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觉醒(连载九)

  圣严师父如是说:“把他的妄想、分别、烦恼、执著的念头打得粉碎,终于发现心了不可得;无心可安,才叫安心。”(《圣严说禅》第114页)

  略说:再举《心经》一开始就说的“观自在菩萨”这一句来说明,对“观自在”的涵义必须要有所了知;所谓观者是有一能观之心,意识觉知心就是这能观察的心,以这能观的意识觉知心来“观”另一本来就自己存在的心,所以才说观自在。而所谓“自在”是说第八识为自无始劫以来本来就自己存在,不是修行以后才变成的,是本来就清净而且本来就自己已经存在的;祂是一切法的根源,祂不生不灭,不像意识觉知心是入胎有了色身以后才能出生的;祂本来就没有妄想、分别、烦恼、执著的念头,不是修行以后才没有烦恼、没有念头,不需要师父您来把祂的烦恼、妄想、分别、执著的念头打得粉碎!

  祂本来就是离一切相,不是修行以后才离相,《心经》云:“……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您曾经课诵过的《心经》上,已明说第八识如来藏本体是无六根、六尘、六识等十八界的法相,无老死,无苦集灭道,何来有妄想、分别、烦恼、执著?既然没有这些烦恼了,还须要您来灭它吗?还须要想尽辨法来打碎它吗?若您说:“我们不是有烦恼执著吗?”没错!是有烦恼执著,但这些烦恼执著仍是与七转识相应而不是与第八识真心如来藏相应的;但是菩萨只需断我见就可以证菩提,可以不用断师父您所说的妄想、分别、执著等烦恼念头而证菩提,所以《维摩诘经》云:“不断烦恼而入涅槃。”这是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不是如您说的断语言妄想、执著念头才证悟安心的。所以不是您说的断了烦恼就说是开悟,菩萨是在还有烦恼之时,证得这个第八识真心,发觉这个真心在烦恼现行的同时本来就在,不因烦恼是否有断而自在,乃是本来就自在的,并且发觉一切有情的第八识真心也是本来就在的。

  而且师父您有时说要修行断烦恼等念头才能开悟、才能安心,有时又说心是本来清净的,前后自相矛盾,到底您的说法是哪一种才正确?是否也要向弟子四众的我们说明一下?否则我们要如何依止而修证呢?当您找到了《心经》上所说的不生不灭,无眼耳鼻舌……等体性的第八识心,才是开悟明心,这时您就不会有时如此说,有时如彼说,就不会自己前后矛盾了。

  但此时所找到的还只是阿赖耶识,即因地真如,还不是佛地真如,还是修行改变能修行的意识心自己,而不是将真心修行改变;因为此时第八识真心含有无量的烦恼障现行种子、习气种子随眠及所知障无量上烦恼随眠没有断,都是七识心自己的事,与真心无关;得要把烦恼种子究竟清净了,并把无始无明上烦恼诸随眠皆断尽了,才是佛地真如,这都是意识心自己的事,不是要由真心来修行改变的。所以开悟明心而能真正的安下心来,是要以意识妄心来观本来就在的第八识本心,当您找到祂了,能现前观察祂的体性,就是开悟明心,这时意识自己就可以安下心来了。

  明心之后,转依第八识如来藏,开始悟后起修,修除二障。二障就是烦恼障与所知障,烦恼障乃三界烦恼所系,障碍学人证解脱果,不能了脱三界生死,名为烦恼障。即二乘法中所说之五下分结及五上分结,也是大乘法中之一念无明四种住地烦恼──见一处住地、欲界爱住地、色界爱住地、有爱住地等四种烦恼。所知障是对于法界实相不了知,障碍一切种智之修证而不能成佛。二乘无学未破无始无明,虽已断烦恼障而能出离三界生死,因不了知实相,故不能成佛。所以单是断除了烦恼、分别、妄想、执著等一切烦恼障,只是能出三界生死,证解脱果,无法证得大乘菩提果,何况师父您说的是断世俗法中属于外我所的妄想、分别、烦恼、执著的念头,是放下一切外我所的执著而求一念不生,不是断我见的烦恼,永远会落在意识我之中,怎能有开悟明心的因缘?

  不能证悟第八识而落在第六意识中,未觅得五蕴我了不可得之真心,如何能真的安心?当您找到第八识如来藏就知道原来祂从来都没有不安,真实存在而如如不动于六尘贪瞋痴,却有种种神用;而三界中的七转识心更是从来都不曾安过,也没有真心的种种神用,像师父您那样努力修行放下种种烦恼的念头以后,又如何能真的安心?所以必须证得实相心后,菩萨了知二障已,依所证得之第八识如来藏,次第渐修一切种智,断尽烦恼障现行与习气种子随眠;即是断尽一念无明之见思二惑,再断尽无始无明所知障上烦恼而至佛地,这才是真正佛法。

  同时,圣严师父您也错会了禅宗祖师公案,圣严师父在解说此公案时说:“实际上没有心这个东西,那只是一个个念头的起伏。前念灭,后念起;后念起,前念灭,念头不断起灭。如果很认真地找自己的心,在寻找的当下,霎时扣住烦恼起伏波动的心,这个心竟然不见了,剩下的是平静的、安定的,甚至没有念头的一种经验。这不能称为是心或是念,而是一种体验。人的心没有头、没有尾、也没有痕迹,无处可觅,有的只是杂念而已,是一团烦恼心、分别心、执著心、自我中心的组合。如果发现这个事实,实际上就是开悟了。

  如果你试著找自己的心,一定越找越多,边找边想,念头纷飞。当你不再想时,这也是念头,因为你在想自己的心并没有在动,这当然是念头。为什么慧可做得到呢?因为他已经修行很久,遇到达摩一句话打回来,把他的妄想、分别、烦恼、执著的念头打得粉碎,终于发现心了不可得;无心可安,才叫安心。”(《圣严说禅》第113~114页)

  如果说觅心了不可得,无心可安,才叫安心开悟了,那是错解了 达摩祖师意,也错会了二祖意。如此说法甭说是佛法了,就连世间法都说不过去;“无心可安,才叫安心”,此乃世间法之戏论,无心可安就是无心,心都不存在了当然不可安、没得安,永远都不能变成安心的境界,如何能安心?譬如说,永远不缺钱的人就是最富有的人,所以说死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为他这一世的五阴永远都不会缺钱了,依师父您的逻辑必然会成为如此,但是任何人都知道这种说法只是戏论!是世俗人的玩笑说法。

  其实佛法中所说安心的正理是:“那个在去来今一切时,在三界九地一切处,不论任何境界都如如的第八识真心──如来藏。”当你找到了你的真如心时,现前观察祂的体性,就能了知达摩祖师意,就能知道如何才是安心:当自我十二处、十八界全都灭尽以后,还有真实常住的自心如来藏永恒不坏,离贪瞋痴、离见闻觉知、离一切痛苦、究竟寂灭,这即是无余涅槃。这样才是究竟的安心,圣严师父远离了实相而说妄想式的安心,是无法真正安心的。

  如果师父您所说的“无心”是指将意识心安住在一念不生的境界中就说为“安心”,那可真是误会大了!因为在违心境界来时根本就安不住的,您这个“无心”才真是安心不得,在世俗法中不能真正的安心,在佛法中更无法安心,当师父您处在一念不生时之意识心,没有寻觅全无三界心性的作意时,如何能够觅得那“了不可得”之心?了无三界心的实相心,必须是有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伶伶俐俐的意识妄心,您才能觅得了无三界心“了不可得”之第八识真心。《心经》说的“观自在菩萨”,这观自在之意,就是要用师父您的放下世俗烦恼的妄心来观察,来参究无始劫以来本来就在的,而且是本无烦恼、从来不生灭的第八识如来藏;用您的前七识妄心去找出您的第八识真心在哪里?一直保持这个要找出真心所在的念,直到因缘成熟,一念相应时触证到祂,当下就明白了:喔!原来第八识真心在这儿呢!不是假的,是真实存在的。您可以亲自反复的去体验、观察祂:名色十八界都由祂所生,能放下烦恼、能修得智慧的意识觉知心自己确实从祂而生,而祂在三界中配合七转识运作时却是本性清净而从来不会生起烦恼的。明白了,您就明心证悟实相了;原来祂就是那“了不可得”之心,就是无之心──永无三界心的心行。只要有正知见、福德因缘、定力慧力具足,是人人都可以觅得的。而师父您把没有妄念的离念灵知心,当作是开悟的心,这在目前的全球佛教界是很普遍的现象,同于常见外道;您若继续以此邪见来教导众生,众生如何能够开悟?若众生都不能开悟,而且被您引入大妄语业中,为人师的师父您,难道无惧“断人法身慧命、害人大妄语”的责任与果报吗?

  《大乘起信论》说:“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 马鸣菩萨明确的告诉我们说:认取一念不生、认取放下烦恼时的意识觉知心,当作开悟明心、当作觉悟的人,即是还没有觉悟的凡夫人。一念烦恼生起,是意识心;一念烦恼落谢了,都是落在意识心上,未曾离开过意识界;意识却是每天夜里眠熟就会断灭的心,念起念灭的意识心,并不是实相心。所以 马鸣菩萨才说这样的人是不觉位的凡夫,非是证悟明心之人。第八识心是本来就离一切烦恼妄念的,但却不是无念,祂的念非是见闻觉知之念,是能配合前七识妄心而随缘运作的念。所以六祖说:“真如自性起念,非眼耳鼻舌能念”(《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卷一),即是此意。第八识真心并非是把有烦恼妄念的意识妄心修除烦恼妄念之后,成为无妄念之灵知心,就说祂是真心、就自以为开悟。所以 马鸣菩萨才说这种认妄为真的人,虽然时时刻刻都灵觉了了,却是没有开悟之凡夫人。

  在这么多圣严师父您所谓的开悟法则之中,并没有一则是能与经典相互契合的;也就是说都经不起经典的检验,也经不起您自己前后所说的对照检验。圣严师父所说的般若法义,皆不符合第一义谛,连佛门四众广为熟知的《心经》都不符合,这样如何能引导法鼓山的四众弟子们走向真正的开悟成佛之道?法鼓山的四众佛子们难道不该请问圣严师父?难道就这样懵懵懂懂、盲修瞎炼地跟随下去吗?有智学子必不这样做。

  目前佛教界有些人在教导众生时,总是说:把能知能觉的心修除掉烦恼,成为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心,认为这没有妄想的意识心就是真心。事实上,意识心永远是意识心,而真实如来藏则本来就是真心,二心永远不能转变而互相成为对方,所以意识觉知心永远都不可能修行成为真心的。他们不了知《心经》所说的观自在的涵义,《心经》所揭示的是真妄和合,是真心与妄心同时存在的,是有妄心能观,而观见本来自己已在的真心──自心如来、自性弥陀。当您有妄想执著的同时,真心第八识自心如来并没有离开;没有妄想执著之时,第八识真心也一直仍在,祂一直都是与妄心同在一起的,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这就是禅门所谓的“夜夜抱佛眠,朝朝共佛起”,是晚上抱著自心佛睡觉,而自心佛并没有睡觉;但是圣严法师却解释成“每天早上我们跟佛一同醒来,晚上和佛一起同眠”

  (http://www.ddm.org.tw/maze/184/page5.asp 法鼓杂志184期──乐在修行。),第八识真心如来何曾有睡过?您睡著了,祂可是从来都没睡过,在您睡觉时一直陪著您而不断在忙著。祂是不生不灭的法,怎么会睡著断灭?连第七识意根都不曾睡觉,何况是自心如来?如果说第七识睡著了,您将永远起不来而入涅槃去了,何况是第八识?所以祂根本没有睡与不睡的问题。因此熏习般若的正知见,在师父您参究第一义谛前,是很重要的。般若知见弄错了,就会认为用能知能觉的意识心,把妄想、分别、执著断除,就误认为是开悟了,就如同圣严师父您所说的,不但皆是戏论,还会成为谤佛谤法并误导众生的可怜悯人。

  佛法是 世尊所传下来的,要如何来护持正法,荷担如来家业,让 世尊之法脉能永远流传,才是佛子们的重任。佛子们所要关心的不应该是说要募得多少资金,道场能盖得多、盖得大,就算能盖满这三千大千世界,如果没有正法来传授给学人,所传的尽是些与六尘相应的一念不生离念灵知意识妄心和处处作主的心,与常见外道无两样,道场盖那么多、那么大,有什么意义?这样如何能荷担如来家业?如何能拔济众生?那真的是对不起 佛与十方众生!时值末法之世,佛子最重要的责任就是是如何使 世尊所留传下来的第一义谛正法,能永续不断而使佛弟子们能够得到真实的利益。果真能喝得赵州茶、配得云门饼,则佛法法脉之流传必定能生生不息,法轮常转永不断绝。

  真实佛法是要一念相应慧而悟入的,不是靠学术研究出来的,亦不是用思惟推敲出可得的,更不是将妄心意识修行来变成真心如来藏。证悟了,找到实相心如来藏,智慧才能源源不绝的生出来,所修所证才能与般若经典相契。 佛所留下来的经典,是作为印证般若的照妖镜,故真实证悟者所说的一切法,一定要能契合般若诸经,否则即非是真正开悟。

  大乘法之弘法者,是弘扬 佛所说之第一义谛法。而四众弟子为求佛果,相信佛语而来修学大乘般若,故僧宝所说之法,必须是依佛所说之法义来说才是正说。因此所证之般若境界,在法义上一定要说清楚;第一义谛必定是要与 佛所说之经典法义相吻合,才算是正确的佛法,否则皆成戏论,但圣严师父您的说法都与经典所说不合,请您务必赶快自我检讨,否则将来舍寿时要如何面对大妄语及误导众生的大恶业?

  但对诸方大师所说的法义,大乘法中的学人要如何来简择?何人说法是符合 佛所说的第一义谛法?何人说法是符合 世尊教外别传“拈花微笑”的意旨?圣严师父!自诩为开悟圣者的您,有责任为佛子们解惑,请您写书出来辨正一下!

  中台山上的大法师说:“什么是实相?实相是指这念心清清楚楚、了了分明,是实实在在的心境。”(《中台山》第79期27页)

  又说:“菩提心就是诸位听法这个心,念念分明、处处作主,能明辨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若不能明辨是、非、对、错,就会被种种外境所迷惑。所以这念心时时都要分明、都要作主。打坐的时候,绝对不打妄想、绝对不落昏沉,绝对要坚住正念! 这就是道,这就是解脱,这就是净土,这就是涅槃,就是没有出、没有入的无上大涅槃。”(《中台山》第64期第19页)

  “人人都有,能看、能听、能说,知道痛痒的这念觉性就是每个人的本觉。”(《中台山》第55期第31页)

  “大众听法的这念心安住正念,不想过去、不想现在、不想未来,清清楚楚、了了分明,这就是如来。”(《中台山》第75期第22~23页)。“这念心不起分别、不落两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寂然不动,就是实相,就是要安住在这个地方。”(同期第27页)“诸位听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这一念心要存在,这一念心保持站得住、站得长,自然得入清净心体,这一念心是绝对的,是清凉世界,这个就是心体。”(同期第30页)

  圣严师父!惟觉法师讲的本觉觉性,其实都只是识阴六识的妄知妄觉,马鸣菩萨及《华严经》中讲的本觉却是第八识自心如来的不必修行就一直存在的真觉,这才是本觉之性。但这件事暂且不谈,圣严师父!您说的与惟觉法师说的显然有些不同,请您说看看,是中台山所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是实相心”是对的呢?还是师父您所说的“放下烦恼的心,即是真心”才是对的?放下烦恼的意识心就是真心吗?可是《维摩诘所说经》云:“不断烦恼而入涅槃。”是说不断烦恼,就能证得涅槃实相心,是真心与妄心同时存在的;而真心不用断烦恼就已是涅槃,祂是本来就涅槃的,无余涅槃乃是真心独住的境界。为什么圣严师父您说:“要把烦恼的心变成智慧的心,就是明心。”如果说您二人都是对的,那不就是说实相心有二或是更多?因为还有人说:“离念灵知心是真心。”但是 佛说实相心只有一个,祂就是万法之根源──如来藏阿赖耶识。圣严师父!您是否应如法思惟一番:究竟是谁说的对?是 佛说得对?还是师父您二人谁对?是法鼓山上的师父错了?还是中台山上的师父错了?还是您两位名师全都错了?

  我还是再唱一段《心经》来为师父说明一番:“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师父!经中已明说第八识心的自心境界是离色受想行识的境界,祂一向离见闻觉知,从不作主,甚至不了知六尘万法;更说“无识”──无六识──没有六识的见闻知觉性,当然是离见闻觉知的,如何能清清楚楚、了了分明、处处作主?又如何能像您所说的放下烦恼而一念不生?又能了知自己是一念不生的?

  如果有人被医生打了全身麻醉针以后,意识还能保持能看、能听、能说吗?还能够一念不生吗?能看、能听、能说的意识既然会断灭,那怎么可以把会断灭的意识心当作是真心呢?所以必定是有另一个本来自在的心、不会断灭的第八识心配合著生生灭灭的七识妄心,您才能具足能看、能听、能说等等诸法。意识妄心是会断灭的心,不能把妄心认作是真心。因为有这第八识如来藏守护您,您才能在麻醉药效过了以后,又出生了意识而醒过来;如果没有了第八识如来藏,您闷绝以后或眠熟以后是没有办法再度醒过来的。所以会断灭的意识心才能看、能听、能说,但是第八识真心不去了知这些六尘中的事。《心经》云:“观自在菩萨……无眼、耳、鼻、舌、身、意……乃至无意识界。”圣严师父!请您说看看,《心经》所说之般若心既然是无六根、无六尘、无六识,没有十八界诸法,又如何能见、闻、觉、知、嗅、尝、触……而了知自己一念不生?又如何能住在一念不生的境界中?故说您落在意识心中,确实是悟错了,落到常见外道的意识常住邪见中了。第八识心离见闻觉知,又如何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能见是眼识,能闻是耳识,能嗅是鼻识,能尝是舌识,觉触是身识,能知色、声、香、味、触之心是意识。于六尘万法之中,能处处作主之心则是末那识意根;此前五识、意识、末那识合称为七转识,此七转识皆是妄心,七转识妄心不能当作真心。若把妄心当作真心,般若智慧是永远都生不起来的,所说之般若法义就会落入意识情解而显得处处破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