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觉醒(连载八)

  圣严师父说:“只要放下一切攀缘妄想的分别执著心,就是‘一心不生’,你就见到未出娘胎前的本来面目。”(《禅修菁华》入门第172~173页)

  略说:从这段圣严师父所说,亦即“放下一切妄想时就是开悟”。如圣严师父所说:“只要放下一切攀缘妄想的分别执著心,就是‘一心不生’,你就见到未出娘胎前的本来面目。”圣严师父认为一切都放下之后就是一心不生,但是这样就是真的没有执著心了吗?您所说的“没有执著心”真的就是开悟了吗?从这里倒要请问圣严师父:二乘阿罗汉,他们已断尽我执烦恼,已断分段生死,已断尽三界烦恼,能出三界生死了,但是为什么烦恼、执著都已放下,还是无法亲见未出娘胎前的本来面目?如果定性声闻人不回小向大,或回入大乘法以后仍未经由禅宗的参禅来证得第八识自心如来时,仍是不可能悟明实相的。又一心不生时,仍必有所依,有这些所依,意识才能了知自己一心不生时的境界;是故必需依意识心、意根、第八识如来藏、六尘或法尘等,你才能了知有一念不生之境界,如果没有意识、意根、色身、法尘作藉缘,是无法了知这“一念不生”的境界相。因为当睡著无梦时,即不能了知有一念不生的境界,所以说能了知自己“一念不生”境界的心就是意识心,不是真心,因为祂必有所依;有所依的就不是真心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本是不生不灭、本来自在的,祂不是缘起而有的,不必依靠任何一法就能独自存在,才是真心。《心经》也挑明了说祂自己“无意识界”,既无意识的功能(界就是功能差别)如何能了知一念不生!所以圣严师父说放下一切执著心的“一心不生”就是亲见本来面目,这与《心经》所阐述的般若义涵不相符合,更与 世尊三乘法教相违。《心经》所说的真心如来藏,绝对没有妄想分别执著,哪来的攀缘妄想的分别执著心可放下?您所要放下的妄想执著心,是您的意识妄心自己。但也不是说意识心放下了分别、执著性,就已见到了未出娘胎前的本来面目,若照圣严师父开示这样去盲修瞎练,那是永远不可能证得本来面目的,因为蒸沙无法成饭──意识沙是永远无法蒸成如来藏饭的。一定是要依据 佛的圣教开示,建立正确知见而依据正确的法教而行,待福慧因缘具足成熟而一念相应后,方可有亲证本来面目的可能,在亲证第八识心后,转依第八识真心,再来修除更深细的不如理作意的分别执著,如此才是正确的修行方法,而不是圣严师父所说错认意识心放下执著的“一心不生”境界为证悟,依此“非因计因”的邪见,永无亲见本来面目的机会。

  圣严师父说:“所以修行是从散乱心到集中心,由集中心变成统一心。统一先是自己身心的统一,再是内外的统一,然后只有前念与后念的统一心。最后连统一心也放下时,即是无心的悟境。”(《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第113页)

  我常说禅的修行应依照以下的次第:散心,集中心,统一心,无心(中略)必须超脱“一”,而恢复自然,也就是无心,因为“无”就是“至道”,就是“禅”。(《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第28页)

  只要相信“散乱心”、“集中心”、“一心”都是假的(《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第69页)

  “一心”粉碎后便进入“无心”,也就是禅的悟境。(《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第59页)

  略说:圣严师父说的心与《心经》所说的真实心不相同。《心经》云:“观自在菩萨”,开头第一句就说“观自在”,这个“自在”的意思就是说第八识真心本来就已经自己存在,不须要用任何方法来转变而成的才是本来自在。并不是将散乱心意识经过修练成“无心”就算是真心如来藏,不论用任何方法所修成的心、所转变成的心,那都是缘起法,都只是生灭心,是虚妄法意识,凡是须要诸多助缘来成就的心都不是般若经中开示的真心。诸佛菩萨都已明白开示过,真心是如来藏,祂是本来就在的,本来已存在的真心哪需要再藉修行来出生?既然不曾出生,如何能灭?要灭什么?故说真心不生不灭。

  照圣严师父所说“悟境”就是“无心”,而您说的“无心”是指一切都放下而无所了知的心?还是将此心放下后灭失而成为没有心存在的“无心”?若是前者如圣严师父所说:先将伶伶俐俐的散乱攀缘意识心,收摄为专注于某些境界的集中意识心(就像是被拴住的心猿一般,但祂依然很伶俐),再把这些集中心收摄为只专注一个没有特定标的之专一心,这就是住在禅宗祖师所说的“无事甲”里;最后再把这件“无事甲”也丢了,什么念也不留,成为“一心不生”的“无心”境界,这正好又进了禅宗祖师所说的“黑山鬼窟”里,而这窟里却成了圣严师父您的“悟境”,仍然是意识生灭心的境界,并非真的无心。真的无心,是黄檗禅师讲的无一切心,也就是无识阴六识心,凡是住在六尘中的觉知心,凡是住于定境法尘中的觉知心,都是三界心、六识心,不能外于三界、六识境界,圣严师父的无心正是这种境界,与黄檗禅师讲的无心大不相同,黄檗禅师的无心是依第八识如来藏无三界心、无六识心而说的;圣严师父的无心却无法与黄檗禅师的无心公案印证,反而很清楚的显示落在识阴之中,连我见都没有断,更别说是证得“无三界心、无六识心”的禅宗明心境界。反过来,如果您说的“无心”是什么心都没了,那修了一辈子不是白忙一场?而且若真是什么心都没了,那又是哪个心在了知师父您的“悟境”?所以师父您说的“悟境”完全不符合宗门意旨!

  再从教门上来分析,依圣严师父您说:是要先从散乱心变成集中心,再由集中心变成统一的心,最后从统一的心,变成“无心”才是“悟境”。圣严师父所说的“无心”悟境,是要经过多道程序助缘才能变成的,是要经过辗转加工才能完成的;而完成后,却又变成了断灭本质的“无心”。但是佛在《心经》中说明的真心却是本来就在的,不是用加工变来的,不是修行以后才变成真心的。第八识才是真心,祂是出生圣严师父您所说的无心(觉知心)的本来已在的心,不须要助缘来成就祂的存在,祂本来就是具足成就而自己存在的(自在);而圣严师父您所说的真心,都是须要刻意修行加工来的,都是须要助缘来完成的,又是从散乱心辗转而变来的,又是将妄心修行加工以后转变成真心,这就与佛所说的本来自己已在的圣教不同,那不就是与 佛所说的般若涵义相违背吗?真善知识所言,决不会违背 佛语,圣严师父您所说的开悟,与佛所说的证悟却不相同,究竟是《心经》说的对?还是圣严师父您说的对?

  《维摩诘经》云:“诸烦恼是道场,知如实故”,经中已说要证得真心,并不是先把烦恼集中、统一、再进入无心后把烦恼忘掉〔编按:圣严法师所说的并不能断烦恼,顶多只能暂时忘掉自己原来还在烦恼中。〕,而是在烦恼现行之中,有一真实性、本来就已如如性的真心,随时随地在配合您,您要用意识心来寻觅祂;找到了祂,您才能用《心经》的每一句来印证,您就是开悟了。以圣严师父您所说的无心“开悟”境界,是无法通过每一句《心经》考验的,因为《心经》说的心是本来就真,不必经过修行才变成真心,师父您的“真心”却是必修行才能变成“真心”;《心经》说的真心是第八识如来藏,是出生师父您的“无心”的第八识,师父您不去求证这个本来就真的如来藏,却妄想要将如来藏所出生的妄心意识修行变成真心,就成为有生必有灭、藉缘修成而缘散必坏的妄心了。当您找到了真心,您再去现前观察祂的体性是不是真实可证得的,是不是不贪、不瞋,是不是离见闻觉知、如如而安住?是不是能入住母胎中出生色身、出生意识觉知心的真心?当您证得祂,而又能如实的现观第八识真心的体性,也证明祂确实是能出生师父您的意识觉知心(无心)时,您一定能明了真的就如般若经中所说的完全相同,那才是真正的开悟,才是见到了您未出娘胎前的本来面目。上来依据经教来解说,也说了这么多,恳请圣严师父深入思惟般若诸经不生不灭的真实义理,劝请您别再沉迷于意识中了,别再妄想意识可以变成 佛说的真心第八识了,意识不论如何修、修多久,永远都是意识,永远不可能变成第八识真心;第八识真心是本来就已是第八识,本来就已是真心,不必您将祂修成,祂是本来就真。若是依您现在的想法,是要将有生有灭的意识妄心修成真心,那就是藉缘而生的真心,将来临终时缘散了,您这个“真心”将无可避免的坏散,您那时只能随著妄心的散坏,不得不随著大妄语业的业风境界而随风漂流了!这是曾经作您弟子的我最不乐见的。

  曾有学人问圣严师父,何谓“自家宝藏”?师父答:

  “这个宝藏就是‘明心见性’,从烦恼的心变成智慧的心,这叫‘明心’;‘见性’是见到不动的、不变的佛性。既然不动不变,就没有任东西可以加以衡量,那是可以意会而不能言宣的。”(《圣严说禅》第7页)

  “在烦恼断尽的一刹那间,山河大地宇宙万有的种种执著都放下。此时内在没有自我,外在没有环境和他人。但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不是!而是对环境和他人不起瞋怨爱恨善怒的执著。这是一种开悟的体验和感觉。”(《圣严说禅》第210页)

  略说:《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二十七:“乃至示得一切种智,或自身中现一方世界摩尼宝珠。”经中所说的有情各自身中有摩尼宝珠,也就是本来就在、本来就真的第八识如来藏,才是真正的“自家宝藏”。既然是“自家宝藏”当然是实有法,也就是应该有个“实体”的宝藏──能生色身与万法的如来藏,不应该只是一个明心见性的概念;“明心见性”这句话只是一个概念,意思是明白了真心的所在及以父母所生眼得见佛性。将这个概念加以实证时,最少可看到有两个心,不是修行以后转变而成的;一个是能修行、能明白、入胎后才出生的觉知心,另一个是从来不修行、被明白的心、入胎后能出生觉知心的第八识真心;若是见性,则是有一个圣严师父您所知道的“无心”的觉知心,另有一个您所不曾看见的第八识的本觉性能被您在山河大地上面看见;而这佛性却不是师父所说不动不变的,如果佛性是不动不变的那就不会有作用,如没有作用的佛性又怎能称之为佛性?所以“明心见性”观念不是自家宝藏,而是这个被明白的“心”、被看见的“佛性”,才是真的“自家宝藏”,一切真悟的佛子都可以直截了当的宣说出来!大家都知道《心经》是在告诉我们真心的体性,我们来看看《心经》怎么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经中明白的告诉我们,真心并没有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的体性,所以真心并不是意识心!而师父您说:“从烦恼心变成智慧心,这叫明心。”这样的说法却是具足眼界、耳界乃至意识界的,也是有生有灭、有垢有净、有增有减的心,并且是有苦、集、灭、道相应的,也是有智亦有得的妄心意识心,因此圣严师父您是颠倒说《心经》,也颠倒说明心见性与开悟了。因为明心是以妄心意识修行来明白真心之所在,才是禅宗所说的开悟,而被悟到的真心是本来就已是真心,祂是从来都不必修行的;您说的却是必须修行妄心,是想要把妄心修行变成真心,与圣教及禅宗的实证不符合;当您真的开悟以后智慧就会渐次生起,但这个智慧是因为明心的功德而出生,不是因为意识心的聪明伶俐能有智慧而称为明心!而且不论祂变得多么有智慧,祂还是意识心,永远都会与烦恼相应,永远都是烦恼心,是修行以后才会变清净的妄心,所以是有垢有净的妄心,不是不垢不净的真心。只是一般人不懂佛法,所以也不能如实了知意识心的体性而“恒”生误解,就被您误导了!师父!您应该赶快离开误导众生的大恶业。

  《心经》一开头就说:“观自在菩萨”,第八识真心从无始劫以来就是本来自在的。真心是不生不灭的,怎么会是是由烦恼心意识变成的?如果所说的真心果真是由烦恼心所变成的,那真心岂不是有二个?一个是 佛说的本就不生不灭之真心,第八识真心是本来就在的,另一个就是圣严师父您所创造的、修行变成的“真心”,是由烦恼心所变成的,真心就变成了二个,但是 佛说第八识真心,只有一个,请问哪一个才是真心?真正证悟者所说的般若绝对不会与 佛说的相互矛盾。《心经》一开头就说“观自在菩萨”,单这一句话已说出真心不是把烦恼断除掉的妄心所转变而成的,祂所显示的意思是真心与妄心同时并存的;是由您能观的意识心现前观察到您自己本来就在的第八识如来藏,祂无始劫来就在,能如此观察,才是“观自在菩萨”。修行变来的心不是常住心,变来的心不是您的本有宝藏,不是本地风光,祂永远都只是意识心;意识心不可能变成真心,意识心会断灭,缘熟了又会再出生。不能把铜当成金来看,铜是铜,金是金,就算表面是镀上一层真金,但骨子里仍不是真金,是假货;假货不能当真货,除非遇著不识货的人,硬将青铜说是金,虽然说成金,仍然还是铜。意识心亦是一样,永远不可能变成真心,真心的体性,在《心经》中已说得很详细,只是大家都看不懂。如今有真善知识揭示出来,真的是该感激万分;佛菩萨冥佑,让我们能值遇真善知识的教导,让我们具有辨别真货假货的能力,否则大家同在生死大海之中浮沉,找不著方向、靠不到岸,永远迷失在崇拜名师的表相上而不知回头。

  学佛法为的是什么?五祖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要学佛法首先就是明心,跟随师父学禅不就是要求明心吗?如果有人说:“学禅有心求开悟,那是心有罣碍,应该要一切放下”,但是学禅目的就是开悟明心,开悟明心乃是修学佛道首要的入门条件,若不开悟明心,就等于学生还没有注册入学,尚且入不了佛道门中,则成佛无望;若成佛无望,那学佛做什么?若开悟无望,那学禅做什么?所以学佛必定是要以成佛为目标,而不是以成阿罗汉为目标,因为我们不是在学“阿罗汉”,而是在学“佛”,因此发广大愿而勤求证悟,才会来学禅;如果心中都不想开悟,学禅做什么?岂不是自欺欺人、瞒昧自心?在禅门中开悟明心了,更进而往成佛之道前进,最后成就究竟佛,那才是正途,而不是误会《心经》的真义,而认为勤求证悟为“心有罣碍”,在尚未成就佛道之前,都应该精进勤求道业之增上,也就是诸佛菩萨告诫我们“善法欲”不能断除,因为尚有太多的无明习气种子随眠待知、待断、待证、待修。再者,诸佛菩萨悲悯众生,心心念念想要众生成就佛道,心心念念想要让众生度脱生死苦海,难道这也是罣碍吗?而且《心经》讲的心无罣碍,是说悟得真心第八识以后,转依于祂而无罣碍,不是悟前无罣碍而不求悟;也就是说真心是本来就无罣碍,所以无五蕴的罣碍,无一切法的罣碍,无三十七道品,乃至无般若智慧,亦无佛法上的所得;但是妄心意识觉知心,却必须有罣碍,罣碍著还没有进入佛法内门中,还没有正式注册入学成佛妙法;若说“学禅不要求开悟、学佛不要求成佛”,那是没有智慧的说法,那是因为自己没有正确的知见、没有开悟、没有能够助人开悟的方法,所以对开悟明心、对成佛之道渺渺茫茫毫无方向才会说的话。真实的证悟者,因慈悲心,自己证悟了,巴不得所有众生都赶快开悟,不然五祖为什么要劝佛子们学佛法时务必先要开悟。

  烦恼是什么?请圣严师父要说清楚:是内我所、外我所的烦恼?或是见惑与思惑的烦恼?如果只是断世间我所的贪、瞋、痴、名闻利养等烦恼,而不教导弟子们断我见、我执,只断外我所的烦恼,我见都还未断,一心一意错认觉知心意识放下一切就是真心,一直不愿远离意识生灭境界,请问要明什么心?能明什么心?二乘菩提修的法是断我见、我执烦恼而证解脱,舍寿入无余涅槃,但还是不知涅槃心在何处?仍然是未明心的愚人,所以说“是圣而愚”,可见涅槃真心不是因断烦恼而证得。如今圣严师父您连二乘圣人所断的我执、我见都还未断,一直坚持放下外我所烦恼的意识觉知心就是真心,连声闻初果也证不到,何况能证得阿罗汉所未证的禅宗明心境界?禅宗明心境界是证得第八识如来藏,阿罗汉则只是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而使无余涅槃不会成为断灭境界,所以安心断除我执,至于第八识何在?他们是尚未证得的;师父您连我见都还在,如何能证得阿罗汉证不到的第八识涅槃心?请您赶快断我见,别再错认意识觉知心是真心,才有机会证得第八识真心,才不会辜负众生护持您几百亿元建立道场的善心。未证悟第八识如来藏,就不是“明心”,既然真心是本来就真,不是由烦恼的心放下烦恼而变成的,也不是因断烦恼而证得,请问您的真心在那里?您不能再视而不见的故意不面对这个问题了!不明真心,怎可叫明心?怎可教人明心开悟?明心是要用意识觉知心去寻觅另一个于六尘境上无觉无观之真心,现前观察真妄二心和合运作;若能证悟此心,才是真正的“明心”,所以开悟是实证并不是师父说的“感觉”。

  若您变成没有烦恼的人,住在无烦恼的“一心不生”的境界之中,是哪个心在了知您的智慧及慈悲?其实还是您的意识心在了知,不是吗?有意识心才能了知分别一切六尘中法,所以圣严师父您所说的脱离自我──无心,并未断除自我,仍然是在觉知心自我中,仍落在我见之中,仍是意识所摄。但是《心经》云:“无眼耳鼻舌身……乃至无意识界”;无意识界,就是说没有意识觉知心功能的第八识真心离见闻觉知境界,不是意识心放下烦恼而住在意识有觉有知境界中,真心没有意识心分别执著六尘万法的特性,也没有触知六尘的特性,这样悟得真心的境界才是无意识界的真义;真心是本来就圆满具足而可以独自存在的,不像意识必须以真心及意根、六尘、五色根为缘才能存在;真心也不是由烦恼心意识变成的智慧心,真心从来不与智慧相应,故说“无智亦无得”,师父您没有诵过、读过《心经》吗?能改变的心就是妄心,藉缘而改变所成的,缘散则坏灭,所以师父您不该用藉缘而变成放下烦恼的“意识”心认作真心;而真心本来就不生不灭,本来就没有一切烦恼,不需修行放下烦恼,圣严师父您所说的开悟不符合《心经》所说的真心体性。而且能认为自己是有智慧的心,此心仍然是意识觉知心,真心不堕智与痴之中,是意识心才能了知自己有无智慧,《心经》不是说“无智亦无得”吗?有智慧的心仍是意识妄心,显然圣严师父您还没有证得真心。有智慧的觉知心,住在无妄想境界中,住上无量劫以后,仍然不会懂《心经》。所以您所说的“这个宝藏就是‘明心见性’,从烦恼的心变成智慧的心,这叫‘明心’”,与圣教《心经》所说完全不符。

  圣严师父又云:“开悟的人是突然与无我相应,这时就会见到本来清净的心,见到自己本来不动不变的空性或本性,……”(东初出版社《禅钥》239页)(摘自《宗门密意》第126页 平实居士著)

  略说:无我观,请圣严师父务必对佛子们解释清楚,二乘圣人已证无我观,却对于大乘实相仍是不能了知,二乘圣人不能了知第八识真心,这是阿含部的经典中明文记载的事实,您怎能说与无我相应就是证悟?依您的说法,就是所有阿罗汉都已证得第八识而明心了,那就不该再称为阿罗汉而应该改称为菩萨了,也应该都不会入涅槃而继续再来人间受生、行菩萨道了!但事实上如何呢?师父您是很清楚的:事实上不是如此;所以您的说法是违教悖理的。固然必须断我见才能悟得真心第八识,但是断我见的人却不一定能悟得第八识真心,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阿罗汉入涅槃了;所以师父您不该说是与无我相应时就会见到本来清净的心。而且,师父您是前言不对后语,前面明明说“要修行放下一切烦恼才能开悟证得真心,”现在又说“真心是本来清净的心,”那么您前面讲的修行放下一切烦恼,不就自相矛盾吗?您的弟子们是要相信前面的说法?还是要相信您现在这一段话的说法?相信您座下有许多弟子私底下会觉得矛盾吧!不知您自己认为如何呢?禅宗之证悟是以亲证法界实相──亲自证实万法都由真心中出生,而自己确实已经证得真心而能现前观察了──这样才能说是开悟;法界实相即是众生皆有之第八识如来藏,在因地名之为阿赖耶识。声闻法是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去现观一切法虚妄,这些都是三界中法,都是有生有灭之法,无有一法是真实不坏法,如此证得蕴处界空相——一切法缘起性空,但还是没有证得蕴处界之所依、蕴处界的来处——实相心。

  二乘菩提是断除三界烦恼,在断除之前要先见道,二乘见道只要断我见而已,不必明心,不必证得您说的“本来清净”的真心,这是三乘菩提的共法。二乘人如实现观蕴处界,了知色身是无常、苦、空,也如实了知见闻觉知心亦是无常、苦、空,都无有真实不坏我,因而断我见;进而断除我执而成为阿罗汉,舍报时把所有自我都灭尽了,入无余涅槃,这是二乘人所修的无我观。

  大乘法所证得的人无我,是先证得法界实相——第八识真如心,现观第八识真如都没有五蕴我性、十二处我性、十八界我性,最主要的是观察祂没有有情的我性,因为祂离蕴处界性,离见闻觉知而从来不了知六尘;再从这个真如心的立场来现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法缘起性空的虚妄性,实证人无我,也了知第八识如来藏的无我性;具足二种人无我,才是已破烦恼障与所知障,与二乘初果圣人只破烦恼障而不破所知障大不相同。这是大乘菩提见道所证的无我观,也还只是人无我,尚有法无我要修证。大乘菩提所要修的法无我,是从证得第八识真如心以后,现前体验第八识心从来即无三界我的我性,却是真实存在而永不能坏之金刚法性;又现前体验其所生之一切法,皆无有真实不坏的“我”,如此了知第八识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了知意识觉知心并不是本来就清净的涅槃心。因为菩萨明心证悟实相后,他了知自心如来本是清净的,本是不生不灭,不是由意识心修成离念灵知、放下我所烦恼而变成真心的。明心菩萨虽然证得第八识心,只是证得人无我;由人无我的智慧,依第八识真如来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没有真实的我,故无我、无我所;了知一切法皆是由第八识如来藏所生──诸法无我,而如来藏本身又是离见闻觉知,与六尘不相应,所以也无蕴处界的我性,当然更没有觉知心我性。如是次第增上而修,为修学一切种智而修证法无我,这是大乘菩提所修的无我观。

  因此,如果只是证得二乘菩提之无我观,断了我见,乃至于断尽我执,舍报时能入无余涅槃,仍然不能了知法界实相──第八识。因为二乘人只从蕴处界的虚妄而作人无我的现观,证得一切法空相;虽然能证得解脱,但他无法现前观察法界实相心的体性是无我性,不了知涅槃中的实际,未能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怎么可以说“与无我相应就是见到本来清净的心”?师父您是有名的大师,演说佛法时得要说明清楚,不可颠倒含糊而说,不可凭著思惟想象而说。

  空性也非如圣严师父您所言之不动、不变。空性是非动、非不动,非变、非不变之中道性,空性是在说第八识如来藏性,空性是能生万法而不受万法拘束的,空性是从来不起烦恼、本来清净的,不是修行后变成如此的。第八识如来藏虽然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但因含藏著七识心种子,种子遇缘则会现行;也就是说七识心的种子从空性心中流注现行时,能令七识心生起,而这些种子是由空性心第八识如来藏所执持。如果是不动不变,则无法流注染污的七转识种子,无法生起七转识于三界中生活,大家都会是阿罗汉入无余涅槃的如来藏独住境界,就不再有五蕴身心了;但事实上众生都还在三界中,若如师父您说的那样,就已在无余涅槃中,那众生如何能修成佛道?如同发电机要能转动才能产生电力,但是发电机本身是不移动的;若发电机本身会自己动来动去,有时在屋子里,有时自己移动到屋外、到处去,如何能发电?所以发电机自身不可移动。但发电机完全不动也不行,它的内部若不运转,又如何能生电?所以一定是不动亦非不动的。众生的第八识如来藏是自性清净的真心,自性清净心却含藏染污的种子,所以真心第八识对六尘都不动心,却能呼应七转识而流注七识相应的烦恼种子,不是完全不动,所以是非动、非不动,就是《胜鬘经》上所说:“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阿赖耶识含藏著无量无边法种,能异时、异处、异身、异类而变异成熟现行因缘果报,故名异熟识。因为第八识能含藏一切种子,且有变异而熟之体性,众生才会轮转生死,或能修成佛道,这是因为祂可以受熏故,如果说是不动不变,如何能受熏改变所藏种子而成就佛道或不昧因果而轮转生死?所以师父您说空性真心不动不变,是错误的说法,也与前面您自己说的修行改变而能放下烦恼,从染污性改变成清净性的说法,自相矛盾。要修行改变的妄心自己,妄心自己变清净了,真心中的妄心种子就变清净了,但真心自己是不必修行的,祂自己的心性是本来就已清净的了。

  第八识如来藏的自体性是清净的,因含有七识心贪、瞋、痴、善、恶等染污的有漏种子,但也含藏了清净的无漏种子;所以 佛才说真心是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所含藏的七识心染污种子,从无始劫以来一直就生灭流注不断。因此在修行成佛之道上,要把烦恼的种子断除之外,还要断尽烦恼障的习气种子随眠,然后再把无始无明的上烦恼随眠断尽,而成就佛地真如。假设在因地第八识的种子是不变不动,请问要如何来修行消除掉烦恼障种子随眠?更不用谈能修到佛地,也正因为因地第八识所含藏的七识种子有生灭变异,我们才能次第修行前进而至成佛。成佛以后第八识真如心断尽种子变易的生死,故没有种子的变异,因为已断尽了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与所知障随眠,种子究竟清净,不再受熏变异,虽然成佛以后没有种子的变异,但还是有种子的流注而使已经清净的七识心可以继续运作来利乐众生,所以并不是不动的,否则 释迦世尊如何说法四十九年?

  除了最后身菩萨之外,初证悟明心,所悟的是第八识阿赖耶识,还不是佛地真如,因为本来清净的真心中仍然含藏著七识心的染污种子,所以仍有阿赖耶性、异熟性,因地之第八识如来藏含藏有七转识的染污种子,必须悟后起修来清净其所含藏之一切有漏的染污种子,与尽除无始无明上烦恼的随眠,才能成为佛地第八识真如心。《八识规矩纂释》卷一解释了佛所说的真如心法义:“我若说为真,其奈带持种子;妄习不除,众生将迷妄为真,未免瀑流漂转。我若说为非真,其奈体即真如;离此无真,众生将弃真为妄,未免向外驰求。由此真如,真与非真二俱难言,是故非时非机故,我常不开演。”所以开悟明心之时,还不是佛,所悟之心含藏了有漏法种子,一直生灭流注,第八识阿赖耶识能受熏,且种子也可变易,所以非是不动不变;必须悟后起修,断尽第八识所含藏七识心的无量烦恼习气种子随眠及无始无明上烦恼随眠,待最后身菩萨示现明心、见性时才能成佛。故七住菩萨明心时只是找到阿赖耶识,此时阿赖耶识还有阿赖耶性、异熟性,还未到达佛地,所以开悟明心时所悟的心是阿赖耶识如来藏,也就是说此时之阿赖耶识祂所含藏的七识心种子是能受熏、可变异的。所以开悟不是圣严师父您所说的突然与“无我”相应,您这样的突然与“无我”相应也不是就能见到本来清净的心,而空性也不是不动不变的!何况您如今还没有突然与无我相应,都是落在意识中,具足与我相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