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 缘

  自序

  佛教界一直存在著消极怠惰及回避问题的心态,往往只以表相来决断善恶,不问事实本质的善恶性;而且常常没有是非正义,也常常以不理性的心态来看待问题,都只因为迷信上师教导而无智慧简择所致。然而佛教的本质却一向都是智信而非迷信盲从的,在各部经典与论典中, 佛与诸大菩萨也都是如此教导的;假使学佛人不曾注意到这个问题,将会学佛一世而唐捐其功。如是迷信而不探究法义是非的错误心态,常被人冠以随缘之说而合理化了,由是而使种种违背 世尊教旨真义的错误法义,得以继续误导众生,所以随缘二字常被作为误导众生的合法借口,也常被学法者作为逃避面对真相的借口。

  然而一切真正学佛人,都应该有使命感:当佛教已被外道法渗透到极为严重而面临危急存亡关头时,当佛教即将重新被密宗外道再一次以灭亡天竺佛教的手段而李代桃僵时,大家是否应该有所警觉?当有人对佛教的前途提出严重的警告时,大家是否应该细心的加以探讨:是否真的已经又到了面临危急存亡的关头了?分析清楚以后,是否应该有所为及有所不为?

  有所为是说,应该对渗透寄生于佛门中的外道法加以处理,将外道法逐出佛教界之外;有所不为是说,对佛门中的外道法不再加以援助,以免外道假藉佛教之名而行破坏佛教之实。有所为是说,应该破斥已被证明为外道法的西藏密宗邪法;有所不为是说,不再亲近与修学藏密的邪见、邪淫法门。如是具足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正确心态与作法以后,佛教才可能会有光明的前景;佛教界的一切大师与学人,才可能会有真断我见、真断三缚结的一天,也才可能会有实证法界万法实相的希望。

  随缘,本是善法,但被用在对应佛门中的外道法时,随缘却成了恶法。所以随缘的种种型态与真实道理,应该让佛教界普能了知。由此缘故,应将二○○五年讲于新竹讲堂之〈随缘〉内容,整理为文字而梓行之,以利教界大众。今书此序,作为出版此书之说明,用昭教界。

  佛弟子平实谨识

  公元二○○六年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