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佛以岸喻度难陀比丘 .......... 佛典故事选辑

  精进-佛以岸喻度难陀比丘

  《增壹阿含经》第三十八卷,马血天子问八政品第四十三之三:

  【闻如是:一时,佛在摩竭国界,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渐至江水侧。尔时,世尊见江水中,有大材木为水所漂,即坐水侧一树下坐。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颇见木为水所漂乎?”诸比丘白佛言:“唯然,见之。”

  世尊告曰:“设当此木不著此岸,不著彼岸,又不中没,复非在岸上,不为人所捉,复非为非人所捉者,复非为水所回转,复非腐败者,便当渐渐至海。所以然者,海:诸江之原本。汝等比丘亦如是,设不著此岸,不著彼岸,又不中没,复非在岸上,不为人、非人所捉,亦不为水所回转,亦不腐败,便当渐渐至涅槃处。所以然者,涅槃者:正见、正治、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涅槃之原本。”

  尔时,有牧牛人名曰难陀,凭杖而立。是时,彼牧牛人遥闻如来所说,渐来至世尊所而立。尔时,牧牛人白世尊言:“我今亦不著此岸,不在彼岸,又非中没,复非在岸上,不为人捉,复非为非人所捉,不为水所回转,亦非腐败,渐当至涅槃之处。唯愿世尊,听在道次,得作沙门。”

  世尊告曰:“汝今还主牛已,然后乃得作沙门耳!”牧牛人难陀报曰:“斯牛哀念犊故,自当还家。唯愿世尊,听在道次。”世尊告曰:“此牛虽当还家,故须汝往付授之。”是时,牧牛人即受其教往付牛已,还至佛所,白世尊言:“今已付牛,唯愿世尊听作沙门。”是时,如来即听作沙门,受具足戒。

  有一异比丘白世尊言:“云何为此岸?云何为彼岸?云何为中没?云何在岸上?云何不为人所捉?云何不为非人所捉?云何不为水所回转?云何不腐败?”

  佛告比丘曰:“此岸者,身也。彼岸者,身灭耶。中没者,欲爱耶。在岸上者,五欲也。为人所捉者,如有族姓子,发此誓愿:‘持此功德福佑,作大国王、若作大臣。’非人所捉者,如有比丘,有此誓愿:‘生四天王中而行梵行,今持功德生诸天之中。’是谓名为非人所捉。为水所回转者,此是邪疑也。腐败者,邪见、邪治、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此是腐败也。”

  是时,难陀比丘在闲静处而自修克:所以族姓之子,剃除须发出家学道者,修无上梵行,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即于座上成阿罗汉。

  尔时,难陀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话翻译如下:

  我阿难亲从佛闻:有一次,佛在摩竭国界和五百位大比丘及弟子们,沿著江岸缓缓而行。江中有一根巨大的漂木,载沉载浮地在江中不断上下滚动。这个时候,世尊看见了这种情景,就在江边的一棵树下坐了下来,和诸大比丘及弟子们说:“你们全都看见这棵大木材在江心中间被江水激打得亦沉亦浮吗?”诸大比丘及弟子们禀白说:“是的,全都看见了。”

  世尊又说:“假设这棵大木材不靠在这一边的堤岸,也不靠在对面的堤岸,又不在江心中间沉没,也不被水流冲到岸上,不被人们捞起来,也不被非人(注一)捞起来,又没有被江水激打在原地回转,也没有腐朽败坏,那么一来,这棵大木应当会渐渐漂流到大海。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大海乃是形成诸江的根本源头。(海水蒸发至高空,冷凝积成云,飘至陆地,云中小水滴聚合成大水滴,或凝成冰晶,以下雨或飘雪的形式落至地面,汇流成河,又流回大海。隐喻:万法从如来藏流出,也汇归如来藏。)你们修行道业的比丘也是如此,假设不靠在这一边的堤岸(喻我见、我执的凡夫),也不靠在对面的堤岸(喻小乘的无余涅槃),不落在这二边;也没有在中途翻覆沉没;又没有上岸停住,而耽溺在五欲境界的追逐上(喻耽溺于外我所的凡夫);也不贪求而被人世间的一切境界所系缚,也不被诸天界的一切境界所系缚;也不在江中被江水激打的原地回转(喻于佛法中犹豫不定的凡夫);也没有腐朽败坏;则一定会渐渐进入涅槃之境(喻佛的无住处涅槃)。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涅槃的内涵是八正道:正见、正治、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这八正道是到达涅槃的道路。”

  这时候,有位名字叫难陀的牧牛人,原本倚著木杖远远地站著,听到 佛对诸大比丘及弟子们所做的开示,慢慢走到 世尊面前戒慎恭谨地站立,向佛禀陈:“我今天也没有靠在这一边的堤岸,也不在对岸,又不在江中被江水激打沉没,也不在岸上执取恋慕人世间的一切境界,也不被非人境界所系缚,更不在江心中间被江水激打而在原地回转不停,也没有腐朽败坏,渐渐也会进步至涅槃之处。唯愿世尊,允许我加入修道的行列,出家求道。”

  世尊回答说:“你先把牛牵还给主人家,然后才可以出家修道!”难陀回答说:“这一头牛因为思念小牛的原故,自然会返家,不必我牵还。唯愿世尊,允许我加入修道的行列吧!” 世尊回答说:“这头牛自己虽然会认路回家,仍然是须要你亲手交付给主人才对。”此时牧牛人难陀听了 佛的教导,马上牵起了牛,回主人家交付清楚,然后又回到佛处所,向佛禀白:“我已经把牛牵还主人交付清楚了。唯愿世尊,允许我出家修道。”于是 佛就允许他出家修道,授具足戒(注二)。

  另外一位比丘,向 佛禀白问说:“如何说是此岸?如何说是彼岸 ?如何说是在江中沉没?如何说是在岸上?如何说是为人所限制?如何说是为非人所限制?如何说是被江水激打在原地回转?如何说是没有腐朽败坏?”

  佛告诉这位比丘说:“此岸者,执著‘五蕴身为我’的邪见,认‘五蕴我’是真实,为‘五蕴我’而忙碌,而造作生死轮回业种。彼岸者,‘五蕴身为我’的邪见灭,不再造作诸业的种子,灭染求度,断尽烦恼,直取无余涅槃,不再受后世的五蕴身而轮转生死。(以上仍落生与无生两边)中没者,就如有情众生因无明遮盖,妄心染著,贪恋男女欲爱,不知自拔,就好象沉没在江水中,无法摆脱江水的纠缠。在岸上者,即追逐享受世间‘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境界乐,而不知放舍此五欲系缚。为人所捉者,就有如在家佛弟子发这样的誓愿:‘持此功德福佑,未来世能作大国王或作大臣。’非人所捉者,就有如比丘,发这样的誓愿:‘未来世能生四天王中修清净梵行(注三),我今持十善业功德求生诸天中。’这叫作‘非人所捉’。在江心中间被江水激打的原地回转者,就好象有情众生不明生命的实相,把正法当成非法,非法当成正法,心怀犹豫,不愿信受奉行正法,磋跎岁月原地踏步一般。腐败者:邪见、邪治、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这都是招感苦因遮障修行,使得修学正法的法道腐烂败坏。”

  那时,难陀比丘在幽闲僻静的地方,独自思维修行克制:出家修行的尊贵佛族子弟,之所以愿意剃除须发出家学道的原因,就是为了修学无上清净梵行,断除烦恼,无明永尽之后,生死轮转已经灭尽,清净梵行已经建立,修道所应作的都已经成办,自己知道不须再受后世轮回苦报。精进思维后,即于吉祥座上证四果阿罗汉。

  此时,难陀比丘听闻 佛的一切开示,无不欢喜信受奉行。

  注 释:

  注一:非人(引述自丁福保编《佛学大辞典》)

  (杂名)对于人而谓天龙八部及夜叉,恶鬼之冥众,总为非人。《法华经》〈提婆品〉曰:“天龙八部,人与非人。”《药师经》曰:“无有非人,夺其精气。”

  注二:具足戒(节录自丁福保编《佛学大辞典》)

  为比丘、比丘尼当受之戒,别解脱戒中之至极也(案)。比丘为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为五百戒,戒之总数诸律不同,宜视后世之作为,然要严守佛佗制戒之意,专心保持比丘之面目,《八宗纲要》曰:“受具戒时并得如此无量无边等戒,量等虚空,境徧法界,莫不圆足,故名具足戒。”〔编案:菩萨众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以出家戒为别解脱戒。〕

  注三:梵行(节录自丁福保编《佛学大辞典》)

  梵者清净之义,断淫欲之法为梵行,修梵行则生梵天。菩萨利他之行,能为一切不善之对治,离过清净。故名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