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放逸真苦行

  ——《优婆塞戒经讲记》DVD观后记——

  这几天,南加州的气温持续发烧不退,我们住了十七年的这个滨海小镇,居然高温达华氏破百度(约40℃),其它内陆地区就更是难以想象了。女儿元祈笑道:“我们不用再去市场前面的小摊贩买烤蕃薯了,只要把蕃薯摆在大太阳下,很快就可以烤熟了…”报纸的头版消息──加州连续十天高温,热死五十六人,南北加州气温都逾百度,五十七年来首见,数千牛只热死,牛奶产量减少15%。这令我想起,那一位南传佛教修苦行的比丘,他就在我们的邻城,被称为“小西贡”商圈的大门口,身穿黄色袈裟,光头、身材魁梧,双手捧著铁钵,却又用著宽大的袖子,紧紧地把钵遮掩起来,有心供养的佛教徒,还得使点劲才能把钱投入钵里。有一回,亲眼看见两个妙龄女郎,围著他嘻笑,好似在试探纹风不动的比丘有否反应?但见无名比丘突然仰起头来,转身对她们吼了一声,那两个女孩落慌而逃。最近,我们看见他,怎么头皮变成白色了?露出来的双足可能是因久站而红肿不堪,身上的袈裟也破裂了,因为已经不能缝补了,只能用透明胶带暂时的粘合。早些年前,他还站在商场大厦的门口,若过了正午,太阳西下时还会有点儿遮荫的时段。后来,他移到停车场前的一块巨石上站立,因无树木遮蔽,驻立镇日,衣服尚且被阳光晒得破烂,更何况血肉之躯,能不令人担心他身体的健康吗?

  另外还有一个修苦行的小故事:原本大家都很欢喜本地有个新的寺庙落成,附近城镇的佛教信徒全来共襄盛举,甚至西方友人也感到兴趣,而来一探究竟。大家出钱出力,贡献时间和智慧,尤其是对常住法师的恭敬,更是无可言喻,偌大的道场,需要众多在家信众发心护持,更何况他们还有好几英亩的酪梨果园,却只有个位数的几位比丘尼,除了照顾道场,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工作都忙不完,还得轮流到五十英里外的果园出坡,时间体力耗竭,何来时间修行用功?有些信徒就主动请缨,周末假日,携家带眷,自己开车去果园工作。也有居士们自动排班,轮流准备素食午斋供养法师,大家都自以为是在行善积功德。

  有一天,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年轻小姐,突然脱口而出的请教法师:“为什么我们这样作,你们出家人从来不说一声谢谢?”法师这样回答:“师父说,我们是修苦行的,不用感恩。”声如暴雷、气壮山河、发人猛醒。到底甚么是苦行?甚么是修行?暗自庆幸能在正觉讲堂洛杉矶共修处聆听 导师讲授《菩萨优婆塞戒经》的DVD,才有了正知见──心不放逸名为苦行;真苦行其实是中道行,不苦不乐,不苦是身不受苦,不乐是心不贪于五欲,常能制心一处,在佛法义理上思惟用心,一心忆佛而净念相继。或是带著话头出坡,住于参究之中,这才叫做不放逸。能修忍辱:修于生忍、修于慈忍、修于法忍,能于深妙法安忍而不动摇,才是真正的苦行。心不放逸就可以离开身恶业、口恶业、意恶业,常为众生作大饶益,而常行十善,累积福德资粮,必定会示现菩萨富裕之相,生活无虞匮乏而不必受人供养的可爱异熟果报。

  很多年前,有人看我老是投稿报章杂志,都写些学佛的心得和生活小故事,就当面对我说:“有修有证,等到证悟之后再写吧!”尤其是来到正觉听闻正法,自忖才疏学浅,而所写出来的文章,又与真实如来藏无关,言不及义恐落人笑柄,又浪费版面篇幅。唯上周六,我们洛杉矶共修处的亲教师上善下藏法师,甫从台北参加亲教师会议回来,带给我们许多令人兴奋的好消息,尤其是乡村教育中心(正觉祖师堂)动土开工,明年我们就会有自己的禅三道场, 导师宣布,自此正觉步入推广期。我们虽然重洋远隔,能不立即向应吗?次日就有师兄们相约到大华超市门口,摆摊赠书,广结善缘。期望借著 导师的智慧法音能接引更多有缘的佛子。后学胆敢不揣谫陋地,拙笔写出自己听经的心得,祈愿全球各地广大的正觉电子报读友先进大德,人人矢志为推广正法尽一分心力。以期报答佛恩、师恩于万一。阿弥陀佛!

  2006年大暑写于美国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