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上的「方便」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五十

更新日期:2016/10/16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谭崔十四根本堕戒」愈到后面,条文内容愈见辛辣狠毒,大家还记得,在「第三堕戒」时,犹言禁止「残酷示现瞋恨于金刚道友」;在「第四堕戒」时,不许「于诸有情弃捨慈悲」;单从字面上看,一片慈悲祥和。到第六禁退转、第七禁洩密、第八禁轻蔑法教、第九禁疑惑不信,口气越来越重,到了本条「第十根本堕戒」,针对排除异己,则已经公然变脸磨刀霍霍,直欲除之而后快了。请看原文:

原文:

第十条根本堕戒
第十根本堕戒,谓坚执对邪劣众生慈悲

谭崔十四根本堕戒」愈检视到后面的条文,愈露出其外道的本质,当然也愈悖离佛陀的圣教,就像本「第十条根本堕戒」,宣说的是对众生「坚执慈悲」也犯堕戒,也会因此而下堕「金刚地狱」,真是闻所未闻的「谬法」,乍听之下令人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盖「慈悲」本为佛教三乘菩提的基本教义之一,尤其是大乘佛菩提道,菩萨即以追求「慈悲」及「智慧」为最高目标,不但要求对众生慈悲,乃至期能成就「无缘大慈」与「同体大悲」,例如菩萨戒的「三聚净戒」精神,除了「摄律仪戒」、「摄善法戒」之外,更有「摄众生戒」,正是「坚执」对众生「慈悲」,一切佛门中的修学菩萨道行者皆应时时奉行持守尽未来际,为令众生无漏清净,所以称为净戒。

更何况一切菩萨正受三归依学佛时,便已发四弘誓愿,所谓:

众生无边誓愿度

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

佛道无上誓愿成

怎可主张捨众生背誓愿而竟谓之「学佛」?观世音菩萨曾言:「大慈悲心……是无上菩提心。」《华严经》云:「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忘失菩提、不行慈悲就已经是「魔业」了,何况还不许坚执慈悲,刻意恼害于众生?

原文:

亦分两点说:一于何对象违犯过失?谓轻毁于喇嘛佛教三宝,意欲遮灭圣教的邪劣有情。对此类有情,应以暴行方便法门对治。《净一切修道诸障密续》有言:「智者能用钢刀武装自己与杀灭毁坏三宝、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

此段文字中,宗喀巴于本条堕戒的「戒释」,显然是非常不如理的,他说的「违犯对象」是:「谓轻毁于喇嘛佛教三宝」。将「喇嘛」与「佛教三宝」并举,显然自已承认喇嘛并不在「三宝」之列,也实自知喇嘛外于「佛教」;而喇嘛教的「慈悲观」既然又与佛教相异其趣,那么宗喀巴应该自陈谭崔教义即可,不必拖佛教下水,陷害清净的佛教浑身涂满了「谭崔」的屎尿,偏偏宗喀巴不这么做,成就破法大罪之一;既然混充「佛教」,却又将外道「喇嘛」置于无上的「三宝」之前,显无尊卑高下之正念与恭敬心,成就破法大罪之二。

所言「邪劣有情」,往往是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中人,依着谭崔法义外道邪见计执而认定者,依纯正佛法则未必真为「邪劣」,反而是谭崔行者所谓「圣教」,刚好都是「媚俗」甚至违背「佛陀圣教」的邪法事理,只要是佛弟子,纵有「轻毁」事实,亦不过是表达自己谭崔法义的质疑不信受而已,没什么严重的过失,反而有护法之功。何况《维摩诘经》、《地藏经》等圣教中早已有言:「此土(阎浮提)众生刚强难化」,菩萨以四摄法摄受众生,对于轻慢、毁谤、不信之有情,自然应该广施慈悲于他人,焉有轻易以「违犯堕戒」之罪名加诸其身,乃至如后文所言竟以「暴行对治」之理?

宗喀巴明言对「轻毁于喇嘛」(佛教三宝不在其列)的「邪劣有情」「应以暴行方便法门对治」,出语强硬毫无悯恤,其心态之狠戾可见一斑。一般人对于弱势、犯错者都有所谓恻隐之心,连一神信仰的基督教兇狠的上帝,甚至也会教导信徒要原谅别人「七十个七次」,身为佛弟子的大乘菩萨,当然更会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包容众生过恶而摄受救拔之,断不会以暴力相向;尤其菩萨戒中以「故瞋」为十重戒之一,菩萨于此戒慎恐惧防非止恶唯恐不力,何有「以暴制恶」作为「对治」的可能?因此,所谓「暴行方便法门」,完全是因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久浸政教合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权心态而自行施设,将众生视为其农奴;真正的佛门中或有因「慈悲」而行权,绝没有「以暴行为方便」的对治法门

宗喀巴又引用《净一切修道诸障密续》所言:「智者能用钢刀武装自己与杀灭毁坏三宝、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这更是再一次证明了谭崔密续不是佛法,实为外道法的本质,因为佛法圣教中,唯有以善净法功德来庄严自身,自利利他;断无有以钢刀「武装自己」,还要「杀灭…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者;听起来就像是邪教激进主义者,要投入所谓「恐怖圣战」一样荒唐。须知《梵网菩萨戒本》有规定:「若佛子,不得畜一切刀杖、弓箭、矛斧、鬬战之具及恶网、罗罥、杀生之器,一切不得畜;而菩萨乃至杀父母尚不加报,况杀一切众生?不得畜杀众生具,若故畜者犯轻垢罪。(註二)又云:「復次,善男子!出家菩萨住阿兰若,具足四种,持戒清净庄严自身。(註三)」可见菩萨住世行道,以慈悲庄严自身、以喜捨庄严自身,乃至以持戒清净等等净戒善法庄严自身,绝不会起心动念恼害众生,则喇嘛教「用钢刀武装自己」居心何在,又义出何典?更证明了这根本不是佛所说法,喇嘛教乃是恶魔所摄的造恶下堕邪法;徵之于古时达赖五世请求清朝同意,借得蒙古兵来消灭达玛王;再唆弄萨迦、达布喇嘛及信众,持刀杀害觉囊巴喇嘛及信众,驱逐末代法王多罗那他离藏,即是实行此一恶戒的具体事例。

註二:《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7〈9功德庄严品〉(CBETA, T03, no. 159, p. 325, a18-23)

註三:《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7〈9功德庄严品〉(CBETA, T03, no. 159, p. 325, c9-11)

然而假藏传佛教人士对此也多有所辩驳,譬如彼等相关之「显、密佛学会」网站,就有所谓「大威德(大威德金刚)之光」贴文,遍引密续,撰作似通非通之「偈文」,屡言「杀度」,赞叹暴力鼓吹杀伐,才会有达赖鼓吹出来许多违背佛所说戒律的「自焚」事件,我们正好藉此瞭解,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所谓「杀度」的歪理基础,以及本「第十条堕戒」振振有词之所倚恃。以下分若干小节引录其偈文而评析之(註四):

註四:http://blog.yam.com/qwerrtyuivbnghbdrger/article/26102260

引文:

我之行使杀伐度,乃是修炼利众行,

二利之中属利他,度化善法难度众。

藏传佛教对不信其邪法,甚或与之对抗者,所谓「善法难度众」,就设法「杀伐」之,并妄加一「」字,说为「利众」的「修行」,明明是「害他」却说是「利他」;这种为作恶颠倒是非,将黑的说成白的事,只有在喇嘛教中才「无奇不有」地屡屡出现;近年来每每有许多愚痴喇嘛,被达赖集团利用,以自焚的手段来表达不满,然而这些方法却完全违背了世尊所说在家、出家戒律,充分地表现了喇嘛教是谭崔邪教,根本不是佛教的实质。

引文:

例如《方便度经》说,航海商主大悲心,

杀死短矛黑海盗,完成千劫福资粮,

商主死后升天界。

此处所说的《方便度经》,全经名为《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经中的故事是说,世尊往世曾为一位名叫「善御」的大商主,有一次和五百商人入海求宝,其中一位商人生起恶心要杀人夺宝,海神托梦警示善御,善御梦醒后便思考着如何能让这个恶人不造杀业,免地狱报,也让其他的商人们各全其命不遭杀戮。善御终日苦思整整七天不得要领,七日之后善御为了救人,也不让别人共担罪业,而自己以大悲方便断了恶人的命,令恶人不因造恶而下堕地狱,也令诸商人众安隐无难(註五)。

註五:《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卷4〉(CBETA, T12, no. 346, p. 175, c2)

这则故事在佛教弘法时常被举述,用来说明「大悲方便」,如今假藏传佛教居然也来援引,却是用在演述喇嘛教的「暴行方便」,然而同样的一件事,心中慈悲的菩萨,自然能理解苦思不得良法后,那种为度众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悲慷慨;反之如喇嘛教诸祖师心中那种「挡我者死」的蛮横心态,自然会发出「不让你死,难道老子死?」那种变态人格的反社会恶念。

引文:

《密集金刚续中》讲,若能执持密金刚,

杀死一切有情众,将在不动佛国中,

都会生成佛子种,持金刚佛亲口讲。

密金刚」的表相意义就是金刚杵,被说为如来护法神「密迹力士」手中的武器;或说原为古代印度帝释天的武器,象徵闪电。梵语中的金刚(vajra)含有「坚固」的意义,在后来的密教中,更把它转变为修法用的道具,採取它寓有「摧毁敌者」的意义(註六)。密续中竟然主张以此「杀死一切有情众」,就会在不动佛国中「生成佛种子」,然而经典中从无是说,违反诸佛大慈大悲及因果正知见故;反而曾晓示众生阿閦佛(不动如来)在久远之前,曾因萌发「对众生不起瞋恚」的誓愿,经过累劫的修行而圆满成佛。

註六:http://zh.wikipedia.org/zh-tw/%E9%87%91%E5%88%9A%E6%9D%B5

《大宝积经》有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不动如来功德法门,善能受持读诵通利愿生彼剎者,乃至命终,不动如来常为护念,不使诸魔及魔眷属退转其心。(註七)」经中明言要能于不动如来功德法门善能受持读诵通利」并且要「发愿往生」者,不动如来才会护念摄受;断无编造一个假冒的「持金刚佛」,越俎代庖教唆众生去杀人而能往生不动佛国。如今假藏传佛教不信不行「不动如来」之本愿功德法门,反而背道而行,于诸有情发勐利瞋,欲「杀死一切有情众」;密宗学人若不幸盲从而信受奉行此一非道,非但不得于不动佛国中生成佛种子,反而会因违犯故瞋戒及杀人之重罪,下堕三涂,前程堪虑。

註七:《大宝积经》卷20〈6往生因缘品〉(CBETA, T11, no. 310, p. 111, a6-9)

《文殊黑敌续》中说:这种杀法应赞叹,

此杀并非一般杀,不是杀生是超度,

无大悲心难做到。

《文殊黑敌续》以文殊圣号冠于密续名,分明是要拖妙觉菩萨下水,「抹黑」文殊来为密续门面贴金,更说「这种杀法应赞叹」。须知菩萨戒中佛弟子,「若自杀、教人杀、方便杀」,固然犯杀罪;而「赞叹杀,见作随喜,乃至咒杀」,同样是犯了是「菩萨波罗夷罪」。以文殊菩萨的圣德大智,焉有「赞嘆杀法」之理?假藏传佛教四大派为弘传谭崔法教,不惜如此谤贤圣、谤法,则真如台湾俗谚所说的:「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

谭崔诸师不自知危殆,还在洋洋顾盼的自称自赞,说这不是「杀生」,而是「超度」,这种歪理正是密宗所谓「杀度」邪知见的滥觞。观念已经偏颇还硬要说是「此杀并非一般杀」,「无大悲心难做到」。平白无故只因有情「轻毁喇嘛」,喇嘛们就要「杀死一切有情众」,还能说这是「大悲心」?果真如此,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岂非强盗窟?

原文:

又在《密心续》中说:开悟见真性之心,

杀度未悟轮迴众,此乃三世佛欢喜,

诸供之中最胜供。

这里又株连更多,将三世一切佛都牵扯进来,说为报復「轻毁喇嘛」而「杀死一切有情众」,是「最胜供养」,能令「三世佛欢喜」。我们只能慨嘆谭崔法教居然可以「颠倒慈悲」到这样的程度:令喇嘛教徒教疯狂狠戾地翻转刀尖刺向「未悟众生」,还说这种邪心杀心是「开悟见真性之心」,强力推广如此迷离古怪的邪说,将众生推向地狱重罪的深渊。

原文:

《佛陀双合续》中称,对那残暴凶狠众,

温柔化度难奏效。智慧方便法门中,

暴行众佛共採用。

此处仍是谭崔教典对佛陀栽赃,并给喇嘛教行「杀生方便」找理由,再把罪推到佛陀身上。除了前面说的「大悲心」之外,更说这亦是「智慧方便法门」──喇嘛教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残害异己动辄行杀,自赞为「大悲、智慧」,却又恶人先告状指责受害众生是「残暴凶狠众」,真比那「做贼的喊捉贼」更恶劣十倍。

原文:

《文殊名经》中也说:大供养是嗔恨心,

诸烦恼之大敌人,这类佛言说不尽。

我佛世尊成佛时,化现凶神降魔众;

大慈大悲观世音,曾现多种威武身;

偈文中将世尊、观音于此段文字中一网打尽,把佛菩萨化现威武身相降魔,和喇嘛教众对「轻毁喇嘛」者的行杀扯在一起,除了为其「杀度」「合理化」之外,更赋予「价值化」,真亏假藏传佛教人士想得出来。喇嘛教诬言:「大供养是嗔恨心」,可是佛门古德一向开示:「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一念嗔心起,烧尽功德林」,教诫大众勿起嗔心,喇嘛教却以「嗔恨心」为「大供养」,将一切「杀、盗、淫、妄」与「贪、嗔、痴」,都变成正面而成为可遂行、可赞嘆的。这样扭曲的「价值化」,岂非全面「价值颠倒」?喇嘛教徒众焉有不心神崩溃、人格分裂之虞?喇嘛的话已经说到这样清楚了,读者一定可以看出喇嘛教非佛教

原文:

许多印度大成就,消灭邪魔外道种。

因此我也行方便,利用杀伐去度众。(註八)

说了半天,这些邪见的源头既非菩萨也非佛,原来还是绕不出那84个所谓印度「大成就者」,就是这些「邪魔外道种」,修习谭崔外道邪法,持身不严放浪形骸,谬以「随便」作「方便」,口说度众反用杀伐,放眼古今「宗教」,为有如此荒谬邪恶者。

註八:http://blog.yam.com/qwerrtyuivbnghbdrger/article/26102260以上所引原偈文并皆同註四)

我们特地引用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相关网站贴文资料,来显示喇嘛教如何以暴行为「智慧」,以杀伐为「慈悲」,又如何栽赃牵连、污衊三宝,将他们所谓「杀度」的邪见邪行「合理化」、「价值化」,好教佛门大众认清,不只是「谭崔第十根本堕戒」包藏祸心暗伏杀机,根本是喇嘛教窜改佛法、冒充佛教,才是佛教界的最大危机,对佛弟子来说是最大祸害。因此,釜底抽薪之计就是尽可能发掘真相,令大众了知,好尽快的将假藏传佛教四大门派逐出佛门,復兴真藏传佛教觉囊巴的如来藏教义,则佛教幸甚,佛弟子幸甚。(採访组报导)20161016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67

关键词: 达赖喇嘛 ,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上一篇: 评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过程中的弊端 第七则:转世仁波切的结婚问题
下一篇: 浅谈上师相应法 第十则 莲师七支祈请文之意函(四)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