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 缘

  ─2005年10月 讲于正觉新竹讲堂成立时

  (连载三)

  第三章事随缘绪说

  在第三章中,我们要谈到事相上的随缘。事相上的随缘说起来,当然不免牵涉到当代诸方道场法义正邪的事相上问题,虽然有一点儿敏感,但是我希望诸位能安下心来把它听完,再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然后自己回去以后好好思惟、求证,最后再作下最好的抉择,因为这个抉择可能是你这一世中最重大的一个抉择!你是否能转入正法中,并且能真修实证而有修行的结果出来?就看你这一次的抉择。所以,诸位假使是第一次听我说法,请你暂时安下心来听听看,假使听得不欢喜、不高兴,因为评论到你的师父,也请你先安下心来,继续的尝试正觉电子报理解看看,去尝试做一个如理作意的分别,等到全部听完了,再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最后再作抉择。

  “事随缘”讲的是意识心的随缘,都属于意识心在事相上的随缘,不属于如来藏(不属于理体)的随缘性,也就是说,随顺于当前事相上的因缘而安住下来。但是真正学佛的人,是应该顺于世俗之缘而安住呢?或是应该有正确的抉择而远离假相佛法的因缘?是否应该随顺于真正佛法的因缘?在我们学佛的过程中,是应该随顺于善法缘而安住?或是随顺于恶法缘而安住?这些事情很重要,因为会影响到我们这一世的佛法修学是否唐捐其功?乃至是否学法、护法的事情做了以后,却成为破法、谤法的事!以下我们将会逐一详细的说明。

  第一节世俗人之随缘

  我们先来谈谈世俗人的随缘。世俗人遇到比较困难的事情时,常常会说:“随缘啦!”这话诸位很常听见,特别是听到老人家这么说。但这是对于世俗境界仍然有所爱,只是知道自己不容易获得,所以不积极求取而已。这种随缘的人,大略说来有六种:

  第一种人:心无所贪而随顺世缘。也就是说,他对于世间法的财物或任何利益,都不会积极的营取,只是被动的随顺于因缘而获取。世间有没有这种聪明人?(大众回答:“有!”)有啊!他们对于世间财,不会积极去求;但是缘熟了,该他得了,他也不客气的赚进来。只要不是经由非法的手段去得到,而是缘熟了,该他得了,他就自然得到了,这叫作事相上的随缘。

  第二种人:对饮食随缘。他不积极去贪求美食,遇到有好食物也无妨多吃一点;如果没有好食物,他也不会发脾气或是心中不悦。如果执著很重的人,他往往会发脾气:“你今天煮的是什么菜?”就骂起来了,那就不是随缘了。你可以告诉他:“偶然煮得不好吃,请你要随缘一点!因为我们在家中做家事和炒菜也很辛苦!”那如果是个不随缘的人,他就会大发雷霆。

  第三种人:随缘得善名。他不积极谋取善名,换句话说,他对于世间的好名声不会刻意去追求;追求好名声,一般都是有钱、有权之后开始追求的,想要成为“善人”,所以花钱或者以权位来收买好名声。但是有的人虽然也喜欢好名声,却不会刻意去营谋,只是随顺因缘而成就,那也是属于意识心事相上对好名声的随缘取得。

  第四种人:不积极谋取美眷或广大眷属。他生来就喜欢热闹,喜欢身边永远有一大群人追随著,所以出家以后,也会弄个大道场,度来许多许多弟子一天到晚包围著他,这就是眷属欲。如果是世间人就希望娶一个漂亮的妻子,或者是嫁一个英俊的先生,然后求子女成群、儿孙满堂。古人的观念是如此啊!他认为这样就是有福啦!这就是贪求美眷及广大眷属之欲。可是,有的人他虽然有所贪,但他不会刻意用手段或方法去做,而是随顺因缘去成就四代同堂、五代同堂等等,那也是一种事相上的随缘。

  第五种人:随顺因缘而不积极谋取权位。譬如最近有电视新闻报导的“随缘法”,说的是挟菜的随缘。你们若有每天收看电视新闻,应该会看过这则报导,这只是几个月前的事。有人对谢先生说:“终于轮到您当行政院长了!”就讲出谢先生以前说过的随缘挟菜的言论来:“好菜如果还在对面人那边,我去挟它就不太方便;但菜盘总是会转动,转到我面前时我就轻易的挟到了。”所以他不与别人力争,而随顺因缘,终于也轮到他当行政院长了﹝编按:演讲当时,谢长廷先生正担任行政院长﹞。他这样做,就是世俗法的随缘,真是世间法中的聪明人。

  第六种人:他喜欢安逸的生活。有些人刻意去隐居山林,不想在世俗法中跟世人混在一起;虽然生活过得清苦一点,但是他心中觉得很安逸。可是,这个安逸是经由刻意选择而来的,而随缘的人虽然也喜欢山林幽隐的境界,但他不去贪求;若是因缘成熟了,他就去过那种生活,那也是事相上的随缘。

  第二节 外道之随缘

  再来谈谈外道的随缘。对出世间法的修行,外道或佛门外道们,都不会积极探究他的师父所说法义是否为究竟法,只是随缘而乐著于人间或天界的享乐境界。这种随缘外道很多,不但经中多有记载,而且现在的印度仍然是如此,仍有许多外道苦行者,一直随缘于苦行。又例如道教的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只求长生不老,却不想去检讨转变原来的修行方法,完全不知道有更胜妙的佛法超胜境界,或者只贪爱天界的享乐境界。又例如一神教外道,他们一心只想生到欲界中的天堂去做上帝永远的奴仆,永生永世当奴仆而只为了过著物资充裕的享福的生活。当我们告诉他们说还有更胜妙的解脱境界时,他们也不想探究,不想转变,不想上进。这些都是事相上的随缘,我们都称之为“外道的随缘”。

  第三节佛教学人之随缘

  谈到佛教学人的随缘,这部分又可以分成两大类来说:信心具足者与信心不具足者。

  第一目 信心不具足者的随缘

  他们的随缘心态大约可分为三种:

  第一种人:他因为不知道佛法的义理,产生的一种随缘心态。他想:“我只要跟著原来依止的师父去听闻熏习就好了,因为不管到哪个道场去,教导的永远都是苦、空、无我、无常,最多就是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没有别的法了!到哪都一样,所以就随缘吧!”他就这么决定来随缘。这种随缘的人非常多,不在少数。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信心不具足,认为:“要证初果那是多么困难,要明心开悟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我就随缘吧!”这就是事相上的随缘。

  第二种人:是对自己不具信心,他认为自己根器太差,不可能亲证解脱、也不可能证得实相,所以就随著目前的因缘而住。当别人说:“你讲的不对喔!因为现在有个正觉同修会,可以帮人家断我见、断三缚结;也可以帮人家开悟明心、证得实相。我们一起去学好不好?”他说:“唉呀!你去学吧!我不可能啦!我这么笨!根器这么差!随缘吧!”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这就是第二种没信心的随缘者,随于无信心的缘。所以,虽然他认为:“某个善知识应该是真的善知识,应该真的可以帮人开悟,但是我去了也没有用,因为我的根器太差了,随缘吧!”可是,当一个人认为自己根器差的时候,那他一定是根器很差;当一个人开始转变,认为自己的根器可能不是很差,那他就不是很差;当他认为自己的根器应该还可以,他就真的还可以;经过真正了义法熏习一段时间后,他认为自己应该可以开悟,他就真的可以开悟。所以,根器是依什么来说呢?依于他对自己以及对善知识所说法义的认知,来决定他的根器优劣,这就是心想事成嘛!可是,当他觉得自己根器不够时,就会产生这样消极性的随缘心态。因此,可能善知识就正好住在他的隔壁,可是他认为自己是没有因缘的,因此就随顺于没有因缘的缘而错失了机会,而这种现象也是很常见的。假使信心够,善知识自然有许多善巧方便可以帮助他,最怕的是对自己的信心不足,所以随缘于正法之外。

  第三种人:是对于了义正法仍然住持于人间的事情不能生起信心,因此他不认为人间真的还有善知识,就不想去寻求真正的善知识,就随顺于目前的因缘而安住了。这种事情其实也是很常见的,所以在这个年代,如果不是有很多人不断的去说明、去证实了义正法确实仍然存在于人间,那么众生就不可能会相信正法仍然在人间。以台湾而言,假使不是二十年前经由法鼓山、十年前经由现代禅去告诉大家真的可以开悟,我想,今天我出来弘法也不容易被人信受;虽然,他们的开悟终究是意识心的境界,确实是悟错了!但是他们接引初机的功能,以及他们促使众生信受人间仍然有了义正法住世的功德,是不可抹杀的;假使不是因为他们开始大声疾呼,特别是现代禅的大声疾呼:“开悟是可能的!证果是可能的!”那么今天我们正觉同修会出来弘扬证悟实相的正法,将会事倍而功半。所以必须先有人为众生说明正法仍然在人间,确实可以亲证;随后再由真正的善知识跟著出来弘法,才可能被广泛的接受。虽然,我们出来弘法,也不是一开始就广泛的被接受,而是这两、三年才开始被接受,以前大家都是很抗拒,但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我们的法跟别人都不一样,当别人都把意识心施设种种不同的境界相、种种变相,譬如说“一念不生”、譬如说“意识心放下一切”、譬如说“意识心清楚明白”、譬如说“前念已过、后念未起时,中间此时一刹那的离念灵知”……等;他们施设了许多意识心的变相境界,还说那就是证悟境界时,我们却说那些人都不对,而是要找到另一个和意识心同时并存的第八识才叫做开悟。那么,当众人都说“意识离念就是开悟了、意识放下一切就是开悟了”,我们却说是意识之外另有一个同时俱存的第八识心,才是开悟的标的,就因为我们这样揭发了真相,当然会遭受他们的攻击。假使有别的道场也跟我们一样,主张证悟如来藏第八识才是开悟的境界相,那我们遭受攻击的可能性就会大为降低;但可惜的是目前尚无其它真实证悟的道场,所以我们至今仍然没有别的道场奥援、没有别的知音,所有错悟者的攻击当然会继续只针对我们,因为其余的道场都和他们一样落在意识心境界中,所以我所有的知音就是你们大家!没有别人!(大众热烈鼓掌……)

  当你们找到如来藏的时候,你们都是我的知音,由你们来为我证明:“如来藏是确实可证的、阿赖耶识是确实存在的。”但是,不可以要求别的道场认同我们的说法,因为那等于要求他们公开否定自己嘛!“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那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弘法以来的前十年是一直都被抵制,直到这两年才开始渐渐被佛教界接受,但这是正常的现象。不管什么道场,不论他们如何大力的否定,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我们的看法与实证,因为意识或意根都是十八界所含摄的。现在,我们已经经过三次窝里反的考验(外人是没有能力来考验我们的,顶多只能无理的或在误会我所说法的基础上来妄责我们,根本没有意义),在经过三次窝里反的严重考验以后,更证明我们是法真实、所证也真实,所以现在才渐渐被接受了。

  特别是在二○○三年初的那一次窝里反的重大考验,那是想要从根本上把我们全面推翻的,但我们仍然丝毫不动、稳如泰山!这也直接为会外错悟者、未悟者,证明我们的正法不但了义,而且胜妙,所以佛教界反而因此对我们有更大的信心了,终于开始接受我们了。但是在我们被接受之前,佛教界学人对于证悟、对于正法住持在人间,会有信心,不可避免的要说:“前人弘扬禅宗的功德不能抹杀。”虽然他们后来被证明都是悟错了,但是那个功德仍然是存在的,因为他们建立了当代佛弟子证悟的信心;只要他们把悟错的事实加以修改,功德就会具足了!所以,当众生对于“正法继续住持于人间”这一点没有信心时,他就会产生事相上的随缘,而说:“现在已经没有真正开悟的法了!我们大家都随缘随分学法吧!不必努力再去寻找真正开悟的善知识了!”这就是对于正法的住世不具信心而产生的随缘心态。

  第二目 信心已生的佛教随缘者

  佛弟子的第二类随缘者,是信心已经生起了,可是他们也有不同的随缘心态。他可能会误认为自己不是随缘者,他会自认是一个精进的修学者、求法者。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他是随缘于停滞阶段而不精进的,可是他却认为自己是精进的。我们就来谈谈看,这类人有七种的不同:

  第一种人是:误信他自己原来追随的师父或老师对大众的笼罩之词,就随缘安住于那种不可能开悟或者错悟的“开悟”境界中,自我陶醉而不想进一步去寻求真正的见道智慧境界。譬如说:十几年前有一位大师常常说:“不求开悟的人才能开悟,你心里求开悟就不能开悟了!”也许诸位知道这是谁讲的。这个说法是有大问题的!假使你不求开悟,怎么可能会去学禅?假使你不求开悟,你学禅做什么?假使你不求开悟,你会有寻找第八识真实心的疑情生起吗?假使你不求开悟,怎能有机会一念相应而触证到如来藏?可是直到现在,仍然有许多人继续信受他所讲的错误道理,每天就只是打坐求一念不生,却不求开悟!可是,他们心中其实很想开悟(大众都笑……),而他们却都只是在等待,等待开悟的境界自己出现,这就是祖师们斥责的“将心待悟”啦!当他们正在等待开悟的时候,绝对不会处心积虑去寻觅他自己的真实心──如来藏,所以他就没有开悟的机会了!可是,还有很多人相信这种错误的说法而安住下来,那也是一种随缘者。

  第二种有信心的佛教随缘者是:误信自己的老师是证悟者,随缘安住于错悟境界中而不思简择。讲到这里就要得罪人了!譬如星云、证严、圣严、惟觉,都同样以意识心来作为实相心,他们的那些徒众们错误的信受了,就随顺于错悟的因缘

  而安住下来了!星云法师写了许多有关于禅的书,但是,每当书中有谈到开悟内容时,他就又会使用化名,叫作“佛光禅师”。因为自古以来没有一位禅师叫作“佛光”,而首次出现佛光禅师的名号,就只有在现代的台湾;可是你们去看这位佛光禅师所说的悟境,他讲的是什么?都是在世间法上,都没有谈到断我见、断我执或者证悟如来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佛光禅师”自称为开悟,根本与禅宗的开悟无关。然而,仍有许多人信受而安住下来,还自以为悟,不想再去寻求真悟的机缘,这就是有信心的第二种随缘者,随顺于“佛光禅师”的错误认知而安住下来。星云法师又不断地主张:“西藏密宗也是佛教,喇嘛教也是佛教的宗派。”他绝不承认喇嘛教是外道,为什么他要这样主张?当然跟他修学西藏密宗的法有关系嘛!这就导致他的那些随学者,也会跟著认定西藏密宗的乐空双运中的觉知心就是实相心。那么大家信受了,就会跟著他这样安住下来,继续认同藏密的邪淫外道法,将来都可能跟著他走上暗中合修藏密双身法的邪路,成就破法毁戒的重罪。当佛光山的徒众们被人家指责“都还没有破参”,他们去向道场中的法师们说:“人家说我们都不是真的开悟,说我们教的不是证悟如来藏,所以都是悟错了,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当信徒中有人这么讲的时候,那些法师或其它信徒们往往会说:“随缘啦!师父教什么就学什么啦!”这也是一种随缘嘛!但因为这样的随缘,他们证悟的机会从此就不存在了!因为他们永远随顺于星云法师的邪法因缘。

  又譬如圣严法师(我这一世的三归师父、一千年前的师兄),一千年前他就怀疑,这个疑,到现在一千年了还在疑,还是不肯信受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我们就说他是“一疑千年”。他总是说:“讲自己已经开悟的人,就是没有开悟。”然后过了五分钟、十分钟以后,他会故意绕回来说:“师父我,从来都没有说我有开悟。”那这样,到底他有没有悟?他有没有犯大妄语?用“我从来都没有说我开悟了”来对应“讲自己已经开悟的人就是没有开悟。”,这叫作“方便大妄语”。他总是说:“你要一切都放下啦!不要求悟啦!一切放下了以后就是开悟了。”因为他认为心中不起一念时就是开悟了!心中不再挂念所有事情时就是开悟了;所以,他认为当心中想要开悟时就是起念了,那就不在“悟境”中了!可是就算他能放下一切之后,到底开悟了没有?答案是:没有!因为他仍然落在缘生法的意识心中,与常见外道并无差异。

  在这一期《法鼓杂志》登出来,说他选任了首座;“首座”在证悟的道场中,一定是开悟了才能当首座,并且是开悟者中质量最好的才能当首座(我到现在还不敢选任首座,还是把它空著;在过去世我有很多世都不当住持,一直都当首座)。那现在问题来了:他本身是没有悟的,可是他说已经印证了十二个人明心见性〔编案:就像正在读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认可研究生的博士论文一样的荒谬!〕,那我们要公开问他:“到底你印证这十二个人明心见性,明心时是明什么心?见性又是见什么性?”这就有问题啦!他一定不敢正面在文字上回答的,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如今也不得不讲话了,因为他既然把方便妄语转成公开妄语而公开的讲出来,也落实于文字了,这就必须要提出来讨论了!自古以来,禅宗丛林的门风一向都是如此;辨正诸方老宿开悟的真假,是禅宗丛林古来的规矩,不是现代才有这种规矩的。

  凡是自认为开悟的禅师,都必须接受天下所有证悟者的检验,所以禅门中自古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一直流传到现在,我们还常常拿来讲:“入门须辨主,当面分缁素。”“缁”就是黑色、黑衣,“素”就是白色、白衣。这话的意思是说:“凡是丛林禅师,一旦进得门来,必须要先分别清楚:‘你有主或无主、我有主或无主?你是黑衣或白衣、我是黑衣或白衣?’”双方都要互相分别检验、要辨识清楚,不能含糊笼统。这叫作“入门须辨主”!所以,凡是禅师开门接引诸方,必须要接受来人入门辨主,入门以后双方相互辨主过了之后,就当面分清楚:你是白衣或是黑衣?我是白衣或是黑衣?悟错了就是无主孤魂,于法上其实是无凭无藉的,那就是白衣;不论他身穿如何高贵的九条大红祖衣,项上挂著价值好几百万元的琥珀念珠,也仍然是白衣,只有真悟的人才是黑衣。任何禅宗道场的堂头和尚都不能躲避这个义务,这是禅门古来的宗风,一向如此,不是现在才这样,达摩大师也把这个道理写在他的论著中。

  虽然,我们还没有这样去做,我们只是在书上“辨主、分缁素”,我们还没有当面去做。但假使哪一天我选了首座以后,比较有空了;或者完全退下来,就有很多空闲了,可以到处去云游诸方道场,那我可就要“入门辨主、分缁素”了。禅门古风本来如此,进了禅门时都要分辨堂头和尚:“你是有主、无主?你是白衣或是黑衣?”当然,我进到别人的山门时也要接受堂头和尚的考验:“我是有主、无主?黑衣、白衣?”假使无主──还没有证得身中主──那么即使身穿黑衣也仍然是“白衣”;假使证得身中主了,即使身穿白衣也是叫作“黑衣”。所以,真实佛子不是二乘圣人,真实佛子是菩萨;证悟的菩萨们通达了般若,不管他穿什么衣服,甚至有菩萨穿著花花绿绿的衣服,在当高级妓女,她也仍然是真正的佛子,这叫作“生如来家”!在大乘法中,本来就是这样定义“黑衣”或“白衣”的;这个规矩既然是禅宗丛林的古风,今天圣严法师在文字上公开说他印证了十二个人明心见性,我们现在可就要公开的请问了:“您明心是明什么心?”圣严法师您把如来藏、阿赖耶识否定了,还说应该把祂丢弃;可是 佛说:“阿赖耶识名如来藏,与七识共俱。”显然“祂”是开悟般若时必须亲证的标的,但是您却说:“阿赖耶识是生灭法,应该丢弃。”连阿赖耶识如来藏也要消灭掉,那请问您是明什么心?又问:“您既然还没有证得阿赖耶识,那么您又如何能丢掉祂?”还没有证得祂,就不可能丢掉祂;在没有证得祂,又无力丢掉祂的情况下,又如何能符合您自己所谓开悟的标准?

  请问诸位八识心王的道理:人类总共只有八个识,没有超过的、也没有减少的,除非是五色根坏掉的残障者,比如说:他生来眼根就有问题,是个天生的瞎子,那他就少了眼识。正常人总共有八个识,当他把最根本的阿赖耶识否定了以后,剩下识阴六识及意根等七个识,而这七个识,能说哪个是真实心吗?不能欸!因为这七个识都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既然如此,把如来藏否定了以后,只剩下六识以及意根,而这些法都是有生之法而且是可灭的,因为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时,这七识心全都灭掉了,只剩下如来藏成为涅槃的本际。当他把如来藏否定了以后,他明心时是明什么心?当他否定了第八识的存在以后,显然他所能明的心只有七识中的某一个识了,那他显然是落在生灭性的七转识中,他自己的开悟显然是错误的!他在错悟的情况下印证弟子们明心,当然就成为无效的印证了!

  那么见性的部分,佛性是什么?佛性的名义他知道吗?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佛性的眼见,他有见到吗?没有见到!就算他见到了,但佛性的本质是什么?由什么来构成?他也不可能知道。像这样子,他自己没有见性,而印证弟子们见性,当然也是成为无效的印证了。所以,他的明心见性之印证都是无效的!我这样子公开宣示以后,可以预料到的是:仍然会有他的许多徒众们继续相信他,然后就随顺错悟的因缘而安住下来。也许有人会对他的某些信徒们说:“我们要不要去正觉看一看?听说真的可以开悟,听说他们悟的是如来藏,跟我们师父讲的这个觉知心不一样欸。”“唉!随缘啦!”这种人很多,听了就说:“随缘啦!”随顺于目前的恶法缘而安住下来,这也是随缘啊!可是这个随缘,不能帮他在法上有所悟入,而只能落在意识心上,永远随缘的追随流转下去。

  假使圣严师父不开口对别人说他开悟了,无妨只是继续当凡夫而已;既然开口说他悟了,而“前人领解其意”,他面前的人听了知道他讲的意思是说:“圣严师父开悟了,他成为圣人了。”那他将来的果报就堪虑了!所以我们还是必须要拈提他。因为,他一个人下堕还比较没关系,可是千百人跟著他大妄语而下堕,问题就很严重了!如果我们不知道详情,那也无话可说;可是当你知道内情却不说,那你就有责任了!因为你没有慈悲心:明知道这些人犯了大妄语业,你能为他们说明而不说明、不救护,还有随缘的让他们将来受苦报,这叫作“居心叵测”,所以我们还是必须要说那种随缘是错误的。

  又譬如惟觉法师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就是真如佛性。”他这句话是海峡两岸学佛人普遍听过的开示,因为他把这句招牌话印在杂志中到处寄,已经不是只有他们中台山里的徒众才知道的了!那现在问题来了:这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对六尘的了知啊!对六尘了知时,就一定是有五个别境心所法在运作,并且因为对六尘的了知、领受,产生了苦、乐、舍受,就会有善十一或六根本烦恼及二十个随烦恼跟著产生而伴随著,会与这些心所法相应的当然是意识心,所以清楚明白的心显然就是意识。但是他又加上一个“处处作主”,能作主的就是思量性的心嘛!所以:这个喜欢、这个讨厌!我要继续、我要远离!这个作决定的心就是意根;而意根是普遍计度的心,藉意识的觉与知而不断地思量一切法;因为祂的了别慧非常差,所以须借著六识而不断的了别诸法,去做事以及取舍。而清楚明白的意识心是依他起性的心,必须依于处处作主的意根、五色根及六尘为缘才能出现,是依于他法为缘才能从如来藏中出生的虚妄法,所以惟觉法师是把依他起性的意识、前五识,再加上遍计执性的意根,合起来作为真如佛性,与常见外道一样。

  虽然他对禅法比较有知见,懂得应该找一个真心,可惜仍是悟错了!但是他的问题却比圣严法师还严重,因为圣严法师说他只传法脉给十二位法师,也说曾经印证了某些在家弟子明心见性,但是毕竟人数上比惟觉法师印证的少了很多;可是惟觉法师却已经印证好几百人“开悟”了,当然全部都是因中说果;而那些人却个个都自以为悟,并且在外对别人说他们开悟了,已经犯下大妄语业了!所以,他所戕害的佛弟子,数目是很多的。可是当有人跟他们那些徒弟讲:“萧平实说:师父为我们印证所开悟的真如佛性,都是意识与意根,说我们已经成为大妄语了。我们要不要改弦易辙,去正觉学学看?”得到的回答是:“啊!随缘啦!师父这么说,我们就这么跟啦!不会错啦!”这也是随缘啊!这个随缘到底是有智慧还是没智慧?很值得大家去探讨,这就不能默然或者冷漠的对待他们了;当我们知道有人落在错悟的境界里面,成为因中说果、未悟言悟者,我们是否应该有悲心来救护他们?当他们的那些信徒在随缘于常见外道法,在随缘于错悟的大妄语业时,所随的缘又正是外道常见法的恶缘时,我们是不是要跟著随缘而摆著不予理会?或者我们应该努力去救护他们?教导他们能够真正的悟入而免除大妄语业?这是我们大家都要思考的问题。

  第三种人:误信己师所说为真佛法,随于现前恶缘而安住。这第三类信心已生的学佛人如何随缘呢?譬如说:他错误的认知他师父所说的是真正的佛法,所以就随顺于现前的恶缘而安住下来了。譬如,藏密行者随顺于藏密的邪法因缘而安住。说到藏密的邪法,我们先把自续派中观暂时放下不谈,因为自续派中观的行者虽然也认同如来藏,也宣称已经证得如来藏,但是所证如来藏落处都跟台湾四大名师的落处一样,同样是意识心。我们接著会说到印顺法师的部分,这里也暂时不谈;先说西藏密宗黄教的应成派中观,首先把藏密的法义简单的分为两个要点来说明:第一就是“双身法”,第二就是“一表千里”。“双身法”为什么不是佛法?因为它跟佛法完全无关!它其实只是印度教外道中的性力派世俗法而已,藏密的天竺时期祖师,吸收了印度教的“双身法”,就在佛教中弘传了起来;并且高推为佛教中的最高级胜法,他们认定“双身法”中一心不乱而专心领受淫乐的境界,是三界中一切宗教的最高境界。

  可是印度教的本质是什么?印度教中的性力派双身法,本质类似中国人讲的“生生不息”的道理啊!因为两性的交合可以使人类生生不息,可以使人间有情生生不息,就把它认定为实相了!这就是印度教中的性力派学说的本质,所以印度教的庙里是崇拜性器官的,庙外都可看到一个石磨,中央插著一根直柱,意义可想而知。那么西藏密宗是从印度教的性力派移植到中国来的,那时印度佛教已经衰亡了,佛教研究者把那时的佛教叫作“坦特罗佛教”;可是坦特罗佛教其实已经不是佛教了,只是空有佛教的外壳而已,它已经把佛教的内容全部改变为印度教的性力派法义与行门了,只剩下寺庙与佛教僧人的表相,所以其实坦特罗佛教并不是佛教,已经是外道了!

  西藏人就是从坦特罗佛教中学习而移植到西藏去的,因为披著佛教的外衣,就被称为“藏传佛教”,其实应该叫作“喇嘛教、坦特罗佛教”,不该叫作“藏传佛教”。西藏密宗所传的种种法义与行门其实都不是佛教,他们的看法是正当在淫触达到最高的乐受时(他们分为四喜──把淫触乐受分为四个层次,最高层次就是第四喜的全身遍乐境界),就是在第四喜的境界当中,同时反观这个受乐的觉知心是空、是无色而且无形相的,这样就是证得“空性”;而这个空无色质、无形相的觉知心,以及受乐境界的保持不失而同时存在,这就是西藏密宗讲的“乐空双运”。他们认为“乐空双运”时的觉知心境界就是报身佛的快乐果报,所以他们认为:“释迦牟尼佛证的如来藏,没有见闻觉知,而我们证得的这个‘乐空双运’,有快乐的果报,所以是‘报身’的佛,所以比你们显教更高。”但其实真相是什么?他们是把最下贱的粗重贪淫之法拿到最清净的法上方,再套上去说:“我是最高的!”其实那只是外道法,与佛法完全无关。所以我对“乐空双运”、对“双身法”的定义,叫作“世俗淫乐的闺房享受法”,最多只是世俗行淫的技术,只可以称为“世俗闺房技术”而不是佛法。这完全不是佛法,应该把它赶出佛教,除非他们西藏密宗愿意把那个外道法舍弃,回归到佛教的根本法义上面来!这是西藏密宗最主要的一个过失。

  另外一个过失,我们叫它作“一表千里”。世间人常常为了在世间法上夤缘,或是为了利益而攀亲引眷、攀亲引戚:“这位某甲是我老婆的表姨的表哥的表嫂的表姊的……”这样一直攀缘上去,往上扯了十几代以后终于是亲戚了!像这样,“我的表哥的表姊的表什么的表什么的表什么……”一直表下去以后,终究是可以攀上亲戚关系的,所以叫作“一表千里”。这一表之后,全天下无非亲戚。西藏密宗也是一样用表的,不过这个表不是说表姊、表亲那个表,而是“代表”。譬如说喇嘛们弄个密坛,在密坛放上六样东西,就叫它作“六度波罗蜜”;摆十二个物品上去就叫它作“十二因缘”,把一个咒写在一个转轮上面,转起来就代表在“转法轮”,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代表”的。

  西藏同胞之所以不能懂得佛法,问题也出在藏密这个“一表千里”上面。依这个代表的原理,他们宣称自己也有证得如来藏,可是他们所证的如来藏也是用代表的:他们观想从顶轮到海底轮是一根竖立的中脉,在这根中脉里面观想出一个细小的明点(男性就观作白色的明点叫作“白菩提心”,女性则观作红色的明点叫作“红菩提心”;因为男性精液色白,女性经血色红),把这个“明点”用来代表“如来藏”,而不是第八识心体如来藏阿赖耶识。他们就这样胡搞,全部的佛法实证都可以用代表的,所以说他们真的是“一表千里”,不管什么佛法都可以用代表的。

  譬如他们修“诛法”,大陆有许多喇嘛都在修诛法想要诛杀我啊!但都不能成功,原因有两个:第一、他们派遣来的鬼神(喇嘛教的护法神)是层次非常低的鬼神,都是些山精鬼魅等类,来到佛门时根本就进不了门,连最外围的护法神都过不了,何况是里面威德更大的护法菩萨!当然无法诛杀我。第二、因为他们仍是“一表千里”,弄一堆面粉团,然后在一块木板上捏成一个人形的模样放在地上,然后念了一些咒语、跳了一些所谓的金刚舞(其实就是鬼神舞啦!你看他们的“护法金刚”个个不都是罗刹鬼神吗?不都是山精鬼魅嘛!)跳著鬼神之舞,然后拿一把刀在地上的面粉人脖子上,一刀划作两段,就“代表”是诛杀完成了!结果他们诛杀了多少个萧平实呢?很多啊!但萧平实本尊如今还好好在这里说法(大众都笑……)。

  那都是“一表千里”,根本毫无用处,因为他们诛杀的那个面粉人根本不是萧平实嘛!那个面粉人怎能代表萧平实而成为真正的萧平实呢?所以他们修行的问题就是出在“一表千里”以及“双身法”。这些都是与佛法完全无关的东西,却拿进佛法里面来说他们是佛法,而且还自我高推是最究竟的,但其实完全无关佛法,只是外道的淫乐技术及外道妄想法而已。

  他们最重要的秘密底细就是“双身法”,而我把它揭穿了以后,他们至今仍然无法反驳。因为他们认为:假使男性喇嘛与女弟子上床射精之后,再把它吸回肚子里去就不算犯戒了!可是我斥责说:“你吸回去以后是吸回膀胱去,不是回到原处,所以你吸回去以后还是撒尿排掉了,根本就没有用。所以不论你们有没有能力在射精之后再吸回去,都没有意义,都同样是犯重戒,不因为射精以后能再吸回去就不算犯戒。”他们至今都不敢、也不能反驳,因为事实确实如此。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有哪位喇嘛能够再吸回膀胱内?连一个人也没有!藏密这个重新吸回去的法门,我三、四百年前就搞过了,经由实证而证明都是虚妄想,谁也瞒不了我的!所以今天被我揭发以后,他们没有任何一个理由或证据可以推翻我的说法;因此“双身法”根本与佛法完全无关,能重新吸回去的功夫也与佛法证量完全无关。而他们“一表千里”的含意,其实也都跟佛法无关;譬如他们说的菩萨十三地,也是从中脉的观想来定义十三地,是以中脉观想的十三种幻想境界,来代表初地到佛地的十三地修证。唉!那跟佛法有什么关系?都与无生法忍完全无关。

  所以说西藏密宗纯然是外道法,只是以佛法名相来包装而冒充佛教罢了!可是他们的信徒若有人知道了,提出来商量说:“我们西藏密宗的佛法既然不是佛法,那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改弦易辙,另外想办法去找善知识来修学啊?要不然我们这一生就空过了!”可是他们的信徒中十人会有九个说:“随缘啦!跟著上师喇嘛修法就好了!”这样的随缘,是随顺什么缘呢?是随顺外道法之缘,就这样安住下来;然后一辈子作个附佛外道,死后希望生到乌金净土去。但是,所谓的乌金净土是什么净土?其实是罗刹、夜叉的果报土啦!从下辈子开始就当罗刹、当夜叉,就跟著他们饮酒食肉、贪爱淫触。你说他们可怜不可怜?(大众答道:可怜!)真的可怜啊!可是他们自己都不觉得可怜啊!他们就是喜欢这样、乐于这样啊!那就是我们应该怎样去救护他们回入正道的地方了。所以这种随缘,是障碍自己的道业,也是支持邪法的,这种随缘是非常不好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