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二十三).......... 施瑞雯见道报告

  《我的菩提路》(连载二十三)

  ──施瑞雯见道报告

  我的外婆茹素,笃信佛教,母亲也很早就入佛门。小时候问母亲:“为何要信佛?”母亲总是回答:“反正很好就是了。”所以我总以为佛教与道教类似,都是在求平安、求财富等。当时的我一点也不想深入佛法,不过因为我向来乐于听受长辈的话,所以母亲要我陪她朝山,要我皈依,要我背持大悲咒,我都做了、也背了。大学毕业后,忙于工作、结婚、育子,终日在世俗事上烦心,开始觉得:“难道就这样过一生吗?”孩子陆续上小学后,家中经济状况却逐渐恶化,心里烦恼不已。但每次瞻仰 观世音菩萨圣像时,心中却很平静,总觉得祂了解我的苦,就这样开始想入佛门;这时是二○○○年,约四年前的事。

  当时我的姊姊在上《菩提道次第广论》班的课,一听到我想学佛,十分热心的帮我报名,所以我上了八个月的“广论”课,越上越疑惑;再加上听说三年上完后,得再回锅读三年;心想:“怎么这样抱著一本论读六年,只读论而不读佛经呢?怎么不是从经入门呢?”我觉得不相应,所以就离开了。〔编案:《广论》的内容就是密宗黄教宗喀巴,依月称法师的应成派中观邪见而造的断灭见。但因同时主张缘起法的意识心常住不灭,故又落入常见中。《广论》后半部所说的止观,全都是喇嘛教承袭自天竺坦特罗“佛教”的无上瑜伽男女双身修法、轮座杂交。不久之前台湾社会侧目的谭崔瑜伽众多男女同处行淫,即是西藏喇嘛教承袭自古天竺坦特罗“佛教”的无上瑜伽双身修法。“坦特罗”今译为“谭崔”。〕

  这时家中同修也开始学佛,他的方式是广阅佛经及各家书籍,我们并不迷信各大道场的法师,总觉得应依法不依人。有一次,同修于图书馆借到了《真实如来藏》,看完后说:“这位作者是位善知识,真想再看看他的其它著作。”有愿就会成,没多久,在偶然的机会,又得到《无相念佛》及《念佛三昧修学次第》两本书;同修看完后,依著《无相念佛》的次第练习,直说这个法棒极了,因此决定到同修会上课。我于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开始上周五班 张正圜老师的课,而同修晚我一期,上周四班的课。

  第一次到讲堂上课,心里有股莫名的欢喜,觉得应该要护持讲堂;可是我的经济拮据,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是够用而已,没有积蓄。因此我诚心祈求 观世音菩萨,帮助我能于每个月的生活费中省下五百元,用来护持讲堂,竟然实现了。后来我再发愿,愿能每个月省下一千元护持讲堂,又实现了。不过,这已经是我经济上的极限了。

  未入讲堂前,我的佛法知见几乎是一张白纸,没想到会学禅法。总以为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是最殊胜的法门;觉得禅是很玄的,是哲学思想,很不实在的。当初进入正觉学法,只想学会无相念佛,没想过要明心或见性。可是学到约一年后,知见越来越具足,也了解若要修行佛菩提道,明心是唯一的一条路,否则无法入门修。而正觉讲堂,除了 平实导师,还有许多亲教师等善知识,这么好的机会与环境,当然我在这一世一定得明心,而且更要精进。此生定要比往昔无量世以来,所修学的更为进步,因为值遇善知识的机会难得啊!

  张老师待人诚恳,和蔼可亲,可是又有威严,所以我有些畏惧她,面对她时,常说不出话来。不过我很喜欢上 张老师的课,因为她能将深妙的法义,用浅显易懂的文词或比喻,让我们了解。内容由浅入深,有条理。我很羡慕,真希望自己也能早日学得善巧方便,学得善观众生根器,而能对众生宣说正法。

  有一次上课, 张老师说:“忏悔、发愿、回向,很重要。”自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必做这三件事,直到现在约两年,几乎没有间断过。可能因为这样,这两年半的修学,几乎没有什么大障碍;由拜佛、忆佛、拜多佛、看话头、起疑情至参话头,每个转折上,老师随讲我都能随入;有时有疑惑,却总能在下次上课时听到老师的讲解。也感觉佛菩萨时时都在观照著我,我也都遵照 张老师的进度用功。

  二○○三年刚过完农历年,同修会发生了法难,许多人〔编案:二百余人〕因此退转,我却一点也不受影响;虽然 平实导师(针对此次法难所写)的法义辨正(书籍),我看得似懂非懂,可是对正觉所传的了义正法有信心,坚信正法在此。再加上 张老师教导我们不要攀缘,所以那些离开正觉的同修,我一个也不认识,从没有人来转我们二人,心情很平静,也更坚定自己要早日见道的决心,精进潜修,以具足能力为正法弘传尽一份心力。此时,看到 张老师义无反顾的扛起台中班及台南班的课程,心里十分赞叹 张老师的勇气;相信当 张老师答应接下班级时,心里没有一丝一毫顾虑自己会多忙、多累,只是一心为正法、为众生。若非菩萨,哪能有这样的心行呢? 张老师又给了我一个好榜样。

  二○○三年底,听到会里已觅得适当地点将建设正觉寺的好消息;心中很惭愧,自己经济能力实在不足,无法护持。回家后,想到还有一些首饰,或许可以变卖,筹得一些款项;与同修商量后,拿到附近银楼,顺利的变卖,筹得一笔小金额,护持正觉寺。由于自己往世布施做得不好,以至于现在在经济上,只能微尽棉薄之力护持,真是惭愧。后来在课堂上, 张老师说班上另一位师姊也类似于我的状况,我很能体会那位师姊的心情。

  递交禅三报名表后,虽然希望能被录取,但是得失心不重;心想:若此缘未熟,再继续努力。我既已发愿此生一定要明心,以长远心来看,相信明心是迟早的事;就以这样的心情继续用功,此时疑情已经很浓了。一日在晾衣服时,突然明白:当我只专注看某件东西时,耳朵虽然没注意听,但是确实是有声音入到耳朵里面,鼻、舌、身、触也相同。也就是说,只要根尘不坏,第八识恒时显现著内相分,而妄心只执取祂想执取的那部分。也明白《真实如来藏》书中, 平实导师针对外相分、内相分、见分所做的警卫室中摄影画面的比喻,心中肯定“的确有个第八识在运作著”,这一点,以前从来没有察觉到。

  二月中旬,一日于拜佛正要起身时,突然起了一念:难道□□□□□□□□就是第八识?再深入思惟,第六意识须“意、法为缘而生”,第七末那识(意根)更须依附于第八识才有作用,第六、第七识都是心法,没有□□□□□□□的功能。而第八识有种子流注,能生万法,应该是第八识□□□。再深入想:□□的各种粗细运作,□□□□如:□□、□□的运作,应该也是第八识□□□。虽然心中认为□□□□□、□□都是第八识的功能所现,但是又生一疑惑,觉得这里面好象也有妄心;而何者为真?何者为妄?无法分辨清楚。

  因此又继续参究,数日后又于拜佛时,突然灵机一动,啊!我知道了!□□□□,□□□□□□是第八识,没有语言文字而能分别方向、方位等,如:伸手时要举多高、伸多远、要继续或停止、速度要快或慢等,这些都是妄心的作用(妄心能离语言文字而作这些分别)。也就是说,第八识在六尘上完全不分别,但祂能□□□□□□□□,恒时□□运作,所以说祂“恒而不审”。而妄心却是刹那刹那分别、刹那刹那作主。再将第八识的体性一一审查,觉得没错。此时心中大致确定找到真心了,但不知是否完整?是否这样的见解能达到被印证明心的标准?所以还是不敢怠慢,每天照样用功;可是奇怪?疑情不见了,拜佛时无法起疑情参究了。

  与 张老师小参, 张老师平静的回答:“你现在将你所领悟的,融入拜佛中,然后等缘熟能上禅三再说吧!”因此我还是依照原来的方式,天天用功。另外,这期间又看一遍《入不二门》,每则公案都能懂,心中更加肯定方向不会错。接到禅三录取通知时,心里虽然高兴,却很平静,马上于 佛前至诚礼拜,感恩佛菩萨冥冥中的眷顾。

  禅三时,第一次排到小参,已经是第二天晚上;面对 平实导师时,就像是面对佛一般,心中紧张不已。本以为信心具足,能将所领悟的说得明白,却因为紧张,说得语无伦次。最后 平实导师提出两个问题:一、将□□、□□与如来藏分辨清楚。二、如来藏如何□□□□□?希望我思惟清楚后,再排小参。被打回票后,仔细想,□□□□□,□□□七转识的心行,如来藏是□□□□□□□七转识运作,所以如来藏因为□□□,所以□□□□□□□,应该没错了。奇怪!昨天小参时,怎么就答不出来呢?赶快再排小参,结果从上午到下午三点,都还轮不到。这时心里有些慌,心想如果 平实导师又提出问题,我又答不出来,再排小参又得大半天,如此一来一往,四天不就结束了?还无法被印证,怎么办?不过没多久,心念一转:即使如此,此次禅三若能藉由 平实导师的问题,而思惟整理得更清楚、更深入,那也是有收获,不必担心此次能否被印证。这样想过后,心就能安住等待小参。

  第三日下午,第二次小参,见到 平实导师时已不像第一次那么紧张了,反而觉得很亲切。 平实导师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我哑口无言;但是 平实导师慈悲,总是给我提示,就这样,我结结巴巴的回答。这时的我,就像 张老师所说的:“初悟的人被人一问,常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最后 平实导师交代我去体验喝水,但是得先到佛前礼拜,感谢佛恩。此时泪水已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我并非喜极而泣,而是惭愧与感恩。此生活到四十多岁,才找到真正的“我”,在此之前一直为无明所障,一直贪著于五阴,轮转生死不已。佛说了那么多的法,直到现在,我才体验到当中的真实义理。若非佛菩萨暗中助我,及老师的教导,我怎能由三年前在佛法上是一张白纸,而三年后却能顺利破参呢?

  回到座位喝水前,先将 平实导师的问题整理一遍(因为不能做笔记,深怕以后会忘记),这才发觉这些问题环环相扣,能让我理路通达。先是确定如来藏□□□□□;入胎后,如来藏(阿赖耶识)摄取四大,先生五根而与意根具足六根,再出生内相分的六尘,再辗转出生六识,如此十八界具足,再衍生万法,所以万法皆由如来藏(阿赖耶识)所生。又开示非有另一真如出生如来藏(非有另一真如出生阿赖耶识),因为(假使真的有另一真如可以出生阿赖耶识的话)如此一来,(真如也应该是能生万法的心,则入胎后的真如也将会和阿赖耶识一样的制造另一个色身,将来就会有两个人出生了,真如心及阿赖耶识就都会成为各有两个了),即成为有增减,有生灭,这是矛盾的,由此更确定如来藏阿赖耶识为万法的根源。而如来藏阿赖耶识因为是真心,非妄心,所以对外六尘离见闻觉知,但却又能了知□□□□,而□□□□。最后 平实导师还不忘叮咛我,要懂得善守密意,不可为人明说而亏损如来。 平实导师真是面面俱到,至诚感谢 平实导师钜细靡遗的开示与指导。

  简单的喝水□□,却隐含著深妙的法。先是体验□□,由□□□、□、□、……等,皆有作用,原来一个简单□□□,几乎□□□□□□,而妄心却不断在了知、分别、作决定。真妄配合时,就好象妄心是个□□□□□□□□,而真心是□□□□□、从不分辨、从不抱怨□□□,真是“无所住”。但是这个□□的□□,才是真正的主人,才是真心,妄心执持真心□□□□。 平实导师针对喝水的法,所做的开示,又让我领悟得更深细。也可由□□□□中,观察哪些是□□,哪些是□□□□而来,以后有机会,真得好好观察□□□□□。

  第四日下午, 平实导师要我们体验:□□与□□□□时,真、妄心运作的情形。□□□□□,轻松自在,也是□□□□大都有运作,而眼识、意识分别方向、方位。但是一□□,马上□□□□□□,听觉、触觉变得很敏锐,□□□□□□就觉得累。 平实导师在开示时,重点在于让我们体验:见的当下就已了别完成。闻亦相同,故不能说“一念不生时的觉知心为真心”,因为虽然一念不生,但仍然有见闻觉知,仍然有了别、分别,此仍是妄心。四天三夜的禅三就此结束,带著感恩与丰收的心情回家。见道后的功德受用,可以三个事实来说明:

  一、感觉自己的般若智能,突然往上跳了一阶。禅宗公案看得懂了(明心的公案),再读《心经》及《心经密意》时,懂得更深一层的义理,原来《心经》、《金刚经》中都已开示得如此贴切,若非破参,是不会懂的。但是也发觉往后的差别智、道种智,要学的还太多、太多,不由得发起精进心,今后定要比破参前更用功才行。

  二、能对众生自然生起平等心。破参后,有一日看见一只蚂蚁被水滴困住,当看到它挣扎的样子,我突然想到:它与我皆有个一样体性的如来藏,不由得对它生起平等心,而将水吸干,助它脱困。对畜生尚且能如此看待,何况对人更是容易生起平等心。

  三、不畏惧死亡。破参前,每天于 佛前发愿“愿穷未来际,尽自己的能力护持正法,即使牺牲身命,在所不惜”时,心里总觉得虚虚的,真的舍得牺牲身命吗?破参后,仔细思惟色身、五蕴、十八界乃因缘和合而成,皆由如来藏所生,皆是虚妄的。没有了这一期身命,仍有如来藏能生下一期身命,而此生所修所学的善法,也不会灭失,有何好畏惧的呢?至于眷属、子女,他们也各有如来藏,依其业种过这一期生命,有何好担忧?好舍不得?因此,即使现在就要舍报,也无所畏惧。只是若非寿命已尽,或为护正法必须舍命,我可不愿意现在就死,因为才刚破参,才刚要入门修学,怎能轻言放弃生命呢?(还是得要依照菩萨戒来爱惜有用之身,除非是为护法,不可故入难处而轻言舍命。)

  反观自己能于三年就顺利的悟得本心,内心至诚的感恩佛菩萨冥冥中的护佑,使我得以依止真正的大善知识。至诚的感恩 平实导师施设无相念佛的法门,使我们能进而看话头、参话头,而证得生命实相根本——如来藏阿赖耶识,法身慧命得以豁然全现,能真正进入菩萨道的修行。更至诚的感恩 张老师的倾囊相授,苦口婆心、谆谆教诲, 张老师的一言一行都将成为我修行上的好榜样。也至诚的感恩义工菩萨们,不辞辛劳的护持著我们,使我能在安稳、舒适的环境中,专心的求道。这两年半来,在正觉讲堂的点点滴滴,内心的感激非语言能表达于万一。 平实导师曾开示:“悟后要能转依如来藏(的无私无我性),如此才是真悟。如果不能转依,知道答案了,也仍然不是证悟。”我定会时时记得这句话,身体力行,也要比破参前更努力精进,跟著 老师一步步的学习,愿能早日具足能力,协助弘传了义正法,帮助有缘众生同证菩提,以报答佛恩师恩。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学生 施瑞雯 顶礼

  公元二○○四年四月十三日

  ﹝编案:《我的菩提路》连载,至此圆满,将由正智出版社结集成书,并在书局上架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