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120-123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20集 涅槃寂静(一)
  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所录制的三乘菩提系列节目。我们今天要讲述的主要标题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而副标题是“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

  我们今天要讲解的内容是“涅槃寂静”。在开始说明涅槃寂静之前,我们建议各位观众菩萨,当你在观看我们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的课程的这个同时,我们建议您可以同时参考由 平实导师著作,由正智出版社印行的一套书《阿含正义》。这套书总共有七辑,在您观看我们节目的同时再配合《阿含正义》书籍的阅读,我们认为这样您就可以对于法理会有更深入、更详细的了解。其中的法要内容,可以对你有很大的受用与帮助。

  好!我们回到今天所要说的主题:“涅槃寂静”。在人间如果修学佛法,我们常常可以听到有的人会提到涅槃寂静这个词。如果对于佛法有学习一段时间的人也可以知道,在实证涅槃的过程当中会有一些常见外道的五现见涅槃这种岔路出现。其实五现见涅槃的这个内容,佛陀老早就在四阿含当中就已经有说明过。这个五现见涅槃的内容,现代的人有人误会而主张说:“五现见涅槃是在大乘的经典论典当中才有宣说的。”其实这些人的讲法是误会的。我们来看一下《阿含经》的教证,就可以知道他们前面的人是误会,看一下《阿含经》的教证,其实就知道 佛陀在《阿含经》当中,其实老早就已经详细开示过这个五现见涅槃的问题。例如在《长阿含经》卷14的第21经〈梵动经〉当中,其实就是对于五现见涅槃有这样的开示。今天我们为了呈现 佛陀开示的完整内容,因此这一段经文是比较长的,需要有一点点时间来恭读。我们看一下经文是怎么说的: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何等法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现在生泥洹论,说众生现在有泥洹,彼尽入五见中。于末劫末见,说现在有泥洹;于五见中,齐是不过。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说众生现有泥洹,于五见中,齐是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见,作是论说:“我于现在五欲自恣,此是我得现在泥洹。”是第一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复有现在泥洹,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入初禅,此名现在泥洹。”是第二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说:“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复有现在泥洹,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灭有觉观,内喜、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入第二禅,齐是名现在泥洹。”是为第三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言:“此现在泥洹,非不是。复有现在泥洹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除念、舍喜,住乐,护念一心,自知身乐;贤圣所说,入第三禅,齐是,名现在泥洹。”是为第四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言:“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现在泥洹。复有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乐灭、苦灭,先除忧喜,不苦不乐,护念清净,入第四禅,此名第一泥洹。”是为第五见。若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生现在泥洹论;于五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从这一段经文的开示我们可以知道,这一些的外道们,他们有的或者是属于附佛法的外道;他们认为在佛门声闻法当中的圣人并不能现在涅槃,他们认为必须要死后方得涅槃。因此他们就用这样的外道五现见涅槃,想要来嘲笑佛门当中声闻法中的圣人。但是事实上这些证得五现见涅槃的外道们,他们根本就是从来没有证得涅槃的人。并且他们未来舍寿而死亡了以后,也是不能实证涅槃的。因为这些外道们,他们所说的这五种的现在涅槃的可知与可见,其实都是轮回生死的虚妄说。但是他们却误认为这个事实,而把这五种现在的涅槃当作是不生不灭的涅槃。其实这种的外道涅槃,在我们现在的末法时代的这些佛门大师当中也是可以常常看见的。

  其实在大乘的经典当中,例如《楞严经》当中,如来世尊也曾经破斥过这五种的现见涅槃。只是因为我们参考《阿含正义》的这套书当中,平实导师已经先在书中有声明,他是不引述大乘经典来当作引证的,所以我们的节目也就在这个地方略过大乘法当中的教证,来说这五现见涅槃。我们不详细引述大乘经典当中的教证,我们单纯就以《阿含经》当中的教证来举证说明,把前面引述的这个《长阿含经》来当作教证。我们把前面引述的《长阿含经》当中 佛陀的开示这五种现见涅槃的这些经文,我们拿来证明这个部分所相关的法义。前面提到《阿含经》的经文,我们先把它用白话文语译一下它当中的内容。这段经文它是这样说的,它是说:还有其他的甚深深奥的而且是很微妙的大法光明,到底是什么的法是这些甚深微妙光明呢?有许多的出家修行的沙门以及在家修行的婆罗门,他们在末劫的时候产生了末小的见解,也就是当前现在出生的涅槃论。他们说众生眼前的现在就已经有涅槃了,他们全都摄入在五种微末邪见之中。这些外道都是在末劫时产生的微末邪见,因此主张说现在眼前就有涅槃。所有出家以及在家修行人所说的涅槃,全部都摄入在这五种的邪见之中。他们所说的涅槃都只能到达到这个五种为止,不能超过这五种。那些出家修行人以及在家修行人,到底是由于什么样的事情在这末劫时有微末之见呢?而说众生眼前现在就有涅槃,于五种现前的涅槃的邪见之中,只能到达这五种,而不能超过这五种呢?经典继续就开示说,有许多的出家修行人以及在家修行人以这样的见解以及这样的议论主张说:我于目前现在的五欲能够自恣之时,这就是我证得现在涅槃,这是第一种微末之见。这种其实例如藏密喇嘛教法王以及种种喇嘛们,他们与异性徒弟上床合修乐空双运的时候就是这一种外道见。

  我们再来看经典继续怎么说呢?经典继续说,另外还有一类出家、在家的修行人,他们是这样说:你说的这个是现在涅槃,并非不是涅槃,但是另外还有一种现在涅槃,微妙第一,是你所不知的,只有我知道;譬如我去掉了贪欲等恶劣的不善种种法,这样有觉有观,离欲界生而出现了心喜身乐进入到初禅定境之中,这个就称为现在眼前亲证的涅槃,这是第二种微末之见。还有一种出家、在家修行人,他们却是这样说:你说的这个是眼前现在的涅槃,并非不是涅槃,但是还有一种眼前现在的涅槃,是微妙第一,是你所不知道的,只有我所知道;譬如我灭掉的初禅中所有的五尘觉观,心内大喜、一心不乱,这样离开了五尘的觉观,而拥有禅定所生的喜乐,进入第二禅等至当中,所有的涅槃都只是到此为最究竟;这就是我所说眼前现在的涅槃,这个就是属于第三类的微末之见。还有一类的出家修行者以及在家修行人,他们是怎么说呢?他们是这样说的,他们说:你说的这个也是眼前的涅槃,但并非不是涅槃,但是还有一种眼前现在就已经存在的涅槃,那是微妙第一,这是你所不知道的,而只有我所知道;譬如我除掉了很微细的妄念,也舍离了在二禅当中的心喜,安住在身中生起的快乐境界,这样保护忆念而住于一心无念的这个境界当中,这样自己是很清楚的知道有色身之中的自生的快乐,这就是贤圣们所说、所开示的境界,这样进入了第三禅当中,所有究竟的涅槃也只能到此为止,这就是称为眼前可证的现见涅槃;而这个就是如来所说的,第四种微末的涅槃见。还有一种出家人、出家的修行人、以及在家的修行人,他们是怎么说呢?他们是这样说的,他们说你前面所说的,也是眼前现在涅槃,并非不是现在涅槃,但是还有一种眼前就可证得的这个涅槃,是微妙第一,是你所不知道的,只有我所知道;譬如我把三禅的身乐给灭除了,一切的苦受也灭除了,我先除掉了忧受以及喜受,在四禅舍受的境界当中住于不苦不乐的境界中,这样护念这个境界不使任何的境界生起,这样住于这种离一切境界的清净境界当中,这样进入到第四禅当中,这是我所说的至高无上的第一涅槃;其实这个是如来所说的,第五种微末的涅槃见。如果有出家或者在家的修行人,他们在于末劫之时生起了这五种微末的涅槃见,因此而建立了眼前现在的这种涅槃论,他们全部都会落入这五种涅槃微末之见里面,没有人能够超过这五种情形。其实真正的涅槃,是只有 佛陀才能知道的,同样也是没有人能够超过 佛陀所知道的这个涅槃。

  好了,我们把前面的经文作了语译说明以后,经文所说的这五种现见涅槃,用现代的白话语译来说明,其实这五种现见涅槃全部都不是 佛陀所传授的二乘涅槃,也不是 佛陀所弘扬的大乘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更不是 佛陀的那个四种涅槃当中。这五种现见涅槃其实都只是凡夫误会的涅槃,因为这些全部都是属于生灭的境界法,也是意识的境界法。而三乘菩提所说的涅槃都是不生也不灭的,乃是常住法、是无为法,其实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的绝对寂静法。佛陀在这一段《阿含经》当中所说的五见涅槃,或者叫作“五现见涅槃”,意思是说一切的出家、在家人往往是误会涅槃的正理,而错将世间的生灭变异的境界误认作是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

  那第一种人是将欲界五尘中的正在享受五欲的觉知心,错认为是以为这就是涅槃心;认为五欲中的觉知心是常住不灭的,是不会断灭的,是可以永远不断享受五欲的;他们认为住在五欲当中长时间的享受五欲的意识觉知心,这个就是涅槃心,所以这样享受五欲的受乐境界,以为这个就是涅槃境界,这其实是第一种外道的涅槃见。而这一种也是最粗糙、最低贱的外道涅槃见;例如现在我们看到的西藏密宗喇嘛教的双身法的乐空双运的享乐境界,正正好就是这一种的外道涅槃见——外道现见涅槃;而他们这些喇嘛教人却谎称这是大乘法中最究竟的现在涅槃,所以这是误会很大。但是大乘菩萨的现在涅槃,是灭尽我见与我执而仍然住世的时候就已经是涅槃;这个是指什么?是指第八识自身是从来不生不灭,从来离生、离死,现在就已经分明地显现出不生不灭了,不必等到舍寿的时候才住于不生不死的涅槃当中。然而密宗喇嘛教他们所说的这些涅槃却是没有断我见、我执,而以意识享受男女淫乐的这个欲乐的境界作为涅槃的实证。他们是连声闻涅槃都证不到,更何况他们能够实证大乘的第八识现在涅槃呢?所以密宗不仅是这样,反而还来贬抑大乘法以及声闻法,来说他们这些双身法的外道境界是比三乘菩提的涅槃更胜妙的究竟法,这真是无知而且是颠倒的愚痴人以及凡夫的见解。那当然也有佛门中的大法师,他以为是不离五尘境界的意识境界的这个见闻觉知心是常住不坏的,是永远不灭的,是可以入住无余涅槃境界当中的;这个就例如花莲的某一位比丘尼的主张,并且她写在书中公开流通宣扬,但这个五尘中的觉知心意识其实是生灭法、变异法、有为法,这个是与涅槃的不生不灭完全相左的。所以这个花莲的比丘尼也是外道五种现见涅槃当中的第一种情形。

  那第二种现见涅槃是说修除了欲界五欲的贪爱,然后以未到地定作为助缘,这样证入初禅的境界当中,这样香、味二尘都灭除了,因此鼻识、舌识也灭除了,这样住于初禅的等至位当中。如果出定在初禅的等持位的时候,他的身中生起初禅的乐受,他是已经远离了欲界的境界,将来他舍报的时候是不会再出生在欲界当中,因此他的心中生起了欢喜心,这个叫作“离生喜乐定”。但是凡夫不知道真实的涅槃,却误以为这样的初禅境界,就是涅槃的境界。然而初禅等至位以及等持位当中,全部都是意识觉知心所住的境界;这个境界当中的乐受也是会在定力退失的时候、或者他欲心再生起的时候,就会一样下堕到欲界当中,并不是可以永远不下堕于欲界的情形,所以这个也是变异法。而初禅等持位当中的胸腔的乐受也是因缘所生法,并不是本来已经存在的法——本来自在法;这个胸腔的乐受将来终究也会坏灭,并不是不生不灭的涅槃,因此初禅的乐受境界也是有为法,并不是涅槃的无为法。所以这是第二种现见涅槃的初禅境界仍然是属于微末之见,并不是真实的涅槃,只是是外道误会的涅槃。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我们也只能介绍外道的五种现见涅槃的前面两种,也就是外道把住于欲界五欲之中,可以长时享受五欲的这个意识觉知心当作是真实涅槃境界;以及外道把住于初禅等至位,等持位当中的意识觉知心当作是涅槃心。这些其实都是误会的涅槃,都是误会涅槃的情形。还有另外三种的外道现见涅槃的情形,我们将会在后面的节目当中来为大家继续说明其中的细节内容。能够透过这样经教的说明,大家可以建立正确的知见,在这样的知见的前提下,大家自己的道业就可以进步,而不会被外道的邪见所笼罩。欢迎大家在同一时间能够继续收看我们“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的这个节目。

  今天时间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21集 涅槃寂静(二)
  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录制的三乘菩提系列节目,我们所说的议题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我们今天要继续讲解上一堂课程中还没有讲完的部分,也就是说还没有讲完“涅槃寂静”的内容。我们把外道五现见涅槃讲解了两个部分,今天我们将继续在第三个部分开始说明,在开始说明之前,我们建议各位观众菩萨们,在您观看我们“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课程的同时,您可以同时去参考由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而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一套书籍,这个书名是《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这套书籍总共有七辑,这样您在观看节目的同时,再配合《阿含正义》书籍的阅读,我们相信这样对于您在法理上的理解,将会有更为深入的认识与体会,这也是对于您认识佛法会有更大的帮助。

  我们继续回到课程的进度上来说说,上堂课我们讲解了外道五现见涅槃的其中两个部分,今天我们将要讲第三个部分——第三种的现见涅槃,就是舍离了初禅的身乐,离开了五尘而使得前五识断灭了,那只剩下意识觉知心独住于定境之中,这样五尘与五识都已经灭尽了,而可以住在二禅等至的定境当中,这样一心不乱而没有五尘以及定境外法尘的攀缘;这样心中大喜而住于定境之中,凡夫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境界,就这样误以为这个就是寂静的涅槃相貌,但是其实这只是第二禅等至的定境罢了,仍然是依于色界境界而安住的,仍然是依于生灭性的意识觉知心而有的境界,仍然是三界中的生灭有为法;而且在等持位之中的乐触,也是虚妄不实的缘生法,将来舍报以后,意识觉知心尚且还都会坏灭,并不能生到未来世去,更何况是意识所拥有的二禅等至以及等持位的定境呢?当然更不是常住的不生灭法,而且这一个境界也必须要依靠色身、依靠定力以及意识觉知心等种种的缘来共同运作,才可能证得或存在这个禅定境界,所以这也是有为法;而涅槃却是无为法,不可能是以有为法来成就的,所以这是第三种的现见涅槃,其实也是外道的涅槃。

  再来,我们来看看第四种的现见涅槃,这是舍离了二禅的等至位当中的心中大喜,因此而进入到第三禅的等至位当中,一样是不坠落于五尘之中,这样再度发起了二禅等至位当中所舍弃的初禅身乐,而自己却仍然保有二禅中的大喜,同时又发起了身中更微细的乐触,因此而领受了身心俱乐的境界。凡夫以及外道们,他们往往误以为这样的情形就是涅槃之乐,可是这个仍然是生灭法,仍然是有为法,仍然是变异法,因为当你定力出生以后,这个境界就出生了,这是有生的;当定力退失了以后,这个境界也就跟著失去了,这也是有灭的,这正是标准的生灭法;而当自己的定力增长,或者减退的时候,这个三禅中的境界相,其实是会变异的,那当然就是变异法,若是没有色身以及意识觉知心配合定力的修证或者保持的话,那就无法继续存在,所以这是有为法,也是生灭法。既然是生灭的、是变异的、是有为的,那就与真实可证的涅槃,纯然属于不生灭法、不变异法、无为性的,是不能契符的,当然就会成为误会了的涅槃。

  我们再来看第五种的现见涅槃,这是舍离了三禅的身心至乐,只住于舍受之中而正念一心,不再有极微细的妄念生起,这样来善护自己的心,不坠入一切法的想念境界当中,也不再有微细的善恶法的罣碍了,因此没有身乐与心乐,这个时候乃是呼吸、脉搏都停止了,也就是息脉都停止了,这样的寂静的住于自心内境之中;这个时候的亲证者,往往会误以为这个就是究竟的涅槃了,但是觉知心意识,却仍然存在不灭而极寂静,所以这就被凡夫们称为最究竟的涅槃了。但是这个仍然是生灭、变异、有为性的境界,那当中的道理,也是如同第四种的现见涅槃一样,仍然是与不生不灭、不变异、无为性的真实涅槃,是大不相同的。

  以上所说的五种现见涅槃,其实都是凡夫妄想所知道的涅槃,都不是真正的涅槃证境。但是目前我们可以看见到的,有很多的修行人,他们是落入到这些外道的涅槃见当中,例如西藏密宗喇嘛教,他们所谓的报身佛的境界,其实正是第一种的现见涅槃,他们是住于最强烈的五欲乐受之中,而说正在享受最强烈的五欲境界的觉知心就是涅槃心,虚妄地说这样就是报身佛的快乐果报涅槃境界。其实在显教当中的法师们,也同样对于涅槃有所误会,往往是误认为具足六尘境界当中的觉知心,如果离开了语言文字的妄念的时候,就以为这样就是涅槃的境界了;这样的情形,正是标准的我见未断的人,而却自己高推自己的证境,以为是实证涅槃。那至于初禅到四禅的证境,我们到目前仍然没有看到现在有哪一位大法师或者小法师,或者密宗的法王、喇嘛、活佛们,他们能够实证而讲出来、或者有写出来。虽然在台湾南部有一个法师,他自称已经证得了初禅,但是从他所开示说明初禅的境界,我们加以推论、推究,就知道他仍然是误会初禅的境界,其实这是妄语的说法,他误会涅槃而说为实证;所以在目前的大乘佛教当中,如果是有大法师自称他已经证得涅槃,其实都是属于误会涅槃,并非是亲证。在这里我们也要说明一下另外一个重要知见:涅槃也就是圆满寂静的意思,我们简称说为圆寂,但是圆寂并不是舍报的代名词,而是亲证涅槃的人,他舍报入于无余涅槃的意思;或者是菩萨生前就已经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了,这样的实证者,他舍寿的时候,可以方便使用“圆寂”这个名相。然而一般的法师以及居士 ,他们舍报的时候都不应该滥用“圆寂”这个名字,以免自己误犯了大妄语的过失。因此真正的涅槃是完全寂静无我的,涅槃的实证,必须依照佛教经典的圣教作为依止,不可以稍微有所违背,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涅槃;在大乘法之中从七地以下,往下至到三贤位的第七住位,所证的都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这是不同于二乘人的有余涅槃、以及无余涅槃;而初地菩萨乃至到七地菩萨,他们都有能力取证慧解脱果、或者俱解脱果,但是他们都故意保留一分思惑而不断,这样留惑润生而一再受生于人间,所以方便说,他们不证有余涅槃、无余涅槃,但是他们并不是不能实证,而是他们故意不去取证。

  我们说明一下,在 平实导师这一套《阿含正义》的书当中,既然是宣扬、说二乘解脱道的法义为主,所说的法义内容因为不属于大乘法,所以我们在课程当中,都不引述以及说明大乘菩萨所证的涅槃的教证,我们只是依于声闻佛法的四阿含经典当中的圣教来说明,这样来阐释二乘法的无余涅槃。二乘无学圣人,他们进入无余涅槃以后,乃是灭尽十八界的境界,在无余涅槃之中,祂们不仅没有五色根的色身,同时也没有六尘境界,当然也没有意根与六识存在,已经无觉知心存在了,这样的缘故是绝对的寂静,灭尽了一切法,所以名为“涅槃寂静”;然而无余涅槃之中的本际,也就是第八识——本识如来藏,这个真实心是从来都不会生起六尘中的觉观自性,是从来都与六尘不相应的,所以从来都是离见闻觉知而不生不死,只有如来藏祂独住无余涅槃的境界当中,绝无丝毫的六尘境界,故说为涅槃寂静;如果是有觉、有观,有六尘、有知的情形的话,那就不是真实证得涅槃。所以初禅的实证者,乃至于第四禅的实证者,他们并非是亲证涅槃;其实这在 佛陀的圣教当中也有说明过,我们举出《中阿含经》卷56的经典来证明,我们看经中是怎么说的,经中是这样说:

  “如是,阿难!若有比丘攀缘厌离,依于厌离,住于厌离;止息身恶故,心入离定故,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已,住彼必得漏尽。

  设住彼不得漏尽者,必当升进,得止息处。云何升进得止息处?彼觉观已息,内靖、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已,住彼必得漏尽。

  设住彼不得漏尽者,必当升进,得止息处。云何升进得止息处?彼离于喜,欲舍,无求游,正念正智而身觉乐,谓圣所说、圣所舍、念乐住室,得第三禅成就游。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已,住彼必得漏尽。

  设住彼不得漏尽者,必当升进,得止息处。云何升进得止息处?彼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得第四禅成就游。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已,住彼必得漏尽。

  设住彼不得漏尽者,必当升进,得止息处。云何升进得止息处?彼度一切色想,灭有碍想,不念若干想,无量空,是无量处成就游。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已,住彼必得漏尽。

  设住彼不得漏尽者,必当升进,得止息处。云何升进得止息处?彼度一切无量空处,无量识,是无量识处成就游。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彼依此处观觉兴衰已,住彼必得漏尽。

  设住彼不得漏尽者,必当升进,得止息处。云何升进得止息处?彼度一切无量识处,无所有,无所有处成就游。彼若有所觉,或乐或苦,或不苦不乐。彼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彼如是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已,便不受此世。不受此世已,便不恐怖;因不恐怖,便般涅槃: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犹去村不远,有大芭蕉;若人持斧破芭蕉树,破作片,破为十分,或作百分。破为十分或作百分已,便擗叶叶,不见彼节,况复实耶?阿难!如是比丘若有所觉,或乐或苦或不苦不乐;彼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彼如是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已,便不受此世。不受此世已,便不恐怖。因不恐怖已,便般涅槃: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于是尊者阿难叉手向佛,白曰:“世尊!甚奇、甚特!世尊为诸比丘依依立依,说舍离漏,说过度漏。然诸比丘不速得无上,谓毕究竟尽。”世尊告曰:“如是阿难!如是阿难!甚奇甚特!我为诸比丘依依立依,说舍离漏,说过度漏。然诸比丘不速得无上,谓毕究竟尽。所以者何?人有胜如故,修道便有精粗。修道有精粗故,人便有胜如。阿难!是故我说人有胜如。”佛说如是,尊者阿难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在这一段经文之中 佛陀开示说:这个可以在初禅之中,观察而能知能觉的心——也就是此觉,乃是有兴衰的;这个此觉也是与欲相应的,这个此觉乃是生灭性的,同时也是应该断除的、也是应舍的,这是修证解脱的人不该爱恋存留的。所以 佛陀说比丘们都应该要去“观此觉无常、观此觉兴衰;观此觉灭、观此觉断、观此觉舍。”这样才能够真实证得涅槃;这里所说的此觉,所指的正是这个识阴,以及祂的心所有法当中的受与想,以及这个识阴与心所有法的受、想所显示出来的行阴。如果一个修行人,他对于阿含解脱道的法义,他是能够听法而多闻熏习的话,以及他能够去思惟、整理法义,达到了这样的地步的时候,那这个修行解脱道的修行人,他的正知正见应该是已经确立了;这个时候他如果不断我见,那要等待何时才能断呢?难道他还要死抱著识阴我、受阴我、想阴我,乃至行阴我吗?还是他要继续去误认那个离念灵知的意识心是常住不灭的法呢?因为当你在每一世,其实都有一个全新的识阴我,但是这个“我”却会产生了不正思惟,因此就一直去宝爱自己,这样来造作熏习;那就留下了我见以及我执的种子,这个正是害大家世世出生与苦相应的五阴我的这个害人精啊!所以在熏习、听闻、思惟、观行,到达了这个的时候,那可千万要认清楚这个我,也就是这个“此觉”是多么的邪恶。佛陀也说这个觉知心就如同毒蛇一般,如果是想要成就实证阿含解脱道的南传佛法的修学者,以及想要成就佛菩提道的菩萨们,每一个人都得要小心谨慎地去看待此觉,以免被此觉的毒蛇所害,而继续被无明笼罩下去,因此而远离了正法,反而趣入了邪见当中。

  今天因为时间的限制关系,所以我们今天的课程也只能说明介绍到这里,对于此觉的其他重要法义,我们将会在后面的课程当中来说明。希望各位菩萨能够透过这样的课程说明,让大家来建立对于阿含解脱道该有的正确知见;同时也可以因为拥有正确知见的建立,而不会被外道错误的说法所蒙蔽、所笼罩,这样自己修学佛道的过程当中能够不断的于实证上有所进步。我们欢迎大家同一时间能够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将会在后面的课程,详细为大家说明。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22集 涅槃寂静(三)
  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录制,三乘菩提系列的节目,我们所说的议题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

  我们今天要继续讲解上一堂课程当中,所还没有讲完的内容;上一节课当中我们提到 佛陀说比丘们都应该要去“观此觉无常、观此觉兴衰;观此觉灭、观此觉断、观此觉舍。”在开始继续说明这个课程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提出一些建议,也就是希望各位观众菩萨们,在您观看我们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这个课程的时候,您同时可以去各大书局请阅由平实导师所著作,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一套书,书名是《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这套书总共有七辑。这样您在观看节目的同时,再配合《阿含正义》书籍的阅读,那我们相信这样对于您在法理上的理解与认知,将会有更为深入的帮助,也对于您想要实证佛法解脱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们回到原来的课程进度上面,在上一堂课我们提到 佛陀说:比丘们都应该要去观此觉无常、观此觉兴衰、观此觉灭、观此觉断、观此觉舍的这些部分,我们已经说明了一些例子,而今天的课程要继续来说明。例如有一个修行人,如果在初禅等至位当中,他是可以如是现前地观察“此觉”的虚妄,那他的我见随即就会断除;如果这个人,他是我执本来就很小的人,他因为这样现观的功德,那就可以获得阿罗汉的慧解脱的果证;如果他是于初禅定境当中,无法这样如理作意地现观,那他也是可以转入第二禅的等持位当中,去作更深入的现观此觉的虚妄性,这样来取证初果乃至四果的解脱;如果是在第二禅当中,他仍然不能取证解脱果的话,他还是可以再转入第三禅,乃至第四禅的等持位当中,这样继续地去观行、修证。

  其实在初禅当中相应的此觉法相,是比较粗韧难断的,因此较难断除我执;而在第二禅当中相应的此觉法相,是稍微细脆一些;而在第四禅当中的此觉法相,是最为细脆的,这是最容易断除我执的时候。所以 佛陀特地指出一再往上观修的方便,这是学人们可以参考运用的,这些重要的开示,其实乃是因为各人的根性,有胜、劣种种不同差别的缘故。所以 佛陀在经典当中,有广开不同的观行条件,以利学人们的实证。

  但是人有胜如差别,同样的法也有胜如差别,假使自身的根性是不够好的,也可以依止于真善知识来修,请求真善知识给予更适合自己的观行方法,给予更细致的观行内容与次第,这样可以使得自己获得同样的证境,这就是法有胜如的意思。所以依于自己的根性的猛利差别,或者依于真善知识别别教导的更胜妙的法义,就能够如实去履践的话,那各各都可以获得成就;因此而说“依依立依”,是依所依的善知识功德而建立所应依止的善法,如是情形而为比丘们“说舍离漏”,由于这样的缘故,因此 佛陀在经典上说:

  人有胜如故,修道便有精粗。修道有精粗故,人便有胜如。(《中阿含经》卷56)

  所以修道的结果,到底是有成绩的、或者是无成绩的,是增上修的、或者是下劣修的,这些都是由于所依止的善知识不同、以及所教导法义的不同,因此而有高下的差别。

  所以 佛陀在这一段经文当中,特别强调见闻觉知心的虚妄不实,并且 佛陀特地列举出欲界中、初禅天、二禅天,三禅天、四禅天的境界当中的觉知心,这些全部都是虚妄法。佛陀也特别强调此觉是无常的、此觉是兴衰的、是不实的法,此觉是一定会与苦受、乐受、舍受这三受相应的心,所以此觉一定无法远离痛苦的。

  依据这个缘故,佛陀特别教导我们说:“彼如是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已,便不受此世。”(《中阿含经》卷56)所以能够确实现观此能觉能知的意识心虚妄,这是阿含解脱道的所有修行人都必须要特别加以留意的重点,要实修阿含解脱道的修行人,这是千万不可忽略的。因为无余涅槃的境界当中是完全没有觉观的,三界中的一切觉观是全部都要灭除的,所以名为“涅槃寂静”。在无余涅槃境界当中,其实是没有任何境界的,因为连六尘也都不存在了,连觉知心也都不存在了,已经没有能知与所知,这是完全无境界的。但是为了方便说明,而让众生更容易了解这些法义,因此我们有时候说法的时候会方便说叫作“无余涅槃”的境界,因为在无余涅槃之中是已经灭除五阴、六入、十八界之后的无境界相,所以才说涅槃寂静。

  但是我们还要注意,佛陀教导的这五种境界相,全部都是作为亲证解脱果的藉缘而已,并不是以这五种境界相作为修证的目标。然而很多外道,他们外道五现见涅槃法当中的后面四法的境界,全部也都只是禅定境界,从初禅开始的灭香尘、味尘,以及灭鼻识、舌识,名为有觉有观三昧;中间的情形,例如第二禅、第三禅的等至位,是灭五尘与五识的;后面到了第四禅的等至位,又更进一步再灭除身行的息与脉,这些都名为无觉无观三昧;都是属于世间禅定的境界,这些都不是涅槃解脱的实证。然而二禅到四禅的无觉无观三昧,它的境界之中并非完全没有觉观,其实都是仍然有意识觉知心存在,这个意识觉知心于念念之中都是与定境当中的法尘相应,所以仍然有定境之中的觉观,只是没有欲界中的五尘觉观而已,或者没有初禅当中的三尘觉观,因此方便的说为无觉无观的三昧。所以这一类的无觉无观三昧,其实都是依于欲界五尘觉观的灭除,而说为无觉无观,并不是没有色界中的觉观。

  因此二禅乃至到了四禅,当中的意识觉知心全部都是对于自心所住的定境法尘,是了了分明的;那就已经堕入此觉的境界当中了,当然是有意识觉知心存在的,当然无法断除我见与我执,是无法与声闻涅槃相应的。外道他们由于我见没有断,所以误认为涅槃境界,误将欲界定以及四禅以下的禅定境界当中,误认作为涅槃的境界;误将无常的三界法意识觉知心,认作是可以住于涅槃当中的三界外的常住心;所以这样就成为外道五种现见涅槃当中的凡夫,那永远是不离三界生死苦的。而这种情况正是今时的大乘、小乘佛法地区的修禅人所堕的境界,是无一幸免的,而密宗喇嘛教他们的境界,那更是等而下之。

  我们观察台湾四大山头以及南传佛法的弘扬者,还有大陆各大名师都是难以幸免,由他们的月刊、宣传的文字以及电视弘法所说,都可以一一实证这种现象。然而 佛陀早已说过涅槃寂静,有正知见的人都知道:觉知心既然继续存在著,那就一定会与六尘或定境法尘相应,即使是修得第四禅的等至境界者,乃至修得非想非非想定的等至定境者,也仍然无法免除觉知心意识的继续存有,这样的境界当然不是寂静的涅槃境界。因为觉知心存在的时候一定是有觉,有此觉的存在,那就一定要依于六尘的具足,或者多分或者少分才能够存在,如果没有六尘之一或者全部,此觉是无法存有的;所以欲界或者初禅,乃至第四禅定境中的觉知心存在的时候,那是一定有六尘或者定境法尘的存在,当然这样的境界就不是绝对的寂静,这样的境界是不符合涅槃寂静的法印。三界中的最高层次,最极细的意识觉知心无过于非想非非想定中的觉知心,过了这个境界,那就没有意识存在了;而意识存在的时候,至少得要有定境法尘存在,这样意识才可能存在,否则就没有可能存在,既然是与定境法尘相应,既然是依于定境法尘为缘才能存在,那仍然有能知与所知,这样一直有此觉存在,当然还不是究竟寂静的境界。

  以此正理的缘故,因此可以说:此觉存在的时候绝对不是实证无余涅槃的境界,但是灭除了此觉就一定是无余涅槃吗?其实也是不尽然的,因为在第四禅之后的无想定之中,也是灭除了意识觉知心,而没有此觉的存在,但是仍然不是无余涅槃。即使是阿罗汉入了灭尽定,他的意识觉知心完全灭尽了,但因为还有意根的三个心所法继续在运作,虽然已经无有意识此觉,却仍然不是无余涅槃的境界,更何况意识-也就是离念灵知-仍然存在而有此觉的时候呢!那当然更是不符合涅槃寂静的圣教,所以必须是此觉已经完全灭除了,在灭除了以后,确实可以永远不再生起,导致意根随之也跟著灭除,才可以说是寂静的无余涅槃。

  二乘涅槃的证得,一定要由灭除我见与我执才能够获得。我见的灭除,就是要全盘地去否认、否定离念灵知心的真实性与常住性,全盘地否定受、想、行、识的真实性,其中最主要的是如同这一段经文当中,佛陀所说:永远灭除此觉,此觉也就是离念灵知心、以及祂的心所有法的受与想;这个经典上说“想亦是知”,以及在运作过程当中所显示出来的行阴。如同这一章第一节当中,已经有其他的老师开示说明当中的内涵,也就是觉观就是口行,这仍然是行阴所摄而应该灭除,这样才能取证无余涅槃的寂静的境界,才能出离三界生死苦。所以灭除此觉是解脱道当中极为重要的正见,而灭除此觉的首要工作,那就是灭除我见,我见如果不灭而说要灭除此觉,那都是奢谈。至于灭除我见的方法,也就是如实细观五阴无我;而灭除我执的方法,则是灭尽对于自我五阴的喜贪。所以《杂阿含经》卷5有这样的开示,我们看圣教上面是如何说的:

  佛告火种居士:“我为诸弟子说:‘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如实观察;非我、非异我、不相在,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彼学必见迹,不断坏,堪任成就厌离知见,守甘露门;虽非一切悉得究竟,且向涅槃。如是弟子从我教法,得离疑惑。”

  我们用白话文来语译这一段圣教,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我为诸弟子开示,许多种类的所有色阴,或者是过去的、或者是未来的、或者是现在的色阴,或者是内色阴或者是外色阴,或者是粗糙的色阴、或者是微细的色阴,或者是美好的、或者是丑陋的色阴,或者是极远往世、或者是较近往世的色阴;那些所有色阴都必须如实地观察,不是真实我、不异于真实我,也不是与真实我混合而相在。对于色阴要如是观察,对于受、想、行、识这四阴,也都要如是详细地去观察;我那些弟子们这样修学以后,必定会获得解脱果的见道,所得见地不是灭尽五阴以后就成为断坏法,他们都有智慧堪任成就“厌离五阴”的知见,这是可以固守甘露法门;这样子见道以后,虽然还不是一切人都全部获得究竟解脱的果报,却都可以一步一步地迈向无余涅槃的。这样的弟子们遵从我的教法,可以远离生死中的疑惑。

  好!从这样的开示知道,这其实就是断我见的观行,但是如果不能了知自我五阴全部灭除后并非是断灭,而是另外有一个常住的本际、实际、如来藏、真我寂静独存。如果不知道另外有一个能生五阴的本际识,是常住不坏而与五阴同时存在的话;而这个无余涅槃之中的本际,却又不是五阴我、不异五阴我,也不是混合在五阴之中不可分离的,也不是五阴混合在本际之中而不可分离的。像这样子了知:灭除五阴之后不是断灭空,才有可能断除我见,而迈向证取涅槃的修道过程。所以在这段经文之中,佛陀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佛世的比丘们在断除我见的时候,确实有许多人是已经信受 佛陀所开示,灭除五阴以后不是断灭空;在这段经文之中就已经很清楚显示出来了。然而灭除我见以后没有觉、没有知、没有六尘,而涅槃之中的本际识又是离见闻觉知的,所以才能安住于无余涅槃的究竟寂静的境界当中。

  但是意识心是永远无法这样安住的,因为意识觉知心,至少要有意根以及定境的法尘作为所缘才能够存在,而无余涅槃之中,意根与定境法尘都已经灭尽了;所以意识是意法为缘生的生灭法,因此是不可能存在于无余涅槃之中的常住心。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一定是有另外一个,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如来藏独存在无余涅槃当中,这个第八识才是真正涅槃的本际,才是常住不坏的心,而意识觉知心并不是常住的心,并不是不坏的心。

  今天因为时间的限制关系,所以我们今天的课程也只能说明介绍到这里;还有其他更重要的法义,我们将会在后面的课程当中来为大家说明。欢迎大家在同一个时间能够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23集 涅槃寂静(四)
  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我们正觉教团所录制的三乘菩提系列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我们今天要继续讲解上一堂课程当中还没有讲完的内容。在开始说明这些内容之前,我们还是要对各位菩萨们提出一些建议,也就是大家在观看我们的课程的同时,你们是可以去各大书局或者网络书局请购一套书,书名是《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这套书是由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一套书,而这套书总共有七辑。我们建议您在观看我们的节目的同时,可以配合这套《阿含正义》的书籍来阅读;我们相信这样对于您在法理上的认知以及理解,将会有更为深入的帮助,这个也对于您要实证佛法的解脱是有很大的帮助。

  我们继续回到我们的课程进度来说明。在上一堂课程的当中我们有举出《杂阿含经》卷5的圣教开示,当中经文所说的内容是说:当一个佛弟子在断了我见以后,应该要如何去进修呢?这个问题我们举出在《杂阿含经》卷5的第110经当中,有外道又问 佛陀,所以 佛陀也有相关的开示,我们看一下这个圣教是如何说这当中的道理。外道又问:

  “瞿昙!复云何教诸弟子于佛法得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佛告火种居士:“正以此法,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如实观察:非我、非异我、不相在,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彼于尔时成就三种无上:智无上、解脱无上、解脱知见无上。成就三种无上已,于大师所恭敬、尊重,供养如佛。”“世尊觉一切法,即以此法调伏弟子,令得安隐、令得无畏、调伏寂静、究竟涅槃。世尊为涅槃故,为弟子说法。”“火种居士!我诸弟子于此法中得尽诸漏,得心解脱,得慧解脱。于现法中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所以当一个佛弟子在他断除我见之后,又更进一步要灭除对于自我的喜贪的时候,那他就必须要先认知清楚:自我五阴全部灭除之后,仍然有实际不灭。必须要在这样的认知下,方才能够确实认定而不会堕于断灭境界当中,而肯去确实地去灭除自我,因此在舍报以后方才能够实住于无余涅槃当中。而无余涅槃当中的境界相,其实本无一相可得,因为五阴、十二处、六入、十八界全部都已经灭除了,连识阴觉知心以及处处作主的意根也都不存在了,也没有六尘再生起,那又如何能够有六尘中的见闻觉知可得呢?又如何能够有禅定中的觉知心以及定境法尘可得呢?所以涅槃一定是绝对寂静的。这样在无余涅槃当中,是舍弃五阴,舍弃受、想、行、识“此觉”的,而且只有独存的本际存在——也就是实际、第八识真心如来藏,这个真心如来藏却又是离六尘见闻觉知的;同时真心如来藏也是没有思量性的心、没有作主性的心,这才是真实的寂静、究竟的寂静,所以 佛陀说“涅槃寂静”。如果是有人他主张说他证得的涅槃当中仍然有意识觉知心可以继续存在而不灭,如果有人说他死后将以觉知心进入无余涅槃境界当中安住,当然我们就知道他的涅槃一定是外道的五现见涅槃当中的其中一个,绝对不可能是符合“涅槃寂静”的这个法印,那我们就知道有这个主张的人,他死了以后觉知心进入无余涅槃当中的这个人,一定是大妄语者。

  其次,我们再从灭尽定的道理来观察以及说明,也是可以证知意识的一切心,不论是意识粗心、意识细心或者意识极细心,全部都是三界中的境界,全部都是不可能出离三界生死的;因为意识心所能安住的境界,正是三界中的境界,因为意识心是不能外于三界中的境界而能够存在的。只有灭尽了十八界法才能够出离三界生死,然而意识正是十八界当中的意识界,这是必须要灭除的,也必须要依靠三界中的意根以及法尘才能够存在;而意识所依的意根与法尘,在入涅槃的时候也都必须灭除,当然一切人都不可能以意识离念灵知心入住于三界外的无余涅槃境界当中。一切的三界境界,要以灭尽定是最为微细的,再也没有比灭尽定更微细的境界了;但是,即使灭尽定也是尚未出离三界的境界,在此定境当中,意识却是已经灭除而不可能安住了,更何况意识能够安住于灭尽定以上的无余涅槃境界之中呢?这个道理大家要弄清楚。

  我们再举出一段圣教来说明。譬如 佛陀曾经开示说:灭尽定是轮回的边际,意思就是说,超过灭尽定的时候就没有轮回可说。例如在《中阿含经》卷43当中有这样的开示:

  复次,比丘度一切非有想非无想处,想知灭,身触成就游,慧见诸漏尽断智。彼诸定中,此定说最第一、最大、最上、最胜、最妙。犹如因牛有乳,因乳有酪,因酪有生酥,因生酥有熟酥,因熟酥有酥精;酥精者说最第一、最大,最上、最胜、最妙。如是,彼诸定中,此定说最第一、最大、最上、最胜、最妙。得此定、依此定、住此定已,不复受生老病死苦,是说苦边。

  好,我们用白话语体文来语译一下说明,这样就可以让大家更清楚了解当中的法义。这意思是说:复次,比丘们度过一切非有想非无想处,这个时候想阴的了知已经灭除了——也就是没有受阴的三受存在,能够亲身触证而成就这个定境,亲身游历其中,他的智慧已经看见了“诸漏断尽的智慧”。在种种的定境之中,这个定境我说最为第一、最大、最高层次、最殊胜、最微妙的定境。就好像是因为牛有乳,藉著牛乳才会有奶酪,藉著奶酪才会有生酥,藉著生酥才会有熟酥,藉著熟酥才会有酥精;而酥精这个物品,我说是人间食物之中最为第一,也是最大、最上、最胜、最妙的食物。同样的道理,在那种的定中,这个灭除意根受、想,灭除意识此觉的这个灭尽定,我说是所有定境之中最为第一,也是最大、最上、最胜、最妙的定,证得这个定、依止这个定,安住于这个定以后,不再接受生老病死苦了,这就是我说的众苦的边际。

  好,我们从这一段《阿含经》的圣教开示之中,我们就知道:在灭尽定当中,是灭除了想阴—在《阿含经》当中说“想亦是知”—这个时候意识已经灭了,十八界只剩下意根存在,完全没有知与觉了!而且意根也只剩下五遍行心所有法当中的触、作意、思这三个心所有法存在,已经灭掉受与想这两个法,这个时候仍然不是无余涅槃的境界,这只是三界生死苦的边际而已,仍然还没有完全离开三界苦。既然灭尽定只是苦的边际,还不是真的出离生死苦,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意识心、没有“知”的存在;而这里的经文说“想知灭”,当然无余涅槃之中更不可能有意识存在的,当然更没有知觉性的存在。但意识如果存在的时候,必定会有知觉性存在,永远都不可能没有此觉的存在,因此意识存在的时候,那就不是绝对寂静了。因为意识从来不能继续存在而可以离开六尘的,或者意识可以离开定境中的法尘,假使有人主张说他的觉知心是可以离开六尘、可以离开定境法尘而独存,那这样主张的说法乃是与涅槃寂静的这个法印是相违背的;如果有这样子强烈主张的人,显然他是昏沉或者睡著了,当他醒来了之后,又自以为当时没有六尘或定境法尘。所以我们由“涅槃寂静”法印,也可以检查我见的断或者未断,也可以检查禅宗祖师号称明心开悟时所证悟的心,是否为真心如来藏而不是意识觉知心。如果是堕入离念灵知之中,那就是已经有知了,那就违背涅槃寂静的法印了。

  我们其实也可以再从 佛陀开示所说的“无知解脱”这一个法,来证明“涅槃寂静”才是真正的涅槃。譬如在《杂阿含经》卷29当中,有这样的圣教开示:尔时世尊即说偈言:学者学戒时,直道随顺行;专审勤方便,善自护其身。得初漏尽智,次究竟无知;得无知解脱,知见悉已度。成不动解脱,诸有结灭尽;彼诸根具足,诸根寂静乐;持此后边身,摧伏众魔怨。

  我们用白话语体文来语译说明一下:这个时候,世尊随即说偈:学佛的人学习受持戒法的时候,是心地直爽而且以直心之道随顺于种种的身口意行;这样专心详细地精勤方便来修行,而且善于保护而不使自身遭逢横祸,因此得以继续修行。证得最初的漏尽智慧,然后是要证得究竟无知的境界;证得无知解脱的时候,对于修证解脱所应有的知见就全部都已经度过了。然后又成就了第四禅的不动解脱,三界有的种种结使已经灭尽了;他的信、进、念、定、慧这五善根也已经具足了,六根都安住于寂静的无漏快乐中;这个时候只是执持著这个最后边的五蕴身,在入涅槃以前就以所证解脱以及解脱知见的智慧,来为众生摧破以及降伏众魔的怨心。

  好,在这一段经文当中,佛陀说解脱境界中是无知的、是离见闻觉知的、是没有此觉的;这就如同前面几个章节当中所举示的经文可知,佛陀也说:“如是尽知已,无漏心解脱比丘不知不见,如是知见。”(《长阿含经》卷10)所以亲证解脱的阿罗汉们,都已经详细而确实了知无余涅槃之中是不知也不见的,也是灭尽五阴十八界的;意识觉知心是在入涅槃前就已经灭除的,所以无余涅槃之中是没有离念灵知心可以存在的,因此说:尽知解脱的无漏心解脱比丘,他们所证的涅槃是不知也不见的。而且 佛陀在这里也特地强调说:真正证得解脱的比丘们应该要如是知、如是见。我们透过这一段的圣教开示当中的法理来了解,就可以证明:无余涅槃之中是无知也无见的,是没有此觉的,但是却不是断灭的境界。所以 佛陀特地说明:涅槃的亲证是无知解脱,并不是有知有觉的解脱。各位观众菩萨们,当我们探讨解脱正理并且看到这些圣教的开示,现在说到此处的时候,那些主张离念灵知心就是涅槃心的人,或者辩称离念灵知不是生灭心的人,那些禅门大法师、大居士们,其实当他们看到这些圣教以及听到这些正理的时候,他们应该都是可以停止继续主张“离念灵知心是涅槃心”,应该要觉醒而不要继续执取错误的邪见。

  又例如近年来,在台湾有一位大法师常常主张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心,就是涅槃心。”或者说:“师父说法的这一念心,弟子听法的这一念心,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这个就是真如涅槃。”这样主张的大法师,如今他看到这些圣教的开示与正理,都应该停止他们这样的主张,他们都不应该再说意识觉知心就是涅槃心的邪见主张。因为住于无余涅槃的心,是不知也不见的,那就只有第八识如来藏才是自始至终都是离见闻觉知的,才能常住于无余涅槃而不知也不见的无境界之中;修学解脱道或者修学佛菩提道而想要开悟三乘菩提的各位观众菩萨们:如果你要修学二主要道—佛菩提道以及解脱道—的话,那对于这一部分的法义一定要确实地信受以及了知,这样才有可能真正的实证解脱的果德,或者才有可能真正的亲证大乘的真见道智慧。当然前面我们所提到那个邪见主张的大法师他所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了了分明的六尘见闻觉知心”,这个意识觉知心祂是不可能进入无余涅槃当中的,因为涅槃的寂静就是完全无知无见,只有如来藏独存。

  好了,各位菩萨!对于涅槃寂静的道理,透过这样的说明以后,大家已经确实知晓了。接著我们就应该了知三法印以及本识如来藏之间的关系,所以应该为各位观众菩萨们说明:三法印是不得外于如来藏。如果外于如来藏而来理解三法印的话,那就会成为猜测、臆测三法印,也会违背四阿含的解脱道正理。如果是这样,那将会产生 佛陀所说的“于内有恐怖、于外有恐怖”的现象,如果有这样邪见的人,那他一生将会与解脱道的实证绝缘,而且他是久修而不证。

  今天因为时间的限制关系,我们的课程也只能说明、介绍到这里。也祈愿大家能够透过这样的说明,能够建立正确的知见;因为有了正确的知见,再依据圣教以及善知识的开示,然后自己再如法、如理地去进修,而有见道实证的一天。其实对于阿含解脱道,还有很多很多非常重要并且胜妙的法义需要说明,而这些的法义,我们将在后面的课程会由其他的老师来为大家说明。希望各位观众菩萨们能够同一时间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