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怀天地之仁惠泽众生

  《六度集经 》卷第三之(二五)

  【昔者菩萨,为大理家(注一),积财巨亿,常奉三尊,慈向众生.

  观市睹鳖,心悼之焉,问价贵贱;鳖主知菩萨有普慈之德,尚济众生,财富难数、贵贱无违,答曰:“百万!能取者善,不者,吾当烹之。”菩萨答曰:“大善!”即雇如直,持鳖归家,澡护其伤,临水放之,睹其游去。悲喜誓曰:“太山(注二)、饿鬼、众生之类,世主牢狱早获免难,身安命全如尔今也!”稽首十方,叉手愿曰:“众生扰扰,其苦无量,吾当为天为地,为旱作润,为漂作筏。饥食渴浆,寒衣热凉,为病作医,为冥作光。若有浊世颠倒之时,吾当于中作佛,度彼众生矣。”十方诸佛皆善其誓,赞曰:“善哉!必获尔志。”

  后夜来龁其门,怪门有声,使出睹鳖,还如事云,菩萨视之,鳖,人语曰:“吾受重润,身体获全,无以答润;虫水居物知水盈虚,洪水将至必为巨害矣!愿速严舟,临时相迎。”答曰:“大善!”

  明晨诣门如事启王,王以菩萨宿有善名,信用其言,迁下处高。时至,鳖来曰:“洪水至,可速下载,寻吾所之,可获无患。”船寻其后,有蛇趣船,菩萨曰:“取之。”鳖云:“大善!”又睹漂狐,曰:“取之。”鳖亦云:“善!”又睹漂人搏颊呼天:“哀济吾命!”曰:“取之。”鳖曰:“慎无取也!凡人心伪,鳖有终信,背恩追势,好为凶逆!”菩萨曰:“虫类尔济,人类吾贱,岂是仁哉?吾不忍也!”于是取之。鳖曰:“悔哉!”遂之丰土,鳖辞曰:“恩毕请退!”答曰:“吾获如来无所著至真正觉者,必当相度。”鳖曰:“大善!”鳖退,蛇、狐各去。

  狐以穴为居,获古人伏藏紫磨名金百斤。喜曰:“当以报彼恩矣!”驰还曰:“小虫受润获济微命,虫穴居之物,求穴以自安,获金百斤;斯穴非冢、非家、非劫、非盗,吾精诚之所致,愿以贡贤。”菩萨深惟:“不取徒捐,无益于贫民,取以布施,众生获济,不亦善乎!”寻而取之。

  漂人睹焉,曰:“分吾半矣!”菩萨即以十斤惠之。漂人曰:“尔掘冢劫金,罪福应柰何?不半分之,吾必告有司。”答曰:“贫民困乏,吾欲等施,尔欲专之,不亦偏乎。”漂人遂告有司,菩萨见拘,无所告诉。唯归命三尊,悔过自责:“慈愿众生早离八难,莫有怨结如吾今也!”

  蛇、狐会曰:“奈斯事何?”蛇曰:“吾将济之。”遂衔良药,开关入狱。见菩萨状,颜色有损,怆而心悲,谓菩萨言:

  “以药自随,吾将  太子,其毒尤甚,莫能济者;贤者以药自闻,传则愈矣。”菩萨默然。

  蛇如所云,太子命将殒;王令曰:“有能济兹,封之相国,吾与参治。”菩萨上闻,传之,即愈。王喜问所由,囚人本末自陈,王怅然自咎曰:“暗吾甚哉!”即诛漂人,大赦其国。封为国相,执手入宫并坐而曰:“贤者说何书?怀何道?而为二仪之仁,惠逮众生乎?”对曰:“说佛经,怀佛道也!”王曰:“佛有要决?”曰:“有之。佛说四非常,在之者,众祸殄,景佑昌。”王曰:“善哉!愿获其实。”曰:“乾坤终讫之时,七日并列,烔巨海都索,天地然,须弥崩坏,天、人、鬼、燋龙,众生身命,霍然尽;前盛今衰,所谓‘非常’矣!明士守无常之念,曰:‘天地尚然,官爵国土焉得久存?’得斯念者,乃有普慈之志矣。”王曰:“天地尚然,岂况国土?佛说非常,我心信哉!”

  理家又曰:“苦之尤苦者,王宜知之。”王曰:“愿闻明诫。”曰:“众生‘识灵’微妙难知:视之无形,听之无声,弘也天下,高也无盖,汪洋无表,轮转无际。然饥渴于六欲,犹海不足于众流,以斯数更太山烧煮诸毒众苦;或为饿鬼,洋铜沃口、役作太山;或为畜生,屠割剥裂,死輙更刃,苦痛无量。若获为人,处胎十月,临生急笮,犹索绞身;堕地之痛犹高陨下;为风所吹若火烧己;温汤洗之甚沸铜自沃;手葌摩身犹刃自剥;如斯诸痛,甚苦难陈。年长之后,诸根并熟,首白齿陨,内外虚耗,存之心悲。转成重病,四大欲离,节节皆痛,坐卧须人,医来加恼。命将欲终,诸风  兴,截筋碎骨,孔窍都塞,息绝神逝,寻行所之;若其升天,天亦有贫富贵贱,延算之寿;福尽罪来,下入太山、饿鬼、畜生,斯谓之苦!”王曰:“善哉!佛说苦要,我心信哉。”

  理家又曰:“夫有必空。犹若两木相钻生火,火还烧木,火木俱尽,二事皆空。往古先王宫殿臣民,今者磨灭不  所之,斯亦空也。”王曰:“善哉!佛说空要,我心信哉。”

  理家又曰:“夫身地水火风矣!强为地,软为水,热为火,息为风。命尽神去,四大各离,无能保全,故云非身矣。”王曰:“善哉!佛说非身,吾心信哉!身且不保,岂况国土乎?痛夫我先王,不闻无上正真最正觉:非常、苦、空、非身之教矣!”

  理家曰:“天地无常,谁能保国者乎?胡不空藏,布施贫饥之人乎?”王曰:“善哉!明师之教快哉!”即空诸藏,而布施贫乏,鳏寡孤儿、令之为亲为子,民服炫煌,贫富齐同,举国欣欣,含笑且行,仰天叹曰:“菩萨神化乃至于兹乎!”四方叹德,遂致太平。

  佛告诸沙门:“理家者是吾身也,国王者弥勒是,  者阿难是,狐者鹙鹭子是,蛇者目连是,漂人者调达是。”菩萨慈惠度无极,行布施如是。】

  白话翻译如下:

  从前有位菩萨,他是个大户人家的家长,拥有亿万的庞大财富,平素敬奉三宝,总以慈心对待众生。

  有一次,他去逛市集,看到一只待价而沽的鳖,心里为它感到十分伤痛,就询问要卖多少价钱;这个鳖主知道菩萨有广大的慈悲德行,最喜欢救助众生了,而且他的财富多得难以计算,买东西无论贵贱,从来都不讨价还价。鳖主便回答说:“要卖一百万!你能够买去最好,如果你不买的话,那我就只好煮了它。”菩萨回答说:“太好了!”便照价买下,捧著鳖回家,帮它清洗照护伤口,然后带它到水边放生,并看著它平安的游开,菩萨因此而悲喜交集的发起誓愿:“愿地狱、饿鬼、各类有情,受人系缚或遭牢狱之灾者,皆得早日免除灾难,色身安泰,性命得全,如同今日的你一样啊!”接著就向十方稽首作礼,叉手祝愿说:“世间众生纷乱不安,所受的苦难无量无边,我应当作为他们可庇荫的天与可安住的地,作为他们遇干旱时的一场及时雨来润泽众生,作为他们漂流溺水时救命的船筏。饥饿时就给他食物,干渴时就给他浆汤;寒冷时就给他衣被,热恼时就让他清凉;生病时就帮他治疗、昏暗无明时就给他光明的指引。若遇价值混乱、是非颠倒的五浊恶世,我将在当时成佛来救度那些众生!”这时,十方世界的诸佛都称善他的誓愿,并赞叹说:“善哉!你必定会达成志愿的。”

  有一天夜里,那只鳖来咬啮菩萨家的门,因为门发出声音,菩萨觉得奇怪,便派人出来查看,看到一只鳖在咬门,就回屋内据实禀报,菩萨便出来看它。鳖忽然开口说人语:“我受了您的大恩大德,得以保全身命,却没有什么可报答您的恩惠;我是住在水中的众生,知道水的起落变化,最近将会有大洪水要来临了,一定会造成严重的灾害!希望您尽快备妥坚固的船只,到时候我会来引导您度过难关的。”菩萨回答说:“太感谢你的示警了!”

  第二天早上,菩萨立刻进宫晋谒国王,将发生的事,如实奏禀,国王因为这位菩萨平素就有好名声,相信并采纳他的话,把居住在低漥地区的人民迁徙到高地去。大洪水真的来了,鳖适时出现对菩萨说:“洪水来了,赶快上船,跟在我后面,就可以平安度过这次灾难了。”菩萨坐船跟在它的后面航行,有一条蛇游近船边,菩萨说:“把它救上来。”鳖说:“好极了!”接著又看见一只漂流溺水的狐狸,菩萨又说:“把它救上来。”鳖也说:“很好!”然后又看见一个漂溺的人,不断拭去脸上的水,呼天喊地:“可怜我,救救我的命吧!”菩萨说:“把他也救上来。”鳖说:“千万别救他啊!凡俗之人内心总是矫诈虚伪,很少能遵守诚信,多半是忘恩负义且趋炎附势之徒,总是造作那些凶狠叛逆的行为啊!”菩萨说:“虫畜之类你都肯救,却让我贱弃人类,这那能算是有仁德呢?我不忍心这样做啊!”所以还是救了那个人。鳖却说:“这将会让你后悔莫及啊!”大伙儿终于到达了平安富饶的地区。鳖就告辞说:“我已报答了您的大恩,请求让我告退了!”菩萨回答:“当我成就如来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一定会来度你得解脱的。”鳖回答说:“那真是太好了!”于是鳖就走了,蛇和狐狸也各自离开了。

  狐狸是挖掘洞穴居住的,无意间挖到古人所埋藏上百斤的紫磨名金。高兴的说:“这下可以用这个来报答菩萨的救命之恩了!”便赶去菩萨那里说:“小虫我蒙受了您的大恩,救了我这卑微的性命,我是穴居的生物,挖洞穴来安身,因而发现了上百斤的紫磨金;这个洞穴既不是冢墓,也不是住家,这些名贵的金子更不是我打劫或偷窃得来,而是我想报答您救命之恩的精诚感应所得到的,我愿以它来贡献给您这位贤德之人。”菩萨仔细思惟后,心里想:若不接受,也是白白的浪费掉了,对贫苦的人民也没有益处,不如收下用来布施;那么,苦难的众生就可以获得济助,这不也是很好的事吗!于是就接受了狐狸发现的紫磨金。

  那个溺水获救的人看到了,便说:“我要分一半!”菩萨便拿十斤的金子惠赠给他。漂溺者说:“你挖人墓穴盗取金子,该当何罪?如果不分一半给我,我一定会向官府举发你的。”菩萨回答说:“贫苦的百姓生活窘困匮乏,我打算平等布施,你却要独吞一半的金子,这不是太过分了吗?”漂溺者于是便告到官府,菩萨因此被拘禁,无从告白和申诉,只能专心忆念归命三宝,悔过自责:“我慈心祈愿众生皆能早日脱离八难,不要像我现在这样有怨家仇结!”

  蛇和狐狸讨论著说:“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呢?”蛇说:“我去救他。”于是就口衔著良药,闯关进入狱中。见到菩萨的身体、精神都变差了,它内心非常悲伤难过,便对菩萨说:“您把这药带在身边,我要去咬太子,而这个毒性非常厉害,没人能救得了他;您要让国王知道你有办法医治太子。若国王传诏你,你就能使太子痊愈。”菩萨沉默不语。

  蛇就照著自己所说的去咬了太子,当太子生命将殒殁之际;国王诏令说:“若有人能救治太子的性命,便封他做相国,我愿和他共同来治理国家。”菩萨就向上奏报,国王便传见他,就这样救愈了太子。国王非常欢喜地询问菩萨是如何治好太子的?被拘禁的这位菩萨便亲自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国王怅惘地自责说:“我真是太昏昧了!”随即诛杀了那个漂溺的恶人,并且全国施行大赦。

  国王实践诺言,下诏书封菩萨作相国,握著菩萨的手一同入宫,并肩而坐问道:“贤者!你平常宣说什么经书?心怀那一种大道理?竟然能有如天地般伟大的仁德,嘉惠于众生呢?”菩萨恭敬地回答说:“宣说佛经、心怀佛道啊!”国王问说:“佛法有什么精要的义理吗?”菩萨说:“有的。佛说有四种无常,能如实体证的人,各种灾祸都会灭除,广大的福祉也会日益昌盛。”国王说:“太好了!希望能得知真实的内容。”菩萨回答说:“当世界劫尽的时候,天上有七个太阳并列,大海都干枯了,天地都燃烧起来,须弥山也崩塌毁坏,无论是天界、人类、鬼神、龙类…等,众生的身家性命,都燃烧殆尽;原本繁盛的世界衰败了,这就是所谓的‘无常’啊!明智之士应当时常忆念世间无常:‘天地尚且如此,那么官爵国土这些事物,哪里能够久存呢?’常能这样忆念的人,才会有广博仁慈的心志。”国王接著说:“天地尚且如此,又何况国土呢?佛所说的‘无常’,我心里完全信受啊!”

  菩萨又说:“什么是苦中最苦的,大王您也应该要知道。”国王说:“希望能听到你明白的开示。”菩萨说:“众生的‘识祂祂灵’微妙难知:想要看,却没有形色;想要听,也没有声音,弘广遍及天下,高大无以盖覆,就像无边的汪洋一般,在三界中轮转没有停歇。然无明遮盖而对六识之自性产生的饥渴追逐,就好像众流汇集也永远不能满足大海一般。因为这样,以致多次经历了地狱烧煮及各种毒害的种种苦报;有时做饿鬼,被熔铜灌口,在地狱里做种种苦役;有时做畜生,往往被屠宰、割截、剥皮、撕裂,死后更被般般切割,苦痛无量。若有幸得以做人,必须处在胞胎中长达十月之久,临生产时尚须承受紧急与压迫之苦,就好像用绳索绞缠身体一般;而出生坠地的痛苦,就好像从高处坠落一般;被风吹时宛如火烧自身,用温水来盥洗时比用铜汁浇身还苦;手抹香草涂满身上,像是用刀锋剥皮一般;像这样的诸般痛楚,那种苦是难以陈述的。等到年长之后,各种根器都已成熟,头发转白、牙齿掉落,里外都不断的耗损虚弱;想到这些,心中就感到悲哀。辗转成为重病,有根身(注四)的四大将要离散,全身筋骨肢节都会疼痛。坐卧都需要旁人照料,加上医生的治疗作为,更增添了苦恼。生命将要终止时,各种症状都同时兴起,使人有截筋碎骨的痛苦,全身的孔窍都闭塞不通,等到呼吸停止、意识觉知心消逝,随著无明的业力习气,而投胎到相应的地方去。如果他升天,天也有贫富贵贱的差别;纵能使寿命延长,等到福报享尽,业力现前,又会下地狱,或入饿鬼道、畜生道,这就是所谓的‘苦’啊!”国王说:“太好了!佛所说关于‘苦’的道理,我心里完全信受啊!”

  菩萨又说:“只要是有相,就一定会有坏灭消逝的时候。犹如两根木头互相钻摩会生出火来,这火会回头来烧木头,等到木头烧完了,火也熄了;这火、木二物,便都空无了。往古先王,以及他们的宫殿、臣民,如今也都已磨灭殆尽,看不到他们到哪去了,这也是空的道理。”国王说:“太好了!佛所说‘空’的道理,我心里完全信受啊!”

  菩萨又说:“我们的身体只是地水火风四大所构成的罢了!坚硬的部分是地,柔软的部分是水,热能的部分是火,呼吸脉动的部分是风。等到生命结束,神识离去,四大也就各自分散,无法保全了,所以说色身不是我。”国王说:“太好了!佛所说‘色身非我’的道理,我心里信受啊!色身尚且不能保全,又何况是国土呢?可哀痛的是我的先王们,不能听闻无上正真最正觉(佛)所说的:‘无常’、‘苦’、‘空’、‘色身非我’的教法啊!”

  菩萨说:“天地无常,谁又能保得住国土呢?为何不尽可能地利用国家库藏来布施贫饥的人民呢?”国王说:“太好了!明师的教导真是令人畅快啊!”于是国王就用尽库藏来布施给贫乏的人民,至于鳏寡孤儿这些无依无靠的人,便诏令他们互相作亲人子女,因此民众们不论贫富,都一样穿戴得庄严光灿,全国人民都喜乐自在,国家繁荣兴盛,行走在路上大家都带著笑容,并且仰天赞叹地说:“菩萨神妙的度化众生,竟能达到这样美好的结果!”于是四方的人都叹服菩萨及国王的盛德,天下终于达到太平。

  佛告诉比丘们:“那位在家居士,便是过去世的我,国王就是弥勒菩萨,鳖是阿难尊者,狐狸是舍利弗,蛇是目犍连,至于那个溺水的人则是提婆达多。”菩萨就是以这种慈心与恩惠来修集通往究竟的彼岸(成佛),而行布施到如此这般的程度。

  注 释:

  注一:理家

  通常是指一家之长。义为在家之人营理家业,故曰理家。

  注二:太山

  (引述www.chibs.edu.tw/publication/LunCong/008/008a-6a.htm)

  (或泰山)信仰本中国固有的冥界信仰,以人死魂魄归太山,太山之神为太山府君。佛教地狱说传入中国后,早期的译经家将梵语(niraya)所谓的“地狱”附会译成“太山地狱”,以使人易于接受。如吴之支谦所译“八吉祥神咒经”,记佛告贤者舍利弗语中,有如是句:“佛告贤者舍利弗,...是人终不堕太山地狱饿鬼畜生道中。”同时康僧会所译“六度集经”中,亦有云:“命终魂灵入于太山地狱。”

  注三:古时畜生所以能语(通人语),今时畜生所以不语,谓劫初时先有人天未有三恶。初有三恶,尽从人天中来,以宿习近故,是以能语。今时畜生,多从三恶道(畜生、饿鬼、地狱)中来,是以不语。

  注四:有根身,是指功能完好的五色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