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与眼见佛性

  ─驳慧广〈萧氏“眼见佛性”与“明心”之非〉文中谬说(连载十)

  正光居士

  又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在人间又名阿陀那识、持身识,是在阿赖耶识自己所生的有根身堪用时才持身;因此在有根身败坏而无法运作时,阿赖耶识就会舍离这个五阴身,另外再造一个五阴身,唯除入无余涅槃,或是出生于无色界。然而阿赖耶识刚舍身的时候,乃至完全舍离五阴身以后,依其业力、愿力、随重等,而在三界中受生。譬如造下谤佛、谤法、谤菩萨僧或未得言得、未证言证等重罪,在死亡约半小时后极重闷绝(离念灵知心断灭了),此时阿赖耶识开始舍身一分,就在无间地狱化现地狱身一分,而至阿赖耶识舍身十分,地狱身也成就十分。待觉知心现起时,已经是在领受自己广大的地狱身正在地狱中受无量苦了。

  若菩萨发愿在娑婆世界度众,往生时则依愿力寻找有缘父母正知入胎受生。因此,阿赖耶识在舍身时、舍身后,由阿赖耶识化现中阴身正知入母胎,也就是阿含中说的入胎识。难道慧广也不信阿含了吗?难道也要接著否定阿含中说的入胎识吗?入胎后已无六识心,离念灵知当然已经灭了,此时阿赖耶识仍然在运作,才能出生来世的有根身,以及后来藉有根身再出生离念灵知意识心。难道慧广是以离念灵知心意识入胎、住胎,并由意识心离念灵知来制造有根身而出生的吗?然而入母胎后,前世的意识永远断灭而不再生起了(下一世是依来世的五色根为缘而出生的全新意识,不是此世的意识)。离念灵知心意识尚且还未生起前,慧广要如何以离念灵知意识心住胎而出生、增长胎身?当然慧广必须承认阿含中佛说的入胎识是确实存在的;若无入胎识——阿赖耶识——仍然在运作不辍,就不会有名色可以成长及出生了,那么慧广今世死后将会化为乌有了,因为没有入胎识可以住胎来出生未来世的慧广色身与名等四阴了!但是这个能出生慧广此世名色的入胎识——阿赖耶识,也可以出生未来世慧广身心的入胎识,慧广却说祂是生灭法,谤为死后会坏灭;那么慧广死后将会化为乌有,成为断灭空。何以故?慧广曾云:“阿赖耶识在身中,那么身死阿赖耶识也就乌有了,这如何会是不生不灭的真心?唯有妄心才是在身中,随身一起死亡。”由于慧广执离念灵知心为真心,妄谓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认为阿赖耶识若是在身中时,死时就会跟著色身灭坏;可是慧广的离念灵知意识心是无法去到下一世的,因为现见他的意识离念灵知心不是从上一世往生来的,故完全记不得上一世的事,所以在母胎时是完全不知的。如此,慧广死后将会成为断灭空,他是无法逃脱这个结论的。但他这一段文字中,似乎是在认同达赖喇嘛的说法,暗示说阿赖耶识不在身中,主张只有妄心才会在身中而随身死亡。但这个主张,却又与佛在三乘经典中的识不离身的说法完全违背,成为第八识可以外于色身而在虚空运作,不免成为佛所斥责的虚空外道了。

  而且慧广的说法,也是自打嘴巴;既说“唯有妄心才是在身中,随身一起死亡。”那么慧广主张开悟是证得离念灵知心意识,又自称已经证得离念灵知心意识,所以有资格说他是证悟的圣者;而慧广所证的离念灵知心意识正是在身中,正好是慧广所说的身中的妄心,将也必定要依慧广所说的“随身一起死亡”,那么慧广自称的开悟,正好由慧广自己推翻了。如此这般自己推翻自己,又何必出来写文章、出书辨正,想要证明自己的开悟是正确的?这样子写得越多,越能证明慧广自己是没有开悟的,正好违背他想要证明自己是真正开悟者的目的。这样的慧广,究竟是有智慧或是没智慧?慧广是应该自己检讨一下的。

  又“转识成智”,乃是消除七转识对三界诸法之执著与错误分别,成就真实智慧。亦即参禅人在参究过程中,透过七转识见闻觉知心及处处作主的心,不断地去寻找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心;一旦找到祂,再以六、七二识现观第八识本来无生的体性后,转变第六识而生起下品妙观察智的少分,转变第七识而生起下品平等性智的少分,合此二智名为般若总相智,已现观一切众生都具此真如法性故,已现观一切众生之第八识都平等故。由于众生未破参前,第六、第七识种种不如理思惟、作意,导致执色身为真实我、执意识(离念灵知心)自己为真实我、执处处作主的意根自己为真实我,以此我见未断的结果,将永远没有证悟的机会;慧广正是这类没有证悟机会的人,因为这些执著全都在慧广身上存在。

  必须在现观蕴处界(特别是意识离念灵知)虚妄,在现观六识自性(见闻知觉性)虚妄的前提下,并且心中确实信受有第八识实存,才有可能悟入禅宗明心的公案密意中。若没有这三个前提,即使听闻而知道禅宗密意了,也无有一念相应而生起的般若总相智──不能发起真见道位所得的根本无分别智。若具备了这三个前提,一旦在参禅中找到第八识时,第六识意识与第七识意根将会发现原来第八识才是真实我,色身、意识、意根都是无常之缘起性空的假我,都是第八识所出生的法,本身都没有自在性,因此再度确认自己是虚妄的,只有第八识才是真实的。

  由于第六识透过这样微妙、殊胜的观察后,发现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皆以第八识为本,能现观自他有情无分别心的清净运为,遂转依第八识本来无生的体性,发起了下品妙观察智的初分,亦即第六识意识以其能分别的智慧观察,而转依第八识的无分别体性,发起了极少分的般若智慧。第七识透过第六识如理作意的分析、整理、归纳后,现观一切众生的第八识与己普皆无二,同一体性,无有高下差别;上至诸佛、菩萨、声闻、缘觉,中如诸天天主、天人、人类,下至畜生、饿鬼、地狱众生,皆是同以此心为依,平等无二,遂转依第八识之平等不二的体性,发起了少分的智慧,此名为下品平等性智的初分,亦即第七识转依第六识所证的智慧而平等观待众生,不再以恶心对待众生。综合上面所说得知:唯识学中的“转识成智”,此识是指七转识心体,此智是由证悟而转依意识参禅开悟所生的智慧,智乃识所拥有的智慧,非离识体有其作用,因此识与智不得分离,不是慧广所说的转变识体而灭失了识体,只剩下智慧;此即《大宝积经》卷第一百二十所说正理:“无有少离智,由识能了知;识智不相离,和合我常说。”慧广所说的转识成智,是智慧出以后识体消灭不在了;如同愚人主张说:“阳光出现以后,太阳就消灭不在了,这样的阳光才是真实法。”慧广正是如此,他不懂智慧是识心所拥有的,竟然要把识心消灭而留下识心所拥有的智慧,正是愚人。

  又明心时所发起的下品妙观察智及下品平等性智,只是才刚发起少分的智慧,亦即第六识、第七识已经有少分清净,但未圆满具足,一直要到初地入地心才圆满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的下品智;而中品的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始从初地住地心才发起,一直到七地满心将入八地心时才圆满。上品的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则始从八地入地心开始,一直到最后身菩萨明心见性成佛,成就四智圆明的究竟佛位才圆满,此即禅宗祖师对唯识学所说的“转识成智”、“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转”(《景德传灯录》卷五)之正理。反观慧广不懂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佛所说的真心,承继藏密印顺法师的邪见,极力否定第八识如来藏,谤为外道法;又不懂唯识之转识成智正理,却提出似是而非的说法,来笼罩无知的学人,说:“如果第八识是真心,唯识还说转识成智做什么?见到第八识、阿赖耶识就可以了,何必转识成智?”像这样的行为,再一次证明慧广根本不懂唯识。既然不懂唯识,又如何了知证悟菩萨所发起的下品妙观察智、下品平等性智以及如何“转识成智”的唯识道理呢?

  又明心的时候,发现有生灭性的七转识自己,一直都与不生不灭的阿赖耶识心体和合运作,才能为吾人所亲证,此即圣马鸣菩萨于《大乘起信论》卷一所说的一心有二门──心真如门、心生灭门:“此中显示实义者,依于‘一心’有二种门,所谓心真如门、心生灭门。此二种门各摄一切法,以此展转不相离故。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以心本性不生不灭相,一切诸法皆由妄念而有差别……心生灭门者谓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

  所谓心真如者即是一真法界,是指第八识如来藏,显示一切法的根源都是从心真如而来,因此心真如即是如来藏,以祂所函盖的八识心王来总摄一切法;也因为有这个心真如第八识心体常住不灭,才能出生十方三世一切法。所谓心生灭者,乃是第八识如来藏能流注种子而出生五阴、七转识,由于第八识具有如是流注种子生灭不断的体性,故称为心生灭门;也因为有心生灭门的七转识,所以才能了知十方三世一切法。合此不生不灭心体之心真如门与流注种子的心生灭门,才能出生色身及七转识而和合运作,合此二门八识心王而名为阿赖耶识,是以阿赖耶识来含摄七识心王的;这也是禅宗祖师所证悟的心体,因为外于第八识——阿赖耶识,无有别法能够贯通三世、能生一切法,所以阿赖耶识是佛示现人间说法四十九年所诠释的真心也。

  从上面分析可知,有生灭的七转识与不生灭的第八识如来藏和合运作,才能出生及了知十方三世一切法,因此证悟的时候,必须透过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二十四心不相应行等九十四种法和合运作,方能显示心体真实与如如的六种无为性,为证悟者所亲证,这才是禅宗所谓的明心、证悟、破本参。从这里得到结论如下:

  一者、由于证悟要透过八识心王等九十四种法和合运作,方能显示第八识心体的真实性与如如性而证真如,因此透过禅宗祖师开示辛苦参究,到处去寻觅与妄心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真心,当一念慧相应,找到无始劫以来本来就在,而且从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此即禅宗“开悟明心”所证悟的心体;并正觉电子报第49期第21页不须要灭掉意识与阿赖耶识等心体。有黄檗希运禅师的开示为证,《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卷一云:“然本心不属见闻觉知,亦不离见闻觉知。但莫于见闻觉者上起见解,亦莫于见闻觉知上动念,亦莫离见闻觉知觅心,亦莫舍见闻觉知取法。”

  亦即需透过见闻觉知心,去寻找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待一念相应慧,六、七识找到第八识,遂转依第八识无生体性,才是禅宗所谓的开悟。因此禅宗祖师证悟的心,是透过生灭的七转识去寻找到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就是用七转识去寻找第八识。由于慧广执离念灵知心为真心,不知外于七转识还有一个不断配合运作的第八识,由于错解证悟祖师的开示,以及不知、不证第八识心体,难怪会提出这样荒谬的说法:“可知真心不是用找的。”他是把现前的意识离念灵知生灭心认作是真心,才会说真心不用找;因为当慧广的觉知性生起时,离念灵知意识心就已经存在了,误以为真心就是意识自己,当然就不找真心了。但是佛说的真心既然是第八识如来藏,不是离念灵知自己(不是意识自己),当然就必须参禅寻找真心;慧广误把意识当作真心,把他从来所不知道的真心如来藏谤作妄心,所以会说真心是不用找的。因为慧广认为“我自己就是真心”,当然不用找寻真心如来藏,却没想到这正是四阿含中佛所说的我见,与常见外道一模一样。

  二者、禅宗祖师所谓的开悟,是以意识离念灵知的自己,正觉电子报第49期第22页透过禅法知见的熏习,而后不断的寻觅,于因缘成熟时,得以一念慧相应,找到第八识,再于第八识心体上现观祂自住的涅槃境界,也现观祂于六尘万法中显现出来的真如法性,意识因而转变自己原有的邪知邪见,依止第八识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思量、从来不作主的无生体性,但仍然保留意识觉知心自己本有的体性──归纳、分析、整理、设计、分别等功能,也保留意根自己本有能处处作主的体性;从此开始,不再认定觉知心及处处作主的自己是真实我、不再认定蕴处界是真实有,于是我见断除,我执分断。因此缘故,即知禅宗证悟祖师是以意识自己透过禅法熏习正知见而参禅,发起疑情而去找到第八识,因此在证悟的那一刹那,仍然是具足八识心王等九十四种法和合运作,方能显示及观察到如来藏心体的真实性与如如性,方能知道真心“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离思量性,从来不作主、从来不于六尘境界中取相分别、从来无我性、从来远离一切六尘境界……”,这样完全符合天亲菩萨《佛性论》所说:“佛性(成佛之性)者,即是人法二空所显真如”,以及《佛祖历代通载》卷五禅宗二十三祖鹤勒那传法偈:“认得心性时,可说不思议,了了无可得,得时不说知。”所以真心是离见闻觉知的,证悟真心时一定不会说真心是有觉有知的,这是慧广所不能知的智慧。慧广岂可因为证悟的时候不离能取与所取,不离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就质疑说:“以分别而得的,便是分别中物;以妄心找到的,还是妄心,如何会是真心?”妄谓禅宗开悟祖师所找到的第八识是妄心、妄识,以此来否定禅宗证悟祖师所证的心体、般若智慧及证量。试问:若无意识觉知心可以取相分别,又如何参禅觅心而证得第八识心?可见慧广对宗门禅的参禅知见是极度欠缺的,怪不得他老是断不了我见,至今还是执著意识离念灵知心为真心,堕在我见中。

  又真心第八识无形无相、不可捉摸、不可见,可是祂外于蕴处界运作的范围,却在蕴处界上分明显现祂的真实性与如如性,真如法性在蕴处界上分明显现,为证悟者所触证、所领纳,表示祂真实的存在、也有真实的体性,可以为吾人现前领受,慧广岂可因为真心无形无相、不可捉摸、不可见,以及自己无法亲证及领纳祂的真实性与如如性,便妄说第八识“无名称无形相,非有为法,如何观它?如何见到它?何况还有运作?”妄谓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乃至连真心也否认,说之为“真心连真亦是假立,方便称呼而已”,其目的是在主张他所“悟”的妄心意识才是证悟的目标,以此遮掩及回避自己没有证悟第八识的事实,想要藉此继续保有证悟者的虚名。

  三者、既然能够明心证真,发现:真心永远是真心,妄心永远是妄心;妄心离念灵知不可能有时透过修行清净了就变为真心,有时放逸不清净了就变回妄心,否则慧广所悟的真心就是常常变异的生灭法了!何以故?因为真心从本以来不曾有刹那间断过,从本以来不曾于六尘境起见闻觉知故无分别,故名恒而非审;妄心意识(离念灵知)从本以来一直会对六尘境起见闻觉知性,而且从出生以来都是夜夜断灭非不断灭,故名审而非恒。因此,生灭的妄心意识离念灵知,不可能因为修行清净就变成恒常的真心如来藏,也不可能因为放逸不清净而又变回妄心了。真心是第八识如来藏,能出生第六识意识;出生了意识以后,就与意识同时并存而互相配合运作,是二个心同时存在,而不是由妄心来变成真心,然后又有时再变回妄心;所以真心永远是真心,妄心永远是妄心,永远是真妄心和合一起运作的,二者体性也完全不同,故也不可能互相转变而成为有时是真心、有时是妄心。

  又这个意识心的“我”,也是凡夫众生、常见外道所认知的“我”,能够分别一切法,有知、有证、有悟故,非是本来不知、不证、不悟的第八识,完全符合《圆觉经》卷一破斥的妄心体性:“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虽经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为,终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为正法末世,何以故?认一切我为涅槃故,有证有悟名成就故。”由于慧广执离念灵知心为真心,所以妄想把妄心修行清净变成真心,难怪他会提出违背唯识的说法:“萧团体中明心者找到真心后,然后还有真心、妄心两个心并行运作。请问,这是什么真心呢?”慧广连唯识学八识心王最基本知见尚且阙如,而自称已证得禅宗的本来面目,不要说正光不相信,就是连刚修学唯识学一二年的佛弟子也不会相信。因此建议慧广:为了避免无明遮障,导致不如理作意而谤法及毁谤善知识、成就大妄语以及误导众生之重罪,请多多阅读佛在《心经》、《金刚经》、《维摩诘所说经》、《解深密经》、《如来藏经》……等之开示,就能远离你自己目前讲出来的邪见。

  如有不懂,可向正觉同修会请阅平实导师种种著作,用心的阅读有关真心种种的体性,仔细加以思惟整理,并与经典比对,慧广就可以避免被无明所遮障,谤法的事情就不会一再出现了,恶业就不会再加重了。待阅读、思惟整理并与经典比对后,就可以知道自己被无明遮障的有多严重。因此正光在此呼吁佛弟子们:要相信被公认的古代证悟祖师、菩萨的说法,要相信当今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契合经论的修证内容及说法──八识论才是正确的佛法,慧广的六识论是错误常见法;不要再迷信古今错悟、未悟的凡夫僧、凡夫居士的说法。能够这样的话,就不会再被误导,自然就能远离恶知识、亲近善知识,就可以建立佛法正知见,未来缘熟时就能够明心、眼见佛性,乃至有生之年,能够往初地菩萨的果证迈进。

  四者、又明心的人,发现这个第八识不仅可以亲证,而且祂对六尘境从不分别而如如不动,故无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因此证悟的菩萨转依真如无生的体性,发起了二种功德:

  一,发起般若智慧。阿罗汉仅从蕴处界观行,观察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刹那刹那生灭,虚妄不实,因而断了我见、我执,于舍寿时入无余涅槃。因此阿罗汉的智慧仅是观察蕴处界的虚妄而发起的,并没有找到有情的生命实相心。菩萨则不同,用参禅的方式参究,寻觅有情的生命实相心,待找到真心以后,再来反观自己的蕴处界虚妄,发起了般若的智慧。正因为阿罗汉没有证得生命实相心的般若智慧,所以无法与证悟菩萨对话,更何况是阿罗汉以下之凡夫,如慧广等人更无法与证悟菩萨对话了。这是事实,不是慧广所能否认的,除非彼等抛弃声闻心态、抛弃离念灵知等邪知邪见,抛弃面子比子重要的错悟知见,来正觉同修会共修二年半,经亲教师的正知见教导,以及平实导师指授之下,才有机会明心;悟后努力进修,将来才有可能眼见佛性。

  慧广若有机会明心时,方知以前所认的一念不生了了“常”知的离念灵知心是意识心,其实不是常知,因为夜夜都会断灭不在,当然不是真心;以往极力毁谤为妄心、妄识的第八识如来藏,是慧广所“悟”的离念灵知心的根源,才是佛所说的真心;乃至悟后进修而眼见佛性时,真的如《大般涅槃经》所说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而眼见佛性,得以完成身心及世界如幻观行,圆满十住而往十行的初行位迈进。到这个时节,再反观自己的明心见性,将会发现下面几点事实:

  第一项,当你明心的时候,不仅禅宗的公案看懂了,而且经典也渐渐看懂了,何以故?经典所说无非都在谈自心故。当你见性了,就会知道佛在《大般涅槃经》已经分明举说“肉眼看见佛性”的正理,无有一丝一毫隐瞒。因此缘故,不仅证实真的有明心与见性的法,而且也将证实平实导师所说的明心、见性之法,真的可以助人明心、见性,完全符合佛说,一点也不虚假。因此平实导师所弘扬的明心与见性之法,非但不会如慧广先前所说的崩塌了,反而是坚固的盘石,永远屹立不摇。

  第二项,正如慧广书上所说的一样,全世界目前只有正觉同修会才有明心与见性的了义法,其他的地方没有,真的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因此,具有菩萨种性而且想要明心与见性的佛弟子们,正如慧广所说,唯有到正觉同修会共修,才有机会明心与见性,真是诚实言,非虚妄语;果真能够如此,届时已明心见性的慧广,一定会谢谢当初谤法的慧广,于书中为我们指陈证明“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第三项,明心与见性所悟的目标,并不是正觉同修会自行注册的法,乃是自无始劫以来就存在的法;每一个众生都本自圆满具足,只是因为无明遮障,故无法显现而已。唯有透过佛菩萨及证悟的善知识开示及教导,才能将众生都圆满具足的这个法分明显现出来,才能为吾人所亲证、所领受。

  有这样的认知以后,再以自己明心与见性的证量及智慧,来看待一切凡夫众生,您将如正光一般,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发起了般若智慧,对于真如心所含藏之种种无漏无为法、无漏有为法、有漏有为法能够渐渐了知,因此得以修证别相智、道种智以及断除烦恼障与所知障。由于般若智能是一念正觉电子报第49期第28页相应慧而得,是本无今有的智慧,可以透过经典来简择,可以心得决定而不再怀疑,自知未来必定成就佛道。这时候的慧广,反观自己以前的佛法知见偏邪,不仅无法与正觉同修会禅净班共修一年半以上的同修对话,更无法与同修会已明心的菩萨们对话,何况能与平实导师对话。而当今世上只有“正觉”才是了义究竟正法的归依处,幸运的是正光正好安住其中,而且有许多菩萨已经亲证真心如来藏,更有十余位菩萨眼见佛性了,正法命脉的流传可以无忧了,所以心中有喜。

  忧的是那时的慧广将会发现明心之前,不断的制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毁谤平实导师、毁谤菩萨藏所依的如来藏,真是颠倒啊!何以故?因为慧广书中曾云:“我明心了、我见性了,你还未明心、还未见性,你不懂、没资格跟我谈,我慢贡高就出来了。”又说:“而佛教界几乎所有开悟、见性的出家、在家大德,在他们眼中,都不是明心见性,都被批评成常见外道或断见外道。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他们的傲慢因而更贡高了。”更说:“从萧先生的讲演或文章中,从被印证明心或见性的学生言谈中,随处可见这种我相傲慢,其程度有时已到了飞扬跋扈,超出正常人应有的心态。”所以,慧广未来若有机会真的悟了,到那时候反观以前的自己,真的会后悔自己当时愚痴无智之行。

  又再看到众生无有智慧,处处被有名法师、居士们误导走向常见、断见外道中,继续在三界轮回生死无法出离。譬如像圣严、惟觉、星云、证严、净慧法师等人同执离念灵知心为真心,误导众生走向常见外道法中;又譬如印顺、昭慧、性广等认为可以外于万法的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而有一切法缘起缘灭,误导众生走向无因论及断见外道法中。而证悟的菩萨亲眼看到常见、断见外道误导众生,因怜悯有情及发起大悲心的缘故,不顾自身的安危而发起师子吼,到处演说第一了义法、公开写书来破斥常见、断见外道的法师及居士们,以救度被误导的众生们出离生死;但是那些有名的法师、居士们总是顾念名闻与利养,不断继续毁谤,不思将来舍寿后要如何承受谤法及无根毁谤贤圣的大恶业?故而忧心。

  然而在种种法义辨正当中,证悟的菩萨一切所作所为无非都是从自心流露,没有一丝一毫的我慢、傲慢,何以故?明心时,意识、意根了知第八识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当下又如何有“我”、“慢”存在?因此六、七二识转依第八识清净体性,发起了下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名为总相智。以此智慧为基础,到处摧邪显正,所作所为无非为了众生之法身慧命,所作所为无非是清净行。又在摧邪显正的过程当中,所说都是从自心流露,加上文笔犀利以及所说无不针对误导众生严重,且徒众广大、危害众多的有名法师、居士们说法之落处加以拈提,都不畏惧他们在佛教界的大势力,所以针针见血,让未悟言悟的大法师承受不了,而图有机会让他们觉醒自己误导众生的本质。我执烦恼较轻微的法师、居士们若知道破斥自正觉电子报第49期第30页己的人,所说符合佛说,是大善知识时,不但不敢在公开或私下场所轻言毁谤,乃至能够舍下面子跟随真善知识修学正法,如是不久必定可能实证第八识如来藏,发起般若总相智慧而得根本无分别智。

  若如慧广在《禅宗说生命圆满》二○四~二○五页公开的说:“所以,萧平实先生毫无疑问是‘常见外道’。有常见而又心外求法,便是标准的凡夫,如此,萧氏自称证到圣位,是大乘胜义僧,便是大妄语,后果堪忧。”乃至于在同书二一二页,将法义辨正说为人身攻击、毁谤,说之为:“对人身的批评、攻击,更是随处可见,几已流于情绪性的谩骂。更甚者,多处咒骂本人谤法,会堕入无间地狱;恐吓本人会受无量地狱罪苦……”,如是将正光对他所作的法义辨正,扭曲为平实导师对他作人身攻击,自己却以各种化名而在网络上对平实导师广作人身攻击,却不思惟自己所造正是毁佛、谤法、谤胜义僧大恶业,已成地狱种性人,未来世将在地狱受无量苦。(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