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觉醒》(五).......... 正枝居士

  学佛的觉醒(连载五)

  六.邪见的范例:

  现在是信息网络电子化时代,大家都能在电视媒体上来看到佛法节目,也可以在各大道场的网站上读到大法师们解说的佛法,在佛法弘传上来说,的确是相当方便,在家中即能听闻佛法,不受时空限制,且不用四处跑道场。

  以下二篇内容是直接从电视佛法节目上听闻后直接记下来的,提出来作一些法义的辨正之后,已直接寄给说法的大法师们。不知是他们未接到,或是故意不予以响应〔编案:应该是无法响应〕,只好略作修饰,将口语化的部分修改成正式的文字,用他们所说的内容当作错误范例的素材,来辨正他们为什么说错了;提供这些资料给佛教界的目的,是想让大家能够深入了解义理,如同在学校学了一些课程之后,要再去实习作实验,拿一些以前别人曾做过的经验例证作为教材来实习,以增加佛教界四众亲身的体验。对这些范例若能正确的了知其中淆讹处,就容易认清悟错者的说法,就有能力来辨识真假善知识,加强对于法理真正涵义的认知与了解,以提升正知正见;正知见的基础渐渐深厚了,才不容易被人误导,就能早日走上真正的亲证三乘菩提大道,愿与诸方菩萨们共同探讨!

  有人说:“什么是缘起性空?佛说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即是缘起性空。”如此说法对吗?

  略说:《金刚经》中有诸多类似语句,可是 佛所说的义理并不是这样的“缘起性空”;其实他这种说法是错解 佛所说第八识空性与诸法空相之意。在般若诸经中, 佛的说法是双俱二法的:实相空性心与诸法的空相。如在《金刚经》中佛云:“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正如同以手指月,手与指非是月,是要您依手指所指示的方向去寻找;才能找得到月,也才能找到真正的月,莫将手指认作月。 佛在解说般若第一义时所说的言词,并不是般若第一义谛,要依 佛所说言词中的般若义涵来寻找第八识真心,当您证得了第八识真心时,自然会发起般若智能,那才是真正的般若第一义谛之真义;所以说“所说的佛法不是真的佛法,证得第八识实相心时,所证的无境界的实相境界而生起的智能,才是真的佛法。” 佛所说的般若涵义在此,并非说第八识是缘起性空,也不是只在五阴、六识的缘起性空上来说;若离第八识说诸法缘起性空,乃佛所斥的断见外道。在《金刚经》中,佛云:“‘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也是相同的义理, 佛是要佛弟子们依 佛所说的方法,去觅得不会佛法的第八识如来藏,才是真的佛法。是故诸佛所说的般若即非般若,只是证得如来藏以后,确实的了知法界万法的实相了,那个亲证实相的智能境界才是般若。如是知、如是证,方名般若,决不可说“五阴、六识缘起性空即是般若”,那是在错解 佛所说的般若义理,也是将大乘菩提浅化为声闻菩提,是在破坏大乘法的胜妙性。

  缘觉行者依蕴处界作因缘观,十二因缘有支相连──有无明支故有行支,有行支故有识支……乃至有生支故有老病死……支,是名此有故彼有。此有故彼有,即是缘起生灭法;以有无明故有行,乃至生有故有老死;缘生之法,必归于灭,皆无有不坏体性,其性必空,故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性空,是名缘起性空。

  缘起性空之观念与现象,是由“根本因与诸缘”和合而出生,而暂时存在,缘起性空之法非有实体,其性空无断灭,则知“缘起性空”一法必有出生与坏灭之现象,最后终必归于断灭空。若无不生不灭之自心如来──第八识如来藏──为因,则缘起性空即成无法,无法则不可能出生蕴处界任何一法,否则就是无因而生、无因而灭,此违一切世间之理,亦违佛菩萨之圣教。缘起性空之理,纯是名相施设,是依于蕴处界所显之五阴、六入、十八界等法生灭无常其性本空,而说有缘起性空之理;若离蕴处界……等世间表相法,要依何处而有缘起性空之可言者?所以缘起性空是依世俗法而施设的,缘起性空的根源是蕴处界,但蕴处界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总不会是无因而生吧?无因而生乃违一切教理,也违一切法界的实相,故当然是由如来藏心体所出生的。以此缘故,缘起性空以蕴处界为体,蕴处界以如来藏为体,所以缘起性空仍然是以如来藏为体;是故法界的实相就是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等四性,这样才是佛法的般若真实义。

  《心经》中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智亦无得。”但有好多人解释成“‘有’是现象,‘无’是性空”,而作如是说:“无所得故性空。”总说成:“一切法缘起性空,就是般若经的真正意思了。”性空是缘生缘灭,无有真实不坏之体性,才说是缘起性空。如果说“无常故无所得,无所得故性空”,既然一切法缘生缘灭,灭了就灭了,还有什么法继续存在不灭?竟然还可以说是不灭。就如同桌子烧毁就没有了,这不是断灭吗?怎能说烧毁以后是不灭的?那《心经》所说之“心”是存在、或不存在呢?如果“心”不存在,又如何能叫做‘心’经而说是“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呢?所以他们那种说法是不了解性空与空性之真义。《心经》中虽然有说“无智亦无得”,但所指的是实相心如来藏的自住境界,而不是指蕴处界中任何一法的境界,这个实相心是离见闻觉知,对六尘境界无所得,亦无智能可言,其本身所显示的清净无为的体性,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此乃如来藏阿赖耶识的自住境界,并且是六识心仍然存在不灭之时就证得的境界,所以才能说是观自在菩萨,不是灭了六识心以后不能观察自己如来藏自在的断灭境界,不是能观心与自在心都断灭的境界;而“有智亦有得”乃是觉知心的境界,证得真心所出生的般若智能也是意识觉知心的境界;可是阿罗汉在无余涅槃中真心如来藏独住而不生起七转识妄心时,或如菩萨八识心王俱在而单独观察真心如来藏的自住境界时,祂是没有智能及所得可说的。所以,《心经》才会说“无智亦无得”。实相心本来就在,祂不是因为缘生而有,所以第八识心不是您修行以后才变生出来的;当您证得了第八识心,您并不是得到了第八识心,因为祂是本来就一直存在的,也因此而说无得(以这种说法来解释“无智”,就会有不通之处;因为真心在悟前是无智的,在悟后仍然是无智的,所以应该以离见闻觉知的真心而说真心无智),但不可以曲解经义而说成“无所得故一切法都空无”。所以《心经》是依实相心所住的境界来说诸法空相:依实相心来说五蕴十八界缘生缘灭的空相。也就是说《金刚经》、《心经》所有的涵义皆是以第八识实相心作为中心,来解说解脱道的涅槃境界及佛菩提道的般若真实义。

  若把般若实相解说成“性空唯名”的人,是在学“印顺法”,不是在学“佛法”,才会错解般若为“性空唯名”。如果说般若真的只是“性空唯名”的话,既然万法都是缘生缘灭,就是无常、是断坏、是空无,是没有真实常住法的空无断灭;但您是否想过:“名”只是一个表相名称而已,只是受想行识的缘生缘灭法的代称而已,而且“名”所指涉的受想行识也是缘起性空,所以“名”不真实,所以“名”性空;如果是依错误的说法而否定了第八识空性心的话,那五蕴十八界又统统是性空,皆是无常法,阿罗汉入无余涅槃以后灭尽了蕴处界,岂不是成了断灭法?与断见外道就完全相同了!但佛经却都不是这么说的,在阿含部经典中, 佛有说过“名色缘识、识缘名色”的第八识,也说过“名色由识生”的第八识;因此,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体性所说的缘起性空,都是依止第八识来说的,若是离开了第八识来说缘起性空,则成为断灭空,也使蕴处界及“蕴处界缘起性空等诸法”变为无因而起、而灭,就成为无因论外道了。所以般若决不是在说性空唯名,般若是依第八识空性来说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包括见闻觉知的意识心,及处处作主的意根心都是虚妄不实的;但是这些虚妄心,必须依附于实相心如来藏而存在。

  有人在解说唯识学时,把第七识、第八识说成“第七意识、第八意识”,又说“唯识本身不究竟。”这种说法对吗?

  略说:如此说法非是正说。如果把第七识、第八识说成第七意识、第八意识,是不是意谓第七识、第八识,都是由意识所分出?意思成为:由意识心再细分为“第七意识、第八意识”;这是把第七及第八二识都含摄在意识之内。然而意识心是虚妄法, 佛说:“诸所有意识,一切皆意、法为缘生。”意思是所有的意识,不论是粗细心,都是会断灭之法,不能往生到后世去,则“第七意识、第八意识”,既然是意识所分出来的,必定要依意识所缘法的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存在,那此世舍寿时,“第七意识、第八意识”不都全断灭了吗?又譬如二乘圣人所证的无余依涅槃,是要灭尽意识与意根的,但依此法师的说法,阿罗汉们入涅槃时第八“意”识也灭了,一无所有了,不就变成断灭空了?这样一来,二乘解脱道就与断见外道合流了,而大乘般若当然就跟著变成“性空”而“唯名”的戏论了,所有的三乘佛法也都变成断灭论、无因论的戏论了。可是, 佛说心总有八识,唯第八识如来藏恒常坚住不坏,能生七转识,所以阿含中说“名色由识生”,“名”是已函盖意根与六识心在内的,不许解释为意识出生了意识,所以不许说第六意识出生第七、第八意识,因为所有意识都是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出生的,意识不能作为出生另一意识的助缘。第八识如来藏是出生名色的另一识,是本来就自己存在,从不出生故永不灭,为何要把五位悉断的意识心或意识细心而名之为“第八意识”?这种说法是否意味著第八意识亦是断灭心?果真如是,那么夜晚眠熟无梦以后就不应该会再醒过来,因为今晚的意识眠熟无梦时已断灭了,就不可能有次日的意识心再出现而醒过来,那不就是说眠熟无梦就等于断灭了吗?死了以后也一样,不会有来世不就是断灭了吗?这也意味说阿罗汉入涅槃时灭了所有意识心就是断灭境界,或者意味阿罗汉入涅槃后尚有意根与法尘不灭,那就成为所有阿罗汉都没有真的入涅槃,因为入涅槃时是要灭尽六识、六根与六尘的,所以“第七意识、第八意识”的说法是戏论、言不及义。

  四阿含十因缘法中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名色由识生”,色谓色身,名谓能受、想、行之空明觉知的六识及作主之末那,受精卵位之“名”则唯有末那识意根,尚无空明觉知的前六识故,尚无五根可触五尘故,既然受精卵位之“名”唯有末那而无前六识,而意根末那识并无大种性自性,不能执持名色,则能入母胎执持名色者当知必是第八识──阿赖耶识,此识即是般若诸经所说之空性──非心心、不念心,若离此识,名色(意根及受精卵)则无所依,受精卵就无法分裂细胞而成长,故说缘起性空之理无法离于空性阿赖耶识而存在,否则缘起性空之理即成无因唯缘之断灭法,同于无常断灭论。而第六意识在正死位时已断灭了,如何又能生出第七末那及第八识如来藏?而名之为“第七意识”及“第八意识”?其理不通。如果第八识是被生之法,则第八识是本无今生,从无到有,则是生灭法,但《心经》却又明示有个实相心,是不生不灭的。是故,不可把第七末那识说为第七意识,更不可把第八识真心如来藏说成第八“意识”。

  破初参开悟明心,只是证得第八识的总相智,只是明白了第八识而已,所以才说是明心,明白有第八识真心而已。明心之后才要开始悟后起修,要修什么呢?要修后得无分别智,要修学第八识里面一切种子功能作用的智能,这就是别相智及一切种智。您如果不修学别相智及一切种智,则无法进入初地乃至成佛。别相智有关的经典比较重要的有《大品摩诃般若》、《小品摩诃般若》、《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心经》……等等,这些是悟后所应进修别相智的般若系列经典,从中深入了解第八识真心:为什么是本性清净而又有染污,八识心王每一识的体性是如何,依如来藏来现观一切法为什么是缘起性空等等,这些都是别相智的范畴。当您通达了别相智之后,要进入初地前所必须要通达的智能就是道种智,也就是第三转法轮的唯识方广诸经,如来藏系的全部经典都是属于唯识方广系列的经典,这些唯识方广经典,就是包括在一切种智之内。唯识经典较重要的有《楞伽经》、《解深密经》、《胜鬘经》,这些经典所说的就是第八识真心祂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功能差别,您了知了这部分的内容,就是进入初地的无生法忍;因为一切种智未圆满前,名道种智;在此基础上往前地地增上,一切种智具足圆满了知,才是到达佛地。所以明心是成佛之道的入门,离开亲证第八识如来藏明心修证,永远无法实证般若,永远悖离成佛之道,故六识论是大错特错的邪见;若想亲证般若而进入成佛之道的实修位中,必须回归八识论来进修,除此以外别无他途。

  开悟明心,在唯识增上慧学来说只是真见道;真见道之后所修学的别相智,只是真见道位以后所修的相见道位法义,只是三贤位的地前应修的法义,都不能及于一切种智,尚须进修唯识经典的一切种智,才是正修唯识增上慧学,这才是究竟了义的佛法。因此不可以说:“唯识本身不究竟。”因为唯识之学,就是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的增上慧学,也是成佛所必须修学的究竟法,更是真见道位进修相见道位般若别相智圆满以后,才能进修的法,是入地以后的诸地菩萨所修的法,明心者仍无力也无资格修学的,怎能说是不究竟的?诸佛都靠真实唯识、虚妄唯识二门具足而成就一切种智,成就一切种智时才能成佛,怎能妄说“唯识本身不究竟”?。

  有人说:“性空与空性是一样的。”正确吗?

  空之真实含意有二:一是蕴处界万法空相,一是般若空性。蕴处界万法空相者谓: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及其所生万法皆是缘起幻有、缘散幻灭,刹那变异,终归于空无,无有真实不灭之自性,故名缘起诸法其性空幻──缘起性空;即《心经》所说之“诸法空相”。从空相之中,您要去寻觅不生不灭而同时存在的第八识空性心。空性是般若空──如来藏空性,即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说之心也。蕴处界万法依父母及四大为缘而幻生幻灭,须依第八识如来藏为因,方有此蕴处界万法之缘起缘灭;若离空性如来藏因,尚不能现起蕴处界,何况能有蕴处界所生万法?何况能有蕴处界及万法的缘起性空?此空性心无形无色,无见闻觉知,故名空性。

  何谓般若空性?般若就是法界实相的智能。般若智能就是你亲证如来藏──亲自触证第八识,并且能去体验领受祂的自性,这就是般若空性。般若诸经偏显空性,兼说二乘菩提所说空相;空性乃是大乘般若诸经 佛所说之自心如来藏,即是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之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真如。般若不是说无常空与缘起性空,初转法轮时说的是无常空及缘起性空,所说的对象是现象界的蕴处界;二转法轮所说的般若空性,则是说蕴处界源头的如来藏中道性;如果二转法轮的般若也是讲蕴处界的无常空与缘起性空,那初转法轮应该就是般若了,然而初转法轮为什么不叫般若?二转法轮才叫般若?其道理何在?

  因此,要如实了解“空”义,首要之务在于辨明“空相”与“空性”之分际,当知“空”包括空性与诸法空相;空相谓五阴世间空、贪欲空、三毒空、贪瞋痴永灭,我、我所永灭──一切法空,是名阿含所说缘起性空之空,乃是诸法空相。空性谓因缘法十二有支所依之根本识──“名色缘识、识缘名色”之识,即是阿含所说“名色由识生”之识;依于此不生不灭之第八识才能说蕴处界是缘起性空,无有真实不坏之法。性空与空性不是一样的,若不能明辨者,必随此谬论邪见而入歧途,精进修学一世而全无所证;甚至于跟著表相大师人云亦云的共造谤法、谤贤圣的大恶业,求升反堕。

  实相是空性,不是性空,空性是般若空──如来藏空性,即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说之心;空性真如乃谓自性清净心──第八识如来藏也,此心自无始劫来,不曾起三界六尘法之见闻觉知,不曾贪著或厌恶六尘,随缘任运,离一切有漏有为法性,又复能生五色根及意根,此空性心无形无色,无六尘中的见闻觉知,故名空性。是故空性非谓一切法空之诸法空相为空性。

  修学佛法必须了知五阴、六入、十八界空相之外,尚须了知涅槃本际之空性──般若慧所依之空性──如来藏心,而后修学大乘了义法,方有入处。不可如印顺所说“空性,是空的名词化”(印顺著《空之探究》第54页)、“空,是形容词的名词化,就是空性。”(同书第174页)。假使如他所说,则般若诸经都只是名言施设的戏论,因为都只是空的名词化,也是形容词的名词化,那么般若诸经便成为戏论了,因为都只是名词的堆砌而已,怪不得印顺会把般若定义为性空唯名。然而空性如来藏,有其自体性──是恒常而不断灭,是可以证得之实相心,如果只是“名、名词”而已,请问历代祖师要如何来悟?是要悟个什么?印顺的意思应该是说:“禅宗祖师所说的开悟都是假的,并没有实相心可以证得。”但实相心确实存在而且可证,是一切法之因,非是他因所作,亦非他缘所作,亦非由他因缘合作而有,是本自有之,非由他生,故能成为众生万法之因,因此 佛才会在阿含中说“名色由识生”,又说:“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者,谓此识也。”因此,不能离开第八识真心如来藏,而说一切法缘起性空,不然就变成外道的断灭空了,也跟无因论外道的见解相合、相契了。

  “不了知实相,则所说法是世间法。”这是一位很有名的法师在解说佛法时所说的话,此话正是对所有想要修学第一义谛实相法之佛子们的一句诚恳语。小乘佛法则唯有解脱道,并无佛菩提之法道;蕴处界……等法皆是缘起性空,唯是解脱道,不涉佛菩提故。二乘解脱道只能断除我见、我执,彻底否定意识心自己与时时思量作主之意根自己,对这二种我执确实断尽了,即可出离三界分段生死苦,独留如来藏永住无余涅槃境界中,名为涅槃本际;二乘圣人不证般若正义,则永绝于佛菩提道之法,是故永远不能成佛,除非回小向大而证如来藏实相心。

  如果以二乘解脱道之缘起性空、一切法空等理,用来解说大乘佛法,妄谓缘起性空即是般若正理,此非是 佛所说之般若实相。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皆因深观法界体性而成佛道,一切佛皆因亲证此空性心,故能发起般若慧之总相智、别相智、一切种智,因此得成佛道故。解脱道亦是一切种智所摄故,一切种智具足世、出世间一切法故。一切人皆不得唯以解脱道之修行,而言可成佛道,唯有进求大乘深妙实相正理,方能了知真正成佛之道。

  任何人在解说佛法时,当以 佛所说之法义为依止,来解说佛法,如果是违背了 世尊所传第一义谛之真实义理,则所说之法皆是外道法。如果违背 世尊意旨,则所说之法即非是佛法。

  有人说:“没有分别妄想执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真心。”对否?

  略说:意识心能清楚分别、能了知人、事、物,因能清楚分别了知,故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之心正是意识妄心,意识心非是真心。

  《维摩诘经》云:“法不可见闻觉知。”、“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经上说“不会”是菩提心,所谓“不会”即是不会六入,不与六尘相应;不会六入的菩提心是离见闻觉知的,既然是离见闻觉知,如何会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真心从无始劫以来,一向不在昏沉与明白之中,赵州从谂禅师有句名言:“老僧不在明白里。”不明不白,就不会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唯识系列诸经中说第八识是“恒而不审”,“不审”即是对一切法不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会加以观照,而意识心才是能审,才能了知六尘境界,意识心对六尘境界皆了了分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能审察了知。

  当前佛教,常有教人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之觉知心为真心,亦有教人“放下一切烦恼执著”之觉知心为真心,或是教人“一念不生之灵知心为真心”。此皆错解了 佛所说之般若第一义谛。《心经》云:“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真心既是无六根、无六尘又无眼识乃至意识界〔界是指功能性〕,如何会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佛说:“根、尘、触生意识”,有了意识心,才能了别六尘境界,才会清楚明白。第八识真心,从来皆是离见闻觉知,不分别善恶,不分别六尘境界,不在六尘之中起想念与觉知,第八识真心一向如是,怎会说真心是清楚明白的心?

  有人说:“诸佛用真心,我们用妄心,要把妄心换成真心。”、“圣人没有思没有想是用真心。”“离思想才能见到真相。”“所以我们要用真心,不用妄心”。“把妄心舍了,永远离开妄心,用真心来处事。不要用第六识、第七识等语。”“分别执著没了,就明心,成就真实圆满的德行”正确否?

  略说:如果说要把妄心换成真心才是证悟,如果真心是由妄心所变成的,那真心是由无而有,则真心是有生的法,有生就有灭,然有生有灭即是妄心,非是真心。

  但是,《心经》云:“不生不灭”,真心既是不生不灭,就是连一刹那亦不曾断灭过,既然是不曾灭过,何来曾经生过?而是自无始以来即是不灭,连一刹那亦未曾灭过,故不生。真心是从本以来就在的,如果是曾经有一刹那之断灭,则色身必有一刹那之死亡,因为真心不在了。所以真心是无始劫来从不断灭,本来就在的,所以《心经》云“观自在”,就是要以意识觉知心来现前观照本来就自在的另一个真心,能这样子观照,才能称为观自在的菩萨。

  如果说,诸佛菩萨是只用真心第八识,但真心是离见闻觉知,从不攀缘六尘,故非能知能觉之心,亦非能作主之心,故不分别诸法善恶,亦不分别六尘中的一切境界,如何能只用真心来讲经说法?

  如果诸佛菩萨只是用真心第八识而不同时运用妄心第六识与第七识,那正是阿含所说的无余涅槃境界,那诸佛菩萨皆入无余涅槃了,正在无余涅槃中,无前七识而没有我;我灭了,如何讲经说法?必须是真心与妄心一起配合运作,才能为众生说法。而妄心非是妄想,妄想是七转识妄心之烦恼种子所现行而有,如果没有这些妄心,众生皆无法了别、无法言语,一切有情众生如何来修学佛法,乃至诸佛菩萨如何能广度众生?

  《胜鬘经》中所说:“自性清净心而有染者,难可了知……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不是已经说了有真心与妄心之分吗?如来藏无形无相,自性清净而与妄心同在,非因悟而把妄心变为真心,非因修定断除烦恼,而将了了“常”知之七转识妄心变为如来藏真心。

  七转识妄心──能知能觉、能作主之心,是与真心同时同处,是由真心如来藏出生的,一切有情都是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一切有情皆有见闻觉知心,此心是前六识,加上处处作主之心是末那识意根,前七识合称七转识,七转识皆由如来藏中之七识种子不断现行而有。如来藏真心与能知能觉之七识心同在,真心不曾间断地运作,但不分别善恶,不见、不闻、不觉、不知、不贪、不瞋,却能随缘而应,时时无所住而生其心。

  如果说证悟者,是把妄心变成真心如来藏,而不用妄心第六识、第七识,那每一证悟者,皆少了二识──第六识及第七识,因为把妄心变成了真心,妄心没有了,只有真心如来藏,而真心是离见闻觉知,不能了知人、我、众生及种种法,如何来利益有情众生?现见诸佛世尊能观众生根器,应机逗教,可见成佛时,仍有前七识“妄心”修行清净了,而与第八识真如心并行运为,因此,真正证悟者,是用妄心来觅得那无所住的真心,而后转依无所住心之清净体性,才是真悟者;而不是把妄心舍了,分别执著没了,就算是明心开悟;也不是把妄心变成真心,而妄说此为开悟。

  妄心前六识乃依他起性:依六根、六尘及第八识真心而有,依缘而有,故名妄心。一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如果没有真心第八识,哪来有妄心七转识的存在与运作?妄心皆因如来藏而有,意识是因五扶尘根触外五尘,阿赖耶识于胜义根中现起内相分,因末那识之遍缘性欲加了别,而由阿赖耶识现起意识,随即前五识同时现起运作,以了别之。故《阿含经》云:“根尘触三和合生于眼识乃至意识”,是故眼等六识皆是依他起性,非本来自在,若没有真心的恒存,要如何出生妄心?不是说“一心是真心,二心是妄心”,而应该说是真妄和合,第八识真心是与前七识妄心同在。故大法师所谓的“转妄成真、去妄显真”非是正说。

  有人说:“要舍得干净,一念不生,诚则一念不生。真心离念,诚心没有念。”对吗?

  略说:一般错悟的人常说:“有念即妄心,离念即真心”。把离念灵知心当作真心,离念灵知心对六尘境界了了分明,了了分明中,必是分别心,并非无分别心。心中不起语言文字时,还是分别心,有能知与所知,不离六尘。

  一般人被大师误导了以后,总认为“一念不生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真如”,以觉知心不执著一切法即是变成真如,以觉知心不分别之时即是证悟,但不知一念不生还是意识心所摄;觉知心一旦现起,必与六尘万法相应。当你打坐到一念不生时,如外面有声音时,你心中了了分明而知声音的所显示的的境界;在外面都无声音时,也能了知外面都无声音,确认无疑;可见在一念不生时仍然有分别心,觉知心还在,能自我觉知一念不生。意识心既然能了知六尘,必非 佛所说的真心,佛在《大集经》云:“无觉无观是名心性”。真心的体性是对六尘无觉亦无观的。

  就算是坐入二禅等至位中,离开欲界五尘,还是与定境法尘相应(以下凡有说到禅定之境界是依家师所说,非是本人的境界。),既然与定境法尘相应,仍有意识心能觉知分别定境;能觉知及分别定境中的法尘,即是有住心,还是有分别性。

  南泉禅师曾开示说:“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如来藏无始来即是恒而不断,于六尘万法中,不曾起一念知之,但亦不曾刹那断灭过,而能了知众生心行,又非是三界六尘中之知。此即是《维摩诘经》云:“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

  如果一念不生之觉知心就是真如,依《心经》云“不生不灭”,如来藏真心从不断灭,但了了分明、一念不生时之觉知心,在眠熟无梦时,此心即断灭了;当睡著无梦时,意识心断灭不在了,所以完全无知;意识觉知心既有断灭,有断灭之心怎么会是真如心呢?

  如果“圣人没有思没有想,是用真心。”如果是“诸佛用真心,而真心又离念”,请问,诸佛念念为众生,是有念还是无念?诸佛菩萨在弘扬佛法时是有思想还是无思想?若说法时无思想,如何说法?若佛说法时有思想,依那位师父的说法,那是否说诸佛菩萨的念都还未舍干净?显然不是,因此,不能说:意识心对一切境不执著,无烦恼,一切放下,把一念不生之觉知心修到离念即是真心。觉知心不论是有念还是无念,都是意识心,未离我所,不离境界受,非是常住不灭。

  有人说:“放下执著、妄想、分别 ”“世间法统统放下,去想就是无明”。“妄想执著没了,就圆成佛道。”“学佛不能不开悟,不能不断烦恼,烦恼断了,自然开悟了。”对否?

  略说:分从二乘解脱道与佛菩提道来说,二乘解脱道,只从蕴处界现观缘起性空,无法观察到法界实相心;二乘法是出离三界生死,也就是断我执烦恼而取证无余涅槃,把三界烦恼修除之前,仍必须要“见道”;二乘见道,就是断我见,此乃是二乘菩提所证得的解脱果。二乘圣人所证得的解脱,虽然是出了三界生死轮回,若不回心大乘来修学佛菩提,还是不知大乘菩萨所证的法界实相,不能证得无余依涅槃的实际──如来藏。

  解脱道是以断我见、我执为主,而佛菩提道是以明心为基础,佛菩提道也是函盖了解脱道,最后以证得究竟佛果为目的。佛法之主要内容即是成佛之道,成佛之道则唯有二主要道──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二道都必须具足修证才能成佛;除此以外,无别佛法。但是目前的佛教界,错解佛法的情形非常严重,常以二乘法之缘起性空,来解说大乘般若、取代大乘佛菩提道修证的般若及种智,使得众生误认二乘法即是究竟佛法,便在二乘法上投入毕生努力,即使是能证得四果阿罗汉,如不回小向大,对此真心如来藏,就仍是不能如实了知,仍然无法成佛。

  二乘圣人修断见、思二惑而断三界烦恼,能出三界生死,然不知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之本际,唯得声闻缘觉菩提,不得佛菩提。故《胜鬘经》云:“阿罗汉无漏不尽,不尽者谓无明住地。”无明住地即是无始无明,谓阿罗汉不破、不断无始无明,于法界实相不能了知。

  至于解脱道也已被大师们误会得很严重了!解脱道修学者之能否取证有余涅槃,端在意根自我执著之能否断除,我见、我执断已,舍寿前之意识、意根恒依如是正见而住,不生虚妄想。舍寿时,顿舍自己:舍意识觉知心及处处作主之意根(第七识),唯余第八识离见闻觉知,无受、无想、亦不作主,不再受生于三界中,是名无余涅槃。

  然而声闻法中修解脱道之证果者,从初果至四果,此等诸圣(依大乘别教而言仍在第六住贤位中)虽因断除见惑或断尽思惑,从分证解脱果至满证解脱果,能出三界而犹不知出三界后之涅槃实际;出三界后,已无觉知心及意根之思量性故,涅槃之实际即是自心藏识,彼等唯能了知妄心七识之自心现量,不能了知藏识之自心现量,故于涅槃本际茫无所知。

  二乘人所证的菩提是要断除我见、我执烦恼,断我见的首要之务即是断除觉知心常而不坏之我见,方入声闻初果;我执断除了以后,才是证得解脱道的极果,就是“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解脱、解脱知见知如真。”可以出三界。虽已断尽分段生死,但仍不明实相,实相之不明,如何能圆成佛道?故单修解脱道,并不能使人成佛。

  二乘所证的涅槃是说七转识妄心依他而起、处处执著作主,非有真实不坏之自性,从而断除我执;我执现行断尽时,如来藏中之七转识烦恼种子的现行已经断尽,当我执断尽时,死后“我”不再出现,舍寿后不复令七识心现行,唯余真如阿赖耶识独存,此真如心无形无色,离见闻觉知,不复受生于三界,名无余涅槃。所以说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是把自我的执著灭除后,不再出生于三界中所显示的如来藏自住境界,所以说阿罗汉入涅槃是七转识消失了,由此了知,二乘无学阿罗汉,看破放下,只证得蕴处界空相,把我执烦恼灭了,终非究竟,因为没有证得实相心,仍然是不知有如来藏;因七转识皆灭了,那有“我”能证涅槃?如何有自我能了知入住涅槃中?所以阿罗汉证得解脱而未证得涅槃实际,因无余涅槃时,他的见闻觉知及作主之心已灭尽了。

  这位大师说:“妄想执著没了,就圆成佛道。”意思是说觉知心若没有语言文字妄想时,就是成佛了!但是这只是离念灵知心,仍然是意识心;他不愿意否定觉知心的自己,不知觉知心──离念灵知心──的虚妄性,错认离念时就是成佛了,显然仍是堕落于我见之中,我见还没有断除,初果都不能证得,何况是菩萨所悟的第八识如来藏境界?连初果、连真见道菩萨的见地都没有,就说是已经成佛了,是不如实语的说法者。

  这位大师说:“学佛不能不开悟,不能不断烦恼,烦恼断了,自然开悟了。”但是大乘真见道明心之前要先断除我见,我见断了以后才可能证得如来藏,才是真的明心;像这位大师没有断我见,我见烦恼是坚固的继续存在,所以认定意识心是真如心,他永远都无法明心。明心则是证悟自心真如──实证如来藏,依自心真如来观察蕴处界一切万法皆无我性。禅宗的明心不是把分别心断了,亦不是把烦恼断了就自然开悟了。菩萨主修在般若慧上,所证佛菩提不是因为断我执烦恼而能证得的,是在我执烦恼还是很重时,只要断我见以后遇到善知识教导时,就可以证悟佛菩提了,这即是禅宗的开悟破初参,悟后不会急著取证有余涅槃。

  大乘菩萨所证的佛菩提,是证第八识,是实证无余依涅槃的实际──如来藏。也就是说,菩萨还没有证得有余依涅槃,当破初参明心时,就找到自己的真如心,就已证得无余依涅槃中的本际第八识,并且能亲自体验领受其清净、涅槃的自性,这是大乘菩萨所证的不可思议解脱,从此以后是悟后起修,进修般若别相智乃至增上慧学一切种智,兼得修断二乘圣人所断我执烦恼。

  如果不能了知觉知心意识的虚妄,只是放下贪,一切都放下,那只是在断除我所上面用心,如果不断我见、我执,还是不能了生死、出三界,就算是成就了解脱极果,也还是未能究竟,因为未能证得实相,所以最多只是二乘无学而已,永无成佛的可能。

  佛菩提的觉悟,是要觉悟到第八识如来藏,是以能分别的觉知心意识,去寻觅到本来无分别、离见闻觉知的如来藏真心之所在,才是真正的开悟,这样的觉,才是真正的觉;不是说“前念已灭、后念未生,那个了了分明的灵知心是觉”,因为这种觉仍然是意识心的觉知性,是在六尘中的妄觉,不是真心在六尘外的真觉,和自性见外道的自性相同。禅宗的开悟明心,是证得第八识如来藏,就是大乘佛菩提的见道,亦还只是大乘佛法的入道而已,并不是说证悟明心,就等同于佛、就能通达或究竟圆满。还须要修学一切种智,断除烦恼障的习气种子随眠及所知障的随眠,才能达到圆满究竟之佛地,所以大师的说法是错误的,跟随他学法的学人们,都应该清醒、觉醒了。

  有人说:“有情无情同圆种智,无情众生亦有法性。”正确否?

  略说:若说无情草木是众生,依道种智来说,请问草木有第八识否?有前七识否?若无心识,草木如何会有佛性?草木等无情众生,无心识与佛性,如何能圆成种智而成佛?所谓有情,乃说有第八识而出生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由如是众法合成者,方得为有情。植物有“真心”第八识否?有前七识否?无心无识则非是有情众生,如何可言无情亦有成佛的法性?

  亦不能说“虚空法界,众生共一法身”。如果说有情众生皆共有同一个法身,那十方有情众生之心性智能应皆相同;因为有情众生共一法身,本体相同,则果报应皆相同;那么由别人去修行就好,我则等著收成;则应有一众生成佛时,所有众生皆同时成佛;亦应一人造恶业时,一切人皆同造恶业,因共有同一法身故。故若言众生共一法身,有种种过失。有情众生之真如心是各各住于自己身中,正所谓个人修、个人得。 佛于《如来藏经》云:“我见众生种种烦恼,长夜流转,生死无量,如来妙藏在其身内,俨然清净如我无异。” 佛在此段经文中,已明确指出:所有众生都各有自己的真如心体在五蕴身中分明显示,所以是各个众生都各有自己独尊的真如心法身,不是众生共有一个真如心──法身。

  有大师开示:“舍识用根”,对否?

  略说:要诸学人舍识用根,此是不如理作意之妄想,非真佛法。舍识用根,如何能修行?此知见非是正知见。因为根有六根,舍识用根的话,是用眼根修行?如舍眼识改用眼根,无眼识时眼根如何能见?如何能修行?耳、鼻、舌、身四根亦复如是,如舍耳、鼻、舌、身四识,则耳、鼻、舌、身四根皆无能闻、能嗅、能尝、能触等性,犹如尸体,如何能修行?若舍意根末那识,则前六识俱灭,唯入无余涅槃,无三界身,如何能修行?必须真心、妄心和合运作,六根六识相互配合方能修行,才能依此而觅得自心如来藏,所以舍识用根无法修行,舍识用根来修行的说法是不懂佛法者的说法。

  有人说:“不生不灭,而生灭同时;生灭同时,即不生不灭,才是事实真相”“离开一切妄想执著,即超越法界”。“生灭同时,即生即无生”“生与无生都无,才是无生”。“一切妄想分别执著都没有了,才是无住,生灭太快了,所以才不生不灭”正确否?

  略说:如来藏的体性本是体恒常住,如《心经》云:“观自在菩萨”。谓能观察到自心如来是本自存在而非有生之法,这样的菩萨即是观自在菩萨。真心本是自己已在的心,非从他有,不藉他法为缘才出生;体恒不灭故无生,以无生故,则永无灭,故名不生不灭。第八识如来藏体性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故亦不垢不净,不贪不瞋,非善非恶……等无为性。既是不生亦不灭,何来有“生灭同时”?

  自心如来藏,体既是恒,则必无间断,有间断则非是自在心。七识妄心是有生有灭,六识夜夜断灭;如来藏第八识,无始劫来,就未曾一刹那间断过;既然未曾灭过,何来有生?故不可说“生灭太快了,才不生不灭。”生灭太快了,可以用来说七转识等心,可以用来说意识觉知心──离念灵知;但自心如来藏是不断流注七转识种子的心,流注出来的七识种子的生灭太快了,所以落在离念灵知心境界的大师们都察觉不出来,才会说“生灭太快了,才不生不灭”,其实还是生灭的妄心。

  亦不可说“生与无生都无,才是无生。”第八识自心,无始劫来本自在,所以是无生,何时曾生过?第八识如来藏的体性,是不曾生、不曾灭,永不坏灭,从来不生,从本以来就在的,故《心经》说“不生不灭”,并不是“生灭太快了,才是不生不灭。”有生有灭,不论是快是慢,皆是有生有灭;有生有灭则非是实相心,实相心必是从来也永远都不生不灭。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的人会如此解释:“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不动心;看见好看的,不动心;不喜欢的东西,也不动心;人骂我不生气,这就是无所住。”这些其实都是前七转识的体性,不是无住心。真正的无所住心是第八识心如来藏,不是以第六识心修到不贪、不瞋,就成为无住心,而是第八识心本来就是无所住心,你会贪、会瞋,而第八识心本来就不贪不瞋,无始劫来就是无所住的心。不是将意识觉知心修除分别执著后成为无住;你有分别也好,无分别也好,不论你有执著时、无执著时,第八识心都是无所住的,无所住的自性是一直如此的,不会因为有修行或无修行而改变的。

  第八识是从来都无所住,祂离见闻觉知,不会分别六尘万法,这真心才是无所住,虽无所住,而能时时随缘任运而生其心;真心本来即无妄想分别执著,不是说觉知心的妄想分别执著都放下了,没有了,才是无住。离念灵知心一念不生时亦是住:住在一念不生境界之中。住于一念不生境界之中,就是定境;定境是意识心的境界,不是真心第八识的境界。真心从来不曾起过一念妄想、贪、瞋,但也从来不住在一念不生的定境中,永远不落在两边中。

  有住心是见闻觉知心,看到好看的,多看一下;此即是有住,不论有无语言文字妄想,都是住。真心第八识,从来都是无所住的,因为是离见闻觉知,不住在了了分明之中,于六尘万法之中都无所住,才是真的无住心。在无所住的同时,又不断能随缘而应,能生起种种功能差别,这才是“无所住而不断生其心”的心。不是说意识心住于一念不生之定境中,就说是无分别的真心,那不是无住心,因为还是有定境法尘相应,仍是有住的妄心,仍然没有变成真心如来藏,仍然是妄心意识。

  不可说“对一切物,不起七情六欲,是真心。”不论你起不起七情六欲(其实有情只有六情五欲),真心皆在,你起了恶心,真心还是在;起了善心,真心仍然在;真心本不起贪、瞋、爱、喜,会起贪、瞋、爱、喜的心是意识心。意识心纵使是修到不起贪、瞋时,还是意识心,只是修行变清净而已,还不是真心。所以,真心不是由意识心所转变来的!

  从来都无所住的第八识心,是和觉知心同在一起的;前七识妄心是有住心和第八识无住心,是有住心的前七识和无住心的第八识同时并行运作的,而不是要把妄心除掉,只用真心。因为真实心是从来都无所住的,祂不住于一切法中,祂本来就不贪、不瞋,与六尘不相应,你要布施、生善心、生恶心,祂都无所住,祂完全无意见,这才是无所住心。祂在六尘中无所住时,又不断的流注七识种子,使你可以了了分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去修定或行善、造恶。无所住的心是第八识心,和有所住的前七识妄心是同在一起,是真心与妄心同时并行运作的,这才是佛菩提的正见。(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