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觉醒(连载十一)

  圣严法师:您是哪一位文殊菩萨的传承?

  索甲仁波切:龙钦巴,也就是宁玛巴的传承,这一派是从莲花生大士所开始的,主要的教法

  传承是大圆满,跟禅也有关系。

  圣严法师:在印度是不是没有大圆满这样的修持?

  索甲仁波切:不,在印度并不是没有大圆满法,而是非常秘密地传承。像无垢友上师,还有

  吉祥狮子上师,他是从中国来到印度的,还有文殊友上师,以及其它许多上师都是,

  只不过都是很秘密的。以印度一般的教法来说,如大乘思想早期发展时也算是秘密的,而金刚乘更为秘密,大圆满则是更加秘密的传承了。例如龙树菩萨,他是伟大的大乘导师,但在秘密传承中,他是金刚乘的上师,也是大圆满的传承者。他是莲花生大士的老师之一,可说是大圆满传承中八位伟大的大师之一。

  略说:我们来看看他们所说的“大圆满法”是什么内涵:

  【纽舒龙德(Nyoshul Lungtok)是近代最伟大的大圆满传承上师之一,曾经亲近他的老师贝珠仁波切达十八年之久……。贝珠仁波切仰卧在地上正在修一种特殊的大圆满法。他把纽舒龙德叫来:“你说过你不懂心要吗?”纽舒龙德从声音中猜测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期望的点点头。“实际上没有什么好知道的,”贝珠仁波切淡淡地说,又加了一句:“我的孩子,过来躺在这里。”纽舒德龙挨著他躺了下来。

  于是,贝珠仁波切问他:“你看到天上的星星吗?”

  “看到。”

  “你听到佐钦寺的狗叫声吗?”

  “听到。”

  “你听到我正在对你讲什么吗?”

  “听到。”

  “好极了,大圆满就是这样,如此而已。”

  纽舒龙德告诉我们当时发生的事:“就在那一刹那,我心里笃定地开悟了。我已经从‘它是’和‘它不是’的枷锁解脱出来。我体悟到本初的智慧,空性和本有觉察力的纯然统一。我被他的加持引到这个体悟来,正如伟大的印度上师撒惹哈(Saraha)所说:‘上师的话已经进入他的心里,他看到真理如观手掌中的珠宝。’”在那个当下,一切都各得其所;纽舒龙德多年来的学习、净化和修行终于瓜熟蒂落。他证得了心性。贝珠仁波切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特殊、神秘或不可思议;事实上,这些话再平常不过了。但话语之外,传达了别的东西。他所透露的正是万事万物的本性,也是大圆满法的真义。】(索甲著作之《西藏生死书》第205-207页)

  索甲所说的大圆满法跟禅、空性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所说的大圆满法是以上师所说的看到、听到,当作是证悟空性,说是开悟了。所谓看到、听到、嗅到、尝到、触到、知到,这些皆是前六识的见闻觉知性,是六识妄心的作用;这是以见闻觉知心当作真实我,作为空性,却不知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触、能知,全都是六识心的作用;这些能觉、能了知之心是会断灭的,它不能恒常不灭。

  我常对有缘人说,只要依《心经》来作为准则就够了!若能契合《心经》所说的般若法义,那就是 佛所说的;若不能契合的话,对不起!说得再好听,也不是真正开悟者。因为能见、能听、能觉、能知之心等,能够一直都不生不灭吗?请问:“你睡著了,你还能见吗?还能听吗?不能见、不能听,就表示会断灭;会断灭的,那可以说是不生不灭吗?既然不是不生不灭,怎么会是真心?如何能说是空性?怎么可以说大圆满法是开悟的法?”显然密宗大圆满法是落在意识生灭境界中。

  佛子们!我们为什么能见?佛在经上说的够多了,比如说:“根尘触生眼识,乃至意识。”这就是说,譬如眼能见色,是有眼根接触了色尘之处,产生了眼识,你才能有能见之心,而说你看到了色尘;其它的耳、鼻、舌、身、意识也是相同的道理。这些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触、能了知之心,都是由如来藏所生,所以佛在《楞严经》中八还辨见,已说得清楚:能见之性、能闻之性、能嗅之性、能尝之性、能触之性、能觉能知之性,都是依六识而有,还是六识之性;而六识须依六根、六尘为缘方能由如来藏所生,你才能有见闻觉知,本非单由因缘所生、亦非单由自然性所生,皆是由如来藏藉因缘而自然所生。六识既然皆是所生之法,非是空性,而第八识空性不就是无生,所以不生不灭,故第八识真心非断非常:自体常住故非断,所含藏之六识种子常常生灭变异故非常。

  《心经》真是好用,能通的话,只要一句话就够了;您可以用此经中任何一句话来简择诸方大师所说的话是不是真悟。如果您还没有证悟也没有关系,您可先在语言文字上来了解,看看大师所说的内容是否与《心经》上所说的义理相符合,不能符合时就是不对。佛法的义理,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没有人情可说。

  末学有一回与法鼓山的信众谈及佛法,有位师姊她说:“圣严师父哪里会错,只是说法不同而已,您说您的,他说他的,都是一样的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不能说看法、说法不同就说是错。”我对她说:“佛法就是不同,是与世俗法相背离,所谓路有千条,真理只有一个,法义一定要与经典相符合,否则就是错了。”

  我就举圣严师父所说的开悟是:“只要放下一切,就是开悟。”与《维摩诘所说经》中所说的:“诸烦恼是道场,知如实故。”“不断烦恼而入涅槃”完全不同,她说:“经上是这么说的吗?我会再好好的来看看经典内容。”

  《维摩诘经》上所说的:“诸烦恼是道场。”不用先断烦恼即可证菩提。《六祖坛经》也说:【“烦恼即是菩提,无二无别。若以智慧照破烦恼者,此是二乘见解、羊鹿等机。上智大根,悉不如是。”简曰:“如何是大乘见解?”师曰:“明与无明,凡夫见二。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实性者,处凡愚而不减,在贤圣而不增,住烦恼而不乱,居禅定而不寂;不断不常,不来不去,不在中间及其内外;不生不灭,性相如如,常住不迁,名之曰道。”】

  禅宗大师明明说烦恼即是菩提,不必断除思惑烦恼、我所烦恼,即可证得菩提,为什么圣严师父却说要放下一切攀缘妄想,无烦恼时才是开悟?二者差异在哪里?佛子们务必要弄个水落石出。在般若了义正法上,说法方式尽可不同,但是般若法义绝不可偏离经典涵义,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淆讹不同,就不能说“反正都是一样”,这里面其实是大不一样的。如果说“性空”与“空性”,字都一样,有什么关系?关系可大著呢!空性与性空虽然只是前后次序之差,您把空性解说成性空,佛法就被您说成断灭空了,佛法法脉就被您说断了,可见有多么严重。

  您如果要早日亲证菩提,就要依四弘誓愿,发心广度一切有情众生;若想要做到众生无边誓愿度,不想虚耗此生,那您就必须依法不依人,对于法义一定要去作深入探讨,不可人云亦云。对于法义的说明,我也曾多次写信给圣严师父,依据经典一一说明:圣严师父所说的法,是哪里有问题,哪里与经典所说不符合……等。但是苦口婆心、忠言逆耳,故都没有办法获得圣严师父的认同,只好放弃再写信;改以著书,公开法义之正讹给佛子们了知,让佛子们了知自己追随的师父所说之法、所学的法是哪里有问题,希望能早日觉醒而修学第一义谛法,莫再一盲引众盲的误导众生了。

  藏密所谓大圆满的开悟就是看到、听到,与不学佛法的世俗人完全相同,看来大家都不用学这么多佛法了!因为大家都有能听、能看的心,世俗人也都同样认为能看能听的心就是真心,死刑犯被处决时也说:“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都是同样的觉知心;所有世俗人,走到大马路上,不全是看到车水马龙,听到的不都是车声吵杂吗?那大家不都大圆满开悟了吗?真是太简单了!好极了!但有这样的事吗?大家想一想,在《心经》中对于真心的体性,不是说明得很清楚吗?祂的体性是无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无眼识乃至无意识界,真心不属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内,真心是离见闻觉知的;《大方等大集经》也说:“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观者名为心性。若见众生心性本净,名知法住。”

  都是明白的告诉我们:真心是离六尘、离见闻觉知的,既然是离见闻觉知,如何能看到、听到?再说,能嗅、能尝之心,只在欲界有,如果你生到了色界天去,没有了鼻根与舌根(鼻、舌之胜义根),也就没有了香尘与味尘,所以鼻识与舌识也没了,并不是遍于三界一切境界中都能自在的存在。因此,能看、能听、能嗅、能尝、能觉、能了知的心都是妄心;意识妄心在五位:眠熟、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会中断;而能听的一念心,当你睡著了就断灭,会断灭的法就是生灭法。如果所悟的心是意识心、是生灭心,怎么可以说是开悟?但是圣严师父与索甲都落在识阴六识的境界中,都未断我见,怎能悟得第八识如来藏?禅宗的开悟是要悟到真心第八识,祂是离见闻觉知、不生不灭的,找到这不生不灭的心才是悟到真心,才能说是悟到空性。

  圣严法师:什么叫作“认证”?

  索甲仁波切:……当上师显示、介绍给你的时候,在那个当下是无心的,而能认证的是妙观察

  智,是五智之一的妙观察智的认证。我记得我的一位上师说过,如果心不在那里,如果

  处于无心的状态,谁能认证空性呢?能认证的其实是我们的“本觉”。

  略说:一下子说能认证的是第六识妙观察智,一下子又说能认证的其实是我们的“本觉”,但是本觉并非第六识所有的,而是第八识所有的,到底是第六识或是本觉在认证?圣严师父!如果是真正的证悟菩萨,绝对会了知索甲的落处;真正开悟菩萨,必能了知如何来认证开悟的境界,如果还在犹疑不确定,能说是真正开悟吗?证悟空性,是亲证到第八识如来藏空性,而第八识空性是离念相的。在《大乘起信论》说:“所言觉义者,谓心体离念。离念相者,等虚空界,无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如来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说名本觉。”

  所以本觉的体性是遍十二处、遍十八界而且是永远离开一切念相的,离念相的第八识本觉,无法了知本身。因为离见闻觉知,所以古德禅师才会说不知的心是最亲切的。本觉第八识无觉无观,既然是无觉无观,本觉就无法来认证“本觉”自己,却能了知众生心而任运不断的配合众生心来运作;如同人是无法看到自己的头,必须借助其它工具才能看得到。因此真正的觉悟,是在有情身中有一个会起念相的见闻觉知心,用此觉知心去寻觅同时有一离念相的第八识真心,找到了就是开悟明心。

  觉知心与真心二者是同时在运作,如同电灯,必是有电有灯,二者同时存在才有作用;有电无灯,或有灯无电,都是无法生起照明作用的;离念相的真心与有念相的觉知心,也是同时和合运作的。证悟是以有念相的妄心,来觅得本来就离念相的第八识,当你觅得了第八识如来藏时,而说你证悟了,这才是真正的开悟。

  是以妄心自己为工具,要用妄心自己来参禅,要以自己来证得本来就在的第八识——永离见闻觉知的真正本觉。这才是禅宗所说的破初参——“始觉位菩萨”的觉悟。第八识拥有的本觉不是像觉知心一样出生以后才有,是不生不灭的,是无始劫以来就已经有的;更不是修行后,把意识心变成无所用心时的无心,这是把没有妄想烦恼的意识心当作本觉,这只是欲界中的一念不生境界,最多只是欲界定,连未到地定或初禅都算不上,何况能说是禅宗的开悟明心;而且这只是修来的有生之法,本觉则是本来就在的,不是后来修成的。

  而这本觉非是索甲所说:“在过去的念头已灭,未来的念头尚未生起时,中间是否有当下的意识,清新的、原始的、即使是毫发般的概念也改变不了的,一种光明而纯真的觉察?是的,那就是本觉。”也非是顶果钦哲所说:“如果你是在一个不变的状态中,那就是本觉。”(索甲著作之《西藏生死书》第210页)。他们都是随便用一个经论中的名相来笼罩人,用本觉名相来使人觉得他们懂得经中的法义,但经或论中的本觉,始终都是指第八识如来藏的作用,不曾说过是意识觉知心的作用。

  《大乘起信论》说:“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而索甲所说的本觉,是在觉知心中过去的念头已灭,未来的念头尚未生起时的状态中,在《大乘起信论》中明明说出:这不是本觉。更明确的告诉我们说,这时的灵明觉了一念不生,其实是不觉、是凡夫所知的妄觉。因为离念灵知心,虽然是“一种光明而纯真的觉察”,在此状态之中,无语言文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还是意识妄心,而不是第八识的本觉,仍不是真心如来藏空性;妄心才会觉察,真心第八识无觉无观,故不会在六尘中觉察。

  本觉也不是索甲讲的不变,如果是完全不变的话,佛地第八识真如,如何能与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等心所法相应?如何能无功运行而了知一切有情心行?而索甲与圣严师父也将永远不能成佛了,因为本觉如来藏中含藏的染污种子将永远不会改变为清净的种子,那么凡夫就永远不可能成为阿罗汉或成佛了,精进修行亦将无用。因此不可以说:“我们的心只是安住在纯净、本有不觉察力的不变状态中,那就是本觉”(索甲著作之《西藏生死书》第210页)。藏密所说的大圆满法根本是意识心之法,完全是在意识心中著眼于有念无念之法,与常见外道的见解完全相同,岂可说是开悟之法,那是违背佛说之法。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