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68-71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68集 十因缘观十二因缘观的关联(一)
  正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来介绍〈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一个单元“经文举证”,要了解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

  我们先来引用 佛在《杂阿含经》卷12第287经的经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缘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缘故老死有。如是,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谓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

  这段经文的大意是这样说的: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这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我回忆以前修行,在还没有成就正等正觉时,我独自一个人在安静的处所,专心一意详细的作禅观与思惟,我是这样子思惟的:‘什么法有了的缘故,使得老死随著就出现了?是因为什么法的缘故而使得老死出现呢?’我就正确地思惟‘生’这个法,就有了如实而不会间断的正见:因为生的法存在的缘故而使得老死也随著存在,因为有生的缘故所以就有老死。就像这样子,详细的一一观察与思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这些法都是因为先有了什么法,所以有了这些法呢?随著这些法的次第,就思惟到重要关键之处,也就是:‘什么法先有了的缘故而使得名与色随著出生?是什么法的缘故而使得名与色存在呢?’就生起了正确地思惟,看见了如实理,以后永远不会间断,也没有别的法可以取代的正见就出生了,这个如实理就是:入胎识先有的缘故,所以名与色就跟著有了;由于入胎识的缘故,才会有名与色的出生与存在。我这样子的思惟时,最后只能到这个‘识’就必须退回来了,不能再往前推溯而超过那个‘识’(也就是这个识的前面,再也没有任何一法了:因为没有什么法可以作为那个入胎识的所依)。这就是说,因为缘于入胎识,才会有名与色;缘于名与色,才会有六入处(也就是六根与六尘);缘于六入处,才会有识阴六识对六尘的触;缘于六尘的触,才会有苦受、乐受、舍受;缘于受,才会有对十八界的贪爱;缘于对十八界自己的贪爱,才会有四取;缘于四取,才会有后有种子;缘于后有种子,就会有来世的出生;缘于出生,所以有老病死忧悲恼苦;就这样子,纯粹是苦的种种大苦就聚集起来了。”

  这第287经前段的经文,是在说明十因缘观,也就是流转门的十因缘法的观行,这时候是以十因缘法观行,只从老死逆观而推知名色由本识出生,万法就只到本识为止,也就是这个入胎识为止,不能再往前推知有任何一法存在;确认这一点以后,就又顺观流转法而退回生老病死等现象界。而下一段的经文,则是转入十二因缘法中,探究本识为何会生生世世出生名色。

  第287经中段的经文如下:【“我时作是念:‘何法无故则老死无?何法灭故老死灭?’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无故老死无。生灭故老死灭。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广说。我复作是思惟:‘何法无故行无?何法灭故行灭?’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无明无故行无,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识灭故名色灭,名色灭故六入处灭,六入处灭故触灭,触灭故受灭,受灭故爱灭,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杂阿含经》卷12)

  这段经文的大意是这样说的:“我当时是这样子想的:‘什么法没有了以后,就会使得老死跟著没有了?什么法灭除的缘故,可以使老死跟著灭除呢?’就正确的思惟,出生了如实智,是以后绝对不会改变的平等智慧,这个如实智就是:因为出生已灭除的缘故,老死就跟著灭除了;像这样子,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如同我以前广说的一般。我又向前推溯而思惟:‘什么法灭除的缘故,可以使得识阴的行灭除?什么法灭除的缘故,识阴的行就会跟著灭除呢?’就正确的思惟,如实无误而且不会中断这个看法的智慧就出生了,这个智慧就是:因为无明灭除的缘故,识阴的行阴就会跟著灭除了;灭除了无明,就会使识阴的行阴灭除;识阴的行阴灭除的缘故,后世的识阴六识就会跟著灭除;识阴六识灭除的缘故,就灭除了名与色;名与色灭除的缘故,六入处的十二处就灭除了;十二处灭除的缘故,就不会再有六尘的接触;六尘的接触灭除的缘故,苦、乐、舍受就灭除了;苦、乐、舍受灭除的缘故,对自我的贪爱就灭除了;自我贪爱灭除的缘故,取就灭除了;取灭除的缘故,后有种子就灭除了;后有种子灭除的缘故,后世的出生就灭除了;出生被灭除,老病死忧悲恼苦就灭除了;这样一来,纯大苦聚的五阴就灭除了。”

  这第287经中段的经文,是在说明十二因缘观,也就是还灭门的十二因缘法的观行,这时候是以十二因缘法再度由老死逆观而推知:无明无故行无,无明灭故行灭,再一一顺观回来检查有无错误,这是还灭门的观行。也就是先有前段流转门的十因缘观来推知名色由本识出生,一切法不能超过出生名色的本识,也就是不能超过入胎识,依此正知见为基础,确认此世的名色为何从入胎识—本识—中出生的原因,然后再一一顺观回来检查有无错误,这是还灭门的观行;也就是必须依于有个“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入胎识存在,才能有还灭门的十二因缘观来断我见与断我执。

  接下来第287经后段的经文如下:【“我时作是念:‘我得古仙人道、古仙人迳、古仙人道迹;古仙人从此迹去,我今随去。’譬如有人游于旷野,披荒觅路;忽遇故道古人行处,彼则随行。渐渐前进,见故城邑、古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木清净。彼作是念:‘我今当往白王令知。’即往白王:‘大王当知,我游旷野,披荒求路,忽见故道古人行处,我即随行。我随行已,见故城邑、故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流清净。大王可往,居止其中。’王即往彼,止住其中;丰乐安隐,人民炽盛。今我如是得古仙人道、古仙人迳、古仙人迹。古仙人去处,我得随去,谓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我从彼道见老病死、老病死集、老病死灭、老病死灭道迹;见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行集、行灭、行灭道迹。我于此法自知自觉,成等正觉;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余外道沙门、婆罗门、在家、出家。彼诸四众,闻法正向、信乐知法,善梵行增广,多所饶益,开示显发。”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杂阿含经》卷12)

  这段经文的大意是这样说的:“我当时这样子想:‘我找到古仙人的道路了、找到古仙人道的捷径了、找到古仙人道的踪迹了;古仙人是从这个踪迹走过去的,我如今也随著这个踪迹走过去。’就好像有人游行于广大的荒野中,披开荒草而寻找道路,忽然遇到古旧的道路,古人行走过的处所,他就随著那个古路而行,渐渐前进,后来看见古城、古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木清净。他是这样子想的:‘我如今应当前往禀白国王,让国王知道。’随即前往禀白国王:‘大王当知:我游行于广大的荒野,披开荒草求觅道路,忽然看见旧的道路,是古人所行走的处所,我就随著那条道路行去。我随著那条道路往前行走以后,就看到了以前的古城,也看见以前国王的宫殿、园观浴池、林流都很清净。大王可以前往古城,安居于古城之中。’国王随即前往古城,安居于古城中,丰乐安隐,人民就越来越多了。如今我是这样子找到古仙人走过的道路、古仙人的捷径、古仙人道的踪迹了,古仙人所前往的地方,我就可以随著前往,这就是八圣道,也就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我从八正道的实修,看见了老病死的苦,看见老病死的集,看见老病死灭除的境界,看见老病死灭除的方法;我看见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等十支的苦、集、灭、道,所以我已经知道行的苦、行的集、行的灭、行的灭除方法。我在这个法中,自己知道了、自己觉悟了,所以成为正等正觉者;然后就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以及其余外道中的出家修行者和在家修行者解说。那些四圣弟子及外道修行者,听闻我讲解这个法以后,心中就建立了正确的方向,信受爱乐而知道解脱的妙法,所以善行及清净行也随著增广了,对于人、天就产生了许多的饶益,也能为人类及天众开示显发这个因缘法。”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从《杂阿含经》卷12第287经的经文,我们可以知道这一部经典,不同于四阿含其余的诸经,是特地将十因缘跟十二因缘集合在同一部经中宣说的,并且是先说十因缘法,推知必有本识存在,然后随即以十二因缘法来断无明的;由此可知,十因缘法与十二因缘法有其必然的关联性,有其不可分割性,也有其前后次第性。假使否定了十因缘观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入胎识的存在,就等同于否定了 佛在此经中所说的法,因为 佛在这一部经文中,同时举出十因缘与十二因缘:先说十因缘法后,随之说明十二因缘法,并且在十因缘法中说一切有情之法“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确认有第八识如来藏、入胎识的存在。因为 佛陀从来不曾说过无义语,所以 佛陀特地在同一部经中说十因缘与十二因缘,并且将其中的差异集合在同一部经中宣说,必然有其特殊的意涵,这是声闻菩提中想要修证因缘观的学人们,绝对不可忽略的地方。

  真正想要修学南传佛法解脱的学人们,必须先了解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如果不知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真正内容与关联,所学因缘观都将唐捐其功,修学一世自以为实证了,其实深心中仍无法真正信受一切法缘起性空;只能自我陶醉般的自以为已经实证及信受了,等到境界相现前时,却发觉自己的修证竟然都无法发挥功德力,完全没有解脱的功德受用,到那时才发觉,为时已晚,已经无能挽救了!所以修学因缘观或声闻四圣谛八正道的学人们,都必须在修学的过程中,对于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互相关联性,也就是对于这二观极为紧密而不可分割的道理,反覆思惟而确实的了知,都没有误会了,然后再加以现观,才可能获得修学因缘观所产生的功德受用。

  一般流传的因缘观,都只是依于十二因缘观而说流转门与还灭门,但这种说法,其实都已经失去了十二因缘观必有的大前提的错误说法,只能对初学者解说,不应对想要真修实证者如此解说。也就是说,十二因缘观必须以十因缘观为基础,在十因缘观的大前提下才能说有十二因缘观的还灭门,否则十二因缘观即无还灭之义可说,因为十二因缘观只是假号法,离开十因缘观就没有真实义了。所以必须依于十因缘观的穷究流转法,彻底观行流转门的根源,推知名色是从本识如来藏中出生的;也就是说,一切法都是依于本识而生住异灭,不能超过本识,才能够确立十二因缘观的还灭门;否则十二因缘观将会不止十二因缘支,必会成为无穷无尽的因缘支,使因缘观的探究者永远无法穷尽因缘法而不能探得生死的根源,也就是不能得解脱生死。

  所以十二因缘观不得外于十因缘观而独存,凡是想要深入探究十二因缘观的人,都必须先依十因缘观而作探究;探究到十因缘观的源底,证实一切法的源头都是本识,再往前探究则无一法可得,只能到此而返还,然后再顺观本识出生名色等顺序而回到生老病死众苦的现象界中,一一都检查无误之后,才可以作十二因缘观的反覆逆观与顺观,才有可能成为慧解脱的辟支佛,而且慧解脱的辟支佛在完成现观以后不久,一定有初禅的发起与正受。修行者如果已经有四禅八定及五神通的证量,即可因为这样的如理作意的现观而成为三明六通的俱解脱辟支佛。

  以上是两种因缘观互相关系的一个略说,我们将在后面几个单元,再进一步为大家解说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性。今天《三乘菩提阿含正义》〈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一个单元“经文举证”,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也敬祝大家色身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69集 十因缘观十二因缘观的关联(二)
  正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来介绍〈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二个单元“细说”。

  上一个单元,我们引用《杂阿含经》卷12第287经的经文,来举证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并简略地说明:十二因缘观必须以十因缘观为基础,在十因缘观的大前提下,才能说有十二因缘观的还灭法,否则十二因缘观即无还灭之义可说。

  这个单元,我们将进一步为大家解说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性。其实,佛在《杂阿含经》卷12第287经中,除了宣说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性外,也告诉我们:最后身菩萨的 释迦世尊,故意示现如同凡人一般的忘记了往世所有修证的智慧,出家之后跟随许多外道而一一证得四禅八定,证明全都不是出三界的涅槃以后,接著示现浪费了六年时间专修苦行而长住于意识的定境中,都不触外境而想要证得涅槃的证境;但是后来客观检讨以后,发觉那些都不能解脱生死,都是属于三界中的有为法,都是属于三界中的有为境界,证明六年勤苦的长住于定境之中修习苦行,仍然不可能证得涅槃,那些定境也都不是涅槃的无生无灭、无生无死究竟安乐的境界;所以舍弃了所有定境与苦行,在沐浴及接受乳糜供养以后,开始思索如何才能够解脱生死苦恼。

  悉达多太子在菩提场的泥地上,于吉祥草铺成的法座上坐下来以后,就由老死的现象开始探索,探索到后来就知道死亡、爱别离……等苦,都是因为有了生命的出生,所以才会有死亡等痛苦,这样子无量世的延续不断;如果能够灭掉生命的出生,就不会有死亡等痛苦延续下来;所以,想要灭掉死亡等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灭掉“出生”这个现象,未来不要再有出生。但这是古今众生都不愿意灭掉的现象,现代的修行人也跟古人一样的坚定执持出生的法,不愿意把未来世再度出生的现象灭掉,希望离念灵知心可以不断的出生而长远地保持祂的存在,不想灭掉自我,所以才会执著日日、世世不断出生的离念灵知心,不肯灭掉。因为不肯灭掉这个意识灵知心,所以死后就只能重新再去投胎,才能够使离念灵知心在下一世重新再出生而存在,然后才能不断地重复“享受”出生与死亡的快乐与痛苦,藉以保有世世的意识觉知心;这就是我见,就是种种无明之一。

  这正是古今修行者的通病,正因为这个恶见、邪见,所以人人都不能取证声闻初果,全都不能分证解脱的果位。所以这个无明的存在,本质就是不知道五阴的自我都是虚妄的;因为不知道五阴的虚妄,所以被声闻法中的无明所笼罩;由于不知道五阴是从入胎识出生的,不知道这个入胎识的前面绝无一法可以出生,所以被缘觉法的无明所笼罩;因为不知道万法都是由这个入胎识中出生的,所以被大乘见道应断的无明所笼罩。由于我见无明的遮障,以及不知道名色都是由入胎识出生的缘故,所以不知道五阴自我的虚妄;这两种无明,会导致众生执著五阴,误认为是常住不坏法,为了想要保持五阴的常住,就会不断入胎受生而取得后世的五阴。有入胎就会有出生,有出生就一定会有病、老、忧、悲、死亡……等苦恼。

  离开老、死……等苦恼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再让自己有“后世再出生”的可能;所以必须正思惟“生”,也就是正确地思惟:生是从哪里来的?所以,就从生的现象向前推溯,渐次推溯到名与色时,了知“名”与“色”身都是从入胎识出生的(也就是识阴六识及受想行阴与色身都是从入胎识出生的);因为是从入胎识出生的缘故,就必须缘于入胎识才能存在、才能够运作。所以 佛说:【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杂阿含经》卷12)这就是说,痛苦的根源其实都是因为有名色五阴存在,而这个名色五阴都是从另一个识出生的,也就是从入胎识中出生的,再往前推溯时就没有任何一法存在了!所以推究到名与色的根源时,最多只能推溯到第八识——入胎识,一定不可能超过入胎识如来藏的;所以在推究到出生名色五阴的第八识时,就一定得退回来了,因为这个识的前面并无一法存在,探究不到任何一法,所以没有别的法或识可以再来出生这个能出生名色的入胎识。

  所以,十因缘观是流转门,是众生缘起法,对于寻求出离生死的人而言,十因缘法是黑品法,因为显示有情的流转,但是十因缘的观行则是白品法。十二因缘观是还灭门,是灭除流转、灭除生死的法,对于求出离生死的人而言,由于能在十因缘观的大前提下断除我见乃至我执,所以说是白品法。为何十因缘法本身是流转门?而十因缘法的观行却是白品法呢?这是因为十因缘是法界中一切众生流转于无尽生死的原由与事实,也是流转门穷根究柢的最后结果,不能超过十因缘法的第十支而有流转;也就是说,一切人穷究流转门时,必定只能推到第十支本识即告停止,不可能超越,必须返归——至此而还。一切闻 佛说法而作观行、悟因缘法的声闻圣人如是,一切辟支佛与菩萨、一切诸佛莫不如是,因为这是法界的事实真相;所以说十因缘观不可能无穷无尽,至此第十支必定终止,不能超过第十支所说的“名色由识生”的入胎识,必须齐识而还,回到名色支及其余八支因缘法中。

  接下来,我们开始解说这些道理:为何十因缘法是“众生缘起”之法呢?这是因为十因缘法宣说的道理,是说:老病死忧悲苦恼的根源即是出生,出生的原因则是往世所取的后有种子,后有种子的原由则是取,取的原由是爱,爱的原由是受,受的原由是触,触的原由是六入,六入的原由是名色,名色的原由是入胎识,也就是本识。众生的缘起与流转正是如此,若离开这个入胎识,就不会有众生的名色;若离开名色就不会有众生的六入,若离开六入就不会有众生的触心所,若离开触心所就不会有众生的种种受,若离开受就不会有众生的种种贪爱,若离开贪爱就不会有众生的四取,若离开四取就不会有众生的后有种子增长,若离开后有种子就不会有众生的入胎取得名色而重新出生;若不入胎取得名色而出生,就不会有众生的老病死等忧悲苦恼。

  这样如理作意的细观以后,了知一切法都是辗转从入胎识出生的,所以 佛说“名色由识生”;这个能出生名与色的入胎识,当然不可能是意识或意根;这个道理,几位老师在前面中已经解说过了,这里不再重复说明。观察到这里,众生流转的因缘法就到这个入胎识为止,无法再往前观察到任何一法,再往前就没有任何法了,所以 佛在十因缘观中说:“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意思是说:入胎识是最终法,超过这个识是没有法存在的。佛的意思也是说,众生的缘起过程都是如此的,一切有智慧的人深入观察以后,都只能观察到众生出生的根源就是入胎识;到这个入胎识为止,就必须退回来了;超过这个入胎识,就没有任何一法存在了,所以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出生这个入胎识,所以说“齐识而还,不能过彼”(也就是说不能超过那个入胎识),当然那个入胎识就是众生的缘起根本。所以这个入胎识不是所生的心,不是所生的心,当然是永远不灭的心,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坏灭祂。由于这个缘故,佛说十因缘观的妙义也就是众生的缘起的妙义;因此说,十因缘观是解说众生缘起的妙法。

  接下来,我们介绍为何说十因缘是黑品法?又说十因缘观是白品法呢?这是由于十因缘的整个过程,正是众生流转生死现象的过程;众生因为无明所笼罩,不知十因缘的最后一支,也就是不能了知众生缘起真相,所以不断地在十方世界生死流转。这都是因为被无明笼罩而误认为意识觉知心是常住法,又错认意识是万法的根源,不能观察到意识心的生灭性、缘生性、无常性、苦性;又不能观察生灭性的意识心竟然是可以夜夜眠熟断灭之后,又朝朝重复不断地生起,在理上必定是另有一个常住心,才有可能使夜夜断灭的意识觉知心可以朝朝再起而不断绝,造成众生不断地在十因缘法中流转不停,所以十因缘法是黑品法。

  但是十因缘的观行则是白品法。辟支佛及大乘见道位前的菩萨们从理上推断而了知:意识断灭后成为空无,空无是不可能再出生任何一法的,而色身也无法出生意识;然而现前可见的是意识夜夜断灭空无之后,仍然可以朝朝再生起、运行无碍,当然意识心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常住不灭的心存在,而祂一定是因为意识觉知心应该再度生起了,所以由这个常住不灭的心流注出意识觉知心的种子,使得意识朝朝不断地生起;所以这个常住心一定是有某些了别性的,当然就应该称之为识(因为识即是了别的意思)。众生正因为没有这个智慧观察,而这个入胎识却实际上存在,不断地运作著,使得众生缘起的法相恒常实现;使得众生流转生死长夜之中,不能脱离,所以说十因缘是黑品法;但是,如果能推知到“名色由本识出生”,就可以次第灭除我见、我执无明,所以说十因缘的观行是白品法。

  接下来,我们介绍为何十二因缘观是还灭门呢?这是因为十二因缘观,是在十因缘观完成后,发觉名色由入胎识出生,而一切法都是藉由名色而出生,所以一切法其实都是由入胎识辗转出生的;因为有入胎识不断流注业种、异熟种、无明种,所以使得众生拥有名色而流转生死,不能断绝。但是,入胎识为什么会恒常流注这些种子而使众生流转于生死长夜中呢?那是因为:如果能灭除入胎识再度入胎的动力,就不会入胎出生名色,就能够断除分段生死。修行人再从老病死等一一支往前推究的结果,知道生生世世的名色出生,都是因为往世不断的住于识阴及身口所行的境界中熏习与造业,误认为识阴等法真实不虚、常住不坏,所以不愿意识阴及身口灭尽。因为这种错误的认知,使得中阴境界中的有情都不乐于灭除识阴等法,就一再的受生于三界中,所以就有了每一世的识阴在世间熏习及造业而出生了无量善恶性的行为;因为这个缘故,入胎识收藏了识阴种种行为所造的业种以后,死后就会依善恶业种流注异熟种出来,继续受业力支配而处处受生;也使得有情因为熏习世间六尘诸法成为习惯以后,不乐于识阴的灭除,一直想要保持识阴的继续现行,所以入胎识一定会流注异熟种子而有中阴身相应于三界境界,不断受生于三界中。

  但是有智慧的人,若能详细而如实的观察到往世识阴的种种行,其本质、其所知所见所行,都是错误认知下的行为,就知道往世识阴六识的一切行为,都是由于无明所导致的。有智之人因此会去寻求了知无明的内涵,寻求断除无明的方法;终于亲近真善知识而了知无明的内涵,并且确实观行而确定之后,无明即可断除,识阴的善恶行支也就不再出现了,舍寿后就不会再想要入胎去取得来世的名色;如是,就没有来世的六入乃至生、老病死等苦,就会永离轮回之苦。所以说,能探讨无明的十二因缘观是还灭门,因为能够使人返观到无明而探究无明的内涵。

  那为何十二因缘观是灭除流转之法呢?因为十二因缘法的观行,既然可以使人了知:脱离生死苦的方法即是灭除无明。所以在了知入胎识常住的前提下,不再执著识阴六识自身,不再执著识阴所行一切境界,才能够使意识、意根乐意的灭尽自己,导致入胎识不再流注业种、见思惑种子、异熟种;异熟等种子不再现行时,中阴身就不再出生了,所以死后灭尽五阴、十八界法,不再入胎,不再受生色界或无色界,从此永无来世五阴再从入胎识中渐次出生了,生死流转就永远灭除了,所以说十二因缘观是灭除流转之法。

  那为何十二因缘观是白品法呢?因为住于十因缘法与十因缘观的大前提下,认知到名与色的根源是本住法入胎识,所以已经了知名与色灭尽之后并不是断灭空,因此断了一分无明而可以无所顾忌的如实观行;由于不堕入断灭空的缘故,所以就能够如理作意而无恐怖的细观十二有支都是缘生法,也就是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灭故彼灭”。如是一一现观而到达如是智慧境界:也就是此世识阴缘于身、口及识阴的种种行,乐于如是种种行,一定会再度入胎取得来世识阴现行的条件,使未来世的识阴重现不断。但是此世识阴所缘的身、口及识阴的种种行不愿意灭除的原故,都是缘于无明所致;无明则是无力推知或不信本识常住而能出生一切法,又不知五阴虚妄而执著意识自己,不知五阴的一切所得都是缘生无常之法,终必归灭。如是现观而产生智慧以后,无明断尽了,舍寿后就不愿意有中阴身现行,不愿意再入母胎,也不愿受生于三界任何一界中,于是灭尽了十八界后不会再出生中阴身而成为无余涅槃,永远脱离生死。由于先在十因缘观的正确基础上完成现观了,十二因缘观就可以使人解脱生死轮回,所以说十二因缘观是白品法。

  今天《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二单元“细说”,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0集 十因缘观十二因缘观的关联(三)
  正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来介绍〈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三个单元“正确观行”。

  上两个单元,我们引用《杂阿含经》卷12第287经的经文,来举证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并简略地说明:十二因缘观必须以十因缘观为基础,在十因缘观的大前提下,才能够说有十二因缘观的还灭法,否则十二因缘观即无还灭之义可说。也说明了十因缘观是流转门,十二因缘观是还灭门;也说明了十因缘法是黑品法,因为显示有情的流转,但是十因缘的观行则是白品法;也说明了十二因缘观是还灭门,是灭除流转、灭除生死的法,对于求出离生死的人而言,由于能在十因缘观的大前提下,断除我见乃至我执,所以说是白品法。

  从前面两个单元的说明,我们知道,如果没有先正确的修习十因缘观而作如理作意的深入思惟,只是单修十二因缘观,知见就会产生偏差:修完十二因缘观的观行以后,结果将会跟断见外道一样堕于一切法空的断灭境界,如同西藏密宗应成派中观师宗喀巴等人一般,成为“外于常住的入胎识而说一切法空”的断灭见者。那么因为思虑后的结果是断灭境界的缘故,口中或意识层面纵使认同了十二因缘观,意识的深心中或意根,仍然不可能认同的,所以我见就一定断不了,当然我执更无法断除,绝对不可能实证解脱果。

  所以修习十二因缘观之前,一定要先正确的修习十因缘观,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来修习十二因缘观,才不会产生偏差;所以,在修习因缘法之后,想要确实观行以前,一定要先了解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之间的关联性,才开始作观行;这样的观行,才能够使人实实在在的断我见或断我执,而且又不会堕入疑人、疑法的邪见中,这样才能够真正的灭除无明,从此就可以确实的了知:阿含的声闻解脱道的四圣谛,其实是建立在“如来藏出生名色”的大前提之下,阿含的缘觉解脱道因缘观,也是建立在“如来藏出生名色”的大前提下,因为如来藏识就是本识入胎识。有这个正见以后,就不会跟著一些无知的人一起毁谤最胜妙的如来藏正法,不会使自己的阿含解脱道成为断灭法;既已建立正知见了,以后一定不会造下谤法的大恶业。

  如今由这一部经文的全部引证、语译、解析之后,大家就可以了知十因缘与十二因缘的关联,就可以知悉因缘观的具足观行过程。为了使修行者确实了解因缘观的正理,以便确实的观行而证解脱道的果德,接下来我们将依循这一部经文所建立的四个过程的现观内容与次第,详细加以解释,以便修习阿含解脱道的佛门弟子四众修行者,都可以如理作意的现观。

  首先,我们来介绍第一个观行的过程:第一个观行是先以十支因缘法,从老死忧悲苦恼向前推究,前后总共十支因缘法,推究出来的结果是:名色五阴是生死众苦的根源。然而名色五阴究竟是从哪里出生的呢?总不会是“无因唯缘”而出生的,一定是有因有缘才会出生的,所以阿含道中的一句名言是:“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世间灭。”因就是如来藏,缘就是山河大地、四大、业种、无明、父母。佛陀又开示说,名色是从一个识中出生的:也就是十因缘法“名色是由识生”的这个本识。又说推究到那个识时就只能退回来了,不能再向前推究了。这就表示:没有别的法可以出生本识,本识就是万法的本源,所以才说“齐识而还”;也就是说,从本识的入胎再向前推究,是没有任何一法可得的,所以说“不能过彼”。由此可见:本识一定不可能是名色五阴中的识阴六识,因为祂是出生识阴六识的心;这个入胎识也不可能是意根,所以这个出生名色五阴七识心的识,当然就是入胎识第八识了;这个第八识当然就是阿含部《央掘魔罗经》中所说的如来藏!这样,第一个过程,依十支因缘的一一支,向前推究到这里,了知名色五阴是由另一个识所出生的,而那个识当然不是名色所摄的意识心;而且,若不是心,当然就不可能出生名色;所以出生名色的法当然不可能是虚空、也不可能是自然,也不可能单凭种种外缘而出生名色,当然只能是心体第八识;虽然这时还不能实证第八识,但是从理上来推究,一定是心才能够出生有情的种种名色。如此,十因缘法第一个过程的逆观就完成了!接著就要开始转入第二个过程来观行十因缘法:也就是要确认这个推究是否真的如理作意?是否有无不合理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就来介绍第二个观行的过程:因为“识有故名色有,名色由识生”,那个识当然是在十因缘法中讲的出生名色五阴七识心的另一个识,当然可以称为如来藏,也可以称为第八识、涅槃的本际。以这个识作为源头,顺著出生的次第而向后退转回来,详细的检查先前所作的逆观过程是否有过失?必须确认是如理作意的观行才可以,不可以含糊笼统或随便的观行一下,就自以为真的懂得因缘法了,以免自误、误人。所以就把十支因缘法,从出生名色七识的本识(也就是识有故名色有、名色由识生的这个识),齐于彼识而转还,从那个出生名色的第八识转回来,顺著流转门而一一重观回来:也就是识有故名色有、名色有故六入处有、六入处有故触有、触有故受有、受有故爱有、爱有故取有、取有故有有、有有故生有、生有故老病死忧悲苦恼皆有,纯大苦聚都合集了。如是确认完成了,十支因缘法的观行就完成了,我见就该已经断除了,这时已经是完成四圣谛的苦圣谛、苦集圣谛的粗糙现观了。接著还要转入第三个观行的过程来现观十二因缘法了,但这个十因缘支的顺逆及次第现观,必须是在充分了解每一有支意涵的原则下所作的现观,才有可能亲证因缘观而断我见乃至断我执;这个原则是适用于所有因缘观的,而且必须对每一支因缘法都作苦、集、灭、道的观行,而且必须是如理作意才算数,并不是表面上的阅读、理解、思惟就可以算数的。

  接下来,我们来介绍第三个观行的过程:已经了知了名色五阴就是众苦的根源,而且了知名与色是从本识如来藏所出生的,先确认十支因缘法中的这个前提以后,就可以接著探讨:名色五阴七识心为什么会从另一个本识中出生,而导致生死轮回的痛苦呢?这仍然要从老病死支往前推溯:老病死因生而有、生因有而有、有因取而有、取因爱而有、爱因受而有、受因触而有、触因六入处而有、六入处因名与色而有、六入处根源的名与色则是因为往世识阴六识的存在而导致此世名色五阴出生的动力继续存在,所以名色五阴其实是因为识阴六识缘于往世身口意业行而来的;往世会有种种的身口意业行的造作,则是因为不知名色五阴虚妄、不知五阴存在就是苦的根源、不知有常住法,是由这三种无明而产生三行的。这样观行的结果,就知道:对五阴名色的虚妄,及对常住法的真实存在不如实了知,所以被无明所笼罩而造作种种的善业,执著后世良善的可爱异熟果报,就不断地受生而享受善业果报,就有生死众苦;或因造作种种恶业而被因果律拘束,业种流注的结果,不得不流转于三恶道中受苦。假使知道名色五阴就是众苦的根源,也知道名色五阴是虚妄性的生灭法,是无常、苦、无我、变异法,就不再执著名色五阴,就断了我执,舍报之后就愿意让自己灭除无余,就不会再度去入胎受生,也不会去天界受生,不再受生死的众苦。这样确实观行以后,还是要再确认这个观行是否正确无误?就得进入第四个观行的过程了。

  接下来,我们介绍第四个观行的过程:从无明是流转生死最早的原因开始观行。因为无明所以有往世识阴六识导致的种种行,那么如何是无明的苦呢?如何是无明的集呢?如何是无明的灭呢?如何是灭无明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往世识阴的种种行而导致此世六识的再度生起,那么如何是行苦?如何是行集?如何是行灭?如何是行灭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此世六识的再度生起而导致后世名色五阴再度生起,那么如何是名色的苦?如何是名色的集?如何是名色的灭?如何是灭名色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名色再度出生了就导致有十二处的六入,那么如何是十二处的苦?如何是十二处的集?如何是十二处的灭?如何是灭十二处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有六入就会触六尘,那么如何是六入的苦?如何是六入的集?如何是六入的灭?如何是灭六入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有六入触就产生了受,那么如何是触的苦?如何是触的集?如何是触的灭?如何是灭触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受就产生了贪爱,那么如何是五受的苦?如何是五受的集?如何是五受的灭?如何是灭五受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爱就产生了取,那么如何是贪爱的苦?如何是贪爱的集?如何是贪爱的灭?如何是灭贪爱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取就产生了后有,那么如何是取的苦?如何是取的集?如何是取的灭?如何是灭取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后有就出现了生,那么如何是有的苦?如何是有的集?如何是有的灭?如何是灭有的道呢?如是一一观行之后再起观:因为生的缘故就会有老死忧悲苦恼,那么如何是生的苦?如何是生的集?如何是生的灭?如何是灭生的道呢?

  这样一一支的四圣谛都详细现前观察而确认了,我见一定会断除的;执著性比较小的人,就会同时断除我执的大部分或全部,必定可以成就阿含解脱果的满证或分证,这样就是因缘观的确实观行。这四个逆顺观行的过程,必须先从十支因缘法先作观行;在十支因缘法的逆观及顺观完成后,再作第三与第四过程的十二因缘法的逆观与顺观。在观行的过程中,必须配合缜密思惟与检讨:也就是要确认所观与思惟的过程,有无不如理作意之处?确实的观行与检讨之后,取证解脱果的满分或少分、多分,是一定可以达到的目标。希望佛弟子四众,都能确实的思惟之后,再一一细观。而且要重复针对一一支的观行有无不如理作意之处?是否观行太粗糙而不够细腻?都必须一一加以检查,才能算是已经完成了因缘法的观行,就知道取证解脱果其实并不困难。

  如果能详细而确实的、如理作意的思惟、观察,深入的了知这十支、十二支因缘法,就会了解到一件事实:想要灭除生死轮回的苦果,只有灭除名色五阴一途,别无他法;当离念灵知心存在的每一个当下,就是五阴名色继续存在,就是生死轮回苦果正在实现。当我见没有断除时,五阴的存在就是五盛阴,一定会继续引生来世的五苦阴继续出生,因为继续五阴炽盛的缘故,就不能不继续轮转生死。但是想灭掉五盛阴名色而灭掉生死轮回的苦因,在舍寿时取无余涅槃,就只有灭掉诸行(也就是灭掉身行、口行、意行)一途而已;想要灭掉诸行,也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灭除无明(也就是灭掉对名色五阴虚妄无常以及对本识常住真相的无知);如果不灭掉这个无明,就无法使来世的名色五阴灭除不现,所以灭掉无明的本质就是灭掉我见与我执,确认有本识能出生名色;特别是要观察离念灵知意识心依何因、何缘才能够出生及存在,否则我见是绝对断不了的,初果的取证就遥遥无期了。

  修行人所应断的我见,主要是误认离念灵知识阴为真实常住法的邪见,以及误认欲界身、色界身为常住真实法的邪见;在大乘禅宗里,则往往有人把识阴六识的自性(也就是眼识能见之性乃至身识能觉、意识能知之性)误认作为常住的佛性,这仍是落在五阴之中,落在识阴六识的自性中,成为自性见者。至于断我执,就是要灭掉对于欲界五阴身、色界五阴身、无色界识阴意识的执著;如果灭掉了这些邪见与执著,意根就会自愿在舍寿时自我灭失,就可以取证阿含解脱果的极果,成为慧解脱阿罗汉。取证阿罗汉果,并不需要亲证名色五阴根源的第八识,只需要知道确实有一个能出生名色五阴的本识常住;只要有这个知见,也确信这个知见是正确的,这样就够了;所以观行十支因缘法时,只需要建立名色从识生的观念而信受不疑就够了,不必像佛菩萨一样亲证这个本识,所以解脱道的行者可以直接从十因缘及十二因缘的观行来断除我见与我执,直接取证声闻果位。所以只要有正确的观行,取证初果并不难,如果再依此如理修行,也可取证声闻的极果。

  今天《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三个单元“正确观行”,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1集 十因缘观十二因缘观的关联(四)
  正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来介绍〈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四个单元“阿含正义”。

  从前面三个单元的说明,我们知道 佛陀在这个地方,不像别处经文说十二因缘观时讲十二支,而是先说十支因缘法;佛讲到识有故名色有的时候,说名色由识生,所以就没有再往前推溯到行与无明,而是特别先说明:名色五阴是因为有另一个识才有的,没有这个入胎识的话,就不会有色法的五色根与五尘,也就不会有名(也就是不会有识阴六识及受、想、行阴),如果想要再向前推溯的话,是不可能再向前推究出任何一法。因为,众生之所以会有苦、会有万法,都是有了名与色之后才有的,而名与色却是从这个入胎识而出生的;缘于这个识,出生了六根与六尘,所以有了六识,这六识加上六根中的意根就有七识心了;有了识阴六识及意根,所以有了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所以推究苦的根源,都是因为有名与色这个五阴,名色五阴如果灭了,就不会有生、老、病、死等苦恼;可是名与色为什么会一再的出生呢?都是因为这个能出生意根与识阴六识的另一个入胎识,都是因为有这个入胎识所以才有名色五阴。假使能了知这个道理,就能破除解脱道中大部分的无明,无明破除了,就不会有识阴的行,就不会有来世的识阴六识以及种种的苦,剩下的当然就只是业种所生的业报。

  业报所生的果报身,是因为身、口、意行的缘故而造作的;身、口、意行的由来,却是因为对这十支因缘法的无明而生的;所以业行与无明,都只是对这十支因缘法的不能现前观察,不能究竟观察而产生的,如果能确实而且究竟的观察这十支因缘法,就可以灭除十二有支的行与无明。所以 佛陀在这一部经中说出一个至理:“识有故名色有”,名色有故六入处有,……乃至生、老死等苦就出生了,所以名色五阴就是众苦的根源;但是推究名与色的根源时,都是因为有一个能出生名色五阴的本识;从这个出生名色的本识再向前推究时,就无一法可得,无法再向前推进了,只能齐止于这个出生七识五阴的本识,就必须退回来。所以这十支因缘法,说明了名色五阴缘识而有的正理;由这个第八识出生了名色五阴的现象,知道名色是一切苦的根源,推溯到出生名色的入胎识时再也推不上去,不论再怎么向前推究,都必须齐识而还,不能超过彼识;因为由这个入胎识再往前推究时并无一法可得,当然要齐识而还。

  这个时候当然要先确认逆推的内容是否正确,所以要再从这十支因缘最前头的本识支向后推究回来:也就是“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所以,名色五阴灭除了,剩下本识独存,就是无生也无死的境界;六入处或十八界灭除了,就不会再有生死中的种种大苦恼。接著当然就得要探究那个本识,为什么会一世又一世地出生名色五阴?所以开示过十因缘观以后,接著 佛陀才讲解十二因缘观,是将十因缘观先说明,先确认名色的根源以后才说明十二因缘观的;而且是一起说十因缘与十二因缘的,不是分别在不同的经中各别说的,是以十因缘观为大前提而说明十二因缘观的。因此 佛陀说明了十因缘观以后,从实相界的入胎识退回到现象界中来,再依十二因缘观,从老死向前推究,这才讲到名色五阴为何会从本识出生的原因:那就是上一世的名色五阴缘于六识心,由于六识心而导致身口意诸行,造成业缘及果报不断的发生,就不得不受到异熟种子及因果律的牵引而一再的受生;然而导致业缘果报受生,爱乐于业报的种种贪染善恶法的身口意行,却都是因为无明而产生的,也就是因为对名色五阴的不正确想法与执著而产生的,最主要是由于我见(也就是误认为五阴自我是常住不坏的,特别是误认为识阴六识心是常住不坏的),所以从十二因缘法来看,这种无明正是一切生死流转的根源。但是无明、行、往世识阴六识,这三支因缘法,都仍然是从十支缘起法的源头“识有故名色有”的第八识入胎识而来的,是从十因缘法的“名色由识生”而来的。

  所以 佛陀是先从十支缘起法了知一件事实:老死由生而来,生从有而来,有从取而来,取从爱而来,爱从受而来,受从触六尘而来,触从六根、六尘等十二处而来,六入处的十二处则是从名色五阴而来,名色五阴是从另一个入胎识中出生的。向前推究到这里,就无法再向前推溯,因为这个出生名色五阴的本识是一切法的源头,所以不可能再向前推究了,于是“齐识而还”,这就是十因缘法的观行。既然必须齐识而还,就从本识出生名色的地方,依次第检查回来而退回到老死的现观之后,十因缘法的逆观与顺观就完成。检查完毕而没有错误了,于是再依次序向前推溯,一直推究到名色及识阴六识为何会从另一个本识中出生的原因时,就了知:这都是因为往世有种种的身口意行的习惯性,造了种种的业行,异熟种子灭不掉,业报就不可能断除了。然而造业的当然不会是另一个能出生名色六识的本识(入胎识),当然是常生、常断而与我见、我执相应的识阴六识心在造业:也就是由往世的六识心虚妄分别了种种法,才会生起身口意的种种行为。这些善恶行的作为,当然都是因为无明而产生的:也就是不明白名色五阴的自己根本就是假有、无常、苦、无真实我,都是由于我见、我执的作祟,才会在死后不愿意自己灭失,就一定会再度受生而继续取得后有,藉以保持五阴或识阴的继续存在。

  因为不明白这个真理,为了假我五阴名色的世间暂有的虚假利益,造作了种种的身口意行,所以才会有业果身的不断出生。想要了却生死的唯一方法,就是灭掉名色五阴的自己;可是众生都不愿意这样灭掉自己,只得经由正确熏习而发起正见,然后如理作意的观行,确认自己虚妄;观察确定以后,使得我见、我执灭除了,修习阿含解脱道时应断的我见、我执无明也就灭尽了。灭尽阿含解脱道所应断的无明,就愿意让自己在舍寿以后灭除无余,才能够真实取证无余涅槃。所以 佛陀重新向前推溯到六入处缘名色时,因为已经知道名色是从另一个第八识中出生的,就不再推究名色从何处出生的,就改为推究名色五阴为何会从本识中再度出生而延续到这一世来?推究的结果就是因为往世的识阴六识才会有往世的种种行,往世识阴的种种行则是从无明来的;佛是由第一次逆、顺观行的十支因缘法,转变成第二度逆、顺观行的十二支因缘法,才证得解脱果的。

  所以,在十二有支的因缘法中,所说的“名色缘识”的识字,都是指识阴六识,目的是在探究识阴为何会不断的从出生名色的识中出生?所以十二因缘中的名色缘识的识,不是指十因缘中出生名色五阴的第八识。只有在十支因缘法中,向前推究苦的根源都是从名色五阴而来,再推究名色五阴是从何处出生时,才是推究到出生名色五阴的本识入胎识。修习阿含解脱道的佛弟子四众,对 佛在此经文中前后会合在一起而具足宣说十因缘、十二因缘的道理,都必须特别注意及深入思惟观察;否则的话,再怎么研究四阿含诸经,都只能说是佛学研究的成果,对于阿含解脱道的实证是完全没有帮助的,连我见都断不了,更不用说有断除我执了。

  以上所说,是详细说明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性。所以,由阿含部经典的十因缘观,证明一切人都确实是有如来藏的,也证明 佛陀早在原始佛法的解脱道中密意隐说有如来藏。由此证明:在四阿含诸经中,其实可以看得出来某些经典本来就是大乘经典,但是因为二乘圣人不证如来藏、没有般若慧、更没有种智,所以听闻了 佛陀宣说大乘经典以后,不能理解的缘故,就无法对 佛所说的大乘经典中的法义生起胜解,当然无法成就大乘法义的念心所功德,只能依他们听闻时所能理解的解脱道意涵来结集成经典;在这样的事实下,他们结集的大乘经典当然就会变成宣说二乘解脱道的经典。菩萨们想要改变二乘人所理解的结集成果,想要促使他们回归到大乘经典中的 佛陀本意时,当然是不可能;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菩萨们在与声闻圣人沟通不成功以后,随后随即再另外自行结集自己所听闻、所理解的大乘经典,所以有人在第一次的五百结集完成时当场表示:吾等亦欲结集。

  上面所举证的阿含部经典因缘观中,已证实确实有入胎识如来藏,但是不仅如此,在《杂阿含经》卷12第288经中,尊者摩诃拘絺罗所说的十因缘观之理,也同于前面 佛陀所说的十因缘观,都是齐识而还。此外,杂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中,也已经直接以“如来藏”名义而明说有如来藏,并说有种种际,如是以种种名而说第八识,比如:无生际、实际、无作际、无为际、无老际、无病际、不死际、无染际、无漏际、爱尽际、涅槃际、如来藏等等。由阿含部的这些经文中,也已经证实四阿含中的部分经典,其实本来就是大乘经典,只因为二乘圣人听不懂大乘法义,只能依自己所知的解脱道而生胜解,以此胜解来念持、来解释,结集出来的结果当然会成为小乘的解脱道经典。

  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心,在北传佛教的四阿含原始佛法经典中,不曾以阿赖耶识的名称来说,但是在部派佛教时期的“说一切有部”所流传的《增一阿含经》中,也曾经说有第八识阿赖耶。譬如《摄大乘论》卷上〈所知依分 第2〉,曾经举证:【复次,声闻乘中亦以异门密意,已说阿赖耶识。如彼增一阿笈摩说:世间众生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另外 玄奘菩萨也在《成唯识论》卷3说:【说一切有部增一经中,亦密意说此名阿赖耶,谓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所以从上面所引的经论,都已经明说一项事实,不论大乘或小乘法中,都曾经提到第八识心,只是不以“第八”的数字来说,而是称为阿赖耶识、如来藏,有时候只简称为识。第八识仍然可以有许多名称,但不代表就是有许多不同的心。

  而且 世尊从来不说每一个众生的心有无量心,世尊自始至终,都只说众生最多只有八识心王,终究不曾说有九识心王乃至无数心王;不论是在初转法轮的阿含期、二转法轮的般若期、三转法轮的方广唯识期,没有不是如此说的。特别是在三转法轮期的《楞伽经》中,明说人类的心不超过八识心王;马鸣菩萨在《起信论》中,更以阿赖耶识一名函盖第八识如来藏及七转识,将八识心王合说为一个阿赖耶识;也就是古来诸多证悟菩萨如果说一切有情都唯有一心时,必定说这个心叫作阿赖耶识,所以常有唯识宗祖师说:“一心说,唯通八识。”

  由以上所举阿含部经典的真实义中,也可证明阿含解脱道不坠于断灭境界、不同于断见外道的原因,正是因为 世尊早已在四阿含诸经中多处隐覆密意而说有第七识意根及第八识如来藏,在四阿含诸经中,对第七识通常以“意”称之,从来不以“识”来称呼意根;对第八识如来藏则都是以“识”称之,通常不特别标明是第八识,一般情况下也都不特别明说是如来藏;在阿罗汉特别请问无余涅槃中是否有一切法空的断灭境界时,才会说明:无余涅槃中有实际,或名本际。又说,如来灭后非有、非无、非有亦非无、非非有亦非非无,令阿罗汉们知道无余涅槃之中并非断灭。这是因为法界中的实相,是在灭除五阴、十八界等所有法之后,成为无蕴处界我而进入无余涅槃之中时,仍然有如来藏离见闻觉知而独存,称为涅槃本际、实际,所以阿含解脱道灭尽蕴处界后所入的无余涅槃境界,不同于断见外道所说的断灭境界。

  这样一来,断见外道就不能依附于佛教的二乘解脱道妙法中了!断见外道因此就不能攀缘于佛教的胜法,妄说其断见外道境界等同于佛教声闻僧宝所证解脱境界;也由于这个缘故,让常见外道不能攀缘佛教僧宝,因为佛教僧宝已断除常见外道所坠的蕴处界我的一个境界,而常见外道仍然坠入蕴处界我之中。这样的正确观行,才是阿含佛法的真实义;所以阿含正义,是“依入胎识常住心”为前提而说蕴处界等一切法缘起性空,不是单依蕴处界自身等一切法而说缘起性空,这是阿含佛法的大前提。如果离开入胎识如来藏心的大前提,而说蕴处界、一切法缘起性空,则二乘菩萨解脱道即成戏论,同于断见外道;如果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心而说无余涅槃,则无余涅槃即成为断灭空,同于断见外道的缘故。反过来说,若不肯断除对于离念灵知心的执著,则同于常见外道,同坠于意识境界而不离五阴、六入处、十八界法,所以与常见外道无异。

  今天《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第四个单元“阿含正义”,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