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觉醒(连载十二)

  圣严法师:我想应该让台湾所有佛教徒,正确了解藏传的佛教是什么。

  圣严师父所说的这件事确实是十二万分的正确!圣严师父是否真的知道藏传佛教的真正本质呢?正信佛弟子不只是要让台湾所有佛教徒正确的了知藏密真正面目,亦应让全世界的佛教徒都知道藏密的外道本质。藏密之法只是将佛法名相套在彼等密宗祖师所修学、所弘传的外道世间淫乐之法上,使一般人不易察觉藏密其实是低俗的外道法;他们透过长期有规模的佛经名相包装掩饰、吹嘘夸大的宣传,让众生如入雾里看花,摸不清他们的底细。如宗喀巴诸多著作亦是以双身修法中乐空双运时之觉知心为佛地真如,名为“即身成佛”法门;以男女双身淫合之法,说为佛法正修,这样怎么可能会是 文殊师利菩萨的化身?文殊师利菩萨会传双身修法吗?西藏密教的外道邪淫本质,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宗喀巴著)及《曲肱斋全集》(陈健民著)之中早已显露无遗,书中均有莲花生及宗喀巴谈到无上瑜伽双身修法,都是以追求身上的淫乐觉受为主修。圣严师父若知道藏密底细,就应挺身而出,让世人了知藏密这种邪淫外道专在色身上用心受乐的本质,并将之逐出佛门之外!若自己不知道藏密底细,还说:“我想应该让台湾所有佛教徒,正确了解藏传的佛教是什么。”这不是一盲引众盲的最好例证吗?如此邪法邪师,怎么还有大师们竞相攀缘,视为上宾?真是不懂师父您当年初出家的本怀在哪里?不得不让人怀疑:您是否为正信佛弟子呢?正信佛弟子怎么会鼓吹与藏密邪淫外道互通有无。〔编案:后来圣严法师于2007/09/01在《法鼓杂志》第一版声明:坚持……四种环保、汉传禅佛教,用以关怀全世界,似是表示不再亲近藏密而回归汉传禅宗佛教。但是事实上是否已经真的如此?仍有待观察。读者若想要进一步了知藏密本质,可参阅平实导师著,正智出版社出版之《狂密与真密》,也可在成佛之道网站:www.a202. idv.tw下载〕。

  以上是针对〈超越生死的智慧对话〉来说明两位“汉、藏大师”的落处:他们错解般若实相,把意识妄心当作是空性真心,所说之法非是佛法,不是 世尊所传之法。

  圣严师父曾对学人说:“打七要有正确的心态,你们不是来开悟的,而是来用功学习的,所以不要管自己这次用功的好还是不好,不要管自己能不能开悟,不要管自己是否具有修行的根基,只管拿著这个方法修行,不怀疑这个方法,也不怀疑禅七的形式,只要相信修行对自己有用,方法对自己有用就够了。用这样的一个信心,而不可以相信自己了不得、不得了,但是也不要否定自己,认为自己不是修行的材料。”(圣严法师著《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第47页。)

  “……就对他说:‘我没有开悟,我也不知道你开悟了没?很抱歉!不过,你大概不容易找到能印可的人。’学人说‘奇怪了。你既然没有开悟,又怎能教禅呢?’我说:‘我可以教人开悟呀!就像心脏科医师不一定有心脏病,但能为别人治心脏病。’”(圣严法师著《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第49页。)

  略说:圣严师父这句话却是“引喻失当”,恐有诽谤古今一切证悟者之嫌疑。也就是说圣严师父将“我没有开悟,可教人开悟”与“医生没有心脏病,但可治疗心脏病”作一个模拟,以掩饰自己的凡夫无智的身分,然而此说却是欲盖弥彰、败阙露尽,我们都知道“心脏病”乃是病,然而“开悟”是病吗?开悟乃是解脱生死病、无明苦的正确疗法妙药,乃 世尊大医王所示的正确法药,此药能除众生无始劫来之生死病,能解众生无始劫来之无明苦,如此真实胜妙的法药,居然被圣严师父模拟为“心脏病”;将药喻病,其痴可知,岂不是有诽谤 佛世尊及诸菩萨祖师等度众开悟之慈悲行之嫌?故劝请圣严师父勿再这样说了,未悟就不要强为人说“帮你开悟”。如此不合常理、不合语意逻辑的话,也敢大胆公然印在书中流通,使自己的败阙展示无遗,请您尽早回收这些戏论之言,以免遗害众生。但是学人却问得真好:“自己没有开悟,怎能教人开悟?”没有开悟的人,不知道开悟的方法、过程、内容,却能教人开悟,法鼓山的佛子们!您们能相信这种说法吗?自己不懂药物、药性却会调制药品,又能教人调制药品吗?那他调制出来的药,吃了不死也会要人半条命。同理,不懂禅药的人调制出来的禅药,大家吃了也会丢掉半条法身慧命。

  心脏科医生能否医治心脏病人,与心脏科医师本身有无心脏病无关,这个说法是没错,但重要的是他在医学上所从事的工作,是否有修学医学与心脏方面的技术与医学知识有关才对。医生必须修学医学课程与取得医师执照后,才有资格为人治病,所以他是对心脏病及治病的药物都有了知的。不了知心脏病理及药性的人,能为人治心脏病吗?这是极简单的常识。任何专业技术也是一样,应该是先学会有关的学识与技术,取得该项资格后,才能从事相关工作才对。所以要会治疗心脏病的人才能教导别人如何治疗心脏病!佛法也是如此,要跟随亲近真正开悟的善知识,学习了知所要证知的心是什么心?祂有什么体性?有什么作用?初步还要了知一些基本知见与概念,然后依善知识所教导的参禅方法来参究,并努力培植证实相所需之次法资粮。有朝一日,因缘具足,一念相应,才能证悟实相——明心,证实确有第八识心可证,而且能现前观察体验祂,这才是真正能教人开悟之善知识。只有亲自走过开悟路途的过来人,才有能力帮助别人同样走过来;哪有说没有具医师疗病之医方资格能力者,而能为人治病痊愈的道理,那岂不是世间庸医误人的实例吗?所以不是证悟的过来人,能教人开悟吗?莫如世间庸医之行,误人误己啊!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拈提出来的原因:因为曾三度写信给圣严师父引经据典说明其落处,师父却不愿依止 佛说的经典,不图思惟改正,不乐于回归 世尊正教;为了佛法不被曲解,为使众生不被误导,只好为文加以详细剖析,以帮法鼓山广大的四众弟子之法身慧命打开一条活路。

  佛子们!请不要认为这是在随便说人是非。在此特别声明,请不要因误解而把对于法义上的辨正与作人身批评混为一谈;如果是在个人的身、口、意行上说三道四,那就是在作人身的批评;我绝不作人身攻击,说人是非,故对于圣严师父的所有身口意行,末学都不加以宣说,只是纯粹在法义上辨正,来救护仍在法鼓山学法的师兄弟们。圣严师父在接引初机众生上也具无量功德,应该予以赞叹;然而接引初机的无量功德,却不及误导众生走入歧途的过失,因此基于对圣严师父一分接引入佛门之缘,欲回报接引之恩,图救圣严师父远离邪见恶行,早日回归正道;若能使圣严师父回心正道,勿再造误导众生入邪见深坑之业行,亦能满弟子一分报恩之愿。而我只是针对其错说般若法义之处提出说明及辨正,意欲避免众佛弟子们误入歧途。法鼓山所有修行禅宗的四众弟子,本初发心向道学佛已属不易,却因圣严师父的邪教导而落入邪见或常见外道之中,虚耗人生一世可贵的光阴,此非菩萨之所乐见。

  佛子为了修学佛法,到处寻求大乘了义法;正如同二祖向达摩祖师求法之意志一样,为的就是要能明心、证悟实相,找到生命的根源、法界的事实、因果的基础,如此方能心安,是故宁可断臂以求法。修学禅法竟不求开悟,学了禅法以后每天熬腿打坐作什么? 世尊说法四十九年那么辛苦!为的是什么? 佛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佛不也是要传涅槃妙心给众生吗?五祖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真有慈悲心的善知识,无不期望佛子们早日开悟证得本心,赶快进入内门修学;怎么会说“打七要有正确的心态,你们不是来开悟的”?我真是想不透圣严师父怎会有这样无智之言语。

  弟子对于圣严师父您所提出之法义说明,如有不对的地方,圣严师父您应该引经据典一一提点出来,纠正弟子才对啊!难道这不是圣严师父您对弟子所应作的吗?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对于圣严师父所说的法,我提出了法义上的说明,圣严师父回信说那只是我自己的一套逻辑思惟;但前面已举出经教说明过了,开悟是一念相应慧,不是用思惟能得的,也不是靠静坐求一念不生而得的;前函及此函所说的佛法义理,也不是靠弟子思惟而能得到的,而是因为证到第八识如来藏以后才出生的;用思惟来解释佛法,只能在表相上说,不能与般若诸经相契合。其实我只是以《心经》来印证解释圣严师父所说的法义与般若不相符合,那是佛开示的《心经》的智慧。依据般若经典来解说圣严师父所说的法义,而且只用学佛者最熟悉、人人皆晓得的《心经》作为依据,为的是让圣严师父与佛子们能信受 佛陀真意:证悟是要用能分别的觉知妄心,来寻找另一个一直与您在一起而又从不起染净分别的无分别心;找到这本来就在、本来就无分别的第八识心,才是真正的开悟。不是把有分别的妄心强行修成无分别心的境界,认为心中不攀缘,没有任何念头,遇事却很清楚明白,就可以当祂是无分别心;也不是把妄念去掉了,一念不生就会转变成真心了;真心本来自己已在,从来都不曾生起妄念,这才是真心,是本来就真的心,不是由妄心修成的。《心经》一开头即如是说:“观自在”,师父您想想看,此“观自在”三字,即是在说明了八识心王和合在一起,是真心与妄心和合而同时在运作,真心是自己本来就在的心,而且可以被已证悟的人用意识觉知心来观见;也就是以能分别的意识心──能观,去找到原本自在、本有的、本无分别的无分别心──第八识心,是以能观的意识觉知心来观照从来离念的、自己本已存在的真心,这才是观自在的菩萨,这才是真正的开悟,才能说是证得无分别心。

  如果弟子的法义说明,确实能符合般若经典所说,难道不值得师父来探究吗?如果是为了我所的身段与面子放不下,那可以请圣严师父您先选出数字座下出家弟子先去学看看,看他们证悟以后对于般若的看法会不会与圣严师父您一样?套一句净空法师的话,被骗最多也只有三年(因为到正觉同修会上课一期只要二年半)。圣严师父!是法身慧命重要?还是外我所的名闻利养、广大眷属重要?如果圣严师父您所说的法,都经不起般若诸经的检验,那如何能令跟随您的四众弟子解脱、如理而行、发起实相般若智慧呢?他们追随您辛苦的护持、修行,却被您误导而落入常见外道的境界中,您深夜梦醒时难道不会觉得愧咎吗?证悟这件事情不正是学禅的佛弟子们一生所努力的目标吗?不正是圣严师父您出来弘扬禅法的目的吗?如今您自己悟错了,怎可能帮助座下四众弟子悟入呢?更别说是自己声明确实没有开悟却还能帮别人开悟了!圣严师父!您心安吗?您真的能安心吗?面子有几两重?真的如此重要吗?是您一人的面子重要?还是数万学禅弟子的法身慧命重要?请您为他们的法身慧命理智的深思一番。这是曾经身为您的弟子的我,最卑微的唯一请求,至诚的请您考虑这个卑微而无私的请求。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