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除大妄语业

  ——编译组        (连载二)

  略论“真如心住于头部”之说的过失(此部分之破斥已于教学组所发三函当中广破,故此处略破之。)

  一者、真心无所住,亦无方所,故名无住心,若言住于头部,则局限于头部之方所,即不得名为无住心;若然,般若经中所说之无住心、无有方所即成无义,故住于头部之说有大过失。

  二者、真如心亦名为阿陀那识,即持身识也,具有持身之功能,故能够出生名色,若真如住于头部,而非遍身者,岂不是真心有所局限,非遍一切之法,则头部以外之色身都无真如心受持,应早已烂坏不存,现见不然,故真如心决非住于头部。

  三者、真心又名异熟识,此世异熟果的正报岂是只有头部耶?头部之外的有根身与苦乐舍受等等四蕴,都非异熟果报耶?如此说法大悖教理。

  四者、真如心若只住于头部,则真如心乃是有量之法;若真如心是有量之法,然真如心非量可比。

  五者、头部乃至色身皆是真心所生之法,头部又是色身的局部,真心大方广圆,何必只住于所生法之局部区域之中?如同世间譬喻,岂有母亲出生了孩子,这个母亲又住在这个孩子的肚子里,真如心怎么会局限住在色身的头部,此非正理。

  六者、真心遍十二处,若“真心住于头部”之说成立,那真心就不遍一切处耶?但亲证者现量观察知真心乃是遍一切处、遍十八界。从教证亦可知真心遍十二处。故真心住于头部之说乃是虚妄想,非如实语。

  七者、若谓:“真心遍一切处乃是十二处,十二处都在头部。”此与事实、教理皆违背,眼耳鼻舌身有扶尘根与胜义根,若说胜义根在头部且置,但是扶尘根都岂在头部耶?大悖世俗人及贤圣之现量观察事实。

  八者、真如住在头部的话,那十八界都是由真如心体直接、间接、辗转的出生,是否十八界也都住于头部呢?然而事实显示头部只有十八界的局部,因此与现量事实相违背,与圣教量亦相违背故。

  九者、若真心住在头部,那就是有边际的心,然经中说真心无有边际,乃无际之心。

  十者、真心住于头部,除了头部以外身体的部分岂无真心耶?真心非色身所局限,若是有所局限,即非真心也,真心亦名真如,自性如如故,非头部所能囿。

  十一者、经论中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一切万法都是由八识心王所生所显,而且都是由如来藏直接、间接、辗转而生、显,而头部以外部分岂非万法之所摄?岂非如来藏所变现而生显耶?如此“真心住于头部”的邪见不应道理。

  十二者、《成唯识论》说:“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世间。”亦即第八识真心乃是变现身土之心,因为执持种子的心方能变现身土器界,若真心囿于头部,应只能变现头部,岂有变现身土之能力?难道可以无中生有吗?如此无住的真心,却只住于头部耶?如此之说有违教理。

  十三者、真心所藏异熟种子现行流注而使众生受报,真心若只住于头部,岂只有头部有异熟种子的现行?

  十四者、若真心住于头部,是唯人类住头部?亦或六道众生都住头部?若言唯人类的真心住于头部,那畜生道众生的真心住哪里?也是住于头部吗?此与汝宗“唯人类住于头部”相违。若言六道众生皆住头部,那无色界有情岂非众生耶?无色界有情有头可住吗?如此悖理之说法真是荒唐。故“真心住于头部”非如实语。

  十五者、若言:“真心唯有住在人类头部”当入胎识于受精卵著床以后,胚胎尚未长成的时候,此时没有头部,真心难道不见了吗?还是长成头部时才入住?岂有带著头脑入胎的有情吗?此说有违现量事实的观察。

  十六者、无色界众生连色身都没有,更别说是头了,其真心要如何住耶?无色界众生岂无真心耶?无真如耶?故真心住于头部之说有大过失。

  十七者、八地菩萨于相于土皆得自在,若真心住于头部,那么诸佛菩萨化现多身时,请问:“真心住于哪个头部?”若言:“都住。”岂真心可分割耶?然此真心可分割之邪见,于前述已证明不应道理。若言“唯住于某一身中”,其它身无有头耶?为何独挑某一身住?故“真心住于头部”乃邪见戏论也,不如理故。

  十八者、经中曾说:过去有声论外道修得神通,化作“千头龙”与释提桓因论法,请问此时“千头龙”的真心要住于哪个头?故真心住于头部之说不应道理。

  附录一:(2007/1/13何老师以书信传真告知其见性不真,并请汤师兄转达给许师。)

  许老师:

  平实导师要我转达,见性是要能在山河大地上看到自己的佛性,眼见为凭。不是在如来藏的成佛之性上、六识的见闻觉知上,做体会、体究。

  见性时,当下世界如幻观成就,不需要再体究、整理。以前您告诉几位禅三见性印证回来的学子要整理,故 平实导师曾在电话中告诉您,您的见性是解悟,不是真见。 他说当年他出来弘法没几年,以为他见到,别人也是和他一样才是,但后来才知道是不一样的。您说您请示了观世音菩萨,但仍不是真见。

  不是要您将心得报告从网站撤下来,而是将其中见性部分删掉。学员们以如来藏的成佛之性、在如来藏的体会上说是见性,不是在山河大地上看到自己的佛性,不是真实眼见。七住位的见地,印证为十住位,学员写出是大妄语业,您为他们认定,是害了他们。

  平实导师不否定您明心的印证,若您弘法成就上千上万人,也是随喜,但知道您以七住见地印证为十住而不提醒您,是有过失的。

  以上弟子只是奉 师命如实的转达。您的见道报告,尚登录在网站上,在禅宗史上,您也是导师的法脉传人, 导师在上课时说“每一个见道者都要珍惜啊!”您也是承认您的传承的,若传承上师有教导(这不是否定您或指责您,更不是找您的麻烦),虚心领受请益,是不会吃亏的。以您今日的修为,当能体会 平实导师的老婆心切。

  弟子承化 顶礼  2007/1/13

  附录二:(2007/1/14何老师于亲教师会议中报告与许师沟通的情形,平实导师指示给

  他时间改进,要何老师继续沟通。)

  懿莲念佛会——心开见佛心得报告有五篇,

  除一篇是明心的心得报告(94年印证),其它四篇是明心见性的报告,见性报告都是在95年写的。其中二篇余西(余丽珠)、直西(释传直)应是在同修会禅三中印证明心。

  最快的是愿西——心开见佛报告(95/3/5开始共修,95/6/3明心,95/6/24见性)。

  〔编案:http://www.inlotus.org/Bigreport/REPORT.htm〕

  一、体究方式

  体究念佛、寻觅佛性、体究佛性,例:这朵花‘名’玉兰花,‘义’可以拿来供佛,‘自性’就是香。……体究佛性就是体究真心的自性,佛性非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六根门头祖师意,直悟去,眼根最利。”在六根门头用眼去体会、去见佛性。体究时目光不能全部外放,否则随尘去了,要稍为内摄。对缘历境,外缘内摄均等。

  【见性是离能取所取,不经意之照见,正如大般涅槃了义经所说: 常与无常… , 凡夫谓二, 智者了达其性无二··,背○合○,不○○而去;自性清净心,无一法可得,本自清净,逢缘显境,随缘不变能生万法,却也自在洒脱,欢喜光佛。】〔编案:懿莲念佛会《佛子 余西心开见佛报告》〕

  话头以“什么是佛性?”“如何是○而不○?”等为话头,也可以体究公案,如“呼叫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青色青光、赤色赤光、黄色黄光、白色白光”、“日高花影重,风暖鸟声脆”、“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一花一菩提,一叶一净土”、“实相是染净不二,无相无不相”、“见无所见,空有不二”来体究佛性。

  二、印证方式:

  了知实相与无相的差异,相应清净无漏慧。要体验“祂”,直到可以说的分明:见性与未见性之差异?平时如何可以常见性?见性与明心之非一非异等?体验分明,才能过关。

  如直西之印证:【分明相应○○之○即是佛性,了知实相与无相的差异,终于相应清净无漏慧,契入○○○,真心本性,觉明在前,不即不离,无住生心,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不取不舍,离于一切的分别,于心无境,于境无心,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住于清泰故乡-日高花影重,风暖鸟声脆。妙矣哉!就这相应,有如天壤之别,豁然开朗,向老师报告。老师一听即知,很快即通过佛性、六根门头及公案等问答之检验。】〔编案:懿莲念佛会《佛子 直西心开见佛报告》〕

  见性者许师提赠语偈

  欣西:著衣忘所知,清口扬古路,铃声不循声,纷然悟无生。

  余西:举步忘所知,更不假修治,谁知树上头,竟是觉时路。

  愿西:一击忘所觉,桶底脱落也;举扬通净土,华叶等法界。

  直西:动舌扬古路,不堕悄然机,那知楞严咒,竟然持无持。

  三个月前(95年11月共三次)电话联系内容大要:

  有关一西行者于网络注销明心见性心得报告,一西回应,他不懂计算机,到现在打字还是要拜托别人,网络是一些“小朋友”做的。而有关心得报告一事,是“小朋友”为让念佛人生起信心,密意、关键过程都除去,才登上网络,因涉及多人,请给他一些时间与其学员们沟通,并考虑以什么内容修正,已免突然空白造成学员的心情疑虑。

  “懿莲”美国没有共修处,只是美国郑师兄要拿一些懿莲的书送人,他不好拒绝。释直西的依止师要将美国房子卖掉,她将回台湾懿莲上课,故不会影响美国共修处,为此还说了释直西,并请转达代向美国共修处说明。

  一西行者表示,他自己还要上班工作,懿莲的事都是随缘而为,十几年来,还是那么一点大,人数也没有增加,请同修会宽心,他没有企图心,不会、也没有能力影响到同修会。但还是感谢对他的提醒。

  96/1/12(五),弟子转达 平实导师的指示,告知其见性是见如来藏的成佛之性,不是真的眼见佛性。

  以下是他响应的内容:〔编案:以下各段详细说明请参阅附录三、四〕

  当初为他印证,后来又说不是,都是圣言量,到底那个是真的,印证能改来改去吗? 导师后来说他所见不是时,他(掷茭)请示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给予认定。

  他表示当初是非常低调的离开同修会,不愿影响同修会任何一人,本想自修就好,不愿再说法,也是停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同修会不派亲教师去懿莲,应汤师兄的要求才出来参与共修。自己只是弘扬念佛法门,是观世音菩萨度众的棋子罢了!

  上次要他改网站,他已请人修改了,不讲明心见性,以念佛也能心开见佛为诉说,为什么三个月后,又来电。大家各自好好修行,弘扬佛法,为什么要这样干扰。

  上次要他取下心得报告,他请示过菩萨,懿莲的同修们都反对,但是还是修正了内容。若同修会真要在网上破斥他,懿莲才50多人共修,从来也不广告,同修会要帮他提高知名度,他也不能阻档。但后来他说要回去与会长汤师兄商量一下。

  96/1/13日下午,弟子以书面将 导师的指示传真给汤师兄,并请其不要过目,直接转给许老师。

  ………………………………………………………………

  与其修学时,一西并没有给予弟子任何机峰,也未曾要弟子整理见性的知见。上次杨之事,他对弟子说,杨先生的说法有问题。处理其事,弟子本当回避,避免有人疑虑弟子因“情执”而“处理不力”的情事发生,此事弟子想处理至此,后续敬请由他人关切较当。

  960114亲教师会议报告

  附录三:(2007/5/25何老师再次去函许师,通知其见性不真,且请其改正网络上错误的

  报告。)

  许老师道鉴:

  汤师兄与吴师姊二位大德,均为刻苦勤劳为人谦和、热诚,自民国八十年迄今,努力于事业并不忘记佛法弘传之行者。希望的是提供一个专事弘扬念佛法门的道场,让念佛人一起共修,深入念佛三昧对往生极乐令信愿行更见具备。这是懿莲念佛会网络的摘录。

  在我担任教学组长时,汤师兄曾表达希望正觉同修会能派亲教师至懿莲弘法,当时我请示了 平实导师, 导师说,懿莲成立的缘起是为报恩纪念慈母,而专以念佛法门为主修,这和同修会的行门是有不同处的,我们要尊重这段缘起。因此并不适合派亲教师去。但我当时有个感觉,导师不仅是尊重懿莲成立的缘起,也是顾虑到许老师的因缘。

  因此当您许老师回懿莲领众时, 平实导师也是随喜祝福的。

  但是可见的,您并不能只满足于弘扬念佛法门,在未得其根本传承导师的授意下,为人印证明心及见性。

  平实导师刚出来弘法,对明心见性皆明讲示之,故学人多是依过去世与善知识有缘的福报,而能相应密意,不是自己亲证体验的证境,只能随经而转,“般若智慧”无法生起,您的明心与见性也是如此。这样说是要有根据的,在此不得不依据事实对您的见道提出检点。这样做会造成难堪,但修学佛法首在断我见,我若溺于情执,不将真实相厘清,则是我见未断,对不起您引我入门的师生情谊,对不起平实导师,也对不起善心学子了。而我相信以许老师的修为,会如实检视,而不会落于五阴魔中。

  首先就明心一关的疑惑开始于,认同净老的“真如”住于头部。在一次电话中,您说:“净老的‘真如’住于头部见地并没有错,有《大般涅槃经》为证,明白写著‘头为殿堂心王处中’。”虽然我觉得这样的引文有问题,但您是我的亲教师,我只能回:“这与我所证的不同,我要查一下经典。”经查《中华电子佛典》《大般涅槃经》卷一是这样写著:

  自观己身如四毒蛇。是身常为无量诸虫之所唼食。是身臭秽贪欲狱缚。是身可恶犹如死狗。是身不净九孔常流。是身如城血肉筋骨皮裹其上。手足以为却敌楼橹。目为窍孔。头为殿堂心王处中。

  这段经文明显可看出,是断句的问题,以现在的标点,正确的断句应如下:

  自观己身如四毒蛇,是身常为无量诸虫之所唼食,是身臭秽贪欲狱缚,是身可恶犹如死狗,是身不净九孔常流;是身如城,血肉筋骨皮裹其上,手足以为却敌楼橹,目为窍孔,头为殿堂,心王处中。

  其中的“头为殿堂”和“手足以为却敌楼橹”、“目为窍孔”一样,都只是在说身体有这些部分和功能。“心王处中”是说心王处在全身之中,而不是说心王只有处在头部。

  《杂阿含经》说:“寿、暖及与识,舍身时俱舍,彼身弃塚间,无心如木石。”这就是有名的“寿、暖、识三不分离”。如果说心王只在头部,怎么解释身体其它部分也有暖热?可见,心王是遍处全身的,这样才符合祂“持身识”这个别名。若是真实的见道,不但不会错解经典的,还能阐扬出经典未显说的真实义。我回电话给您时,您或许也发现是断句的问题,但您反而说“不能说真如不住头部啊!”您这样说,我也只能“哦”了。

  我所要说的重点在于:由以上事实,可见您明心见道的不真。因为认同“真如”住于头部,是误认“意识”为亲娘,如此见道功德必定无法发起。怎么说呢?明心见道,要能确实体会出真妄的和合,再由此观照人我空、法我空,转依如来藏的空性,深心领会出五蕴空相,因而能生出身心如幻的现观,这是依于如来藏而确实断我见,不同明心前依于五蕴空的断我见。认同真如住于头部,则是以意识为我,五蕴空都尚未出离,更何况说于断我见,更别言及明心见道。

  再言及见性部分,我必须提出,明心不真的行者,不可能真见性,因在身心如幻观的亲证都有问题,如何能成就十住的世界如幻观。您的见性是依于福德力,在 平实导师引导下见道,可惜以善知识的“滥”慈悲,当成是自己的功夫成就,在经典中找文意,不再依于善知识的引线如实现观,如何能成就世界如幻观?所以我也要再提出,世界如幻观未能成就者,千万不要奢言自己已见性,位列十住。

  而要如何检点您见性不真呢?其实由您指导学人的方式,即可看出讹淆处,如:

  欣西:体究‘“日高花影重,风暖鸟声脆”之公案。’……明心不是六根对六尘不可以有分别吗?怎么六根对缘历境会见佛性呢?……“日高花影重,风暖鸟声脆”、“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及“呼叫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原来只是一个公案。

  余西:……老师突然找我……“这样好了!你改为将‘如何是觉而不迷?’的一念放在心里,然后平常照样用功。”……终于又相应,定慧更深稳,至此以往之公案诸如“呼叫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及“青色青光、赤色赤光、黄色黄光、白色白光”等公案豁然贯通。于是再向老师报告分明,亦获肯定。

  直西:老师说:“再从日高花影重,风暖鸟声脆;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去体会。”果如其然,菩萨加持、消业障……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住于清泰故乡-日高花影重,风暖鸟声脆。妙矣哉!就这一觉〔编案:目前网站上贴文是同义词“就这相应”〕,有如天壤之别,豁然开朗,向老师报告。老师一听即知,很快即通过佛性、六根门头及公案等问答之检验。

  由这三例可看出您指导学人的方式,1、不脱于“经转”为公案所缚。 2、看话头功夫并未成就,不是在话头上下功夫,皆落话尾在,如圆觉经言:“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缘气,于中积聚,似有缘相……”在六根自性上以为佛性。

  如此,更何况说到这些学子世界如幻观的是否成就。他们本是单纯善良的学子,会在懿莲也是有著以清净心念佛一心求生极乐净土的愿心,却因您错误印证,又公布于网络,而成就大妄语业。因清净念佛心,而得恶业,怎不让有识者为之一痛。

  在知道这件事后, 平实导师便指示我与您沟通,请您们拿掉网络见性的文章或取下见性之字眼等,可以免除这大妄语业。因为您的见道,是 平实导师加持引导出的,他知道您在错误引导学人,若不提出纠正,是有过失的。

  在与您通话的过程中,您是坚持自己见性无误,并言及“你们什么人现什么光,都看得很清楚。”这不知是否是在说明您见性的功德性?若是,如此只是更暴露出您未见性的真相而已!

  再者您言及“各修各的,因果各自承担,何必互相干扰”,这样的想法是有过失的,先不说我们是共处娑婆,同一教主,若您是自修自说,那是您个人的事,因为您身为懿莲念佛会的法主,而佛门师资断我见是首要,再来是追求实相,当平实导师一再对您提醒,带给善心念佛人真相,是您的义务与责任时,您是否该虚心检讨、设法求教呢?

  最后我也要为众生(您的法缘已遍及网域)向您请求,不要坏了汤师兄懿莲念佛会缘起初衷,不要让善心念佛人造下大妄语业。您若真是为法为众生,请来正觉一会,当面向您的根本传承导师〔编案:平实导师〕请法。若能如此,是真为法为众生,深断我见的大丈夫。

  您是我入佛门的引礼师,亲教师,和您学了近十年,无论如何,我对您的恭敬心不会改变,对您的恩情也不会忘,而报恩最好的方式,是精进修学,救护众生远离恶业与邪见,如此才不会辜负您的教导。更何况是对我们的根本传承平实导师呢?我们能有一位大善知识可请益,是有相当福报的,务当珍惜啊!

  平实导师在元月时,又再度指示下来,要我尽力沟通。我拖了四个多月,看您网络上依然贴著见性文章,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才写这封信。这信不是平实导师授意写的,也未经其过目。于此只能再一次“请您们拿掉网络见性的文章或取下见性之字眼等。”文词粗鲁处,请您见谅。谨此

  阿弥陀佛!

  菩萨戒学子 承化合十      2007/05/25

  附录四:(2007/6/6何老师三次去函通知许师,告知其见性不真,并请其改正网络上错误的

  报告。)

  四川老师道鉴:

  平实导师要我以书面向您转达二件事:

  一、主张真如住于头部,是以意识心为我,务必要修正。明心应是遍十八界。

  二、不能以六根的见闻觉知性当成《大般涅槃经》的眼见佛性,您公布于网络为人印证见性之文,请于一个月内撤下来,并以书面告知同修会,不再为人错误引导见性及印证。

  为此, 平实导师也当著许多亲教师及干部的面前数度说明,当年因刚出道弘法,度众经验不足,以为别人也如同自己般看到了,而予以印证,坦承自己的过失,应该要补救。

  导师的坦承,让我十分的难过。 平实导师是一位菩萨性十足的人,天生热肠子又老婆心切。刚出道弘法,看到学子参不出来又那么恳切悲泣,所以“明心”“见性”皆加以明讲示之。早期许多前辈退转菩萨即依于过去世与善知识有缘的福报,在导师引导下而能相应密意,其实自己证境,是与平实导师的亲证体验是有著很大的距离。可惜这些人以善知识的“滥”慈悲,当成是自己的功夫成就,在经典中找文意,不再依于善知识的引线如实现观、熏修,乃至无法安忍于正法道场,无法通过事相上的考验,我慢高起,另立门派,为人印证。因此,有过失的,是这些弟子才是啊!

  许老师!您是否也疑惑曾于您座下修学的我,见性情况呢?我以见性的心得与您分享。民国87年, 导师为我引导见性时,他手一挥,看出去,那时我的相应是非常的震撼,因为那不同于过去任何的经验,很特殊,也很亲切。这时真的感受到,为什么 导师说,若先知道密意,这一世的见性机会就很渺茫,我激动的落泪。但平实导师说,他见性时,是非常冷酷的看著四周,这让我起了极大的疑惑,为什么同样的见性,我与 导师的气势差那么多?这事我没问,继续跟著善知识学习,自己依旧安住于拜佛、忆佛或看话头,一直到90年的一个清晨,在一个人工湖畔,那时阳光洒落湖面……这一次的见性,心性又不同于上次。我只能如此的形容:我的见性如蜂鸟在花朵上,看到了自己的佛性,而平实导师的见性是如大鹏腾空,冷视山河大地。

  同样的眼见佛性,同样如幻观的成就,境界却有高下,差距非常悬殊,这和行者的愿力、心量、三学的增上有很大的关系,这绝不是以六根的见闻觉知为佛性所能体会出来的。我深自了解 导师为我引导印证时,自己的定力、慧力、福德力尚不具足,这中间的差距,是导师的慈悲愿力为我补上的。虽然又经过了3年,但我和 导师的差距还是太大了。在 导师的慈悲摄受下,我们怎可不加紧努力,以报师恩,又怎可以 导师的慈悲,当成自己的功夫成就而高起我慢呢?这些事不知您是否曾深思过?领会过?也因此我确实的领受到,“明心不真,是无法真实亲证大般涅槃经的十住眼见佛性。”也再次提醒您:“世界如幻的现观未成就者,千万不要奢言已眼见佛性。”更何况为人印证。

  多年前,您以六根的见闻觉知性当成佛性,在未得传承导师的应允下,即为人印证,许多被您错误印证者,都可出来为证;曾被您误导的学人之所以至今没有公开您错误印证的真相与过程,是因相信您还是一位真的愿意全心念佛求生极乐的行者。再者,也是感动于汤师兄夫妻的老实恳切,不愿扰动懿莲诸多善心念佛的学子。

  没想到多年后,您因无法确实转依如来藏,依旧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您还是以六根的见闻觉知性,为懿莲善心单纯的学子印证为见性,让善心学子将六根的见闻知觉性当成《大般涅槃经》的眼见佛性,造下大妄语业,更将他们的见性报告公布在网络上,实在是非常残忍的事。如此,辜负了平实导师殷切的提示,辜负了曾被您误导的行者对您的慈悲,辜负了您一生的行门,更辜负了汤师兄等懿莲善心学子求生极乐的清净心。若观世音菩萨现前,也会落下不忍的泪水啊!恳请您能以大丈夫的心性,面对善知识,把事情弄清楚。

  修正自己的过失,并不丢脸,对五蕴空能确实体会的行者,是不会有面子问题。有两位真汉子大丈夫的行仪可为我们共仰,一为现代禅,李元松老师,他自称得证四果大罗汉,开禅修班授课,也为人家印证二果、三果、罗汉,但当他发现了自己的过失,公开忏悔,并结束现代禅的志业。他于2003年6月16日的忏悔文中写著:

  过去所谓的“悟道”应只是自己的增上慢。我为往昔创立的现代禅在部分知见上不纯正之一事深感惭愧,特向诸佛菩萨、护法龙天、十方善知识、善男子、善女人至诚忏悔。

  他的忏悔,不但没有失去众生对他的恭敬,反而是真汉子的作风,令人敬佩,平实导师于课中亦对其加以肯定与赞叹。可惜的是,或因重病中,只说念佛求生净土,未能交待清楚:错,错在哪?为什么错?如何才是对?故令现代禅学人迷惘,不知所向。

  而另一位原为真佛宗的行者,岳灵犀居士,有人于真佛宗人专为他架设的网站“岳灵犀专栏”上责难他的过失时,他没有瞋心以对,或迷惑于众多真佛宗人对他的支持,或挑动事相耸动真佛宗人与指责他的人对立,反而是完全转依法界真实相,认真检讨,并亲向 平实导师请益,确认过失,公开于网络忏悔,关闭网站,他于2002年5月26日网络公开忏悔:

  四月二十八日,正觉讲堂一位大用师兄在“岳灵犀专栏”留言,指责岳灵犀盗法等重大过失,我当时不确定他的说法是否正确,所以先将他的留言删除,请他宽限七天之后答复。经过七天的反省,笔者承认确实有重大不如法之处。除了先将“岳灵犀专栏”网站关闭之外,我也承诺要在五月二十七日以前,将所有的过失逐一检讨公布。

  岳灵犀所犯的重大过失有以下三点:

  一、未观察因缘、选择根器,即演说第一义佛法。

  二、明知真佛宗师长所说的法有重大错误,却隐而不说,而且还经常引用他们的开示,使人

  误以为他们的说法完全正确。

  三、未得到传承师长的印证、许可,即以悟者的身分说法。以下再详细说明……

  五千多言的公开忏悔信,字字恳切,详细的交待自己过失之处,让众多的真佛宗弟子确实的了解正确的行门之路,不会迷惘。如此的承担力与气魄,是真大丈夫的负责作风,是不愧佛恩、师恩、众生恩的行者。

  而反观老师您以掷茭杯的方式向 观世音菩萨请示自己是否真见性,这是许多退转菩萨在修学上信心不足,不能自圆其说,以此方式混蒙自己与他人的手法,这不是修行人探求真相的负责任的态度,更何况身为领众的“法”师。

  许老师!佛教界有太多违背 世尊真实义的现象,您也是很清楚,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同修会的行门不同于汤师兄的愿力。虽然如此,能安于念佛法门的善心学子,也是让我们礼敬赞叹的。请您让汤师兄的道场真能成为念佛求生极乐的清净道场,不要让他们因为您错误的印证,而冤枉的造下大妄语业。

  从95年10月与您电话沟通至今,此信给您,已是第三次文书了,如同第一份传真给您的文书一样的用心“平实导师不否定您的明心(是在能确实体验真心于十八界的运作,不随同主张真如住于头部的前题下。)”只要求您在十八界上要确实的去体验如来藏的运作,莫随同误认意识为真心者,主张真如住于头部。“若您弘法成就上千上万人,也是随喜,但知道您将七住见地的学子印证为十住而不提醒您,是有过失的。”“传承上师有教导,不是否定您或指责您,更不是找您的麻烦,虚心领受请益,是不会吃亏的。”懿莲的学子们,是一群单纯善良的念佛人,请不要让他们走错方向,犯下大过失。

  平实导师不顾自己的面子,当众向大家坦承自己(早期弘法)的过失。为弥补过失,他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要我于私底下对您提出规劝,虽然您已离开同修会多年,依然祝福著您能弘法顺利,让更多人能念佛求生弥陀净土,这是负责任的态度,也是爱护您的心,请您能深心体会,莫落入事相上思惟的泥槽。

  以后学之辈,对您如此多言,甚至措词逾分,这实在有违我心性,然而法界实相不容颟顸,众生法身慧命不忍见其陷溺,于此只有再恳请菩萨您,深心思惟领会,行解相应,勇于自省。

  谨此,敬颂

  时祺

  后学 承化 再三恭请   20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