教导的法道逐步修行成佛。所以,同修会的禅三道场也叫做“选佛场”,因为未来劫能有诸佛成佛,就是要有菩萨亲证成佛所依永不变易、永不断坏之真实本心。找到真实本心才有可能成佛,这也是天界众生共同企盼之事,更是一切护法龙天誓愿力所成就之处。所以,春末夏初天气阴晴不定,也是极难事先规划,但是就在护法龙天的大力拥护下,同修会兴建选佛场的动土典礼,就在“四处阴雨独晴宝地”的殊胜因缘下,开始了。

  执铲立下千年基,开示法缘万年计

  法会在逐渐响起清脆的钟鼓声中开始。维那唱言:“主法和尚就位,大众向上礼佛三拜:代表众三拜,大众向上三问讯。”由于观礼席摆满座椅,座椅前后的距离,只留足够站起来的空间,所以只能问讯,无法礼拜。然后,就在大众唱诵“南无 本师释迦牟尼佛”声中,主法和尚慢慢就位。维那唱言:“恭请 主法和尚宣读召请疏文。代表众请长跪,大众请合掌。”主法和尚开始宣读疏文,向 世尊及诸佛菩萨禀报:同修会将于此地启建禅三道场,祈请 世尊及诸佛菩萨神力加被,令启建禅三道场诸事顺遂,可以令正法有一个长久依附的道场而能够源远流长,能够利益一切渴求正法的佛弟子。 平实导师宣读疏文,言词恳切,悲愿广大,令在场的众同修们亦感同身受,同发誓愿。与此同时,许多位义工菩萨身著海青忙著将香点上,将十数桌供桌上丰盛的供品上插满香,让此地的冥界有情一解饥渴,并且还要注意续香,让香烟不断,令此界众生能身心饱满。

  在《莲池赞》、《阿弥陀经》唱毕及数百声佛号后, 平实导师向此地的有情众生、土地神祇、幽冥众生及一切含识众生开示:“希望此地一切依草附木精灵、孤魂野鬼,以及此地的有情都能感受到我们的盛情诚意。我们佛教宗门正法,直至今天可以说是法脉犹如悬丝,我们为了正法的弘传,每年都必须在外租赁或商借道场来使用,导致浪费许多的人力与物力,也造成许多的不便。本会现在于此地界筹建供大众使用的禅三共修道场,这个禅三共修道场是个选佛场,意义非常的重大,因此既然选定在这里作为道场兴建的场地,不得不要与诸位,即在此地的一切有情、一切的孤魂野鬼、一切依草附木精灵,都要请你们体谅,请你们能够共同支持;因为了义正法的弘传非常困难,必须恳求诸位的体谅,能够让出这块宝地。正觉同修会也感谢诸位这么长久以来,对这块宝地的照顾,希望我们今天到这里兴建的禅三正法道场来,未来也能利益诸位。今天在这里特地供应了饮食以及水果、净香等,供养诸位,愿诸位藉此供养以及法缘的缘故,未来都可以进入佛门中。若因缘成熟,也祈望诸位能早日往生善处,来世再来人间, 能够在我们同修会中,共修正法、同证菩提。在今天接下来的法会之后,请诸位有情能够离开这块宝地,不要让我们将来施工时,让这个地方的有情有任何的损伤。感谢诸位有情护持正法的一切大功德,期望诸位以此功德回向往生善处,来世同到正觉同修会来,共聚一堂,同证菩提。感谢诸位尽心护持照顾此地的佛弟子众,也感谢此地一切有情、一切魑魅魍魉、依草附木精灵的支持与爱护。谢谢大家!阿弥陀佛!”接著进行蒙山施食仪轨,由主法和尚 平实导师、理事长悟圆法师与宽道法师同持大悲水进行洒净。大悲净水遍洒于供养的食物,愿一切有情饮食无缺,皆得饱满,再遍洒于整个动土范围,祈望该处有情速能远离恶道身,藉此护持正法的功德,往生善处,速证菩提。

  接下来的动土仪式,由主法和尚、理事长悟圆法师、宽道法师与诸位亲教师们共计十二位,手执金色铲,在总干事高唱:“一铲,禅门振宗风!再铲,正法永流传!三铲,皆共成正觉!”,以及与会众同修欢声雷动的鼓掌声中,整个会场弥漫著兴高采烈的气氛下,简单而隆重的完成动土仪式。接下来,就是与会大众引领期盼的 平实导师开示: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我们十来年,每年举办一次(最近五、六年每年举办二次)精进禅三的共修,都必须到处去借道场。诸位可能不了解我们流浪的历史,让我们一起数来吧!我们第一次禅三是在瑞芳进去的一个小地方,叫做侯硐,就是常常有人去十分寮瀑布玩的那个方向。”此时,艳阳高照,气温极高,白老师担心 平实导师会晒伤,于是拿来“五百万”的超大型遮阳伞为 平实导师遮阳。 导师中断演讲,看著大阳伞说:“喔!那个太大了!(大众一阵笑声)如果你们有那个便利的话,一只雨伞就好了,因为那么大的留给佛用,比较适合!”(大众一阵笑声,白老师随即持著大伞离开)然后又接下去开示:“那么,那一次活动,在当地山坳里有一个平陀禅寺,它是一个很小的寺庙,……”白老师借来了一只小雨伞, 导师说:“喔!这个适合我用(大众一阵笑声),那个大的给佛用(指刚才那只“五百万”的伞),我不能用。我们在那边办禅三,那是第一次禅三,我记得大概是二十几个人,禅三过程中当然也不免会有一点儿小插曲。后来有人又找到一个地方,那是我们的第二次禅三,是在中坜市的永平禅寺,陆老师就是那一次打禅三打出来的(大众鼓掌)。那时候他的监香老师就是张老师(大众一阵笑声及鼓掌),后来因为在那边,我们那时候是明心时马上就进入见性一关。然后教导想要见性的人,叫他们去看鸡、看鱼、看蚂蚁。有些人正在地上看蚂蚁,里面有一个常住法师就也来教起禅来,还是有著小插曲;还好住持和尚对禅蛮有一点了解,就告诉他:‘你不要管人家,人家在参禅,你不懂得。’那么这件小插曲就顺利的过去了,这是第二次禅三。”

  “觉得会被不懂禅的法师干扰,不太好,所以第三次禅三,那是在石城举办的,没有常住法师的干扰。这是前三次的禅三。第一次禅三,因为到第三天如果参不出来时我们就明讲。包括第二关的见性也都是明讲的,那时候就到山溪旁边,教导他们佛性是什么?要怎么看!要这样子、怎么看,就教他们。结果只有一位见性,两位是后来回家才终于触证到,才算眼见,其它都变成解悟。所以总共只有三位是眼见,因为那次有八个人明讲,其它的五个都是解悟的。那么到后来,一个一个也都走掉(只剩下三位真正眼见佛性者,今天还来参加这个法会)。这三次禅三,我们都是明讲的,最后一天,只要是参不出来的人,我们就聚集到小参室里面明讲的。你们都知道二○○三年初,杨先生退转,他的明心是怎么来的?就是趁著中午放香的时间,就在永平寺的中庭树下,我跟他明讲,教导他如来藏是如何如何?你应该怎么体验。明讲的就没有功德受用,他的因缘如此,那也是无可奈何!第三次在石城的禅三,最后一天参不出来时,那天下午也是全部唤进小参室里面明说。”

  “这三次的禅三,我的色身都很难过,第一次是一直呕,没办法,只好喝糖水加盐,我想这个大概是巧合啦!难道这个密意明说这么严重吗?因为我这一世是自参自悟,所以也没有人教导我说:‘这个密意不可以明讲,要让大家自己参!’所以我就明讲,这是第一次禅三色身难过!但这一次不很严重,只是有一点虚脱,跟刚才张老师被晒的情况有一点类似!(大众一阵笑声,因为气温太高,张老师有些不适。)第二次在永平寺时,到第三天晚上,也是因为白天有许多人都是被我明讲的,所以到那天晚上,半夜里面就开始胀气,胀到一个肚子就像青蛙一样,有一位师姐带了还没有开封一瓶的气功油,然后有一位许师兄就用气功油一直帮我推揉著腹部,推到他的手都麻掉了。因为这个气功油很冰冷,他的手麻掉了,我却没有感觉好转。我差不多到清晨四点左右,胀气才渐渐消了,消了以后索性就在那边看著一楼的前庭,觉得这个地方我好象很熟悉,好象往世住过。可是这个不可能啊!这个寺院当时来讲,是二十多年前才盖起来的。从那次禅三开始,就开始勾起一些往世的东西,一点一滴慢慢就出现了,这是第二次,当青蛙喔!”(那一次禅三时,寺院上方出现了瑞相,一片祥光,却不是灯光照出来的,找不到光源。)

  “第三次在石城,也是因为我这个人蛮……,台湾话叫做铁齿,叫做不信邪。我想:‘大概那两次身体不适是碰巧啦!’所以难过也就算了,第三次还是准备明讲。打算到了最后一天下午把没破参的人全部叫进来,可能是我心里已经决定要明讲,所以那天一开始喉咙就哑掉了。也没感冒,就是没声音,让你别讲!不让我讲话!接著,我就请他们从石城跑到头城去买酸杨桃汁,那个杨桃汁1250cc,三个钟头内我就喝完了!哎!有一点声音了,第二天下午叫进小参室又明讲。可是我那次禅三结束回去检讨,就觉得说这一定不是巧合,不可能连著三次都这样子。所以我就开始改变了。后来也因为在经中读到开示,说不可以明讲,然后从那次开始改变。”

  “到石城办禅三,已经是第三个道场,后来那边也因为他们心态上的问题,所以我们就再度流浪,流浪到东溪乡有个慈愿寺,就从那个北海公路过去。没想到,我们在那里办了两、三次禅三,以后发生的事情又使我们无法再借到慈愿寺了;这都是杨先生等人办的事,他们去那边做工作,使住持法师不再借给我们办禅三。那个做工作的事情,我想天钟师跟天乙师应该很清楚内容。因此我们那边又不能去了。”

  “好在后来我们有位师姐就帮我们找到女童军中心,之前我们也去石门水库旁边那个童话世界──后来改成弥陀世界──去勘察适不适合。但是我们去到那边发现,那边若是下雨的话,我们便没办法举办禅三。正在头痛,刚好有位师姐帮我们找到女童军中心。虽然大家比较辛苦一点,前一天义工菩萨就要跟著福田组长到那边去布置,从一个与佛法完全无关的地方去布置起来;你们第一天去报到,觉得它好象是现成的、本来就应该如此,其实不是,那是他们一整天布置的结果。然后两个梯次禅三结束了,他们三个钟头以内就要全部收完,要还给房东,这个是很辛苦的。”

  “每一次禅三都这么辛苦,因此我们觉得需要赶快把这个禅三道场完成。但这个禅三道场也是好事多磨,这块地,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来看过,我为了要找禅三道场,以前也找过很多地方,车子到处去跑,到处观光去,为了找寻禅三道场用地,也为同修会当了一阵子山水师。有些地方我看了都不中意,因为不能用,虽然很便宜也不能买。其实这块地,当初,大家找到这块地的前一年,我就来看过,因为开价太高,所以,我丢了一句话就走了。因为我们来看的时候是滂沱大雨,我丢下一句话:‘每坪最多六千块钱,超过六千块钱就不买。’我就走了,不跟他们再谈。没想到最后又回到这里来,但是价钱有降下来。我们也是谈了很久,最后才终于接受啦!我们现在这块地,大家可能不很明白,未来会用铁板围起来,开始动工兴建禅三道场。”

  “这个地方预计明年〔编案:2007年〕四月禅三就会在这里启用,所以明年四月以后,来这里打三的人日子就好过了,不会像以前那么辛苦。我们现在在女童军活动中心,个子高一点的,脚都无法伸直了睡,很辛苦!搬到这里来以后就会比较好一点。另外大家可以看一下,在这个地方前面斜一点的地方,我们准备要盖正觉寺。“丙建”的这块地,我们是要盖三层的禅三道场,没有地下室,总面积480坪,三层楼总共480坪。到那时候诸位打禅三会轻松一点,将来正觉寺盖好以后,禅三将会改在正觉寺办;这个地方将来就改为常住法师的安单处,把它作为祖师堂。这边将来供观世音菩萨与 克勤大师的像;将来正觉寺那边供 释迦牟尼佛,另外就是 文殊、普贤。”

  “将来正觉寺的规模比较大,第一层很大,并且是要中间没有梁柱的,所以工程就比较难作一点。本来我的打算是正觉寺要缩小,因为我想:盖这么大,会不会太浪费了?有的人说:‘老师!你不可以缩小,这一个地方将来是要容纳二千人来用的,地方怎么可以缩小!不够用!’(大众鼓掌)所以他们不同意我缩小,可能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接受啦!还在考虑中,还可能需要一面走、一面瞧,看到底正法的发展是怎样?因为正觉寺要两、三年后才会动工,申请变更完成以后还要去整地,要先有杂项执照,才可以申请规划。所以正觉寺要拿到建筑执照,还要一段时间。不过,这个禅三道场明年就可使用,我就已经很欢喜了。其它的对我而言都是锦上添花,我对这个没有什么野心。”

  “要说有野心的话──应该说是企图心──企图借著诸位不断的成为真实佛子,能够进入佛道之中,将来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人力,来完成《正觉藏》的编辑;把所有的伪经都摒除在外,这样我们就可以使正法再延续至少一千年。我们过去已经把它延续了一千年而来到今天,现在希望再把它延续一千年。因为我们已经把八、九、十识的问题,能够把它解决掉,把它摒除掉,将来不可能再有人来争执有九个识。我们已经把它确定下来:“识”就是总共只有八个识。所以正法未来的一千年基础已经楷定,已经不会有问题了。现在接下来就是要怎样再把它延续一、两千年,就是要靠《正觉藏》。可是《正觉藏》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这个大工程? 眸楹n有很多的人来帮忙,特别重要的是:要有非常多已经破参的师兄、姊们,一起来做。这个工程才有办法完成。以我们现在的人力来讲,我们这一世走了都还无法完成。所以需要再扩增更多的破参者来一同参与,这个《正觉藏》 才有办法把它完成!如果能够完成的话,正法还可以再多延续一千年,未来的两千年就可以维系于不坠。大家将会非常的辛苦,要有准备:非常辛苦!但是下一世再来,大家都将很轻松啦!这是我的看法。因此若要完成《正觉藏》需要大家共同来努力,把这个复兴佛法的大业,在我们手里来把它完成。”

  “今天这个禅三道场的启建,有我们大家努力护持让这个工程迅速完成。诸位这个大功德,绝对功不唐捐,因为这个功德会使正法延续下来。以前从来不认同“如来藏”的道场,现在已经有人宣称他们的法也是如来藏。不管他们是如何的标榜,只要他们认同如来藏胜法,那就够了。至于证如来藏的法,就由我们来传:他们去支持,我们来传。这是我的看法。所以,很显然地,在我们这些年将正法的法义不断重整之后,佛教界也不得不去做这样的转变。借著诸位共同的力量把他们引导出来,促使他们不得不要正视如来藏的妙法,这也是诸位的大功德。由于诸位努力护持正法,引导各地佛教道场,走进正确的观念,走回如来藏思想的正路。这个功德,是诸位的功德,把诸位这个功德回向快速的成佛,并且回向成佛的过程中都是快快乐乐的,不必悲哀的学佛,每一世都很迅速、很成功而且很快乐。谢谢诸位!(大众鼓掌)阿弥陀佛!”

  广大誓愿殊胜行,南赡部洲弘菩提

  最后大众在回向发愿的礼诵下,共许生生世世护持大乘了义正法的大誓愿。并由维那高唱:“大众礼谢 主法和尚,顶礼三拜。”引领大众礼谢主法和尚。但是 平实导师的麦克风已经被控音人员不经意的关掉了, 平实导师再以其平易近人的风范,就用两手当扩音器,放在嘴边大声回说:“礼佛一拜,阿弥陀佛。”大众就沐浴在 平实导师亲切柔软的呼唤声中及口中唱念佛号声中,满心温暖的圆满了启建法会。

  当法会圆满结束时,阳光依然普照而流泄下更灿烂的金黄色光芒,令整个会场大众的脸庞也都显露出亮丽光彩。香积组义工菩萨实时完成近千个餐盒,分发给从全台湾各地汇集而来的同修们。众同修领著餐盒、水果及护持正法的广大誓愿,身心愉悦的踏上归程。最后,香积组几乎发完所有餐盒,只剩下大概十来个餐盒供自己食用,不多也不少,所有香积组的义工菩萨都大呼不可思议。

  挤满200多辆小型车加上6辆游览车的临时停车场,就从最外围的小型车,还有占住主车道的游览车,逐渐一部一部的缓缓离开会场。四处听到同修们依依道别的声音,因为各地讲堂的同修们原来都相聚一堂,在台北讲堂上课,随著各地讲堂的设立而分开了,大家难得相见。中午大家才互相招呼好久不见,才几个小时之间,又要互道珍重,于是别情依依。特别是同修会所修的是大乘究竟了义正法,在广大的学佛人中,难得有宗门里的知音人。佛教道场虽然遍布全台,到处也都有佛弟子,但是有谁能够作家相见?只有同修会中的众同修,彼此才能作家相见,才是佛法殿堂中的家里人,才是真正的知音人。家里人才短短相聚又要别离,不免依依不舍,因为不能畅怀而谈,才相谈数语,催促上车的吆喝,声声传来。因为不上车,前面车子不走,交通就不能疏解。

  珍重!珍重!珍重了!在菩萨的法道上,我们必然重聚。现在,我们只是回到台湾的每一处,站在散播大乘了义正法法种的最前哨。如来藏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本来就彼此相照,本来就没有离与不离,没有合与不合。我们都知道禅三道场的所在了,我们未来必然常常在此相聚,为了照破众生无明而再相聚。正法终于有了根基之处了,不再飘荡流浪,正觉诸菩萨尔后更当鼎力护持正法的弘传,响应 平实导师弘法护教之悲愿,救护佛子四众出邪见深坑,奠立正法千年基业,乃至将今时末法期回溯至像法期,普令一切有缘佛子同证菩提,才能真正的报答佛恩、师恩于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