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 缘

  ─2005年10月 讲于正觉新竹讲堂成立时

  (连载五)

  他们主张只有六个识,而人们的六个识显然都不能去到未来世;因为每一世的这六个识,都只能靠该世的五色根和意根、法尘为缘才能出生。可是,每一世的五色根──胜义根头脑或者扶尘根身体──都不能去到未来世,那么每一世的意识觉知心当然就不可能去到下一世了。所以,意识不是常住心,当然也不可能持种!印顺法师有一本书中说意根就是头脑、大脑。好了!现在有几位法师笑起来了!因为发觉印顺的说法很荒唐的缘故。如果意根是头脑,那么请问现场的诸位妈妈们:“你们的孩子来投胎时,有没有带一个头脑来进到你肚子中?有没有?”(女众菩萨们都摇头)显然没有!而我们也现见每一个人死亡之后,头脑都坏掉而没有离开尸体飞去投胎,所以,意根怎么会是头脑呢?意根既然不是头脑,那你印顺就直接承认祂是心,问题不就了结了嘛!但问题是因为他否定七识、八识,只承认有六个识啊!所以,他后来纵然已知道我对他这一说法的辨正,但死也不能承认说意根是心啊!否则岂不是公然自打嘴巴?那么意根如果不是心、也不是头脑,印顺又该说祂是什么呢?那还是死路一条!因为不论说是什么,都会继续衍生出许多大问题来;所以,结论就是:他施设了错误的知见。

  假使没有第八识如来藏的无记性、随缘性来执持种子,各人所造的善、恶业种,究竟要存放在哪里?如何能去到下一世各自受报?不论他说存放在虚空、存放于别的物质,或者说种子自己独自存在,都将会有无量无边的过失。所以持种心是谁?答案是只有一个: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但是他们又不承认七、八二识,就只好另创“意识细心”来持种,想要藉此施设来圆成三世因果的报应不爽。可是意识细心既是凭借此世的五色根为缘而出生,明明不能去到未来世,所以一定不是从前世转生过来的;因为三界中的最细意识心,是非想非非想定中的意识心、觉知心,而这个心仍然不能去到未来世,未来世是另一个全新的意识心啊!所以,我说他们否定了第七识与第八识以后,就变成无因论啦!将使得三世因缘果报不能成立,十因缘与十二因缘法也都会跟著无法成立,与法界中确实都在实现因缘果报的事实互相违背,这是第一个过失。

  二、兔无角论的缘起性空说

  应成派中观见的第二个过失,是本质属于兔无角论的缘起性空说。他们认为成佛之道就是阿罗汉所修证的解脱道,而解脱道就是一切法缘起性空,就是讲五阴、十八界(六根、六尘、六识界)都是其性本空,不是常住法。这种说法,大家听来都不会去怀疑、也不会去加以否定,一般人都会认同的;因为当你把《阿含经》请出来、把《般若经》或方广唯识系列的经典请出来读,都是在讲诸法缘起性空嘛!对呀!没错呀!从表面看来,他们的说法似乎是正确的,然而本质却是错误的。那么印顺弘传的应成派中观见,问题出在哪里?出在他是兔无角论的缘起性空!佛在“原始佛教”中说诸法缘起性空,说五阴十八界缘起性空,都是依无余涅磐中的本际常住而说蕴处界缘起性空的,都是依这个“如”而说缘起性空的,不是印顺应成派中观见的“断灭空无的空”。所以佛在阿含中处处说到“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又说涅磐的本际、实际。

  现在这个问题就出现了:从表面来看,缘起性空的说法是正确的;因为一切法、一切有情的“蕴处界”都是缘起而性空的,但是不能把佛讲的缘起性空之前提否定了以后,再来讲缘起性空,因为佛法是依本际如来藏才有缘起性空的法义可说。因此,我们说印顺的思想理论叫作兔无角论。譬如:因为先看见了牛或羊,看到牠们头上长了角,才会在后来看见兔子时说“兔子头上没有角”。如果不是因为看见牛头上有角,就不会衍生兔无角这个法,所以兔无角是依牛有角而建立的,法界中并没有兔无角这个法,兔无角只是意识施设的法,不是法界中实有的法。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人,就跟著印顺说:“兔无角确实是真理啊!”因为不论你怎么找,永远找不到一只兔子长角;但问题是:兔无角是依牛有角而有的,如果不是先有牛、羊头上的角,就不会生起兔无角的观念,所以兔无角是依牛有角而存在的;牛角尚且虚妄无常,依牛角而存在的兔无角观念,当然更是虚妄法,所以兔无角不是真理。同样的道理,因为先有蕴处界的存在,才会有后来衍生的蕴处界缘起性空嘛!所以缘起性空是依“蕴处界有”而说缘起、而说其性无常故空;如果不是有五阴、十二处、十八界的存在,就不会说这五阴、十二处、十八界是缘起而性空了。所以缘起性空是依蕴处界有才存在的;然而蕴处界有是虚妄的,依虚妄的蕴处界有而存在的缘起性空观,当然也是虚妄的,不是实相至理。

  从表面上看来,缘起性空的说法是一般人无法推翻的、是正确的,蕴处界都是缘起性空,你一定不能推翻它;但这不是实相法界的究竟理,只是世俗法中的真谛。在实相法界的究竟理中,佛是依蕴处界的源头第八识心体,来说第八识如来藏出生的“蕴处界”缘起而性空;假使把蕴处界的根源和蕴处界之间砍断,分成两截而单取蕴处界的缘起性空来说解脱道,这个缘起性空的解脱道就错了!就会随著衍生出许多问题来!除非没有真正有智慧的菩萨出来摧邪显正,才会使人真的信受它。从这里,大家要详细去了解:佛在原始佛法四阿含诸经中,是依蕴处界有来说蕴处界的缘起性空,但前提是依蕴处界名色所缘的第八识来说蕴处界有的缘起性空,这是四阿含缘起性空观的大前提;当应成派中观不懂这个道理,把解脱道切割成残缺不全以后,用以取代大乘的成佛之道,三乘佛法就都变成无因论、兔无角论啦!兔子头上无角,这固然是真理,但这只是世俗法中的真理;因为是依于蕴处界有(依于牛有角)而说缘起性空(说兔无角)的,所以它不是真实法,它是虚相法。虚相法就不可能是真正的般若智慧,只有实相法才是般若智慧。

  三、断灭论的涅磐玄想

  像印顺法师他们那样否定了第八识的缘起性空,一定还会引生出另一个大问题出来“阿罗汉舍报入无余涅磐以后,是否断灭?”印顺法师他们很有世间法中的聪明才智,所以弄出佛教界这么崇高的地位出来。可是他们在佛法上却没什么智慧,所以对这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佛在阿含中质问疑法的弟子说:“是什么原因,让无明凡夫不到涅磐本际?”是因为一念无明,是对于蕴处界的虚妄性全无所知,所以不能到达涅磐的本际──不能入无余涅磐。阿罗汉把五阴十八界灭尽以后成为无余涅磐,可是无余涅磐里面是不是断灭?这可得要探究了!

  假使人们都只能有六识,那么六识出生的助缘──意根──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像印顺所说的“头脑就是意根”吗?佛说阿罗汉入无余涅磐时,十八界都灭尽,显然是灭掉六尘也灭掉六识,并且还要灭掉六根的;然而六根是五色根加上意根啊!意根既不是物质大脑,当然是心;那么六识加上意根不就有七识心了吗?入涅磐时这七识心都灭尽了,如果那时没有一个第八识心存在,无余涅磐不就是断灭了吗?那确实是断灭了!也必然会是断灭!所以他们不该只承认六个识,必须要如实说:八识具足。

  因为,六根中的意根也是心,祂是无色根,是意识的所依根,而识阴中就已经具足六识了!这样就有七识心了!佛在阿含中说明识阴的意涵:“眼、色为缘生眼识,耳、声为缘生耳识……,乃至意、法为缘生意识。”又说明:“凡是根、尘相触而生的识都属于识阴所摄。”所以识阴显然是有六识的,因为根与尘都各有六个,所以意根必然是存在的,否则意识就无法出生了!否则眠熟了就应该是死亡了!因为眠熟时意识就断灭而不存在了。既然是意根触法尘为缘而出生了意识,那么意识正是六识之一,属于识阴所摄;识阴诸心的定义是说根、尘、触为缘而生的心!从眼识到意识都是根与尘相触为缘所产生的,这就是识阴的范围。可是六识外的六根中还有一个意根是心啊!加起来就一定有七个识啊!如果把意根否决掉,那么十八界就只剩下十七界了!那当然是他们独创的佛法啰!当然不符合圣教,也不符合法界中的事实。所以当他们把第八识、第七识否定以后,再为人演说三乘涅磐时,三乘佛法就必定都支离破碎了。

  把第八识否定以后,阿罗汉所入的无余涅磐就变成断灭境界了,所以这是很大的问题,但他们没有注意到。当然,第八识并不会因为他们的否定而不存在,祂仍然存在他们各自身中继续运作;而阿罗汉们入涅磐时当然不是断灭,不会因为他们的否定而成为断灭境界;但他们因为不懂涅磐中必有本际第八识常住不灭的道理,所以就使他们所认知的无余涅磐,变成了玄想而不可知、不可证,所以印顺法师在书中的说法是:涅磐是不可知、也不可证的。但是我们的会员们明心以后,都可以现前体验无余涅磐中的境界相,因为无余涅磐的实际就是如来藏独住的境界相:如来藏离十八界法而独存,那就是无余涅磐中的境界。这是证悟的菩萨们都可以现前体验、也可以证实的呀!

  可是当印顺的门徒们落入无因论、落入兔无角论、落入涅磐断灭的邪见中时,我们就了知:他们在佛道上已经岔入岐路非常地严重了。而我们有能力救他们,那我们到底要不要救他们?是不是该让他们继续随顺于恶法缘而不自知?或者应该让他们了知已经堕入法义严重错误的大过失中?是否该让他们了知真相之后,离开恶法缘,并随顺正法缘?到底应该让他们继续随缘于恶法?还是让他们开始随缘于善法?这是我们大家都要深思的一个问题!可是到目前为止,他们有许多徒众仍然继续相信那错误的说法,因为他们不断教导徒众们:“萧平实是邪魔外道,不要读他的书籍。”所以那些信徒们都不敢读,都只相信他们的笼罩言语。因此,当有人提出我们的说法时,他们大部分人会如此说:“随缘啦!跟著昭○师父就可以了啦!”那就是随顺于恶法之缘啰!

  第四种已生信心的学佛人,他们是什么样的随缘呢?譬如误信离念灵知心是实相心,然后就随缘安住了。这种人也是很多的,就像心中心法的开创者王骧陆,他传下来给元音老人,元音老人再转传给赵晓梅、刘东亮、上平居士(黄明尧)等人;然后,他们又把元音老人离念灵知的心中心法,告诉了河北柏林禅寺的净慧法师,因此他们这一票人,都认定离念灵知就是真实常住的不灭法。可是这些人都是误导了众生,当然他们现在都应该知道自己是错悟了,可是似乎又不太愿意改变;因为一旦改变的话,他们就必须从头来过。在法上从头来过,他们是可以接受的,也应该愿意接受,但问题是:几十年来创立的一大片“事业”,将会崩解了。所以他们只好表面上继续坚持离念灵知是正确的,私底下再偷偷地取得及阅读萧平实的书,想要看有没有机会证悟如来藏。表面上每当有人送萧平实的书来给他们时,总会公开的把它烧掉,说那是邪魔外道。这是他们一贯的作法!

  但是这离念灵知,我们前面讲过祂是意识心;而意识心是断灭法、是有生之法,每天早上睡醒时祂就会出生,睡午觉就暂时断了!除非没有睡著,真的睡著了就一定会暂时断灭。因为意识心只要一现起,就必定与六尘相应,五尘分明;除非是进入定中,祂才会单独与定境法尘相应,否则都是会跟六尘相应。而他们的信徒跟著他们这样安住,不想改变原有的错误知见而成为随缘于邪见者。会想改变的人永远都是少数(就像诸位终于来到正觉讲堂是一样的道理),而他们那些人都是属于这一种的随缘者。

  第五种:崇古贱今而随缘安住。崇古贱今,是古时就有的现象,不是现在才如此。为什么有很多人会崇拜古人而轻贱今人呢?因为古人已经被称为祖师啦!而“祖师”二字还带有一个意涵:“他是有开悟的,证境是很高的。”这些祖师就是指宗喀巴、智军、佛护、月称……等人,当这些人未悟言悟之后,写了书论流传下来,又被没智慧的编藏者编入藏经中,所以就被很多人盲目的推崇。可是,大家往往只看到表相,对那些论中的实际内涵都不了解;由于对自己全然没有信心,就把古人错误的著作照单全收,全部当作是真实法,就把他们错误的中观见当作最究竟法,就认为应成派中观是最究竟的,就把藏密的红教、白教和花教的自续派中观全盘否定,又把显教中所讲的如来藏的中观见也全盘否定——不许有第八识;因此他们有一个现象会出现,叫作“崇己抑他”。所以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特别坚持意识心是常住法,不许有如来藏阿赖耶识存在;因为应成派的宗喀巴仍然是双身法的忠实信徒与实行者,所以他必须继续坚持、继续主张意识是最究竟的。因为,意识有觉有知,可以和双身法的乐空双运淫乐觉受相应;而如来藏是离六尘见闻觉知的,若改依如来藏心体为最究竟的,就必须否定双身法中的初喜到第四喜的淫乐觉受,那双身法的乐空双运就成为虚妄法了,所以他不许有第八识如来藏。

  宗喀巴在中观论著中特别提出来“不允许有阿赖耶识存在”,既然把阿赖耶识否定了,他一定只能落在其它七个识里面:眼、耳、鼻、舌、身、意识再加上意根。然而意根也是他所否定的,又已经把第八识也否定了,那就没有别的心可证啰!所以,他所证的心只是意识境界,他连意根何在都不能了知。而这个错误观念的创始者,是从佛护开始的,然后再由月称、智军、阿底峡、宗喀巴以及现代的印顺与昭慧等极力弘传,主要是因为不必参禅与实证,就能理解应成派中观见;而如来藏中观见,却是必须参禅真悟以后才能理解的。但是当他们把如来藏否定了以后,他们所证的实相心是什么?当然无法离开意识与意根的境界,因为他们不会认定前五识是真实的。前五识就只有惟觉法师一个人认定是真实的,所以他说:“诸位在座听法时的一念心,师父我在座上说法的一念心,就是真如佛性。”那就是说“你听法时的一念心——耳识就是真如佛性了!而我说法时的觉知心也是真如佛性啦!”他把六识生灭无常的自性当作是真如佛性,那就很严重啰!这就是佛所说的“凡夫随顺于佛性的境界”,这与藏密的其余三大派的自续派中观见几乎没有差别。

  既然应成派中观见者,他们只承认六个识,因此他们所悟的心一定只有意识;因为不可能是前五识,而又不许有七、八识的存在,那就只剩下一个意识可以认取了!所以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只能一直在意识心上面著墨,而在他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也是如此。因为,都是以意识去理解般若中观,都是用意识去理解离两边的境界,所以就说出以意识所理解的“不执著一边”:不执著这一边、也不执著另一边;以这种意识的了知来称为中观的亲证,所以宗喀巴所说的法完全是以意识为中心的虚妄法。《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还有一个很严重的过失,他所谓下士道、中士道与上士道的定位,过失很严重;这是因为他把如来藏推翻掉,就只能以意识的境界来作为真实境界,因此他把增上慧学的“一切种智——唯识胜法”定义为“方便法”,所以第三转法轮的方广唯识经典,宗喀巴他们都不承认。他们认为“唯识学”是方便说,而不知道“唯识学”其实就是佛法中的增上慧学,所以才会把诸地菩萨所修学的增上慧学唯识法门,贬抑为不如下士道的方便法。

  但方广诸经中的唯识增上慧学,讲的正是一切种智的内涵;而一切种智的成就,是成佛的必要而且最究竟的条件,没有一切种智就没有成佛可言。可是他们以错误的般若中观──把一切法缘起性空定义为般若中观──把罗汉法缘起性空定义为般若中观,又误会了缘起性空的内涵,更错认意识心常住不坏;然后把误会后的般若中观当作是究竟法,并且把必须证得中观之后才能亲证的唯识学(你已经证悟中观了、证悟般若了,才能亲证的一切种智唯识增上慧学),定义为方便说、不入流的法,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这个错误,我们的同修中将会有菩萨发行著作(应该叫作一套书,可能有两本到三本),名为《广论之平议》。将来出版之后,大家就可以详细了解《广论》的错误有多么严重!可是在尚未一一列举辨正以前,大众并不了解;此时把《广论》的严重错误告诉他们了,他们仍然不愿意改变,还是要随顺于恶法的因缘继续去修习《广论》,而不知道宗喀巴所说的法义有著多么严重的错误,仍然继续随缘于宗喀巴的邪见恶缘。所以,这种随缘性是错误的随缘性,是随顺于恶法缘而不是随顺于善法缘;这也是我们应该要救护他们的地方,因为他们私心中也不愿意随顺于恶法缘啊!只因为不知真相以致于此。那么想要使他们随顺于善法缘,就得要靠大家去把事实加以说明,让他们了解,这也是大家所应该作的事情。

  第六种:依先入为主的心态却不信真实法,随顺于目前的恶缘而安住。这就是西藏密宗,如今台湾已经有很多人知道西藏密宗其实正是邪恶法。因为我们《狂密与真密》用五十六万字的说明,已经把西藏密宗的诡秘底牌都掀开了,并且一一加以法理上的辨正,有些部分还特地引出教证来证明,至今他们仍然没有任何一位“法王、喇嘛、上师、格西”能够写书反驳我们的说法。他们一向都是很强势的,但是在他们一直主张“我们密宗是比显教更高的究竟法”的时候,当我们针对这些藏密外道法作了根本及种种枝节的评论以后,他们为什么只能默然无声而不敢写书出来辨正?因为,我已经把他们的根都挖出来了,他们既是超胜显教无量倍的胜法,应该要有很激烈的法义辨正的事相出现,把我们的辨正一一加以驳斥才对啊!可是为什么会没有?

  虽然!索达吉喇嘛曾写出了一本《真假邪说论》,指称我的法义是邪说;但也不敢针对《狂密与真密》书中的法义作出辨正,只是讲一些门面话,顾左右而言他,扯一些与他们宣称最胜妙双身法无关的事相。大陆很多的学者们读了以后,当时都有个疑问:“萧平实为什么不回应他?”而大陆有些真懂佛学的、专门教授佛学的佛学院教授们说:“因为他们二人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层次落差太大了,所以萧平实不会响应他的。”后来就是由正安法师写书来辨正回应他,也就是《真假邪说》。辨正清楚以后,大家才发觉:“原来索达吉的说法才是真正的邪说,原来是藏密邪说在诬赖正法为邪说。”结果,想辨正别人是邪说的索达吉,自己倒反而被证明为邪说了!但是藏密的修行者何尝知道这些内幕呢?他们是根本都不读双方辨正法义书籍的,都成了迷信盲从者,是很难救护他们回归正道的。而这种状况的存在,是因为他们有著错误的随缘心态,就继续随顺于恶法缘,才造成难以救护的状况。我们知道真相,设法去帮助他们;可是他们那些人大部分是不愿去读《狂密与真密》的,都只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不随顺善法缘,反而随缘于恶法。

  第七种:信心已生的学佛人却始终不能在法上亲证,因为他们是人云亦云的随缘者。我们同修会的同修们,在外面常常遇到一种人,一听说你是正觉同修会的学员、同修,他就会说:“你们的法不对啦!如来藏是外道神我,萧平实专门弘扬外道神我,所以他是邪魔外道!千万不要读他的书,读了会中毒。”可是,到底会中什么毒?这得要弄清楚呀!如果中的是正法鼓之毒,我还真乐意中呢!因为,古来有一个传说——说有一面鼓,把毒涂在鼓上,上战场时把涂毒的鼓一敲,敌军凡是听到鼓声的人都会中毒死掉。而我们的法就是正法鼓之毒,我们这个法也有这个特性,只要有谁详细听到我们的如来藏法,若能以理智的心深入去听,一定会中正法毒──中了佛正法的毒、中了涅磐的毒──而且这个毒还永远不会消失掉;由于中了这个正法剧毒的缘故,一切邪魔外道、未悟言悟的名师所教导给大众的邪见,都会因此而死掉。有善根的学人遇到这种法毒时,原来的邪见就会死亡,法身慧命就活过来了。那些大法师、大喇嘛们都知道这正法鼓之毒的厉害,所以他们都惧怕徒众们阅读,都对徒众们恐吓、洗脑说:“萧平实的书有毒,读了就会中毒。”这样设法来避免徒众们死掉邪见而活转法身慧命,免得徒众读后就都知道他们的错悟、未悟与大妄语。

  徒众们也不懂得检讨大法师、大喇嘛们的用意,就随顺而听信,就随缘于恶法因缘中。当你问他们说:“您说萧平实的书有毒,请问你是读过萧老师的哪一本书?而说他是邪魔外道呢?”答复永远都是:“我都没有读过他的书。”自己没有读过就敢妄作评论,单凭他师父的片面说法就随缘而信受了,就敢大声毁谤正法了,这也真是天才。那么问题是出在哪里呢?当然是出在他们的师父害怕徒众流失了,希望徒众们永远跟在他身边,决不能让徒众们真实证悟,免得真悟了以后就知道师父他悟错了!原因就在这里。这一种人就是人云亦云的随缘者:随顺于恶法之缘。

  四、证悟者的随缘心态

  “随缘”讲到这里,已经三个半钟头了,也该结束了,还要留点儿时间让大家看看有什么问题,提出来我们来互相交流一下;所以接下来的第四及第五章,会很快的讲完。

  那么,证悟者会有什么随缘的心态?当然会有啊!证悟者一定也要有随缘的心态,不能没有!也就是说,真悟的菩萨对于目前还没有因缘可以证悟的人,也是抱持随缘心态的。那就是说,正法的种子要先帮他们种下去;假使他们还没有因缘可以证悟,无妨让他们保留著未悟之身,不要提前去作助悟的工作,以免揠苗助长,反而戕害了他们的法身慧命。所以证悟者对一切众生,仍然会有随缘的心态,会随顺于众生悟入的因缘而帮助他们证悟。假使因缘在这一次还不具足,就留到下一次再帮他开悟;目前只要能使他们回到正道中修行就可以了,这也是随缘的心态。

  不该对一切人都想要帮他们悟入,因为证悟般若的因缘不可强求,不可能所有人都是菩萨,也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开悟者;譬如佛陀在世时有许多阿罗汉们都悟不了,无法成为菩萨,所以仍有许多阿罗汉入了无余涅磐,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悟入实相的因缘,所以佛陀就只让他们成为解脱道中的圣者,无法成为佛菩提道中的圣者,原因也就在这里。我们从这里就看到:佛陀也是有随缘的作法,但也有积极利乐众生的一面;而积极利乐众生,是菩萨道的修法,可是对于帮助众生证悟的事情则还是要随缘的。所以佛陀在世时仍有许多阿罗汉们悟不了实相般若,因为这个开悟实相的法只会传给菩萨们,只传给回心大乘的阿罗汉们,不传给不回心的阿罗汉们,因为他们的因缘不够。所以,对一般凡夫众生,我们还是要随顺于他们的因缘来做,也就是说,当他们证悟的缘还没有成熟时,应该帮他们种下证悟的种子,但不要强行帮他们悟入;恐怕他们信不具足时,提前知道密意了反而无法安忍而成为破法、谤法者。但是,在帮他们完成证悟应有的知见上,以及帮他们预先种下证悟种子的事相上面,就不能随缘!必须努力不停的继续做下去,永无休止,这是随缘于菩萨的悲心与智慧,这也是个随缘的心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